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船队
    晚宴除了沙博特.朗明及随行人员外,许盛等已经进入阿克瓦发展的华商代表二十余人也都应邀入席;谢思鹏还邀请了驻阿大使馆的经济商务参赞等官员过来壮声势。

    今天经历这样的事,大多数人都还惊魂未定,谢思鹏还定下心思组织这样的晚宴,也算是了得人物了。

    阿巴查作为卡奈姆奥约州议员、隆塔市政委员会副主席,他与沈济都有着较为显赫的地位,当然是被谢思鹏拉去陪同沙博.特郎明以及大使馆的官员;曹沫宁可继续保持低调,也不想一整晚都满脑子想着怎么去说官样话。

    零三年就与同村人合资买船,在新海跟西非之间跑运输的郭宏亮也应邀赶来出席。

    虽然杨德山、谢思鹏从国内贩买水泥到德古拉摩,找郭宏亮的船运输,被卡奈姆的水泥进口禁令拦在大西洋里上不了岸,最后还是从曹沫那里拿到灌装设备,船才没有废掉,但今天还是曹沫第一次见郭宏亮。

    曹沫就拉着肖军、周晗,就跟郭宏亮坐一起,了解西非航运的一些事情。

    郭宏亮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早年参过军,身上还能看出干练的军人作风,人相当的高壮,面皮黢黑,才有个叫“乌鸦”的绰号。

    他作为海军军官从部队退伍后,他却没有老老实实的接受安置到政府部门工作,而是拉起同村的一群人合资买了一艘小货轮跑运输。

    郭宏亮也是健谈的一个人,虽然才第一次跟曹沫见面,但他跟杨德山、谢思鹏关系比较熟,对曹沫的事多少知道一些,也是很热情的跟他攀谈。

    郭宏亮早年积攒了一些身家,但随着国内航运事业的发展,小货轮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正好军营时期的战友在西非航线上干过几年的船务,得知中非海运规模日益庞大,需求也旺盛起来,便集资加拆借买了一艘三万吨的旧船,挂靠到新海海运集团的名下跑西非航线。

    从新海到几内亚湾长达两万多公里,海运成本自然是相当不菲。

    东盛决心在隆塔成立铝型材加工厂,卡奈姆廉价的人力成本却不是主要因素,实际上还是型材对散装船的运输空间挤占极大,每吨运费要比单纯的铝锭高出一两倍。

    而之前杨德山、谢思鹏之所以想着从国内运水泥到卡奈姆,主要也是当时卡奈姆的水泥价格高得恐怖,跟国内相比存在三四倍的价差。

    运费即便比国内购买的水泥成本要高出一截,但理论上还是有得赚,他们才敢干那一票,却差点彻底折在里面。

    不像谢思鹏心思活络,郭宏亮则比较专注跑船。

    高附加值的机电工程器械等产品运费高,而漫长的航程虽然会非常的辛苦,但货船相对利用率也高,能有稳定的货源,几乎常年都在海上漂泊,三四年时间干下来,郭宏亮手里就又多出一艘船。

    谢思鹏、许盛投资的这艘船,虽然也挂靠到新海海运集团名下,但实际上也是郭宏亮的团伙帮着在运作,从中赚点管理费。

    对于铁矿石贸易,郭宏亮还是认为谢思鹏有赌的成分在里面。

    却也不是说不能做,主要还是谢思鹏投资的船太小了,没有办法将成本有效的降下来。

    单纯从运费成本考虑,郭宏亮觉得需要十五万吨以上的运矿船跑西非航线,将铁矿石的运费成本有效的降下来,这才是一桩靠谱的买卖。

    现在国内主要从澳大利亚及巴西进口铁矿石,除了距离上要近得多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两条主要矿石、矿砂运输航线,主流已经是十万吨级以上的矿砂船了。

    这种情况下,西非的铁矿石再优质、再廉价,海运成本却要高出两三倍,将来也很难承受国内铁矿石价格大幅度的波动。

    还有一点就是西非的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了一些,就算他们能凑钱买大船,但佩美港的铁矿砂码头勉强能停泊五万吨级的矿砂船;这也直接限制他们将来升级矿船的空间。

    有这些难以克服的缺点,郭宏亮总觉得谢思鹏孤注一掷的将筹码押到阿克瓦的铁矿石贸易上,有些冒险了。

    曹沫晚宴上揪住郭宏亮,也是有他的意图。

    散装水泥以专用车辆、船只,运往终端分销点的储罐,要比直接以袋装水泥出厂,在成本控制以及水泥品质上,都有非常大的优势。

    目前科奈罗水泥厂目前也是通过中小型专用船只,将散装水泥直接运送到建于德古拉摩以及奥贡、奥约两州的分销点,短途水运,运输成本控制得很好,每吨水泥能挤出不少利润来。

    西非绝大多数国家,主要城市甚至首都都沿几内亚湾分布。

    虽然西非经济发展整体还很滞后,但各国集中力量建设滨海一两座中心城市,基建规模还相当可观,也是曹沫下一步就是将当前的生产销售模式,从隆塔-德古拉摩扩大到整个几内亚湾沿海地区。

    科奈罗水泥厂三期明面上按着没动,但建设耗时更长的一座万吨级专用泊位已经在悄悄的做前期施工,说白了就是想着科奈罗水泥厂三期是向周边的几内亚湾沿岸国家输出成品水泥。

    一两千公里之内的海运成本,要比公路运输低廉得多,路途也不长,不会影响到水泥的品质。

    德古拉摩港有专门的水泥运输船舶,水泥进口禁令之前,印度及南欧每年有三四百万吨水泥经德古拉摩港进入卡奈姆,主要都是大型专用船舶跑这些航线。

    这些动辄五万吨、十万吨的专用船只,在几内亚湾内部跑短途海运,适用的码头泊位少,二次接驳的装卸成本太高,无法体现不出规模化的优势来。

    最适合几内亚湾区水泥运输的,还是一万吨左右的散装水泥运输船,但这在德古拉摩却找不到合适的船队。

    曹沫在科奈罗水泥厂三期启动建设的同时,还要同时增加近海水泥运输的能力。

    甚至他都暂时不用急着建科奈罗水泥厂三期,可以在西非任何一座沿海港口城市收购合适的水泥厂,扩张总的水泥产能,但同样也是需要有一支适当的专用船队,将生产基地与需求市场连接起来。

    建材公司负责组建这样一支船队,资金自然是不愁什么,但后续的管理实际上并不比水泥生产本身简单。

    然而考虑他将来在几内亚沿岸的产业布局,船队在人员及物资流通上起到极关键的作用,曹沫又不想以支付订金的方式,将相关业务完全委托给第三方船运公司去做。

    有郭宏亮这么一号人,曹沫就想着有没有可能,他出资金,郭宏亮出管理团队,双方合资组建一支专门在几内亚湾范围内跑运输的船队。

    听曹沫流露出这个意思,郭宏亮却觉得为难,也很坦率的告诉曹沫难点在哪里。

    他们现在跑西非航运,虽然辛苦,但船员每隔一段时间在新海靠岸,还能跟家人团聚一段时间,要是组建一支船队专跑几内亚湾内航线,就很难从国内聘请到合适的船员了。

    沙博特.朗明以及大使馆的官员,用过晚宴就告辞离开,曹沫他们就住在酒店里,看时间还早,大家也没有心思玩牌,就到海滩边的露天酒吧继续喝酒。

    即便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今天应邀出席晚宴给足了面子,但坐到露天酒吧里,曹沫看得出谢思鹏心情还是有些沮丧,问过之后才知道就连大使馆那里也认为从港口建设还有些滞后的佩美港装运铁矿砂回到国内,海运成本太高,经不住铁矿砂价格大幅度的波动,并无意直接出面去推动这件事。

    这么一来,沙博特.朗明更没有意愿帮谢思鹏去签长期协议了。

    要签也可以,就是保证金不能减少半分,以确保铁矿砂价格出现大幅度波动后,谢思鹏必须照着约定不间断的接收芒巴铁矿所开采的矿砂,要不然他就要承担全部的违约责任。

    “这事做不成也好,阿克瓦局势也真是叫人看不清了,真要花大力气促成这事,那就剩好歹只能搏这一把了!”谢思鹏自我安慰道。

    虽然敢到非洲闯荡的华商,对地方治安的混乱都有心理上的预期,也有人跟曹沫他们有德古拉摩被人持枪抢劫的类似遭遇,但劫匪主要还是劫财,只要将随身财物交出去,基本上不会有生命之忧。

    这一次匪徒还没有等靠近,就拿冲锋枪朝车队扫射,这压根是既想夺财又想夺命啊。

    原本很多人对在军政府统治之下的阿克瓦投资就有所担忧,这么一来,不要说不想掺合到铁矿石贸易里了,大多数人就连很有赚头的砂金矿区都无意去考察,夜里就已经商议怎么回卡奈姆更安全些。

    反正过来时走的陆路口岸,怎么都不敢走了。

    事发地警方虽然没有接到报案通知,但除了瓦卡军营的匪徒在小镇路口有两人被他们射杀外,在遇到路障的地方,他们也应该还或撞击或射击杀伤杀死三四名匪徒——就算很多人不清楚真正的内幕,但也怕回卡奈姆时重走这条道,会被这伙匪徒盯上报复。

    想到兴冲冲组织起这次考察之行,没想到刚到阿克瓦佩美港就要宣告结束,又想到阿克瓦正酝酿极大的危机,怎么叫谢思鹏的心情能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