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结束之后,温暖背着书包,亦步亦趋地跟在江焯身后。

    江焯没有如过往一般,骑着车径直离开,而是推着车走在前面。

    温暖跟在他身后不过三四米距离,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和好了,所以没有贸贸然上前去。

    江焯推着车走到了校门口,回头望了温暖一眼,停下来,似乎在等她。

    温暖顿了几秒,慢悠悠走到他身边:“你...”

    话音未落,江焯却拉着她的手,带她来到了路边小花园一处无人的树后面。

    因为动作有些慌乱,两个人呼吸都有些急促。

    “做什么呀?”

    江焯没有回答,按着她的肩膀,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温暖脑子一空,睁大了眼睛。

    他放大的五官仅在眼前,长长的睫毛覆着眼睑,眉宇间的神色,温柔得宛如融化的春水。

    两个人的唇瓣稚嫩地贴着。

    温暖能感觉到他的柔软,还带有一点温热。

    刚刚停电的刹那只是轻轻碰了一下,那触感却已经蔓延了好久好久,这一次,便会永远记在心里了吧。

    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手软软地搭在他的胸前。

    女孩靠在他的怀中,香香的,软软的,可是他却不敢抱住她,害怕会一发不可收拾,只是低头吻着他。

    唇畔有了一点点润,江焯便立刻停了下来。

    他的触感太过于强烈,轻微的刺激便能在他的脑子里炸开几千几万道火花。

    他克制地停了下来,呼吸越发急促,在她耳畔轻声道:“你是不是傻子。”

    “干嘛骂人。”

    “以后都听我的,我不喜欢,你就不做,说这样的话,像个傻子。”

    “傻就傻呗。”温暖低下头,闷闷地说:“我也没哄过别人,你是我很喜欢的人,我只哄你一个,又不吃亏。”

    江焯久久没有讲话,倏尔,他低下头,轻笑了笑:“你说这样的话,老子真的会信。”

    温暖望着他,朦胧的夜色里,路边车灯偶尔投来一道暗沉的光影,打在他英俊的面狼上。

    她忽然踮起脚,轻轻地吻了吻他的下颌,转身红着脸跑开了。

    “我先回去了!拜拜!”

    一阵微风吹过,下颌被她吻过的触感,凉丝丝的。

    江焯在树荫下站了好久好久,嘴角绽开一抹浅淡的笑意。

    ......

    六月底,江焯的生日,叶青订了一个主题包间的私人影院,大家一起开party热闹热闹。

    不过因为诊所有点急事,江焯临时被叶澜叫去跑腿了。

    结果几个大男人,坐在满是helloketty的粉色调私人影院里,面面相觑。

    私人影院房间不大,类似于一个小卧室的布局,对面一整面墙都是白屏幕。而正对面,是一张类helloketty的榻榻米,可供三四人躺在上面看电影。

    而榻榻米上方还有一个铺了粉红软垫的小飘窗,飘窗上也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猫主题抱枕。

    满满都是少女心。

    陆宇嘴角抽抽,问叶青:“让你订个包间给焯哥庆生,你订这种女生才喜欢的主题的房间,是想在焯哥变弯的道路上再送他一程?”

    叶青没好气地说:“让你早点订,你给忘了,我打电话过来说就剩一间,他又没跟我说这私人影院还分男女。”

    陆宇说:“那让我们一帮爷们,就在这种房间里看电影啊?谁受得了。”

    几个男孩同时望向温暖,她已经坐到了飘窗上,抱起一只可爱的小猫抱枕,开始疯狂自拍。

    这房间太可爱了吧。

    众人:......

    事已至此,大家伙只好勉为其难接受了这款主题房间。

    叶青关了灯,打开投影机选电影,当然几个大男孩也是众口难调,有人要看动作片,有人要看球赛,甚至还有夏辉这帮家伙提议要不就看岛国动作片,差点让温暖给踹出去。

    最后,终于选定了一部悬疑恐怖片《孤儿怨》,众人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电影播放了四十分钟之后,江焯总算姗姗来迟。

    “焯哥,快进来,就等你呢。”

    “迟到了,呆会儿要罚酒啊!”

    “罚什么酒,今天大家伙儿喝饮料。”温暖插嘴道。

    “哇,温寒你太没劲了吧。”

    “是啊,管这么多,你是焯哥女朋友吗。”

    温暖伸腿踹了踹陆宇:“男朋友更要管!”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投影屏幕上散发着微蓝的光,不过他在昏暗环境下视力却极好,一眼便望见了温暖的位置,索性脱了鞋,坐到了飘窗上。

    温暖凑近他,低声问道:“怎么现在才来呀?”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叶叔叔诊所来了几个急症病患,被临时抓了过去,帮忙煎药。”

    温暖凑过去,果然嗅到他身上有一阵隐隐的中药香味,中药味和他身体的气息混合着,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

    她吸吸鼻子,莫名觉得还挺好闻,于是凑到江焯颈项边,宛如小狗一样,嗅来嗅去。

    她的头发丝在他颈边扫来扫去,弄得他痒痒的。

    江焯握住她的手,沉声说:“不要...再闻了。”

    温暖浅浅一笑:“为什么。”

    他嗓子有些干痒,哑声说:“受不了。”

    只这三个字,隐忍又克制。

    温暖立刻就反应过来,乖乖地抱着靠枕坐在另一端,不再胡乱动作了。

    电影剧情进入到高潮环节,几个大男孩开始激烈地讨论了起来,也有直肠子的直接对女主破口大骂,说她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好心。

    男孩的思路仿佛永远这样简单,心疼好人,痛骂大坏蛋。

    之所以不去电影院看电影,选在了私人影院,也是因为这帮咋咋呼呼的小子们,必定忍不住要对剧情指手画脚,索性就在这里让他们说个痛快,省得打扰别人。

    跟他们对比起来,江焯显然要安静很多,他认真的看着投影屏幕,明明昧昧的光影投射在他的眼睛里,渗出一点微弱的光亮。

    剧情进入到恐怖环节,前排躺在helloketty榻榻米上的男孩们缩成团抱在一起,仿佛整个代入了剧情中。

    “哎呀妈呀!”

    “这小孩是个中年女人阿!”

    “日,老子后背发麻!”

    跟他们比起来,温暖和江焯似乎显得过分淡定了。

    江焯懒懒地倚着墙,面无表情地睨着屏幕,膝盖微弯,手臂随意地搁在膝盖上。

    温暖索性朝着他坐近了些,低声问:“你怕了吧?”

    江焯垂眸瞥了她一眼,小丫头一双明亮的眸子盯着他,眨巴眨巴,细嫩的皮肤泛着幽光,他似乎能感觉到她细细的呼吸。

    江焯喉结滚了滚,还是给出了直男的标准回答:“老子怕个屁。”

    “哦。”

    温暖重新坐回到自己的窝里,本来想着如果他说怕的话,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他坐在一起了呢。

    江焯被她这一打扰,注意力也从电影剧情里被抽离了出来,时不时地瞥她一眼。

    小姑娘似乎开始认认真真看起了电影,不再搭理他。

    江焯后知后觉地伸腿过去,轻轻碰了碰她的膝盖。

    温暖没理他。

    江焯摸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温暖手机在兜里“呜呜”地震动了一下,她摸出手机看了眼。

    江焯:“坐到我身边。”

    温暖回道:“不。”

    江焯:“你不害怕?”

    温暖:“不怕!”

    这时候,叶青很不满地回过头,望了后排俩人一眼:“能不能有点公德心,看电影手机静音好吗?”

    温暖:“......”

    你们几位大爷在前面高谈阔论骂女主,我说什么了我?!

    温暖收了手机,没搭理江焯。

    几分钟后,江焯挪动了一下位置,坐到了她的身边,手臂从后面伸过来,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肩上。

    温暖的身体敏感地颤了颤,耳朵立刻烧了红。

    “干嘛坐过来。”她低声咕哝。

    江焯笑了笑,在她耳边柔声道:“焯哥保护你。”

    ......

    幸好房间光线昏暗,看不到她脸颊火烧火燎地发烫。

    不过,江焯还是能感受到小丫头身体的僵硬,从他揽着她开始,她就一动也没动过了,很紧张。

    很快,温暖变感觉到搁在她肩膀上的沉甸甸的手臂,松开了,他和她坐在一起,却没有再碰她。

    她终于稍稍动了一下身子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点小小的意犹未尽。

    “焯哥,差点忘了,这是给你买的可乐。”叶青转身,将一罐可乐递给江焯。

    “谢了。”江焯接过可乐,拉开易拉罐,仰头喝了一口。

    在动作的间隙,不知道是不是温暖的错觉,她能感觉到他又朝她靠近了几分。

    温暖能感觉到少年的膝盖和她的小腿靠在了一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紧接着,他的手挠了挠眉头,然后顺势搭在了自己的膝盖边,指尖正好触到她的小腿肚子。

    温暖全身的感觉器官似乎都凝聚在和他接触的那一小块皮肤上了,心潮起伏,连呼吸都滞重了许多。

    她偷偷瞥了江焯一眼――

    江焯盯着投影屏幕,依旧没什么表情。

    可能是她内心戏太丰富了吧,男孩子也许觉得碰着、挨着,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温暖调整了呼吸,正要专心看电影,却感觉到江焯的大拇指扫了过来,粗砺的指腹轻轻地抚过了她柔嫩的肌肤。

    温暖后背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猛地望向他,江焯江焯嘴角弯了起来,似笑非笑地和她对视了一眼。

    温暖索性换了个姿势,将双腿交叠着侧向另外一边,用自己的菠萝花袜子对着江焯的膝盖。

    伴着电影角色的对话声,他握住她的脚踝,喃了声:“臭脚丫子。”

    “才不臭呢,我又不像你们这些...”

    臭男人还没说出来,恍然想起自己和他们现在是同一阵营。

    她用力抽回脚,江焯没放开,结果她直接一脚踹进他怀里,正好踹在他硬邦邦的腹肌上。

    叶青有所感应,捧着爆米花回头,正好看到温暖一只脚踹在江焯的怀里,他不满地喃了声:“打什么架,好好看电影不行吗。”

    温暖无语地抽回脚丫子,心说也就你们前排这帮家伙全程叽叽喳喳,别双标得太厉害啊。

    江焯还是靠了过去,侧着身子,倚着她的肩膀,低声说:“别闹了。”

    “我没闹。”

    “嗯,乖一点。”

    听到他这三个字,温暖你感觉心都要化了。

    她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只要江焯对她稍稍温柔些,她十倍百倍奉还都不止啊。

    温暖乖乖地和他靠在一起,专心看电影。

    ......

    “啊啊啊!气死了!”陆宇大喊了起来:“居然还让这个贱人放火烧了家!气死了!”

    叶青揉了揉耳朵:“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好气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女人!扮成儿童,还扮得这么像。不行了,看了这电影,我要恐女了,漂亮妹妹心机都这么深吗。”

    “漂亮妹妹招你惹你啦。”温暖不服气地说:“别地图炮啊。”

    “我再怎么地图炮,也炮不到您寒爷身上来啊。”

    江焯抬腿踹了他肩膀一下:“你嘴里说什么呢。”

    陆宇不服气地哼哼:“我不能说她了吗!”

    “不能。”

    “凭什么?”

    “凭她是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