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春日迟 > 第八十六章:观赛
    朱贵妃从多子盘中摘了一颗菩提子,鲜艳的指甲破开紫黑色的皮,汁水溢出来,再将皮一捏,玲珑剔透的果肉便弹入口中。

    她慢条斯理地咀嚼着,望着逆风而来的锦秋,心想太后到底没拗得过广平王,看来广平王妃的位子这位宋家大小姐是坐定了,只是……枝头都要折了,也不知她如何当上凤凰!

    朱贵妃后头的两排人都是两两隔着张案几相对而坐,鸣夏虽坐得靠后,却仍一眼便望见正同朱贵妃行礼的锦秋。这椅子扶手被她当作眼前人,捏得指节都泛了白,这才压制住怒火没站起身来。

    官家小姐们交头接耳起来:

    “这是谁家的小姐,怎的同王爷站在一处?”

    “管她谁家小姐,既是跟着广平王过来的,八成是未来的广平王妃!”

    “这是铁树开花呀!广平王何时与女子靠得这样近过?”

    与鸣夏隔着一张案几的卢知水,也即卢春生的胞妹,拧着两条绣眉望了锦秋好一会儿,凑过头压着声问道:“朱夫人,你可知这女子是谁,我怎么觉着我哥哥总盯着她呢?”

    鸣夏瞥了一眼卢春生,嘴角一牵,“她是我姐姐,我记着去年还去华南寺与你哥哥说亲来着,后来不知怎的没成事儿。”

    卢知水哼了一声,道:“竟是她!我记得当日从华南寺回来,哥哥与母亲大吵了一架,连着冷了十多日,后来母亲给他说亲,他也不搭理了,原来是为的她!”

    鸣夏这才细细打量了一眼卢知水,她应当还未及笄,生了一张粉团子似的俏脸,眼睛也清清亮亮的,看人时微昂头,眼中带着稚嫩的骄傲。

    鸣夏计上心来,故意伸手一挡,凑到她耳边悄声道:“有个秘密要同你说。”

    “什么秘密?”卢知水很有兴致地凑过来。

    “先前她与你哥哥相会不过是敷衍罢了,其实那时她私下里已经与一个许姓的进士好了,这你应当听说过罢?”

    卢会恍然大悟,连连颔首道:“原来如此!”她错了错牙,忿道:“这样三心两意的女子,哄骗了我哥哥还不够,现下跟着王爷过来,难道还要再祸害他?”

    鸣夏斟了一杯忍冬花茶递过去,道:“我可没这样说,来,喝茶!”

    ……

    锦秋与贵妃寒暄过后便落坐在她左侧,全心望着场上射箭的几人。周劭此时正背着手立在御座旁,他身量颀长,身姿又挺拔,站在一众出类拔萃的亲王世子之间也鹤立鸡群,甚至御座上的那最耀眼的一身明黄也被他给比了下去。

    “锦秋,听闻太后今日不仅召见了你和王爷,还有林家小姐也在那儿呢?”朱贵妃忽然问。

    “是呢。”

    “本宫方才还忧心着,怕你招架不住,特地让皇上将王爷召过来,在那儿你可没受欺负罢?”朱贵妃觑着锦秋的神色。

    在贵妃面前能揭太后的短么?今后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锦秋恭敬道:“多谢娘娘,不过太后娘娘并未为难臣女。”

    朱贵妃嘴角牵了牵,微侧着头望天。在宫里这么些年,太后的手段她比谁都清楚,她若真要为难起人来,十个广平王也挡不住,况且太后还知道锦秋与许进士的之间的不清不楚,能不能容得下她还真不一定!

    不过朱贵妃还是希望锦秋来做这个王妃的,毕竟林家与周劭一联姻,周劭在朝堂上更将如虎添翼,当日在寿康殿中太后母子两个说的秘密,如一面钟在她耳畔时时敲响,一响起来大热天的她都冷汗不迭。

    她抿了一口忍冬花茶,殷红的口脂沾些在杯沿上,像血,而扣在青瓷杯上的那只手纤白,鬼手一般,殷红的指甲也才从人血里浸过似的。这双在后宫搅、弄风云的手,今日又策划了另一场阴谋,就在这御花园里。

    若是成了最好,若是败了么……至少也不能让他娶了林家的女儿。她突然侧头望向锦秋,水晶耳坠子上一点星芒闪烁了一瞬,她拉着她的手,“上回见了你,本宫就喜欢得紧,惟愿你做王妃,今后能常来宫里与本宫说说话,你方才说太后没有为难你,那再好不过了,近来有好些流言传进她老人家耳朵里,若连这些她也能容得下,可见是真喜欢你的!”

    锦秋陪笑着,细思朱贵妃的话,她这是在提点自己,太后已经知晓她与许放的事儿,对周劭的婚事轻易不会点头。难道说方才太后要生辰八字也不过是她的缓兵之计?锦秋真是搞糊涂了。

    贵妃见锦秋笑得勉强,忙道:“这传言本宫也听了几句,一个是说你与这进士有情的,另一个说是你的贴身丫鬟,唉,虽然这些本宫是一个字也不信,可保不齐有人信呀!要想让太后接纳你,就得将自己从此事中择干净了,譬如将你那丫鬟推出来,就说是她……”话未说完,锦秋腾地站起身,眼神冰冷,却笑得得体,朝她一蹲身道:“谢娘娘提点!”

    朱贵妃噎住,嗽了两声,旋即笑道:“不必多礼,快起来!”说罢伸手将她搀起来。

    随后二人都不言语了,静静望着场上的比赛。

    锦秋先前还觉着这朱贵妃和善,可现下她出这样的馊主意,锦秋心里硌应,她宁可不做这个王妃,也不能将伺候了自己十几年的红螺推出去挡箭!不然她还算是个人么?

    锦秋实在不想再与朱贵妃坐在一处了,她踅身望了望,目光正与后头的鸣夏相对,二人皆是一怔,旋即调转视线。

    坐在前头不自在,后头又有鸣夏,锦秋觉着自己是没处可容身了,于是站起身来,向朱贵妃蹲了蹲,而后走出凉亭,往荷花塘那儿去了。

    场上周劭已经赢了第一轮儿,正高兴着,往凉亭里一眺望却不见锦秋,朱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道:“王爷今儿为了赢彩头献给未来王妃,可真是拼了命了呵!”说罢指了指右边的荷花塘道:“可惜人家宁可看花儿也不想看你。”

    周劭嗤笑出声,摇了摇头,从宫女手中接过巾帕抹了抹额上的汗,故意笑道:“你这是恨本王抢了你的风头,酸本王呢?”

    “去!”朱奥从周劭手中抢过巾帕,自己擦了擦手。

    塘中荷叶半人高,随风翻起绿浪,叶上的水珠子在这小圈里滚溜,终于“咚”的一声落在水里,遁于无形。一百片绿中才藏着一朵红,凝住所有夏日的光,才开得出这样洁净的花儿来。

    锦秋只顾看花,没留意旁侧一个紫衣公公端着一漆红条盘走过来了。那公公满头的汗,眼睛直直盯着条盘里那只金灿灿的酒爵,没留意前头,快走几步与锦秋撞了个正着。

    锦秋猛然回神,双手立即扶住那金酒壶,两个杯爵中,金爵摔了下去,铜爵还在。那公公不知怎回事,竟然连托盘也不要了,手一松,便扑下身子去捡那酒爵,幸得锦秋反应快,稳稳托住了这托盘。

    公公将其拾起来时已是汗如雨下,他忙将这酒爵放回原处,接过那托盘来,朝着锦秋缓缓跪下道:“奴才没留神冲撞了您,您没大碍罢?”

    “没大碍,你快起来罢,”锦秋忙将他搀起来,却发觉这人面色煞白。

    她不由腹诽:不过掉个酒爵,至于吓成这样么?瞧这一身紫衣怎么也得是个三品的太监,什么场面没见过呢?

    那公公道了两句恕罪,立即端着托盘往前头去了。

    锦秋蹙眉望着他的背影,眼角余光却瞥见凉亭里的朱贵妃,她站起了身,正望着自己,锦秋于是也不赏荷了,快步往回走。

    回到凉亭时,朱贵妃居然拉住她的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问:“方才你怎会与宫人撞上,可磕碰着哪儿了?”

    “无碍,是臣女没留意撞上了那宫人,您别责怪他。”

    朱贵妃连连颔首,松了口气似的:“无碍便好,无碍便好。”

    锦秋手肘突然被人一撞,她侧头,是一身鹅黄色琉仙裙的娇俏姑娘。她先是向朱贵妃行了一礼,随即一脸故作惊讶的神情望过来道:“这不是宋家大小姐么?听闻您近日正筹备婚仪,要下嫁给许进士,今儿怎么得空上宫里来了?”

    锦秋面色倏地变了,打量起这个娇小姐,思来想去自己似乎从未见过她,她与自己有什么过节,为何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自己下不来台面?

    “这是谣言,不可听信,”朱贵妃笑着解围。

    “真是谣言么?我听得宫外好些人传得沸沸扬扬……”

    卢知水故意提高了声调,离得她们并不远世子王爷们都听见了,齐刷刷望向正举着弓,预备射下最后一箭的周劭。

    周劭放下弓,回身望了一眼那凉亭,一眼便认出正在说话的是卢家小姐。身边人故意岔开话,她却充耳不闻,仍吱吱喳喳说着那些听来的事儿。

    周劭眼中怒火愈盛,又举起弓,拉满弓弦,然而他一个男子怎好跑到脂粉堆里去计较?于是他一咬牙,弓箭往左一偏,一双鹰隼般的眼直勾勾盯着卢春生,手指一松。

    “咻”的一声,箭射向卢春生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