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后,许知绿跟刘姨打了声招呼。

    刘姨看她:“小姐有没有淋湿?”

    “没有。”

    许知绿弯了弯唇,伸手抱了抱刘姨,轻轻蹭了蹭,软声道:“刘姨,我好想你啊。”

    刘姨一怔,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她脑袋:“怎么了,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了?”

    许知绿摇头,“没有,就是想吃刘姨您做的饭了。”

    早上醒来时候她还在震惊中,木然地去了学校,也没来得及多和他们说话。

    刘姨是从小看着她长大,比许知绿父母陪她的时间还多。

    上一世,刘姨就劝过许知绿很多次,不希望她为了沈斯延而改变自己。

    刘姨不讨厌沈斯延,同样也喜欢那个孩子,但她不认可那时候许知绿的爱情观念。

    她是过来人,看得会更清一点。

    许知绿想,她要是早听刘姨的话,也不至于会变成那样。

    刘姨听着她的话,好笑说:“行行行,那刘姨现在去给你炒菜,你爸妈……”她顿了下,才低声道:“陪你妹妹去看表演去了。”

    许知绿微怔,眼睫颤了颤:“好,我知道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许知绿拎着书包上楼。

    她把书包放在桌上,抬头看着窗外停下来的雨势,唇角往上翘了翘。

    一想到刚刚沈斯延刚刚的那个表情,她就觉得痛快。

    无处宣泄的情绪,短暂性的有了发泄的出口。虽然很幼稚,但她就是觉得很爽。

    沈斯延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他好是理所应当的,也一直习惯许知绿对他好。

    想着,许知绿冷哼了声,也是时候让他感受下什么叫落差。

    笑了好一会,许知绿上翘的唇角才耸拉下去,慢慢地抿成一条直线。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转身进了浴室。

    洗完澡后,许知绿下楼吃饭。

    刚吃上,门铃响了。

    刘姨忙不迭地往门口走,许知绿扬了扬眉,喊了句:“刘姨,你先看看是谁。”

    刘姨透着猫眼看了下,转头看她:“……小姐,是斯延。”

    许知绿一怔,毫不犹豫说:“那不用开门。”

    “什么?”刘姨不可置信看她。

    许知绿微微一笑,不紧不慢说:“我们吵架了,我不想见他。”

    刘姨“哦”了声:“行。”

    她直接把猫眼也给关上,转身嘀咕道:“这孩子淋雨回来的吗,怎么全身湿透了。”

    许知绿听着刘姨的嘀咕声,面无表情地继续吃饭。

    不得不说,到外地上大学时候,她最想的就是刘姨做的菜。

    -

    沈斯延到家时候,沈母正在和小姐妹打电话,相约第二天的下午茶。

    她不经意抬眼,看到的是连头发根都湿透了的儿子。

    她眼神一顿,诧异道:“阿延,你淋雨回来的?”

    沈斯延闷闷地“嗯”了声。

    沈母连忙挂了小姐妹电话,蹙眉看他:“怎么回事?”

    她偏头看向窗外:“刘叔不是说去接你和知绿吗?你没和她一起回来?”

    沈斯延应了声,脸黑得像炭:“没有。”

    他侧目看了眼沈母,皱了皱眉道:“妈,我先回房间了。”

    沈母瞅着他不耐烦的神色半晌,重重地拍了下他肩膀吐槽:“问你两句你还不乐意了,洗完澡出来吃饭。”

    沈斯延没理会沈母的碎碎念,拖着步伐进了浴室。

    他抬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片刻,用冷水从头浇下。

    沈母隐约地觉得自己儿子有点不对劲,但又怀疑是中二病发作,也没多问。

    沈斯延本就话少,这会心情不好,更是一个字也没蹦出来。吃完饭便回了房间。

    这一晚,沈斯延几乎没睡。

    -

    翌日,许知绿早起下楼时候,楼下正热闹着。

    许知佳被许父许母围在中间,三人吃着早餐,画面温馨。

    她脚步顿了下,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往下走。

    “佳佳,昨晚有没有睡好?”

    许知佳温柔一笑:“妈妈我睡得特别好,你和爸爸呢。”

    许母含笑地摸了摸她脑袋:“当然了。”

    她指了指面前的食物,柔声道:“佳佳多吃点,太瘦了。”

    “好,谢谢妈妈。”

    听到脚步声后,许母抬头往许知绿这边看了眼,她蹙了蹙眉,冷声道:“知绿,几点了,怎么现在才起。”

    她说:“待会又要妹妹等你。”

    许知绿拉开椅子坐下,淡淡说:“不用。”

    她看了眼旁边的一家三口,浅声道:“我自己去就行了。”

    许母皱眉看她,拧眉问:“你这又怎么了?前几天你推佳佳的事,佳佳都没跟你计较,你还又闹别扭了!”

    许知绿拿着牛奶的手一顿,忽地想起了这事。

    她和许知佳是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姐妹,但两人从小就不对头。

    许知佳一直觉得,如果没有许知绿,爸爸妈妈的宠爱就是她一个人的,所以她从小就讨厌许知绿。

    小时候,也因为许父许母工作忙,没办法照顾两个小孩,许知绿作为大了几分钟的姐姐,被送去了外婆家照顾。也因此,和许父许母有了距离。

    她不太会说好话,脾气也一般,个性更是一般。

    唯一比许知佳厉害的,大概是学习和舞蹈。但这两点,并没太大用处。

    许知绿也不想和她比,她觉得没意思。

    以前的她,一心一意都在沈斯延身上,不太会把心思放许知佳这儿,所以并不觉得她这些挑衅烦人。

    许知佳也深谙,其他事挑衅不到她,只有和沈斯延有关的才可以。

    前几天,许知绿跟着沈斯延几个人去ktv唱歌,许知佳也跟了一起过去。

    玩到一半时候,许知佳不知道和沈斯延说了什么,两人中途离场。

    再回来时候,许知佳满脸都是笑。

    随行的同学好奇,问她和沈斯延出去做什么了。

    她一脸娇羞说什么也没做,但又暗示意味极强的捂了嘴。

    许知绿皱了皱眉,但也没多想。

    她没料到的是,许知佳竟然还主动告诉她,她和沈斯延做了什么。

    她竟然说沈斯延抱了她。

    许知绿那因为爱情降智到只有二百五的脑子瞬间失了理智,拔高了音量说她放屁骗人。

    她说话时候的声音大,让人听得真切。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许知佳先哭了。

    瞬间,不赞同的目光和声音接踵而至。

    “许知绿,你怎么能骂你妹妹?”

    “许知绿你也太凶了吧。”

    许知佳脸上挂着泪珠,可怜兮兮道:“姐姐,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怎么还不信。”

    许知绿也就是一个高中生,自尊心极强,又极为的要面子。

    她对着大家的目光,气急败坏地甩开了她的手,指着道:“那你告诉大家,你刚刚说了什么?”

    许知佳并不言语。

    忽地,门被人推开,是沈斯延回来了。

    沈斯延看着包厢里的情况,皱了皱眉:“怎么了?”

    话音一落,大家七嘴八舌地把情况告知。

    沈斯延抬眼,往许知绿这边看了过来。

    他还没说话,但许知绿就觉得他会相信大家说的,她根本就有口难辩。

    当下,她想也不想地攥着许知佳的手,想把她拉到沈斯延面前自证。

    莫名其妙的,在许知绿还没反应过来时候,许知佳突然往后倒了下去。

    而后,有了许母口中的推人。

    回忆完整个事件,许知绿第三次想锤死自己。

    她以前为什么那么蠢?

    上许知佳的当不说,还总为了沈斯延给自己降智。

    想着,她轻扯了扯唇,看向许母:“没有闹别扭,我打算从今天开始骑自行车上学,锻炼锻炼身体。”

    许母还想要说点什么,许知佳便笑盈盈道:“妈妈别生气,姐姐也是为了自己好。可惜我身体不行,不然就能和姐姐一起骑自行车上学了。”

    闻言,许母着急道:“你可千万别,你还是坐车,刘叔正好送你和斯延。”

    许知佳展颜开笑:“嗯,谢谢妈妈。”

    刘叔是许家司机,但因为沈斯延家司机近段时间请长假了,三人又是一所学校的,两家关系也不错,沈母便提议多给刘叔一份工资,让他顺便接送沈斯延。

    许知绿听着母女对话,把牛奶喝完后,说了句:“我先去学校了。”

    -

    许知绿一出门,便看到了家门口的沈斯延。他脸色很白,挎着书包懒洋洋地靠在墙边。

    听到声音后,沈斯延侧目。

    两人对视眼,沈斯延目光往下,停在她自行车上:“你骑车上学?”

    许知绿应了声:“嗯。”

    沈斯延拧眉:“跟你妹妹又吵架了?”

    “什么叫跟她又吵架了?”许知绿忍不住回怼:“我看起来那么闲吗?”

    “……不是那个意思。”

    许知绿扯了下唇,并不太想听具体是什么意思。

    她低头擦了擦自行车,刚要上去,书包被人拽住。

    许知绿扭头,“你干嘛?”

    沈斯延盯着她看,低声道:“等会再走。”

    话音一落,院子里传来许知佳的声音:“斯延哥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呀,怎么都不进屋?”

    沈斯延没搭腔。

    他垂眸看着许知绿:“我回去骑车。”

    “……哦。”

    许知绿微微一笑,抬了抬脚踹在他校服裤上:“你骑车关我屁事。”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开。

    春日的风拂过,许知绿还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对话。

    “斯延哥哥,你是漏了东西吗?”

    沈斯延不耐烦声音响起:“没有。”

    -

    到学校后,许知绿把车锁上,哼着小曲进了教室。

    第一节上课铃声响起时候,辛安安才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气喘吁吁坐下。

    “知绿知绿。”

    许知绿转头看她:“怎么了?”

    辛安安抬头看了眼走进教室的老师,压着声音道:“我刚刚竟然看到沈斯延骑自行车上学,你没和他一起吗?”

    许知绿无言,翻开课本说:“我那自行车坐不下两个二百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