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153【军威就是恐吓】
    此时的反贼,已经跟半年前不一样。

    之前能够结成方阵的贼寇已是精锐,如今摆在王渊面前的,却是一个多兵种复合阵型。

    敌方五人为一伍,十伍为一队,其中四十五人承担作战任务。剩余五人担任战场辅助角色,关键时候可作为预备队,随时填补阵型空挡。

    十队为一哨,也即五百人为哨,正面直接摆了四哨,乃是齐彦名的两千老贼。

    另外还有左右哨,各三千人,一共六千。

    剩下一千老贼,属于齐彦名的中军亲卫,也有战略预备队的作用。

    后军皆为老弱和家属,平时负责运粮、扎营、煮饭之类的任务。近千骑兵已经绕向官军侧翼,找准机会就会冲锋,但以恐吓、追杀为主,轻骑兵不敢随便冲杀枪阵。

    按照反贼们最初的想法,哪管那么多战术,正面侧面一起冲锋就完事儿,官军往往瞬间就溃败了——这是攻击朝廷垃圾军队的路数,但若遇到真正的精兵,反贼会在遇敌之前就选择撤退。

    现在已经没法临阵撤退,但慑于王渊的威名,又不敢简单冲锋了事。

    齐彦名心里还是有谱的,王渊虽然骁勇善战,但总不可能变出几千精兵来。他打算用二千老贼试探,遇到孬兵便全军进攻,遇到精兵就寻机逃跑,反正不能把自己交代在这里。

    二千贼寇前哨压在速度,阵型沉稳的朝官军涌去,其实个个都心里发毛。

    六千左右哨呈倾斜状,组成倒八字形,试图以兵力优势包夹官军。但这六千反贼战力较弱,连阵型都排不整齐,也就能打打顺风仗而已。

    王渊打马回到中军,对潘贵、钟长生说:“你们二人,各自领兵一千,护住全军侧翼,别让贼骑占便宜。记住,对方是轻骑,不敢真的冲阵,千万别被吓溃了。陛下已经做出承诺,此战若是大胜,你们全都能当世袭百户!”

    “卑职死也不退!”

    潘贵和钟长生立即死誓,他们不为保家卫国,只为那个世袭百户的职位!

    一战能从小兵升任世袭百户,已经值得拿命去拼了。

    二人没有战马,提着长枪各自整队,集体调转方向对准贼骑。

    王渊又对朱智说:“朱兄弟,你带百余精骑,披挂全幅铠甲,在两军前哨相接的时候,立即出击冲敌左哨。我刚才看了一下,敌军左哨阵型最差,应该都是些新附青壮,肯定能够一击而破!”

    “卑职定然竭尽全力。”朱智抱拳上马。

    王渊又对李应说:“三郎,我留一千预备队给你,并担任战场执法官,哪里有溃败迹象,立即带兵给我稳住!”

    李三郎说:“包在我身上。”

    王渊自己要干什么?

    率领枪阵接敌!

    这几千士卒全是样子货,必须按照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作战计划。

    首先,不能打持久战,拖得越久,未经战阵的士卒就越容易崩溃。必须发挥自己的列阵优势,在第一时间就以气势压敌,既能提升自身士气,也能打压敌方士气。

    其次,王渊必须在正面领军,而且要走在前面让士卒们都能看见。没他亲自领军冲锋,这些士卒可能一个照面就溃了。

    只见王渊披着四十五斤重的锁子甲,提着长枪步行走到阵前,举枪喝道:“老子是状元都不怕死,你们怕不怕?”

    “不怕!”

    周围将士大喊。

    王渊又喝道:“我在前面,老子不退,你们退不退?”

    “不退!”

    将卒们士气大振,谁都没有想到,作为主帅的王渊会担任前锋。

    “吁!”

    哨声吹响,三千步卒跟随王渊,踏着整齐的步伐缓缓前行。

    而他们对面,是两千前哨老贼,六千包夹过来的左右哨。

    堂堂之阵,正面相接,三千对八千。

    朱智也领着百余精骑,缓缓朝战场左方行去。潘贵、钟长生率领二千士卒,于右方慢慢移动,始终保护本阵,不给贼骑侧击的机会。李应带领一千预备队,小心翼翼的随军前进,他们也要防止贼骑冲击。

    至于朱英、伍廉德,则带着八十锦衣卫哨骑,远远绕到敌军后方。

    另有近万民夫,原地结成车阵,防止贼骑袭扰。

    百余精骑登场的瞬间,齐彦名等贼首便惊骇莫名。那身装备太显眼了,老远就能认出来,上次可是杀得他们溃不成军。

    王渊手持长枪,站在最前方,踩着哨声稳步前进。

    身手三千士卒全都望着他,跟随主将一起踏步而行。王渊是他们心中的战神,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王渊也是他们敬爱的将帅,让他们吃饱穿暖,还给他们一个可以展望的前景。

    包括各级军官,刚上战场都内心忐忑,怕死怯敌的心态占了上风。可王渊此时走在前面,主将都不怕死,他们还怕什么?

    三千官军前哨,行进速度非常缓慢,但那其徐如林的阵势,却在瞬间压倒对面的贼军。

    齐彦名等贼首,见到百余精骑出现已是惊慌,再看王渊领兵的阵型,瞬间就感觉这场战斗没法赢了。

    这哪是什么京营孬兵?

    如此沉稳的军阵,比那些官军还吓人!

    反贼们却不知道,他们面前的全是样子货,王渊只能被迫用军阵来恐吓他们了。

    前进一段距离,王渊突然把长枪挂在腰上,取出两面令旗朝左右挥舞。

    前哨的两名军官,立即吹响哨声,一边行军一边改变阵型,齐刷刷的变成倾斜阵线。

    如此,就成了王渊率领一千人,正面迎击两千老贼,左右一千人,对阵敌军左右哨的三千人。

    什么鬼?

    别说贼首,就连普通贼兵,都被官军这个变阵吓得不轻。如此变阵速度,还能做得如此整齐划一,怕不是朝廷最精锐的部队。

    前哨老贼稍微还好些,左右哨的六千贼兵,还没正式接敌呢,阵型已经变得更加混乱。

    “神枪无敌,天下第一!”

    随着王渊的呼喊,附近将士也跟着一起呐喊。这是在训练枪阵时,已经排练好的台词,必须吼得整齐,必须喊得大声。

    “神枪无敌,天下第一!”

    三千士卒一起呐喊,侧翼和预备队的三千士卒也跟着呐喊。六千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结合轰隆隆的步伐声,居然盖过战场上的所有声响。

    双方距离还在四十步外,配备了标枪的二千老贼,便在贼首的带领下,迫不及待的将标枪掷出。

    全空了!

    本来就只勉强接近标枪射程,贼兵又没勤于练习,再加上吹的是北风(逆风),第一轮标枪没有取得任何战果。

    很快,二千老贼忙慌慌投出第二轮标枪,这次有十多名官军被扎倒。走在最前面的王渊,成为主要投击目标,他挥舞长枪拍打,居然也连中两枪,幸好穿着锁子甲和头盔,否则当场就得躺下。

    其中一支标枪,直接将锁子甲扎破,狠狠钉在王渊胸膛。

    没等贼军高兴,王渊就拔出标枪,大喝道:“神枪无敌,天下第一!”

    “神枪无敌,天下第一!”

    主将的勇猛让军队士气高涨,被标枪稍微射乱的阵型,再次变得整齐划一。

    “轰轰轰!”

    一步紧似一步,一步比一步气势如虹,那森严的军阵吓得反贼两股颤颤。

    老贼们只配了两支标枪,投完之后不禁看向领军贼首,他们真不敢跟这样的官军对阵。

    前哨的领军贼首也慌得一逼,跟官军打了无数仗,他们也就欺负京营和卫所士兵,遇到精锐边军只有逃跑的份。眼前这支官军,明显比边军更加精悍,这仗可怎么打啊?

    刘三对齐彦名说:“走吧,这仗没法打,眼前这些官军,肯定是王二郎亲自训练的。趁着前方混战,咱们带中军的一千老兵离开,李锐那边的骑兵也能安全撤离。剩下万余士卒,就扔给官军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齐彦名有些不甘心,咬牙道:“接战之后再说。”

    王渊突然挥舞令旗,两侧的千人队,再次改变前进方向,并且加快速度奔跑。

    “杀!”

    负责冲阵的三千官军,居然想要打时间差,在战场上进行局部包夹。完全不顾左右六千贼兵,想要硬生生吃掉正面的二千老贼。

    官军的突然提速,让贼军左右哨难以适应。贼首跟着下令改变方向,却让阵型变得乱成一团,朱智见此情形,带领百余精骑提前发动侧翼冲锋。

    本来两千对一千,那些老贼都心里发毛,此刻被三千官军杀来,瞬间就有人溃逃。

    他们都是老贼,早就打出经验。遇到孬兵要跑得快,跑得快就能抢更多东西;遇到精兵更要跑得快,只有比队友更快,才能安全逃离战场。

    于是,被齐彦名寄予厚望的二千老贼,居然第一时间就崩溃了。反而是左右哨六千新贼,还在乱糟糟整军前进。

    “杀!”

    王渊冲在最前方,瞅准空隙,一枪捅死刀盾手。

    “王二郎来了,快跑啊!”

    后排的无数贼军枪兵,纷纷扔下友军逃窜。他们可不是傻子,对方如此森严的枪阵,而且局部人数还占优,自己怎么可能打得过?早点逃跑就有更大的活命希望。

    二千老贼,瞬间逃得只剩一千出头,把后面的执法队都裹挟得崩溃。

    王渊这边虽然也是菜鸟新兵,但敌方一逃,他们士气更盛,瞬间就没了恐惧心理,呼喊着朝贼兵冲锋捅去。

    王渊被气得不行。

    菜鸟果然是菜鸟,真正接敌的时候,瞬间就原形毕露。森严的枪兵阵型,被这些士卒自己搞散,长枪捅起来也忘了章法,只知道各自为战胡乱刺杀。

    二千老贼只要能坚守下来,借助多兵种配合,很可能将这三千官军给杀溃。

    但没有如果,老贼先溃了。

    前哨的老贼一溃,左右哨六千贼兵,立即在贼首的带领下溃逃。其实他们已经重新整队,只要完成左右包夹,就能将三千官军给吃掉,临门一脚却收了回来。

    李锐见此情形,直接率领近千贼骑撤退,能保住骑兵不失,便属于最大的功劳。至于步兵嘛,随便肆虐几个州县,又能轻松裹挟上万,死上几次剩下的便可成为老贼。

    贼寇一直是这样打仗的,有好几次都把步兵打光了,现在还不是可以纵横数省。

    朱智率领百余精骑,只冲到一半,贼军侧翼便已溃败,冲阵瞬间变成追杀。

    齐彦名立即骑马而逃,还带着一千步兵亲卫。反正前面有八千反贼挡着,足够官军追杀,他们能够轻松逃离战场。

    李三郎带领一千预备队,钟长生带领一千士卒,也齐刷刷加入战场追敌。

    只有潘贵依旧保持克制,他还记得自己的职责,就是掩护友军侧翼,防止反贼的骑兵寻机冲阵。即便贼骑已经跑了,但潘贵也没去抢人头,万一贼骑又杀回来怎么办?

    “若虚,你的马!”李三郎不仅带人过来,还把王渊的马也带来。

    王渊立即脱掉锁子甲,骑马挥刀从溃兵当中杀过,跟朱智率领的精骑一起追击齐彦名。

    百余精骑横冲直闯,所过之处,逃兵纷纷闪避,闪不开的就是被活生生撞死踩死。他们虽然甲胄沉重,但依旧比步兵速度更快,不多时便追上齐彦名的一千亲卫步卒。

    伍廉德、朱英率领的锦衣卫哨骑,早就远远绕后,此刻立即过来配合袭扰。他们只有八十轻骑,不敢直接冲阵,也不敢去招惹近千贼骑,只能黏着一千亲卫贼兵零星射箭。

    精骑一到,贼兵亲卫立即崩溃,齐彦名和刘三只能自己骑着马逃窜。

    朱英大喊:“别管步卒,追杀齐彦名!”

    八十哨骑齐刷刷撵向齐彦名和刘三,李锐带着千余贼骑也不救助,居然自行率领马队朝西而去。

    贼首刘三的坐骑跑得稍慢,被八十锦衣卫哨骑胡乱射死。

    齐彦名骑的却是一匹宝马,也向西方逃窜。只要他能追上自己的近千骑兵,就能逃到山西继续肆虐,顶多两三个月,又能裹挟上万贼寇。

    百余精骑全副武装,肯定追不上齐彦名,转而反复冲杀那一千贼兵亲卫。

    王渊胸前的伤口一直在淌血,他却不管不顾,骑着阿黑直奔齐彦名而去。两匹宝马都快若闪电,刚开始居然无法拉近距离,奔出好几里才终于见了分晓。

    阿黑终归是渐渐追上。

    更前方,是李锐带领的近千贼骑,只顾闷头狂奔,都不回头查看情况。

    齐彦名大喊道:“快停下来,跟我杀回去,王渊是单骑追来的!”

    可惜喊声太小,距离又太远,在滚滚马蹄声中,李锐根本听不到一丝声音。

    齐彦名气想得吐血,只能疯狂抽鞭。他的马快,只要再跑半炷香,就能追上自己的骑兵部队。

    可王渊的马更快,而且渐渐进入山岭地带。阿黑在坡路上奔走如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齐彦名,吓得这厮直接用刀尖刺扎马臀。

    连刺好几回,马儿不干了,乱蹦乱跳想把主人甩下来。

    齐彦名只能趴在马背上,死撑着不掉下去,等马儿安静下来,王渊已经来到他身后。

    “跟我回去吧!”王渊打马而过,挨过去的瞬间,探身单手将齐彦名摘下马,犹如提举一个婴儿般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