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光[电竞] > 第 174 章
    训练室气氛有点冷。

    原因无他,Close一个人都能制冷一个夏天,区区训练室算什么。

    宁哲涵小嘴叭叭半天,可算意识到氛围不大对。

    小宁子闭嘴,眨巴眼。

    咳咳……这是肿么了?

    菜哥是知道原因的,但他不敢吱声。

    卫骁也知道,他碍于人多不好哄人。

    辰风知道得最多,只觉得脑瓜子痛,需要止痛片续命。

    项六何等人精,立马察觉到不对,老实闭嘴,乖巧站立。

    谁都不说话,制冷机功效更甚。

    卫骁一人做事一人当,硬着头皮开口:“队长……”

    陆封:“嗯。”

    卫骁心莫名滴血:“咱不和他们打训练赛!”

    这话一出,宁哲涵瞪大眼。

    越文乐低头盯薯片,同时扯他一下。

    小宁子按捺住了,内心波涛汹涌:完了完了,自己一时大意,竟然忘了那古早的传言。

    ――晏江和Close不对付。

    两人早在FTW时就有半月不说一句话的先例。

    后来神之队解散,晏江是第一个走的,Close是唯一一个留下的。

    仅从这些细枝末节都能推断出这俩人的冲突有多严重。

    很多老粉都爱拿晏江和Close作比对。

    曾经的神之队元泽是不做人的花蝴蝶;谢和一言不合就是干的刺头;金成炫不开口便是娇里娇气一朵花。

    只有晏江和Close,同样得沉默寡言,同样得气场强大,同样的控场王。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关于神之队的分崩离析,很多人都觉得和这俩人有极大关系。

    晏江是说一不二的性子。

    刚入队的Close是匹彻头彻尾的孤狼。

    新旧交替,观念冲突,不出问题才有鬼了。

    当时晏江的粉丝和Close的粉丝撕得异常激烈。

    晏江粉:“我们晏队为FTW鞠躬尽瘁,没有他哪有今天的FTW,管理层真他娘的不是东西,眼见着Close更有经济价值,就开始不把老人当人看!”

    Close粉:“战队也是要赚钱的,晏江从不参加各项活动,连宣发都不配合,一个辅助位狂什么狂。”

    “晏神有狂的资本!”

    “拉倒吧,就元泽这上单,谢和这中路,金成炫这个ADC,再加上Close,随随便便一个辅助也是世界冠军。”

    “滚你吗,没有晏队,他们这几人有配合?”

    “晏狗们快别叫了,马上要转会了,就看你们天下第一辅能不能带出个新的神之队吧!”

    后来的事是显而易见的……

    神之队各奔东西,全都在国际赛事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晏江更是在脱离了神之队的神仙队友后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队伍,夺下2020年世冠军,同时以辅助之位摘取FMVP之位,成为荣光史上唯一获此殊荣的辅助。

    一个辅助能够走到这个位置,再也没有人质疑他的能力。

    可是Close……

    留在FTW的Close……

    经历的却是长达三年的低谷。哪怕拿了三个单人赛冠军,哪怕将Close的名字名扬世界,FTW和中国赛区却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晏江走了。

    神之队散了。

    Close并没有撑起新的FTW。

    这是无数神之队粉丝心中的意难平。

    恨晏江,也恨Close。

    这么多年过去,很多新人已经无法体会当时的感情,再加上整整三个世界赛,Close只参加单人赛,晏江只参加团队赛,他们一直都没有遇上过。

    深深的烙痕很难随着时间消失,但会蒙上灰尘,变得平整,变得好像不那么深了。

    可一旦风起尘散,烙痕依旧。

    宁哲涵年纪小,入行也晚,知道得相对少一些。

    此时看训练室氛围,也不禁想了许多。

    打破沉默的是卫骁,他也的确凭借一句话缓和了全屋子的冷凝气氛。

    陆封没法对他冷脸,无论是什么事。

    卫骁再接再厉:“他们约咱们就去啊?没空!咱们忙得很!”

    陆封掀起眼皮看他。

    卫骁恨不得向他卖乖撒娇,只是碍于地方不对,改口:“L&P和Pro都在排队……”

    他没说完,陆封反问他:“为什么不和Y1打训练赛。”

    卫骁:“!”

    陆封看他,视线淡淡的,声音慢条斯理:“去年的世界冠军,为什么不打。”

    卫骁一时间有点摸不透自家队长的意思。

    看神态吧,明显不爽;语调吧,好像……哦还是不爽;内容嘛,又让人无法反驳。

    卫骁心里苦,自己明明眼里心里只有队长,怎么莫名有种脚踏两条船的渣男滋味:“那个……”

    陆封对项六说:“什么时间?”

    项六谨慎开口:“明天。”

    陆封:“应下吧。”

    全场:“!”

    卫骁更是眨巴眼看陆封。

    陆封给他一句:“Quiet辛辛苦苦约到的人,我们不能浪费。”

    咬字重音在约上。

    卫骁:QAQ!

    他旁边的菜哥:自求多福吧卫浪浪!

    陆封示意辰风:“继续复盘。”

    辰风:“……”

    继续?他很怕队里明天少个野王!

    好在决赛圈里,卫小小做得极好。

    从看到Close那一刻起,最喜欢Close的眼里就没了晏江。

    别管月光湿地如何小心呵护,别管中环区怎样合作无间,到了决赛圈,卫骁翻脸不认人,除了Close,其他都只是一串符号。

    再加上两人最后的弧光漫天,陆封绷着的嘴角总算松了点。

    辰风总结了不少问题,甚至还怼准晏江,提了好几次白才。

    “看到这个神牧了吗?回去仔细看看他光门的落地角度。”

    菜哥连连点头。

    这要搁平时,卫骁必须狠狠埋汰下菜哥的菜辅,然而现在他不敢开口,骂菜哥就是捧晏神,他今晚真的不要睡地板,屁-股还有点疼呢,地板硌得慌!

    之后辰风又盯了谢和和金成炫。

    看到闪金圣殿的金娇花,饶是冷冰冰的FTW训练室,也不禁溢出点欢快的氛围。

    没办法,路痴花太好笑了!

    也正是被迷宫给虐疯,等金成炫到了中环区,秀了个前所未有,把越文乐看得薯片都掉了。

    复盘结束,时间尚早,虽然没有训练赛,但可以去职业服五排练阵容。

    如今在职业服,五排效率极高,指不定就撞上哪个战队。

    因为都不冠名,所以也不用藏着掖着,拼尽全力干一架,有利于提升实力。

    陆封离队这么久,如今五排他自己不紧张,其他人反倒很紧张。

    尤其是宁哲涵和越文乐。

    这俩小伙有点忘了被大魔王控场的恐怖,眼看着要开局了,怪紧张。

    事实证明……

    他俩紧张得不无道理。

    陆封开局拿了个死骑,三分钟击杀对面上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红方也是个战队五排,他们猜不透对面是谁,只是看ID也看不出什么猫腻,上路被击杀后没多想,只嚎了句:“这上单有些强。”

    红方打野道:“稳着点,我晚点再支援。”这一晚就晚大发了。

    上线死,上线死,上路心态炸了:“这什么魔鬼!我不会是撞上Marshal了吧!”

    他家打野也有点心态崩:“有可能是L&P,这个狂贼活脱脱一疯比。”

    Gary也是出了名的疯比打野,祖上有名那种。

    这么一猜测,他们认真起来了,可惜没什么用。

    上路被Close一人打穿,红方捉襟见肘,其他路也陆续失守。

    FTW这边,卫骁哄男朋友:“队长给我个机会,我想支援上路。”

    陆封:“来。”

    卫骁一听,心花怒放地冲上去,还安排菜哥去下路帮小乐乐。

    然后……

    系统公告:Lu击杀XXX。

    Lu击杀XXXX。

    Lu双杀。

    紧赶慢赶,连个助攻都没蹭到的卫骁:“……”

    陆封:“来晚了。”

    卫骁能怎样,卫骁他也不敢怎样啊!

    杀气十足的Close,一人带飞全队,赢得酣畅淋漓。

    谁说上单不好带节奏?

    打穿一路就是最神仙的节奏。

    相较于宁哲涵和越文乐的紧张,辰风这个旁观者更紧张一些。

    汤哥终于回归教练职位,看着陆封的上单,咋舌:“真强。”

    辰风:“嗯。”

    Close的个人实力毋庸置疑,两个月的空窗期可能让他有些手生,但这个手生也只是针对神之队那种水平,对于这种寻常对局,只要游戏赛制和职业天赋没有大幅度调整,动摇不了他的实力。

    强就是强,哪怕削弱百分之二十,对于寻常选手来说还是高不可攀。

    辰风比较担心的是……配合。

    将Close放到上路,可能是FTW今年最正确的抉择。

    曾经所有人都以为Close最适合打野位,是个天生的野王,尤其是暗影盗贼几乎贴满了Close的标签,更是将他高高捧在打野位上,越发神化。

    可FTW团队赛成绩不好是不争的事实。

    粉丝们看到的是耀眼夺目的Close,看到是秀出天际却赢不了的暗影盗贼,看到的是Close被队友拖累后的委屈。

    真的是这样吗。

    Close真的一点错都没有吗。

    黑子们的话,其实也有些道理。

    不融洽是硬伤。

    哪怕你是世界第一人,也无法一打九。

    团队赛看的是团队,不是Close一个人。

    可惜没人敢提,包括辰风也不敢说什么。

    一来是Close真的没有错;二来整个FTW的灵魂就是Close,没了他会发生什么让人更加无法想象。

    好在Close比谁都清醒。

    他从没觉得战队成绩不好和自己无关,也从不觉得个人强是值得炫耀的事,更加没有想过责怪队友。

    他很清楚根源在哪。

    ――你不适合团队赛。

    三年前晏江对他说过的话,陆封记得很清楚。

    “队长?”

    清清朗朗的声音把陆封的思绪拉了回来。

    陆封转头,看到一双干净漂亮含着满满热量的眸子。

    他还绷着嘴角,但声音放轻很多:“嗯。”

    卫骁:“再来?”

    陆封:“继续。”

    不适合团队赛,不适合打野位,不适合与人相处。

    可他遇到了卫骁。

    独一无二的卫骁。

    一晚上的训练结束,Close用实力告诉大家什么叫杀气腾腾。

    卫骁起初还想着哄他,后来……

    自由!

    快乐!

    舒服!

    明明峡谷里有三条路,他却可以对上路完全放心,只需要死盯中下两路。

    这种安全感,这种背靠大树的舒适,这种把后背完全托付给对方的信任感,太让人满足了。

    卫骁爱死了这种滋味。

    晚上十一点,辰风叫停了排位,吩咐了一下明天的日程,自由活动。

    项六过来找陆封,似乎是有些事要处理。

    本来想跟出去的卫骁停下脚步,留在了训练室。

    哎……

    独守空闺很寂寞,不如虐虐崽。

    虐谁呢?

    小宁子后背一紧。

    卫骁:“Solo?”

    宁哲涵:“……骁哥。”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但小宁子雷达预警,脑子里全是‘不妙’。

    卫骁皮笑肉不笑。

    宁哲涵硬着头皮道:“咱能不用暗贼吗?”

    卫骁:“好的呢。”

    然后……

    宁哲涵被仙术士给虐了个头破血流。

    为什么QwQ。

    为什么是仙术士QwQ。

    还不如被暗贼按在地上摩擦QwQ。

    虽说荣光推出了大乱斗模式,但也没有取消之前的Solo模式。

    只不过简化了许多,不再需要推塔,进场就是满神装,见面就是打架。

    不需要发育,不需要经济运营,只要秀操作。

    这其实有些单一,但更直接粗暴了。

    之前还需要二十分钟左右干一场,现在……

    二十分钟卫骁干了宁哲涵十次。

    哦,是干死宁哲涵十次。

    emmm……好像还是哪里不太对。

    报完仇,卫骁在训练室待不住了,他给陆封发信息:“队长~”

    陆封:“上来。”

    卫骁眼睛铮亮:“回屋了?我这就上去!”

    陆封:“办公室。”

    卫骁略失落,但很快又眨眼睛:“一个人?”

    陆封:“嗯。”

    卫骁不回他了,直接偷摸往楼上溜去。

    训练室在二楼,办公区在四楼。

    卫骁路过三楼时碰见了白才。

    菜哥刚推门出来:“……”

    卫骁赶忙托付他:“今晚豆哥跟你睡。”

    白才嘴角抽抽:“你……”

    卫骁飞他一眼:“好兄弟~!”

    菜哥差点吐了:“滚!”

    妈的不是人,才腻歪了三天三夜,还要去缠着队长?

    该说什么好。

    卫小畜生天赋异禀,还是大魔王喂不饱他?

    菜哥想了下队长那轻轻松松五公里气都不带喘的体格……

    行吧,卫小疯不是人!

    卫骁稍微耽误了一会儿,来到办公室时发现陆封给自己留了门。

    他悄悄瞄了眼,刚溜进来发现陆封在打电话。

    已经是凌晨十二点,谁这么晚给队长打电话?

    卫骁轻手轻脚地怕扰了陆封。

    办公室里灯光很亮,陆封站在窗户边,外头是一片漆黑,单手握着手机的陆封下颌微收,本就棱角分明的侧脸越发被黑夜勾勒出凌厉的弧线。

    他背光而立,半张脸隐在暗处,眼睫沾满灯光,落在眼下一片阴影。

    卫骁停住脚步,没敢过去。

    不知为什么,这一瞬的陆封让他有些陌生。

    陆封的声音很冷,不是平日里那种收敛情绪的冷,而是在压制什么,凉得人心疼。

    “四个赛季。”

    “我知道。”

    “不了。”

    “嗯。”

    卫骁不知道他在和谁打电话,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能感受到陆封心情不好。

    不是在训练室里那种不好,而是真正的心情很差。

    陆封挂了电话,看到了站在门板发呆的卫骁。

    卫骁回神,走过来问:“出什么事了?”

    陆封有一瞬间的晃神,但很快他敛了周身的冷意,握住他手腕道:“没事。”

    他把人往身边扯了下,吻在他唇上。

    卫骁跟着放松了些,但心里还惦记着:“有事要告诉我。”

    陆封笑了:“嗯。”

    卫骁:“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要告诉我。”

    陆封顿了一下,应道:“好。”

    卫骁眼睛弯起:“那请问,陆先生为什么生气?”

    陆封捏了下他白皙的手指:“你自己不知道?”

    这会不是在训练室,卫骁不怂了:“我和晏队清清白白的,你吃得哪门子飞醋嘛。”

    陆封:“是挺清白的,你只不过在月光湿地给他当骑士,在中环区和他亲密无间而已。”

    卫骁:“…………”

    正所谓说不如做,做不如多做几次。

    卫骁背靠着办公桌,拉过陆封衣襟,舔了下唇:“那么,陆总要怎么惩罚我?”

    一声陆总叫得陆封眼眸深沉。

    卫骁来劲了,故意凑到他耳边问:“屋里有摄像头吗?”

    陆封:“没有。”

    卫骁声音更轻了,暗示得不要更明显:“房门我反锁了。”

    陆封握住他腰,把他放到了班台上。

    卫骁是真的不怕死,双腿夹住他,凑上去吻。

    陆封扣住他后脑勺,亲得他直哼哼。

    身体贴上冰凉的桌面,文件被扫到地上,连一体机都跟着晃了好几晃。

    陆封的私人办公室的确是没有摄像头,门也反锁了,自动窗帘慢慢合拢,遮住了月光和星辰。

    唯一的缺陷是这里隔音一般。

    卫骁努力忍着,小声哼哼。

    陆封起初还怕硌到他,想去沙发上,卫骁眯着眼睛看他:“陆总……”

    陆封抬眸盯他。

    卫骁咬着下唇,不知廉耻:“我想弄脏你的办公桌。”

    陆封堵住他嘴,让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后来……

    后什么来。

    办公室普雷了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