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精品小说 >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 复仇之路(08)
    第八章·女厕的呻吟2020年2月25日张翠艳是方晓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一位刚刚三十出头的成熟美妇,胸部高耸,颤颤巍巍,臀部紧绷,摇摇欲坠,长腿笔挺,婀娜轻盈。

    模特般的标准身材,加上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足以挑动任何男人的欲望,然而大概正应了那句话:每一个女神的背后都有一个肏她肏到想吐的男人。

    她的丈夫平时很少回家,大多只有张翠艳自己独守空闺,夫妻关系几乎名存实亡。

    今天张翠艳一袭深紫色紧身连衣裙,紧紧的包裹着她丰美的胴体,傲人的上围如山峰般高高耸起,裙摆将两片圆润的臀瓣绷得紧紧的,黑色的打底连裤袜显然是高档的丝绒制造,包裹着纤细的玉腿,犹如第二层滑腻的肌肤泛着丝滑诱人的光泽。

    随着课程的进展,张翠艳双腿优雅的交替着来回的迈动,步姿摇曳生辉,透着极致的性感。

    每一次踏足,肉感十足的小腿都会勾勒出让人窒息的惊艳。

    高跟鞋与地面相击,发出悦耳的脆响,两片丰满的臀瓣也随之扭动,彰显着它似要裂衣而出的丰满。

    偷偷摸了摸自己已经硬如铁石的棒子,方晓不由得更期盼时间过得再快些,因为蓝淑仪让他第二节晚自习去帮她“整理材料”。

    一个多星期的禁欲生活,着实让他憋的难受,本以为周末两天能和自己心爱的蓝阿姨好好缠绵一番,结果姑姑竟然刚好休假,晚上两个美妇还睡在了一起,方晓只好悻悻作罢。

    今天方晓班的晚自习带班老师刚好是张翠艳,第一节自习刚下课,蓝淑仪过来给张翠艳打了招呼,然后就拉了方晓走了。

    方晓跟着蓝淑仪走出了教室,走着走着,方晓发现蓝淑仪这次并没有领着他来到她的办公室,而是径直走向了教师专用厕所。

    左右看了看确定空无一人,蓝淑仪回过头,妩媚的朝着方晓勾了勾手指。

    方晓鼠头鼠脑的东张西望了一番,快步钻了进去。

    距离晚自习第二节课上课还有几分钟,外面仍然不断的有嘈杂的声音传进来,厕所小隔间里,方晓满脸通红,紧张的贴在门板上,很是小心翼翼,蓝淑仪则是俏脸含春,直接伸手去扒开了方晓的裤子,一把抓住了他因紧张而略软了一些的棒子。

    蓝淑仪微微一笑:“小坏蛋,怕了呀!以前把我按倒在床上打屁股的那股子霸道劲儿呢?哎,你不觉得这里很刺激吗!”

    少年人本就是冲动,又是如此暧昧的情况,方晓听了蓝淑仪的话,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虽然和蓝淑仪翻云覆雨了无数次,但是从未在卫生间这样的公共场所里尝试过,方晓难免有些紧张。

    外面人声鼎沸,厕所里,他却抱着女老师曼妙的身子准备颠鸾倒凤,感觉到心惊肉跳的同时,强烈刺激也让他感觉到了别样的快感。

    “蓝姨,你真好。”

    方晓伸手撩起蓝淑仪的裙摆,露出她里面已经潮湿了的内裤。

    方晓并没有急色的去脱她的内裤,然后把肉棒插进她的阴道里,而是用手隔着湿漉漉的内裤,轻轻揉着蓝淑仪湿哒哒,软乎乎的蜜穴,嘴巴在不停的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乳房上亲吻。

    “哦……嗯……说了在学校要叫老师的……嗯……哦……”

    蓝淑仪没有说话,娇躯难耐的扭动着,喉咙里无意识的发出轻轻的呻吟声,任由他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侵犯,左手的搭在方晓的后背上,右手在方晓逐渐恢复硬挺的肉棒上缓缓撸动着。

    “好好好!老师,你的身体好香……”

    方晓解开蓝淑仪的上衣纽扣,才发现她今天竟然是真空的,没有穿胸罩。

    他埋头含住蓝淑仪的乳尖,用力吸吮着,恨不得一口把这对丰挺的乳房咬下来吞进肚子里。

    方晓激动,蓝淑仪也激动,乳房上带来的快感已经渐渐的不满足于她身体和心理所需求的快感了,她抱住方晓的脑袋,拼命的把他的头往身下按去。

    方晓顺从的蹲下身子,把脸埋进蓝淑仪的腿间,那地方已经湿成了一片,头刚埋下去,一股浓郁的气味扑鼻而来,刺激的方晓血脉膨胀,恨不得立刻脱掉她的内裤,狠狠的干她。

    方晓当然不会如此没情调,因为他知道蓝淑仪喜欢精细致一些的前戏,这样能更快速的让她获得快感。

    轻轻的把手插进蓝淑仪的内裤中,一边分出三根手指爱抚着柔顺的草原,一边用另外两根手指将内裤缓缓脱了下去。

    顿时,一片澹澹的芳草地出现在方晓的眼前,芳草上已经沾满了晶莹的春露,芳草地下面,两瓣雪白的蚌壳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蚌壳的缝隙里还有晶莹的透明液体流出,蚌壳鲜嫩丰满,肉呼呼的,看了让人忍不住想冲上去狠狠的咬一口。

    咕嘟……方晓非常没出息的吞了口口水,然后把脸凑上去,舌头对着湿漉漉的芳草地舔了一下。

    “哦……”

    蓝淑仪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修长的脖子高高仰起,脸上表情十分的复杂,似痛苦,又似舒服。

    她双手伸到腿间,紧紧的按着方晓的脑袋,把他的脸按进自己的腿间,紧紧的和自己的私处贴在一起。

    她腿间的淫液顿时沾湿了方晓的脸和鼻子。

    方晓顺势伸出舌头,对着她那条细细的缝隙舔了进去,一股微微有些腥臊的气味扑鼻而来,不过方晓并不在乎,他双手伸到蓝淑仪的身后,捧着她的屁股,嘴巴努力往她的蜜穴里舔去。

    舌头挤开她的阴唇,来到她的肉缝中间,对着她那颗硬硬的阴蒂舔去。

    “啊,方晓,好孩子,嗯,好痒,好痒……”

    蓝淑仪难耐的扭动娇躯,屁股就像被操了一样,不停的往前挺送,一次次把自己依然娇嫩的蜜穴送进方晓的嘴里。

    “唔,老师,好香啊,你的屄好香,闻起来让人血脉膨胀,哦,老师……”

    方晓双手掐着蓝淑仪的翘臀,十指深深陷进她的臀肉里,略微有些粗暴的蹂躏她的身体。

    享受着方晓仍旧有些生涩的挑逗和略微粗暴的揉捏,蓝淑仪子宫里一阵阵的抽搐,阴道里大股大股的淫水汹涌而出。

    感觉到蓝淑仪蜜穴里的变化,方晓用力的舔了几下,然后把舌头撤离,并起两根手指头,对着她火热潮湿的肉洞插了进去。

    “啊啊啊,哦……”

    蓝淑仪娇躯剧烈的颤动几下,子宫里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水。

    为了增大罩杯大量服用空孕催乳剂的副作用,在这时提现了出来,她竟然在这么短短几分钟,就被方晓仅靠着舌头和手指,用着并不纯熟的技巧送上了高潮。

    不等蓝淑仪从高潮的余韵之中缓过神来,方晓刷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然后抱起蓝淑仪的一条腿,让她一条腿站在地上,从侧面用手扶着自己胀痛的肉棒,对准蓝淑仪还在喷水的蜜穴,“滋”

    的一声完完全全的捅了进去。

    “啊……”

    蓝淑仪忍不住,发出一声大叫,粗大的肉棒骤然尽根末入,多少还是有些疼的,但阴道被填满的快感迅速淹没了那微不足道的痛感。

    她还在高潮之中,方晓的突然进入,龟头重重的撞进她的蜜穴深处,五脏六腑都在震动,那种绝妙的舒爽感让她根本忍不住。

    又痛又美,实在是神仙般的享受。

    抱着蓝淑仪的一条腿,从她侧面狠狠的干进她的蜜穴里,那种紧窄温暖的感觉让方晓忍不住噗嗤噗嗤的抽干起来。

    最新找回蓝淑仪年轻时学过舞蹈,又一直坚持健身,如今身体的柔韧度依然很好,她的腿能很轻易的抬过头顶,所以,方晓把她的一条腿架在肩上,双手捧着她的柳腰和屁股,固定她的身体,肉棒噗嗤噗嗤的进出她紧窄的蜜穴。

    蓝淑仪则被干的小嘴张开,刚才的高潮还没过去呢,现在再被方晓以这种姿势狂干,她着实忍不住发出了阵阵娇吟。

    蓝淑仪一只手扶着方晓的肩膀,一只手捂着嘴唇尽量压低呻吟声,娇躯剧烈的颤抖着,蜜穴被干出来的淫水顺着她的修长玉腿向下流去。

    “哦…方晓…好孩子…好老公…好舒服…好深啊…你插得好深……”

    蓝淑仪终于缓了过来,呻吟声由无意识的“嗯嗯啊啊”

    变成了娇媚的吟叫声。

    与此同时,她也在拼命的扭着自己的娇躯,主动迎合方晓的冲击。

    感受他粗长的分身一次次贯穿自己下体的通道,深深的捅进自己的身体深处,带给自己无以伦比的绝妙享受。

    “老师…啊…老师……”

    方晓就这么一次次的叫着蓝淑仪,腰部的力道一次比一次更狠,更重,两条大腿啪啪的撞击蓝淑仪的屁股和胯部,滋滋的交合声都被掩盖了。

    “嗯…哦…好深…好人儿…好老公…好深…好深啊…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哦…好舒服…好刺激…哦…嗯…舒服死了……”

    “老师,刺激吗?和学生在厕所里乱伦偷情,是不是很刺激?”

    “嗯,嗯,好舒服,哦哦,好舒服,很刺激,我,我受不了了,再,再用力一些。”

    “嗯,好,老师,好老婆,我要干死你。”

    方晓低吼着,双手紧紧捧着蓝淑仪的两瓣臀瓣,手指挤进她的臀缝,十指把她的臀肉都捏的变形了,肉棒向前顶去的时候,手也用力的按她的屁股,滋滋声响,方晓的肉棒一次次捅进她的身体里,小腹紧紧的贴着她的小腹。

    感觉到自己的肉棒穿过她的小腹所带来的那种震动,方晓激动不已,屁股挺送的力量一次次加大。

    “老师…好老师…哦…好老婆…好舒服,好舒服…你的屄好紧…好紧…好热啊…哦…好舒服。”

    蓝淑仪紧咬红唇,修长的玉腿压在方晓的肩膀上,方晓每插进去一次,给她的感觉都非常强烈。

    她瞪着水汪汪的眼睛,动情的看着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次次把肉棒送进她体内的方晓,胸前的奶子在方晓面前晃荡。

    蓝淑仪伸手托起自己的一只大奶子,主动把它送到方晓的嘴边,方晓张口含住,滋滋有味的吮吸起来。

    “啊哦……”

    蓝淑仪娇吟一声,挺起胸膛,把自己的乳房尽量往方晓的脸上送。

    “啪啪,滋滋……”

    男女交合声疯狂的在厕所里回荡,厕所里的气温渐渐升高,男女做爱散发出来的气味弥漫了整个卫生间。

    外面的喧闹渐渐平息,随着上课铃声想响起,第二节晚自习已经开始了,安静的环境下方晓和蓝淑仪做爱发出的啪啪声尤为明显。

    “老师,我们,我们换个姿势吧,这样不太听得到外面。”

    方晓喘着粗气,看着一脸香汗的蓝淑仪,低沉道。

    “呜呜,嗯,嗯,好,好……”

    蓝淑仪断断续续的回答着,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渴望,方晓的停止攻击,对她影响很大,她现在身体十分的渴望,方晓停一下她都受不了。

    方晓抱着蓝淑仪的大腿,把她顶向门边的墙壁上,不等让她反应过来,他腰部用力,肉棒滋的一声完全的插进她湿漉漉的火热的阴道里。

    “啊,呜呜呜……”

    蓝淑仪夸张的叫了一声,紧接着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她现在后背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倒也不怕会摔倒。

    这样一来,两人能更容易的听到外面的声音,更安全一些。

    “哦…好孩子…好老公…用力…再用力一些…哦…好舒服…好深…嗯…哦…好人儿…用力…用力干我…干我快…快干我……”

    听着蓝淑仪在耳边娇媚的呻吟着,方晓奋力挺送胯部啪啪的撞击着蓝淑仪的臀部,肉棒一次次的顶进她的小腹,他想狠狠的干穿她。

    就在两人恋奸情热的时候,一个高跟鞋“哒哒哒”

    的声音由远及近,方晓连忙放缓了动作,在蓝淑仪耳边低语道“老师,有人来了!”

    “哦…好…嗯…”

    蓝淑仪用力的挺送两下屁股把方晓的肉棒深深的套进身体里去,然后双臂抱住方晓的脖子,让他的肉棒深深插进身体里保持不动,稍稍缓解自己空虚的身体。

    片刻后,听到旁边冲水的声音响起,随后高跟鞋“哒哒哒”

    的声音缓缓远去,方晓迫不及待的再度抱着蓝淑仪的腰啪啪的抽插起来。

    “哦…方晓…不要…轻点…会被听到的…啊…好舒服…嗯嗯……”

    蓝淑仪低低呻吟着,口中虽然是担心被发现,但声音却是不低,而且腰部扭动的弧度十分的大。

    方晓以为这种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偷情,带给蓝淑仪的享受非常的爽,却没看到蓝淑仪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笑容。

    ******教室里,张翠艳面色平静的看着教室里埋头苦学的孩子们,心中却丝毫不平静,因为今天她收到一封匿名信,让她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悄悄去教师专用卫生间,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看了看时间,张翠艳起身走出了教室。

    教师专用洗手间里面空无一人,张翠艳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声“无聊”,小解之后就要离开,刚走到厕所门口却隐约听见了喘息声与撞击声,其中竟然还夹杂着女人的呻吟!怎…怎么回事?这难道就是那封匿名信中所说的秘密?这喘息与呻吟分明是在做爱!!仔细倾听,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张翠艳一时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在学校里不是老师就是学生,难道是有学生早恋偷尝禁果,或是老师和学生间的不伦之恋,亦或者是老师与老师之间的激烈偷情?“啊…不…不要这么用力…喔…顶到…顶到最里面了…”

    “唔…唔…怎么样…老师…很爽吧…”

    “太深…太深了…喔…”

    一阵压抑的女人呻吟与男人的喘息声清晰的传了出来,让停在厕所门口的张翠艳顿时如五雷轰顶,脑中一阵晕眩!竟然…竟然真的是女老师与男学生的偷情!猜测成为了现实,张翠艳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不让急促的喘气声发出,随后轻手轻脚的来到他们旁边的隔间,悄悄推开门板走了进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两人的喘息与肉体撞击声越来越清晰,让只隔着一层挡板的张翠艳听得清清楚楚。

    “老师…唔…你的穴好紧啊…夹得我好…好舒服…”

    “嗯…唔…不…不要说…”

    “老师还害羞啊…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明明是你拉着我来厕所的…还说很刺激…”

    说着,男生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沉闷的肉体撞击更加密集,一声声的不绝于耳,直入耳朵。

    “喔…不…不要这么激烈…唔…太…太快了啊…唔…唔唔唔…”

    女人的呻吟低沉婉转,似在刻意压制,感觉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

    紧接着,女人的呻吟似乎消失了,只剩下若有若无的闷哼声。

    张翠艳猜想,女人用手捂住了嘴巴,因为这里随时都可能有老师进来!太刺激了!两道人影在灯光的照射下,倒映在地板上,随着动作一阵阵的抖动,低沉的肉体碰撞声让张翠艳听得心血沸腾。

    在张翠艳的心里,即便如今丈夫冷落自己,她也从未想过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什么。

    而现在,就在她的身边,一位女教师和学生就在她一墙之隔的地方乱伦偷情,这种突如其来的震撼,再加上刚刚女人发出的诱人吟叫声,勾起了张翠艳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欲火。

    教师专用厕所还是很干净的,所以张翠艳悄悄抽出纸巾简单擦拭一下地面之后,缓缓俯下身子,通过下端的缝隙偷偷窥视。

    通过隔板的缝隙,张翠艳看到了一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小脚。

    张翠艳隐约觉得这双鞋子和这对精致的小脚有些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鞋头圆润,露出穿着丝袜的平滑脚背,在细跟高跟鞋上形成一道美丽的弧线。

    顺着弧线往上,纤细的小腿匀称纤细,肉色的透明丝袜包裹在她的美腿上,显得晶莹玉润,毫无瑕疵,那细腻丝袜的质感就算只用眼睛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仅仅通过这一双美腿玉足,张翠艳就知道,这是一个精致的女人。

    现在的季节早应该穿上加厚的连裤袜,而这个女人却穿着超薄丝袜,她显然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美丽令人疯狂,这样的穿着正是为了迎合她的情郎。

    男孩穿着一双普通的运动鞋,鞋尖面对着张翠艳,两人的腿随着身体的碰撞微微颤抖着。

    看着女老师只站着一只腿,而两人的鞋面是相对着,张翠艳的脑中不禁浮现出一副淫荡的画面:性感的女老师衣衫半解的靠在挡板上,胸罩淫荡的挂在手臂间,两只雪白的大奶子不停跳动着,仅靠一只丝袜玉足站立,另一条美腿被男孩提在腰间。

    最新找回女老师紧窄娇嫩的肉穴紧紧的包裹着男生的肉棒,随着粗壮的棒身有力的抽插,一汩汩灼热的蜜汁被硕大的龟头刮出,顺着老师站立着的丝袜美腿缓缓淌下,一点点的将肉色的透明丝袜浸染上淫靡的湿痕!男孩抱着女老师丰满肥嫩的大屁股疯狂的挺动着臀部,胯下的肉棒野蛮的撑开老师紧窄湿润的洞口,随着抽插畅快淋漓的奸淫着老师水淋淋的蜜穴!多么淫荡,多么令人疯狂!“老…老师…你的里面好紧好…好滑…嗯…夹的肉棒爽死了…哦…老师的浪水真…真多…”

    “喜欢吗…嗯…老师…老师的水儿…嗯…嗯…只给你流…”

    女老师低声呻吟着,声线都有几分颤抖。

    “呵呵…老师兴奋了吧…喔…我感觉到老师的小穴在紧紧的…哦…紧紧的夹着我了…真紧啊…”

    似乎在印证男孩的话,张翠艳顿时在撞击中听到了一阵阵“滋滋滋”

    的肏穴声,激烈,淫靡,直入心扉,张翠艳自然知道,只有女人的蜜汁多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发出这种淫荡的声音,因为她就是个水儿很多的女人。

    即便她丈夫的能力并不出众,以前的每次性爱也依然能让她的水儿湿透一大片床单!张翠艳的心激烈的跳动着,下身情不自禁的流出了水儿来。

    “嗯…晓…停一下…换…换个姿势…老师这样…好累的…嗯…”

    说完,只听一声高跟鞋落下的清脆声,那久未出现的另一只玉足也出现在了张翠艳的视线中。

    与先前那只一样,晶莹玉润,娇小秀美,便是同为女人的张翠艳自己都看得口干舌燥,产生了将之捏在手中把玩的冲动。

    然后张翠艳就看到玉足转动,女老师转身变成背对着男孩,“来…从后面…肏老师吧!”

    本应端庄的女老师口中发出了酥媚入骨的邀请,男孩顺从的从后面挤进女老师的双腿间,张翠艳本以为他会迫不及待提枪上马,却听他诺诺的道,“老师…你低一些…够不到…”

    “扑哧…小坏蛋…来…再试…嗯…”

    女老师双腿微微弯曲,让男孩再试试的话语还没说完,就听一声悦耳的“滋”

    声响起,男孩已经一杆进洞,奋力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啊~嗯…嗯…小流氓…轻一点…”

    女老师发出一声惊呼,马上又压低了声音,哀求道:“这么…这么用力…老师会忍不住…嗯…叫大声…会被人听到的…”

    男孩没再说话,“滋滋滋”

    的抽插声和肉体“啪啪啪”

    的撞击声做出了回答,他已经顾不得控制声音,只想快速发泄自己的欲火。

    老师是传道授业的师者,在课堂与生活中保持着应有的威严,现在却被如此淫荡的厕所里,让自己的学生压在身上肆意亵渎。

    鬼使神差的,张翠艳拿出手机连续拍了好几下,因为拍摄角度,还是看不到这对偷情男女的面容。

    感受着狭小空间里淫荡的气息,张翠艳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抚向了自己的下体。

    女老师被插的娇喘吁吁,呻吟不断,性感的丝袜小腿不停的向前弯曲抖动,圆润的脚后跟从黑色的高跟鞋里踮起又落下,落下又踮起,一滴滴透明的粘液滴落在地上,溅起淫靡的水花。

    “嗯…嗯…轻…轻点…要顶穿了…唔…顶穿了…好舒服…哦…好涨…嗯…填满了…唔…好爽…”

    听着女老师兴奋的呻吟,看着娇美的丝袜玉足被迫上下起伏,想象着脑中淫荡的画面,张翠艳很想知道这两人到底是谁,可两人的声音一直都很压抑低沉,让人完全听不真切。

    空隙中,张翠艳只能看到女老师穿着肉色丝袜的小半截大腿,和马桶上几只葱白细长的手指。

    而男孩的裤子则半退在大腿间,腿部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前后运动着,每一次都与女老师性感迷人的丝袜美腿摩擦在一起。

    唯一能确定的,是从女老师腿部弯曲的程度可以看出女老师比男孩高出不少。

    “老师…我的肉棒…大不大…粗不粗…”

    男孩一边抽送着,一边无耻的说着淫荡的话语。

    女老师被顶得连连颤抖,娇喘不止,“啊…嗯…嗯…大…好大…唔…我…我…嗯…唔…要到了…”

    淫荡的声响直入心间。

    女老师的两条丝袜美腿剧烈的颤抖着,一股股淫荡的蜜汁好似潺潺的小溪般不停的滴落,将地面打湿了一大块。

    张翠艳不自觉的把自己想象成了旁边那正享受着学生带来禁忌快感的女教师,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在这种情况下她内心的兴奋,小穴因紧张与刺激剧烈的痉挛着,死死的咬住了男孩的肉棒,尽管舒服,却只能压抑自己绷紧的神经,甚至不敢放声呻吟。

    “啊…要…嗯…要来…来…了…嗯…快…用力…嗯…”

    “啊…老师…我也要射了!”

    男孩兴奋的低吼着,大腿快速耸动,发起了最后的勐烈进攻,粗壮的大腿不停的撞击着女人柔弱的丝袜美腿,一阵阵响亮的撞击声嘹亮而清脆,肆无忌惮的响彻在寂静的厕所里。

    他们似乎已经陷入了疯狂,陷入了被欲望吞噬的沼泽,显得是如此的狂野,如此的肆无忌惮,抽插的肏屄声“滋滋”

    作响,不绝于耳,女人兴奋的呻吟销魂蚀骨,撩人心弦。

    “啊…啊…太深了…顶…唔…顶到…顶到花心了…啊…好舒服…好美…小穴要化掉了…要上天了…”

    “老师…肏死你…肏死你…”

    “好…啊…好粗…好棒…肏得我好爽…唔…不行了……来…来…了!”

    女人恬不知耻的浪声娇吟着,马桶上的一只小手迅速拿了上去,紧接着便是一声低沉的闷哼,性感的丝袜美腿如抽了风一般剧烈的颤抖着,大量的蜜汁如瀑布般倾斜而下,在地上激起一阵阵响亮的“啪啪”

    的声。

    “老师…老师…夹紧我…夹紧我…喔…我…我也要…射了…”

    男孩的大腿快速的耸动,响亮的撞击着肥嫩的大屁股,嘴里兴奋的说着粗言秽语,呼吸越来越快。

    “快…射进来…方晓…和老师…一起来呀…”

    听到男孩要射了,女老师竟主动要求内射。

    “来了…我来了…我要灌满你…灌满你的子宫!”

    “唔!”

    淫荡的对白如火焰灼热,高涨的欲望如海啸爆发,随着一声闷哼,张翠艳和这对偷情的男女一起达到了高潮,疯狂的快感迅速从下体传遍全身,让她瞬间绷紧了身体。

    张翠艳幻想着男孩的肉棒插在自己的肉穴里,粗暴的顶在柔软的花心上,火热的子宫饥渴的张开着,接受着精液的灌溉!张翠艳的身体剧烈的痉挛着,与隔壁女老师波动着相同的频率,所不同是她的体内只有自己的手指。

    “嗯…”

    女老师发出一声低长的呻吟,说不出的慵懒,似在陶醉那被男人火热精液冲刷的愉悦中。

    张翠艳虽然也在这异样的氛围下达到了高潮,但毕竟是独自DIY,趁着旁边的师生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悄悄起身向外走去。

    回到办公室,就想着先前犹如梦幻一般的事情,紧张刺激,张翠艳想到了那个女老师最后关头清晰叫出的名字——方晓。

    他不应该是帮蓝淑仪整理材料去了么,怎么会在厕所里和女老师乱伦偷情?

    难道那个女老师竟然是平时对任何男人都不苟言笑生人勿近的冷面美人蓝淑仪吗?太疯狂了!蓝淑仪竟然会和班上的好好学生方晓在厕所里就在激情偷欢,而且方晓显然没有带避孕套,就这样赤裸裸的上阵肉搏了,是时代进步了还是她已经落伍了?自己该怎么办?方晓是自己班上的尖子生,又是姐姐开口请自己帮忙照顾的孩子,这件事绝对不能捅出去,也不好假作不知,但却又想不到如何去管。

    张翠艳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情难自禁的回想着方才激情的一幕,手指不由自主的再次伸向了下体,却没有发现,她办公室的角落里散发着微弱红光的微型摄像头……******“方晓!”

    放学后,方晓正向校门口走着,忽然听到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朝前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小跑两步追了上去。

    “魏冰姐。”

    打了一声招呼,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并肩而行。

    “最近你都没回家吗,好久没看到你了。”

    魏冰侧头看着方晓问道,“本来还想问问我婶婶的,没想到刚好遇见你了。”

    “啊,今天刚好是张老师的晚自习呢。我最近都住在我姑姑家了,我姥姥生病了,妈妈在医院照顾。你也知道现在魏伯伯去开拓新业务,我爸那边事儿就更多,更没空管我了。”

    “这样啊,那你姥姥身体怎么样了?”

    魏冰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事了,我小姨在等我,一会儿再去医院看看姥姥,然后这一两天就准备出院,回家静养了。”

    方晓一边走一边说着。

    “那就好,那你是不是就该回家住了?”

    魏冰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期待,“你这么久来我家玩,小布丁都想你了。”

    “哈哈,那个小家伙是想让我帮它抓痒吧,每次去都赖在我怀里。”

    方晓想起那只毛茸茸的小懒猫,心中就好笑,“我大概要等下周吧,姥姥非要回老家住,刚好保姆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妈妈不放心姥爷自己照顾姥姥,应该会等保姆回来。”

    “那……等你回来了,记得来我家看小布丁。”

    魏冰说着,脸色竟有些微微发红。

    “好呀,到时候我要吃路遥阿姨做的香菰肉酱饭!”

    方晓一边说着,一边舔了舔嘴唇。

    “吃吃吃,小馋猫!”

    魏冰笑道,“好啦,那我就和同学一起走了,拜拜。”

    “魏冰姐再见!”

    方晓摆了摆手,然后朝着不远处小姨的车走了过去。

    “晓晓,刚才跟你走一起那个女孩,是谁呀?”

    徐菁一边问着,一边递给方晓一杯奶茶。

    “谢谢小姨,刚才那个是魏冰姐呀。”

    方晓结果奶茶立刻喝了一大口。

    “哦,路遥的闺女呀,啧啧,青梅竹马哦!”

    徐菁故意拉长音道。

    “什么呀……”

    方晓愣了一下,青春期刚刚萌芽,还没来得及对同龄的小女生投去关注的目光,就被蓝淑仪引导着完成了“成人仪式”,性趣也就流连在了姑姑,小姨,甚至母亲身上。

    被小姨徐菁调笑的语气提起,他才勐然发现,魏冰姐也是一个大美人,虽然身材并不火辣,但却充满了青春气息。

    “晓晓,问你个问题呗。”

    沉吟了片刻,徐菁忽然说道。

    “问什么?”

    方晓疑惑道,小姨说话从来直爽,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觉得有些扭捏。

    “就是……那个……你们这么大的男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徐菁支支吾吾的问道。

    “啊?这个……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喜欢小姨这样的,成熟性感,温柔大方,别人喜欢什么样的我就不知道了。”

    方晓显然没想到小姨会问这个,迟疑了一下,“小姨,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啊,没,没什么!那个,想不到我们家晓晓还挺会哄人的呢。”

    徐菁有些慌乱的转移了话题,“对了,跟你姑姑说一下,一会儿从医院回来就直接住我那吧。”

    “哦,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