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精品小说 >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 复仇之路(07)
    第七章·步步为营2020年2月22日“悦茹,方晓最近,有住在你那吗?”

    “你想干嘛……”

    方悦茹听着电话里蓝淑仪妩媚的声音,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一日自己二人荒唐淫乱的一幕,心中微微一颤,声音都有些发抖。

    自那次之后,蓝淑仪经常挑逗她,所以她下意识的以为蓝淑仪是想找机会再次虚凤假凰。

    “什么我想干嘛,是你在想什么吧?这孩子这次月考成绩不太理想,我想知道他在家是不是老玩游戏,没好好做功课。”

    蓝淑仪自然听得出方悦茹的弦外之音,不禁调笑了一句。

    “是吗?”

    听到原来是侄子成绩下降,方悦茹的俏脸有些发烫,暗骂自己胡思乱想,“晓晓最近两周都没来我这,我给我嫂子打电话问问,我先挂了啊。”******“嫂子,忙什么呢,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

    “悦茹呀,我妈这几天有点不舒服,在医院呢。怎么了,有事吗?”

    徐琳刚刚伺候母亲吃过晚饭,正准备将病床放平,让母亲躺下,就接到了方悦茹的电话。

    “阿姨怎么住院了?是哪里不舒服?严重吗?”

    方悦茹听说亲家母住了院,关切的问道。

    “还是老毛病,来医院主要就是来调养的,没什么事,放心吧。”

    徐琳柔声道,老人家年轻时太过操劳,加上年纪大了,一些慢性病也就慢慢找上门来了。

    正是有了母亲的前车之鉴,加上女人的爱美之心,徐琳才长期坚持练习瑜伽,保持自己身体的活力。

    “这样啊,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嫂子你就知会一声。”

    虽然嫂子嘴上说着没事,但如果真的没事自然不需要住院了,所以方悦茹就没有提起方晓的成绩,免得嫂子再为此操心。

    “没事儿,放心吧,这不还有徐菁也在呢。”

    徐琳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用擦拭着小餐桌上的污渍。

    “行,晓晓是自己在家呢吗,要不让他住我这来吧。”

    显然最近方晓在家没人看管,自己玩游戏上了瘾,才导致成绩下滑,那就让他住到自己这边,自己照看着,方悦茹如是想着。

    “还真是,那我跟晓晓说一声,让他明天放学直接住你那边去。”

    徐琳最近每天都医院单位和家里来回跑,现在有方悦茹帮忙照顾方晓,她的压力能小一些。

    “好,那嫂子有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又客套了几句,嘱咐徐琳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太过操劳,方悦茹挂断了电话。

    ******“小坏蛋,别闹,一会儿要去开会呢。”

    蓝淑仪推开方晓伸向自己裙摆的怪兽,娇笑着脱离了他的怀抱,“悦茹让我转告你,这几天让你去她那住,回头我也住过去,有机会再给你!”

    “啊?都忍了一个星期了,好难受呀……”

    方晓摸了摸自己涨的发疼的肉棒,怨念道。

    “自己想办法去,你又不是没自己弄过!”

    蓝淑仪坏笑着说道。

    “我自己用手,哪比的上蓝姨你的小穴穴舒服呀!要不蓝姨你用你的丝足帮帮我吧,或者用嘴也行!”

    方晓说着,又抱住了蓝淑仪,左手顺着衣领伸了进去,抓着一颗肉球揉捏着,右手再一次撩起了蓝淑仪的裙子。

    这一次蓝淑仪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悄悄将双腿分开了一些,让方晓顺利的抓住了她的内裤,扯到了她腿弯处。

    “那可不行,之前说好了你成绩上升十名才再帮你足交的!”

    蓝淑仪话音未落,又做出了一副明悟的样子,“小坏蛋,我还纳闷为什么你这次成绩下滑,是不是故意的,这样下次进步就十拿九稳了!”

    “当初您可没说不许先下滑后进步的!”

    方晓吐了吐舌头,一边强词夺理,一边将蓝淑仪的内裤彻底脱了下来,然后伸出手指,开始攻击已经湿润了的蜜穴。

    他的成绩原本就已经名列前茅,别说进步十名,就是一两名也没有把握,毕竟都是尖子生,自己进步的同时别人也没闲着,所以方晓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嗯……啊……鬼灵精,别闹了!我一会要开会去啦!”

    蓝淑仪再一次推开方晓,没有将被方晓手中的内裤拿回来,而是从自己的抽屉里摸出了另一条。

    穿好内裤,整理好略有些褶皱的裙摆,蓝淑仪俯身给了方晓一个湿吻,然后转身扭着翘臀走到了办公室门口,回头方晓妩媚的抛了一个白眼,“小坏蛋,要是实在忍不住,晚上回家你自己解决吧!美女老师的原味内裤哦!”

    最新找回新方晓走到门口拍了一下蓝淑仪的翘臀,“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反正下次我成绩肯定能上升,奖励我要提前收货哦!”

    说完就朝着教室走了过去,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却没看到蓝淑仪的嘴角也露出了异样的笑容。

    ******距离上次和蓝淑仪大战温存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方晓的阴囊鼓鼓的,一个星期的时间,阴囊里面积攒了大量的精液,只是他现在根本无处去发泄。

    翻来覆去几次难以入眠,方晓感觉到些许尿意,懒懒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卫生间的收纳筐里,凌乱的摆放着几件衣服,是姑姑方悦茹在洗澡的时候换下来的。

    大多数时候,悦茹在洗澡之后就顺便将衣服洗好,偶尔比较累的时候就会先放在收纳筐里,转天再清洗。

    以前的时候,方晓从未在意过,今天他却一眼就看到了压在白色衬衣下的一抹黑色,那是一条蕾丝文胸,今天在姑姑方悦茹的美胸上覆盖了一整天的文胸。

    方晓的脑子嗡的震了一下,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蓝淑仪的那句“美女老师的原味内裤”,紧接着就是半个多月前偷看到方悦茹和蓝淑仪缠绵悱恻的画面。

    鬼使神差的,方晓偷偷的拿起了姑姑的文胸,把文胸放在鼻子跟前闻嗅着,文胸上隐约还带着姑姑的乳香,这种气味让他的欲火更加旺盛。

    闻嗅了一会后,方晓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确认姑姑的房门紧紧闭合着,他拿着文胸蹑手蹑脚的熘回了自己房间。

    从裤兜里摸出蓝淑仪的内裤,方晓躺在了床上,左手拿着文胸按在口鼻之间,闻嗅着姑姑文胸散发的乳香,右手拿着蓝淑仪的内裤包裹住了自己早已涨硬的肉棒。

    方晓闭着眼睛,脑海里回想着和蓝淑仪翻云覆雨的画面,缓缓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只是片刻后,口鼻中乳香四溢,蓝淑仪的样子渐渐模煳,姑姑方悦茹的面容越发清晰。

    “呼呼呼呼……”

    方晓不断的大口喘着粗气,他此时闭眼享受着,整个卧室回响着他粗重的呼吸声,还有撸动阴茎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方悦茹其实一直都没睡着,她以为方晓成绩下滑是因为不认真学习,但今天晚上看侄子写作业的状态其实很不错,所以又开始怀疑方晓沉迷游戏,半夜偷偷玩手机。

    轻轻打开房门走向方晓的卧室,果然从地上的门缝露出了微弱的灯光。

    而正沉浸在幻想中的方晓,根本没有听到开门声。

    他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注意力都在姑姑的文胸上,又迫不及待的去拿蓝淑仪的内裤,所以他忘记关掉床头灯,连房门都没有锁,甚至都没有关严,房门还留着一丝缝隙。

    方悦茹靠近门缝往里面看去,目光所及让她惊讶不已。

    因为透过昏暗的灯光,她依然能清晰的看到方晓正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自己的文胸放在嘴边,另一只手上抓着一条被攒成一团的内裤,不断的来回撸动他的肉棒。

    虽然无法看出内裤的样子,但方晓嘴边的文胸分明是自己今天换下来的那一件。

    看到这一幕,方悦茹觉得自己发现了侄子成绩下降的原因,不是沉迷游戏,而是青春期的性冲动在作怪。

    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说,作为长辈,看到侄子用她的贴身衣服来手淫,方悦茹应该生气才对,但是她没有生气。

    最新找回看着方晓的那根粗壮的阴茎,她的脸色开始变红,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方悦茹对于这根肉棒并不陌生,那次在叫方晓起床时无意中看见过,更是因为这根大家伙的诱惑在浴室里自摸了一次,又和蓝淑仪虚凤假凰了一番。

    或许那天方晓真的看到了自己和淑仪荒唐的一幕,才导致了侄子偷偷用自己的内衣手淫,方悦茹心中有些羞恼,闭上了紧盯着肉棒的双眼,思量着该如何引导方晓正确的对待青春期的欲望。

    方晓根本不知道姑姑正站在自己的门口,还在叼着她的文胸品尝着味道,闭眼意淫着,双手不断加快的速度。

    内裤与肉棒摩擦发出的“沙沙”

    声,将方悦茹混乱的思绪打断,再一次看向房间内,她的目光再也无法移开。

    方晓叼着她的胸罩,不断发出粗重的呼吸,手淫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哦……姑姑……”

    随着方晓一阵比较沉闷的呻吟声传出来,他终于射精了。

    “噗呲……”

    从龟头顶端的马眼里喷射出一股浓浓的白色精液,而方晓手中那条内裤,自然是首当其冲,被浓稠的精液洗礼着。

    高潮过后,方晓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松开了手,马眼还带着残留精液的阴茎终于不再坚挺,垂了下来。

    依然没有完全疲软的肉棒,显示着他根本没有释放的彻底,对于方晓这样年轻的身体来说,短时间内射精两三次都不成问题。

    方晓在床上意犹未尽,而另一边的方悦茹终于从门缝把脸移开,转过身,背靠着墙壁,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胸脯。

    此时的方悦茹俏脸微红,呼吸急促,她平复了几下后,就赶紧转身往自己的卧室“逃去”。

    又一次看到侄子那根粗长的肉棒,并且看到了侄子手淫的画面,方悦茹双脚发软了,她的情欲已经被调动起来了。

    尤其是最后关头,方晓牙缝中隐约挤出来的那一声姑姑,让方悦茹产生了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方悦茹逃跑式的跑回自己的卧室,轻轻关闭自己的房门,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关闭房门后,她就跑回到床上,她躺在那里闭眼平复着自己。

    因为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自然会有对于性爱的渴望,毕竟这是人身体的表现,正常的人无法抗拒的。

    她努力的压抑着熊熊燃烧的欲火,强迫自己去思考着该如何引导侄子正确的疏导,然后在天使与恶魔的斗争中缓缓睡去,朦胧间,她的手指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自己的小腹……******“哎,悦茹,怎么早起就洗衣服呀?”

    方悦茹请蓝淑仪帮方晓辅导功课,蓝淑仪顺势再一次住了进来。

    清晨刚起床,就看到方悦茹在晾衣服,蓝淑仪好奇的走了过去,“呀,这是那孩子又……”

    “唉,淑仪,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方悦茹回头看见蓝淑仪,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一脸愁苦的说道。

    上次发现侄子用自己的内衣手淫,方悦茹没好意思跟嫂子说,更怕告诉哥哥的话侄子会被狠揍,思来想去就告诉了蓝淑仪,毕竟她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又是方晓的老师。

    结果蓝淑仪说自己之前在她家丢失了一条内裤,方悦茹联想到自己转天再去清洗内衣时,她自己的内裤确实没有痕迹,才知道方晓是用了自己的文胸和蓝淑仪的内裤,这让她更加确信,方晓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和蓝淑仪虚凤假凰,才开始忍不住性冲动,学会了手淫,进而导致了成绩下滑。

    “青春期的孩子都对异性的身体充满兴趣,这是很正常的,方晓这孩子十有八九是从哪里看到过,自己弄了一次,尝到甜头就控制不住了。”

    “哎,都怪你……”

    方悦茹听了蓝淑仪的话语,不禁抱怨道,“那天晓晓肯定看见咱们俩那个了!当时我就隐约看见门口有个人影,后来再看发现门是关着的,还以为看错了。

    你说晓晓要是因为这个走错了路,我怎么对得起我哥和嫂子呀!”

    “明明那天是你说方晓睡得像死猪一样,而且那天你那副含羞带怯的模样,分明是思春了,怎么就怪我了!”

    蓝淑仪狡辩道,“再说了,男孩儿到了这个年纪,早晚都会接触这些东西,只不过时间的早晚和途径罢了。其实这样也好,正好你这个做姑姑的来给你侄子做性教育呗。”

    “这你让我怎么开得了口,怎么跟他说呀!”

    方悦茹不禁抱怨道。

    “还能怎么说,讲解一下基本的性常识,教教他怎么正确的发泄,再告诉他学会克制呗!”

    蓝淑仪说到一半,捂嘴一笑,将身子向方悦茹靠了靠,故作神秘状,在她耳边小声的接着说道,“我倒是还有一个立竿见影的法子,就是需要你牺牲一下。”

    “什么办法?”

    方悦茹看着蓝淑仪的样子,疑惑的问道。

    “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教教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爱,保准他不再沉迷手淫了。”

    蓝淑仪娇笑着耳语道。

    “哎哎……你这疯婆子!”

    听到蓝淑仪的话,方悦茹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荒缪,心中有些气恼,勐地站了起来。

    然而在站起来之后,她却再次回想起了那天清晨,方晓高高翘起的坚挺,红着脸补充道,“那可是我亲侄子,我怎么能跟他做那种事情啊!”

    “这样即能让你侄子安心学业,又能满足你自己,一举两得。况且人家能做,你为什么不能做。”

    蓝淑仪撇了撇嘴,诱惑道。

    “人家能做?”

    方悦茹愣了一下,问道,“谁做了?难道你还亲眼看到过呀?”

    “当然了!”

    蓝淑仪顿了一下,拉着方悦茹又坐到了沙发上,神神秘秘的说道,“去年我不是带毕业班吗,我们班考了全省第四那个凌小东,他们家在学校边租了间房,他妈妈专门陪读。临考前我去家访来着,他母亲开的门,虽然门只开了一条缝,但我却见到凌小东只穿着个内裤在屋里坐着,老远就能看见内裤里的家伙举得老高,他母亲只穿个又短又薄短的吊带裙,还没穿文胸,你说他们母子两个在屋子里能干什么?”

    方悦茹听着蓝淑仪的话语,吃惊的小嘴微张着,呆了片刻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也许……也许是天气太热,人家又不知道你要去家访!”

    “切!就算天热,谁家妈妈会只穿那么一条小吊带在儿子面前晃来晃去呀,要说这母子俩没事……哼!”

    蓝淑仪没再说下去,“你问我我才跟你说的,这只是一个最快最有效的法子,具体怎么做还得你自己决定。”

    “哎,你光说我,你可还是晓晓的老师呢,你可不能不管!”

    方悦茹气恼的摇了摇头。

    “嗯……方晓这孩子还是蛮帅的,这么多年我还真没遇上像这孩子这样让我看着顺眼的。大不了我这个老师牺牲一下,代替你教教他,为人师表嘛!哈哈!”

    蓝淑仪坏笑着说道。

    “哎哎……亏你还是老师呢,什么都敢说!”

    方悦茹气的掐了蓝淑仪一下。

    “哈哈,不和你闹了,免得一会儿方晓出来看见咱俩这样,你又怪我!”

    蓝淑仪也搔了一下方悦茹的痒,然后立刻站了起来,“弄点吃的吧,一会儿方晓起床了,我看着方晓做做功课,下午咱们去逛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