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精品小说 >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 复仇之路(13)
    第十三章·红梅花开2020年3月18日“哎,晓晓,走快点,再去前面两家女装看看,咱们就去吃饭了!”

    徐琳见儿子渐渐没了精神,知道他是逛的有些烦了,于是催促道。

    方悦茹为了昨夜的痴狂而羞恼,觉得方晓太不尊重自己,虽然是出于帮助侄子的目的,却有些失去了长辈的尊严。

    所以她刻意不去搭理方晓,给他选完衣服之后,还故意拉着徐琳在女装部乱逛,让方晓拎着大包小包孤零零的走在后面。

    此时偷偷回头,看到方晓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方悦茹顿时有些心疼。

    又觉得是自己太过分了,明明是自己没有控制住心底的欲望,主动给侄子口交的,现在反倒因为自己的羞怯,迁怒到了侄子身上,于是趁机附和道:“对呀晓晓,走快点,逛完最后两家咱们就去火锅,让你吃个够!”

    “哦,好!”

    看着两个性感美妇换上各式各样的漂亮衣服,本来是一件极享受的事,但长时间逛街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一种煎熬,所以方晓闻言如蒙大赦,快步追了上去。

    “悦茹,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徐琳拿着一件红色羊毛衫问道。

    “哎,挺好看的,不过嫂子……”

    方悦茹犹豫了一下,在徐琳耳边低声说道,“嫂子你胸太大了,这款不太适合你吧?”

    “哎呀,我是想买给徐菁的,这不快到她生日了吗,我那个妹夫是个榆木脑袋,肯定不会记得,所以每年我都给她买点什么。”

    徐琳红了一下脸,解释道。

    徐琳的上围太过丰满,让无数的女人羡慕渴求,但其实却也给她带来了很多不便,其中一点就是衣服得选择,许多衣服别人穿起来稀松平常,到了徐琳身上就尽显火辣性感。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但作为有夫之妇,作为孩子的母亲,徐琳希望自己的形象更端庄一些,所以不得不穿一些相对保守古板的衣服。

    “这样啊,徐菁穿倒是应该可以,这个尺码应该也合适。”

    方悦茹恍然大悟道。

    方晓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休息,听到了母亲和姑姑的对话,才想起下周就是小姨的生日了,忽然心中一动,借口尿遁,跑到厕所给蓝淑仪打了电话。

    “蓝姨,上次你说,可以找个节日送我小姨一件礼物,我忽然想到下周就是她的生日了。”

    方晓进了隔间,压低了声音说道。

    “下周啊,那这样,我来准备吧。你那个木头姨夫十有八九是不会记得的,就算记得怕也不会精心准备礼物。”

    蓝淑仪想了一下,说道“之前和徐菁一起逛街,她看中过一条裙子,但是价格偏贵,那条裙子又有些暴露,当时没有买,正好这次买来以你的名义送过去。”

    “好!蓝姨辛苦了,等周一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嘿嘿”

    方晓怪笑着说道。

    “小坏蛋!流氓!你这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哎,你干嘛呢?”

    蓝淑仪嗔道。

    “我和我妈妈还有姑姑在逛街呢,我借口尿尿跑到厕所来了。”

    “悦茹和你在一起?昨天是不是住你家了?你跟她,怎么样了?”

    “我和姑姑挺好的呀,怎么了?”

    “少装蒜!我是说那个!上次悦茹跟我说过你偷用她内衣手淫的事,还问我怎么办,后来我从她那看到一些青少年性教育的材料。她没跟你谈谈?”

    蓝淑仪狐疑的问道。

    “嘿嘿,那个,其实,昨晚姑姑帮我口交了!”

    方晓忍不住炫耀道。

    “什么?怎么可能?你强迫她的?”

    蓝淑仪惊讶道。

    虽然她借着丰乳的原因给方悦茹吃了增强性欲的空孕催乳剂,还故意和她说了一些学生母亲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献出身体供其发泄的事,但蓝淑仪怎么也想不到方悦茹会给方晓口交。

    最新找回“我哪敢呀,是姑姑主动的!其实上次我再用姑姑的丝袜手淫的时候,又被姑姑发现了,然后我撞着胆子说自己忍不住,让姑姑帮我。虽然姑姑让我蒙住了眼睛,不让我看到,但是她竟然真的帮我手淫了。而且蓝姨,你之前跟我说,女人也有需要,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欲,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虽然我什么都没看到,我能感觉到,最后姑姑她忍不住,舔了一下我的肉棒。”

    方晓兴奋的说着。

    “上次悦茹就帮你手淫了?还主动舔了你那根坏东西?”

    蓝淑仪的语气满是难以置信,但是嘴角却开始微微上扬,她知道自己的铺垫了许久的努力已经渐渐开始生效了。

    “对!昨晚我等妈妈睡着之后,偷偷熘到姑姑房间,只是装可怜求了两句,姑姑就又帮我手淫了。我本来打算试着要求姑姑帮我舔一下,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姑姑突然把我的肉棒吞了进去,然后还装作凶狠的说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然后就特别认真的帮我口交,还把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方晓越说越激动,“最后我偷偷摘下眼罩,看到姑姑再给我口交的同时还在自摸,然后我就把姑姑压在身下,伸手摸了姑姑的蜜穴,没几下她就高潮了!我觉得,下次再有机会,没准姑姑就会跟我做爱了呢!”

    “没想到,悦茹那么理性的大律师,也会有淫荡的一面!”

    蓝淑仪叹息道,“哎,你可别冲动啊,悦茹没有孩子,把你视如己出,所以才会为了让你好好学习,愿意放弃自尊帮你手淫。给你口交或许是因为一时的意乱情迷,但是你想让她跟你做爱,恐怕没那么容易,没准下次你再想让她帮你口交她都不肯呢!你要想得到悦茹,必须循序渐进,让她自愿给你,绝对不能用强,不然小心鸡飞蛋打,知道吗?”

    “哦,好吧,我听蓝姨的!”

    方晓愣了一下,想了想姑姑外刚内柔的性子,觉得蓝淑仪有些夸大其词,但冷静下来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

    “好了,虽然你这个小色鬼很厉害,如果能把悦茹也拉下水以后咱们的关系会安全很多,但是还是像之前说的,悦茹那边你自己看着办,我不会帮你,毕竟她是我的好闺蜜,我做多给你提提意见。徐菁的礼物,回头我帮你准备好,你就不用操心了。回去吧,时间久了,别让悦茹和你妈妈着急了。”

    “好,蓝姨,周一要记得穿丝袜哦,拜拜,嘿嘿。”

    方晓坏笑着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蓝淑仪想着自己的计划渐渐生效,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然后又想到方晓最后要求她周一穿丝袜的要求,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一只手不自觉摸了一下双腿之间,口中喃喃道,“小色鬼!”******吃过午饭,方悦茹就借口律所有事离开了,徐琳知道儿子不愿再逛街,也就拉着方晓回了家。

    刚换好睡衣瘫倒在床上,方晓就接到了魏冰的电话。

    “方晓,那个,你明天……有事吗?”

    魏冰吞吞吐吐的问道。

    “明天没事,冰姐你是不是想我啦?明天我陪你出去玩呀?”

    方晓笑着问道。

    “谁……谁想你了!那个……明天钢铁侠4上映,你要不要去看?”

    魏冰红着脸说道,虽然隔着电话,听着方晓调笑道声音,她依然有些羞涩。

    “好,我去买票,明天上午去看,下午陪我可爱的冰冰姐出去玩!”

    “嗯,好,那我挂了,明天见”

    魏冰甜甜的回道,说完就满脸幸福的扑倒在了床上。

    方晓躺在床上,思索着明天是否能找机会将魏冰推倒。

    自从蓝淑仪提起攻略小姨的计划开始,一直到昨晚姑姑主动口交,方晓对女人肉体的占有欲越发强烈。

    然而想要得到姑姑和小姨的身体并不容易,需要时间徐徐图之,青梅竹马的魏冰就则不然,她早已芳心暗许,上次在遥姨家里被打断了,之后虽然有过几次约会,但不是在学校就是家里有人时间和地点也都不合适,明天下午或许可以拉着她到宾馆,完成推倒大计。

    “晓晓,谁的电话呀?”

    徐琳端着一盘草莓走了进来。

    “冰冰姐,她约我明天去看电影。”

    方晓回道,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抓向了草莓。

    “去,洗洗手去,洗完在吃!”

    徐琳啪的一下拍开了方晓的手,“那明天你们是不是就在外边吃了?”

    “嗯……大概是吧,怎么啦?”

    方晓草草洗了手,就立刻跑了回来,草莓的香气已经勾起了他的馋虫,一秒都不想等。

    “你和冰冰就在外边吃吧,妈妈明天去你姥姥家看看,晚上再回来。”

    徐琳一边帮儿子整理这凌乱的书桌,一边说道,“晓晓,你这桌子又这么乱,下次记得自己收拾,不能总靠你老妈我呀!”

    “妈妈才不老,我妈永远是全世界最漂亮的!”

    方晓笑拍着母亲的马屁,同时趁机从背后抱住了母亲,并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小嘴儿还真甜!一会儿我给你微信上转点钱,明天找个干净点的店啊,别去吃路边摊,冰冰胃口不好,得注意点!”

    说完,徐琳推开方晓走了出去,“哦对了,你明天出去玩,记得今天把作业写完啊!”

    最新找回“遵命!保证完成任务!”

    方晓嬉笑着,装模作样的敬了个礼。

    ******“冰姐,去我家吧!”

    从电影院出来,方晓拉着魏冰的手,满是期待的说道。

    “去……去你家干嘛呀,不是说好出去吃吗,现在回去琳姨来不及做饭了吧?”

    魏冰低着头,红着脸小声说道。

    她当然明白方晓的意思,刚刚在电影院里,电影的情节早已被抛诸脑后,开场没多久方晓就抱住她上下其手,直弄得她花枝乱颤。

    “我妈没在家,你想吃什么,回家咱们叫外卖,走吧走吧!”

    方晓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拉着魏冰上了出租车。

    进屋刚刚换好拖鞋,方晓就迫不及待的将魏冰抱在怀中,直勾勾的看着她滑嫩的俏脸。

    魏冰的小脸倏地通红,可爱的两片薄唇更令方晓冲动的直接凑上前亲吻。

    “唔……”

    魏冰被方晓推靠在了墙上,她抬起双手按住方晓的胸膛,轻轻扭动身子挣扎着,“嗯……别这样,琳姨回来了怎么办……”

    “我妈去姥姥家了,晚上才能回来呢!”

    方晓的舌头舔着魏冰娇嫩的小脸,顺着脸颊滑到小巧的耳朵,撩拨着圆润的耳珠。

    魏冰哪经得住如此挑逗,眼眸越发迷离,似有一层朦胧的水雾,按在方晓胸前的手情不自禁的向前滑过,搂住了他的脖子,同时螓首上扬献上了粉唇,香滑的小舌迅速钻出,热烈的向情郎索吻。

    嘴唇柔软湿润,唇齿间芳香怡人,口中的津液香甜可口。

    方晓张开嘴唇深吻吸允,享受着少女柔软的香唇,随后探进口中与她柔滑的丁香小舌追逐缠绕,贪婪的吸吮着口中的香甜。

    两人忘情的接吻,交换着口中的津液,四片嘴唇紧紧相贴,发出细小而热烈的嗤嗤声。

    直吻到呼吸困难,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魏冰的樱唇在经过口水的滋润后更显粉嫩。

    白嫩的脸颊绯红一片,顺着脸蛋一直蔓延到圆润的耳珠。

    水灵灵的眼眸充满灵动,眉目低垂间透着数不尽的娇羞,密长的睫毛随着急促的呼吸轻轻颤抖,如同羞涩的海棠在风中轻轻摇曳。

    “冰姐,你真美!”

    方晓如天鹅交颈般用自己的额头抵着魏冰的额头,温柔的称赞道。

    “坏蛋!”

    魏冰羞涩的娇嗔一声,赞美之词虽然朴实无华,却是出自青梅竹马的口中,自然让她甜蜜无比。

    方晓微微一笑,在魏冰水润的樱唇上轻轻一点,却没有深入进攻,而是再一次含住了她嫩白的耳朵,吸允着小巧晶莹的耳珠,右手迅速从她的上衣下摆探了进去。

    魏冰条件反射般的伸手阻挡,却被方晓毫不费力的轻轻推开了。

    方晓的左手伸到魏冰背后灵巧的解开了胸罩搭扣,右手拉开胸罩,熟练的捻住小巧坚挺的乳头,轻柔的捏弄起来。

    “嗯…晓……”

    魏冰心神俱颤,羞涩却又激动的瑟瑟发抖,小嘴如梦呓般念着方晓的名字。

    “冰姐…你想要么…”

    方晓的舌尖钻进了魏冰的耳孔,灼热的气息吹在娇嫩的耳肉上,低沉的声音如同蛊惑人心的魔咒,透过耳朵直达魏冰的心扉,摧残着她摇摇欲坠的防线。

    “方晓…”

    魏冰被方晓挑逗的春意盎然,双手再一次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诱人的娇躯来回摆动着。

    少女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敢太过强烈的回应,身体的欲望却随着方晓的挑逗越发强烈,娇嫩的蜜穴颤抖着吐出了灼热的蜜汁。

    方晓看着魏冰满脸潮红,双腿紧夹扭动娇躯的样子,勐然收回了右手,然后俯身勾住她的腿弯,将魏冰抱了起来,快步走进了卧室。

    意乱情迷之间,魏冰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着片缕,甚至胸罩和内裤都不知何时被方晓丢在了一旁,娇羞的捂住脸颊。

    耳中听着悉悉索索的脱衣声,魏冰睁开眼睛,从指缝偷偷看着方晓,见他同样脱了个精光,如饿狼般朝着自己的压了上来,“呀……”

    两人赤身裸体的迭在一起,魏冰的胸部虽然比不上蓝淑仪那对豪乳的尺寸,却也并不小,软弹滑腻的挤压在方晓的胸膛上。

    和成熟女人硕大软腻的触感不同,魏冰的乳房柔软之中还有一股硬硬的感觉,压在胸膛上弹性十足。

    拉开魏冰捂在脸上的双手,方晓火热的目光撞向她如水的眼眸。

    左手撑着床面,方晓坏笑着压低身子,吻住了魏冰的樱唇,右手覆盖住一颗丰挺,轻轻揉捏把玩着。

    短暂的唇舌纠缠,方晓没有留恋太久,缓缓移动嘴唇,嘴唇轻轻的吻了吻魏冰因害羞而紧闭的双眼,然后渐渐向下,鼻子,嘴巴,下巴,耳朵。

    一寸一寸的吻过魏冰的脸颊,然后缓缓下移,吻过玉颈,滑过锁骨,最终来到她雪白粉腻的胸前,停留在了圣女峰上,含住了一颗粉嫩的樱桃,轻轻吸允舔吻着。

    “嗯……”

    感受到方晓正紧吸着自己的乳头,而且他的怪手还在自己的另一颗乳房上揉捏着,魏冰觉得自己呼吸都困难了,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几乎都快跳出胸腔了。

    最新找回魏冰情不自禁的抬起双手,抱住了方晓的脖子的脖子,把他的脑袋紧紧按向自己的胸前,同时挺起胸膛,尽量把自己娇嫩的乳房塞进方晓的嘴里,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扭动着,咬着下唇口中不停的发出舒爽而又羞涩的低声喃呢。

    方晓把脸埋进魏冰的两座雪峰之间,双手从两侧把她的两个乳房向内挤压,形成一个幽谷,深深的包围着自己的脸。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股腻人的香味扑鼻而来,不是沐浴露,也不是香水,澹澹的香味很是纯净,那是少女的处子体香。

    方晓陶醉的伸出了舌头,在整个幽谷和峰峦之间来回舔吻着,圆润Q弹的乳球随着舌头的舔弄变得湿漉漉的,在灯光的照射下泛起晶莹的光泽。

    魏冰修长滑嫩的美腿轻轻扭着,不停的摩擦,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东西流出,从来没有任何东西进入过的阴道里变得越发的瘙痒,彷若有千万只蚂蚁在里面乱爬。

    顶在她腿间的那根棒子越来越粗,越来越硬,也越来越烫,先前感觉它像一根烧火棍子,现在则是通红的铁棒,烫得魏冰心肝儿都颤抖了。

    看着不停颤抖的人儿,方晓停下动作低笑一声,似在调笑又似在赞叹,伸手探入她的双腿之间,只觉入手处一片湿润滑腻。

    手掌覆盖在那小肉包子上,轻轻摩擦按压起来,指尖很快找到裂缝上那一粒突起,微微触碰了一下。

    “唔…晓…”

    魏冰羞红着脸抓住了方晓的手臂,条件反射性的夹紧了双腿,女人最敏感的阴蒂,稍一触碰便有一股令人战栗的电流随之而来。

    “你的那里……好容易潮湿呢!”

    见魏冰诱人的身躯这么敏感,方晓调笑道,“嘻嘻……才碰一下就湿透了喔!”

    “晓…嗯…不……”

    魏冰被弄的娇喘连连,每一次指尖的触碰都能让她全身颤栗,强烈的刺激彷佛直达灵魂。

    她急促的喘息着,翘臀随着手指的挑逗不安的扭动着,双腿时而夹紧时而张开,似在逃避又似在迎合。

    方晓在魏冰的乳房上亲吻了一阵后,嘴巴继续缓缓向下移动,翻越了高耸的峰峦,来到了平坦的小腹上。

    看着魏冰的小蛮腰,方晓忽然明白了什么叫盈盈一握,小蛮腰上没有一丝赘肉,洁白而又光滑。

    纤细的腰肢真的只是盈盈一握,两只手轻轻一箍,几乎就能把她的小腰握在手中。

    轻轻吻过可爱的小肚脐,方晓没有在魏冰的小腹过多的徘徊,将两条修长的玉腿分开,然后伸出手指轻轻拉开那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一个爱液横流的小肉洞暴露了出来,里面一层薄薄的膜片清晰可见!方晓仔细打量着这片纯洁的阴阜,饱满的阴户如小山丘高高耸起,两片粉嫩的花瓣娇嫩欲滴,微微张合间溢出点点晶莹,如同滴落在娇艳的花瓣上,娇艳迷人。

    方晓再也忍耐不住,扶着粗长的肉棒缓缓向着娇嫩的蜜穴顶去,知道魏冰初经人道,所以他的动作很是轻柔。

    魏冰的小嫩穴实在太过紧窄,硕大的蘑菰头才轻轻挤进她的小肉穴,一股十分强烈的压迫感立刻涌上方晓的心头。

    “啊…不要……好痛!”

    魏冰惊叫一声,一双玉手不由自主的从向内按压变作朝外推拒,潮湿紧窄的蜜穴感到外来的入侵,条件反射性的强力收缩,四周的嫩肉紧紧的粘合在一起不停蠕动,不知是向阻止入侵者的继续前行,还是要将他完全吸纳进去。

    方晓没有再继续插入,但也没有后退,而是趴下了身子,不断的在魏冰的脸颊、嘴巴、胸部上亲吻着,双手在她的敏感部位来回爱抚,尽量缓解她的疼痛。

    龟头才刚刚挤开两片娇嫩的小阴唇,处女膜还没有破,更痛的还在后面。

    魏冰的额头浸出细密的汗珠,嘴唇略略抖动,俏脸微微有些苍白,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初尝性爱,就遇到了方晓这根比大多数成年人都要粗长的巨物,着实有些难以承受。

    “冰姐,放松,先放松,别紧张,没事的……”

    方晓口中安慰着,下身开始试探着轻轻扭动,用龟头摩擦着小阴唇,极细微的增加向内推进的幅度。

    龟头刚进去,魏冰的小嫩穴便被完全的充满了,阴道口已经扯到了极限,小肉唇也被涨得鼓了起来,晶莹的春水被龟头挤了出来,润滑了方晓粗长的肉棒。

    摩擦了两三分钟后,魏冰的手不再推拒,一只手紧张着抓着床单,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方晓的肩头。

    看着怀中眼眸迷离,双颊绯红的可人儿,方晓知道时机成熟了。

    他扶着魏冰的双腿勾在自己腰间,然后双手握住她的小蛮腰,腰部瞬间发力,粗长的肉棒刷的一下刺破了薄薄的处女膜,深深插进魏冰的身体里。

    “啊……”

    魏冰发出一声惨叫,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一只手死死地抓着床单,搭在方晓肩头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指甲都陷入了肉中。

    双腿死死的夹在方晓腰间,小腹不停的颤抖,俏脸上刹那间红晕尽消,变得煞白如纸。

    深入骨髓的痛感不仅仅是源自处女膜的破裂,更多的是因为紧窄的阴道被瞬间强行撑开,“好疼……”

    “冰姐,放松,放松,别紧张,我就这样不动,你先适应一下,一会就好了。”

    破处的痛楚方晓早就猜到了,却没有想到魏冰的反应这么强烈。

    方晓连忙轻轻爱抚着魏冰,低头在她的脸颊上轻吻,口中柔声安慰着,肉棒就插在魏冰的小嫩穴里,没有任何动作。

    他的肉棒只插入了大半,还有小半截留在外面,处女落红顺着缝隙流了出来,然后滴落在床单上。

    身子紧绷着足足四五分钟,魏冰开始适应被撑开的感觉,痛感稍稍缓解,肌肉渐渐开始放松,脸色也逐渐恢复润红。

    一丝充满媚态的呻吟从嘴角泄了出来,蜜穴里的瘙痒一点点掩盖了越发微弱的痛感,引诱着她去索取更多的欢乐。

    魏冰轻轻扭动了一下翘臀,虽然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的痛楚,却已经可以承受了。

    她偷偷看了方晓一眼,然后别过头,满是娇羞的说道:“晓,你,你来吧,我可以了。”

    方晓微微一笑,轻轻吻了一下魏冰的额头:“好……”

    说着,方晓慢慢的在魏冰的嫩穴里抽插起来。

    伴随着方晓的抽送,魏冰彷佛是被电流击中一般,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一抽一插之间,带动着阴道内壁软肉的蠕动,酥酥麻麻的快感直达神经中枢。

    魏冰从没经过这种阵仗,第一次感受到性爱的快感,虽然仍有些疼痛,却是痛并快乐着,触电般的快感几乎要将她融化了。

    渐渐的,她开始扭动臀部,主动迎合着方晓的撞击,晶莹的爱液如潮水般狂涌而出,顺着洁白的大腿滴落在床单上,将那点点梅花融化,化作片片红云。

    方晓抽送的越来越快,魏冰的嫩穴带给了他不同于蓝淑仪蜜穴的别样快感,虽然不如蓝淑仪那般湿滑火热,却集齐紧窄,每次进出都带给他强烈的压迫感。

    魏冰两条光洁的大腿紧紧勾着方晓的腰背,手臂动情的环着方晓的脖子,小嘴微张,娇喘吁吁的同时,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动人的娇吟声,这是少女首次经历男女之欢的春啼。

    一股股陌生而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整个阴户火热而酥麻,只过了短短十余分钟,魏冰的娇躯再次痉挛起来,大股的蜜汁从秘洞中喷涌而出。

    “啊……方晓……啊……”

    感受到骤然增大的压迫感,方晓觉得自己的肉棒几乎都快被夹断了,强烈的刺激让方晓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嘶吼,小腹一阵抽搐,埋在魏冰嫩穴深处的龟头一阵胀大,大股大股的精液汹涌而出,深深的射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