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日月风华 > 第一百零八章 缘分
    过了好一阵子,远方传来马嘶声,犹如龙吟般嘹亮。

    紧接着雨点般密集的蹄声传来,袁尚羽和附近的将士循声瞧过去,只见黑霸王已经折返回来,到得近处,黑霸王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再次落足的时候,却不再继续向前,只是鼻翼忽闪,阳光之下,全身更是毛发油亮,

    阳光之下,托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秦逍人在马上,此刻表情却已经轻松下来,见到袁尚羽正在不远处盯着自己,忙翻身下马,快步上前,拱手行礼道:“大人!”

    袁尚羽瞧了瞧黑霸王,又瞧了瞧秦逍,再抬头看黑霸王,终于问道:“你驯服它了?”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秦逍摸了摸头,“它现在不闹了。”

    袁尚羽再次从头到脚将秦逍打量一番,这时候忽听苏晁喝道:“王逍,你好不跪下请罪!”

    秦逍驯服黑霸王,庆幸之余,心下也着实激动。

    他在马场见过黑霸王之后,再看其他的战马,毫无兴趣,再加上耿绍那番话,内心深处却确实真的想试试能不能驯服黑霸王。

    这却也不是不自量力。

    对于自己的长处和劣势,秦逍已经有了大概的认识。

    他知道自己经脉打通后,虽然内力还不算淳厚,但还是能够使上力,而且赤果的效用早已经显现,不但增强了自己的体制,无论反应还是力量都大大增强。

    正因如此,他寻思着未必不能一搏。

    只是没料到黑霸王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悍,到最后骑马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拼下来。

    黑霸王带着他在营中横冲直闯,一开始秦逍还以为这家伙发了狂,但后来慢慢意识到,这不是发狂,只是在发泄,又或者是它的主人显示自己的强悍。

    待他试着操控黑霸王掉头反转,而黑霸王也无抗拒的时候,秦逍确信这头宝马已经彻底向自己臣服。

    心情激动之时,这时候猛然听到苏晁的喝声,秦逍心下一凛。

    “骑马有骑马的规矩。”苏晁上前两步,指着秦逍道:“你骑马满营冲撞,甚至惊扰统领大人,简直是胆大包天。”

    秦逍皱眉道:“苏副统领,并非在下有意冒犯,只是......方才我确实控制不了这匹马,幸好没有酿出什么事端......!”

    “哟呵,照你的意思,非要出了事才好惩处你?”苏晁沉着脸:“白虎营别的还好说,偏偏就是军规不可儿戏。”转身向袁尚羽道:“大人,您......!”还没说完,发现袁尚羽已经走上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黑霸王,绕着那黑霸王走了两圈,这才笑着向刘副统领道:“文轩,黑霸王你是知道的,这家伙性子暴烈无比,自从到了白虎营,谁要是靠近它十步,它就要发疯。”

    刘副统领含笑道:“自然是知道的。这匹马在祁连山马场的时候,就特立独行。马场那边,无人能驯服,所以才送到兵营这边,看看有没有哪位勇士能驯服它。”

    “苏晁,前年刚送来的时候,你是试过的。”袁尚羽背着一只手,绕着黑霸王又转了一圈。

    苏晁脸色更有些难看,勉强笑道:“是,不过......这畜生确实霸道。”

    “若不是我已经有了那匹飞骓,倒还真想试着驯服它。”袁尚羽哈哈笑道:“王逍,你这小子有些能耐啊,那么多马术精湛的勇士都没有得到它,竟然被你小子得到,你这运气真是不错。”

    副统领刘文轩笑道:“大人,驯服这样的宝马,没有实力,光有运气可不成。”

    袁尚羽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要实力要实力。”伸手想要去抚摸黑霸王的鬃毛,黑霸王立时警觉,长嘶一声,人立而起,袁尚羽立刻后退,叫道:“好家伙,连老子都不能动。”

    秦逍却已经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黑霸王的脸颊,黑霸王瞬间温顺下来。

    “没办法了。”袁尚羽叹了口气:“这匹马真的归这小子了。”

    刘文轩笑道:“人有人的缘分,马有马的际遇,黑霸王到了白虎营两年,没有人能收的了它的心,这位王骑校初来乍到就能驯服它,那就是他们的缘分了,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苏晁见袁尚羽和刘文轩根本不提军规的事情,有些着急,道:“大人,可是他触犯军规......!”

    “总有特例。”袁尚羽忍不住道:“文轩刚才也说过,黑霸王性情不比寻常,被人驯服后,要宣泄一番,这也不能怪王骑校。”

    刘文轩点头道:“正是如此。不过也仅此一次,以后若是王骑校还骑着马在营中横冲直闯,那一定要从重惩处。”

    苏晁一呆,张了张嘴,终于道:“那.....那这次就算了?”

    “要不你将他带下去打上二十军棍?”袁尚羽显然对苏晁执意要惩处秦逍有些不耐烦,皱起眉头:“老侯爷若是知道王逍搬起镇虎石,又驯服了营中最暴烈的战马,他老人家说不准会有多高兴,若听说咱们还要打他二十军棍,你说老侯爷一怒之下,是不是连咱们几个也要一块打一顿?”

    苏晁无奈道:“末将不敢。”

    袁尚羽瞧了秦逍一眼,挥手道:“还在这里做什么?故意显摆吗?还不滚。”

    秦逍心中对袁尚羽大有好感,听他斥责,也不在意,向三人拱了拱手,只是看到刘文轩一身灰衫,打扮和军营的将士格格不入,有些奇怪,但此人也是在为自己说话,心中略有一丝感激。

    他翻身上马,黑霸王没有配马鞍,只能拍拍它脖子,叫道:“咱们走!”

    黑霸王或许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清晰地领会了主人的意思,一声长嘶,扬蹄便走。

    苏晁看着秦逍远去的影子,神色冷厉,刘文轩却是抬手抚青须,也是望着秦逍,眼眸中的神色意味深长。

    秦逍骑马回到备用马匹的马场,耿绍和曹队正竟然还没有离开。

    两人看到秦逍骑着黑霸王回来,不敢直接迎上来,到得近处,秦逍翻身下马,冲着耿绍挥挥手,笑道:“耿绍,你来瞧,霸王不愧是霸王,带着我在军营绕了一圈,真是过瘾。”

    骑在霸王背上,速度奇快,飞掣雷电,那种感觉在其他马匹身上绝不可能感受到。

    “恭喜骑校大人。”耿绍如今对秦逍佩服的可谓是五体投地,恭敬道:“驯服黑霸王,无疑是得到了价值连城的宝物,这是用银子都买不来的。”

    秦逍看着身边神骏的黑霸王,越看越喜欢,抱着黑霸王脖子,摸了摸它脸颊,黑霸王就像刚刚献出身子的小媳妇,对秦逍也是百依百顺,脸颊也是往秦逍身上蹭,一人一马正是处于蜜月之时。

    “骑校大人真是神仙下凡。”曹队正走上前来,竖起大拇指,敬畏道:“小的在马场多年,就从没有瞧过大人这样驯马的。”

    秦逍也不知道曹队正是不是夸赞,但他得了黑霸王,心情好得很,笑道:“曹队正,霸王以后是不是就归我所有了?”

    “那是自然。”曹队正立刻道:“小的待会儿就去马册登记,只要大人在白虎营一天,霸王就是大人的战马。”

    秦逍一怔,本来兴奋的心情顿时减弱几分。

    他还真没有想过在白虎营一直呆下去,心里的打算是避上几个月,时机成熟后,再回到龟城,不但要找红叶,还要瞧瞧都尉府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自然不会忘记,甄侯府要追拿的可不只是自己,孟子墨也是甄侯府欲除之而后快的人。

    目下对他们的情况一无所知,秦逍当然不会对他们置之不问,一直在白虎营待下去。

    可是曹队正这话,分明是说自己哪天离开白虎营,黑霸王就不属于自己。

    好不容易驯服了这匹宝马,秦逍真不舍得将它抛下。

    “大人在想什么?”耿绍见秦逍的情绪突然有些变化,立刻问道:“是否愁烦如何安置黑霸王?”

    秦逍当然不能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听他这样问,顺着他话道:“是啊。其他人的战马可以安排在马厩里,可是霸王的脾气大,我担心若是将它也放在马厩里,会影响马厩里的和气。”

    曹队正点头道:“大人所虑正事。大人虽驯服了它,可是其他战马依然害怕它,不好让它和其他人的战马放在一起。”

    “有了。”秦逍眼睛一亮:“耿绍,能不能在我的帐篷边上再搭一个小帐篷,它就住在我边上,我可以随时方便照顾它。”心想要是有人袭击营地,自己的战马就在旁边,到时候老子也可以第一时间骑马逃命。

    但他心里知道,西陵大地之上,不可能有人敢袭击白虎营。

    耿绍道:“不曾有人这样做过。整个大营,除了统领大人的飞骓就在他的营帐后面,其他人的战马都要按照规定时间送到马厩里。”

    “曹队正,你说呢?”

    曹队正挠了挠腮,也道:“大人,耿.....耿绍说的没错,除了统领大人,营中无人这样做。”

    “这不是特殊情况吗。”秦逍笑道:“你管着马厩,要不待会儿你帮着问问,看看能不能这样。霸王已经是我的战马,自然不能还留在这里,去了马厩,影响那里的和睦气氛,这匹马是个例外,咱们也只能破个例啊。”

    “那小的待会儿去问问。”曹队正道:“骑校大人,小的先去登记,然后给你配上马鞍,有什么其他需要,随时吩咐。”

    秦逍点点头,看了看天色,道:“下午正是大家练习骑马的时候,耿绍,今天下午,你教我马术。”

    耿绍拱手称是,心中却想,骑校确实有一匹千里挑一的宝马,不过看他的动作,马术实在是不堪入目,那等粗糙的马术,实在配不上这匹神骏的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