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余欢水 > 第10章 辞退的消息
    累计了十年的经验,积累的十年的人脉,还不如现在的一支圆珠笔。

    我心里很清楚,只要我签下了离职报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会离我而去。我的事业,我的人生,甚至我这辈子都完蛋了,我不可能再有任何辉煌。

    但李雪丽的态度都已经这么明确了,就算我有再多的不愿意,又能怎样呢?

    前段时间,因为向艾宁宁讨个说法,我擅自回国,从而得罪了董事长。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李雪丽帮了我,好说歹说,才让我重新回到了水华集团,让我在漕塘水利项目,担任技术负责人的工作。

    虽然被降了职位,但我总算是保住了饭碗。更何况,只要我还待在水华集团,那我自然就会有升职的可能,我有信心能回到曾经的高度,甚至能够超越它。

    但命运始终和我作对。

    完了,这辈子都完了。

    在握起圆珠笔的瞬间,我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苏雨。

    每每想到苏雨,我的心都会一阵抽搐。只有成为父亲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的女儿有多重要。

    离职后,我就等于是一张白纸,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我可以随便找个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只能供自己花销,就算从牙缝里过日子,把这些省下来的钱留起来照顾苏雨,倒也能凑合。

    但是这根本不是我想看到的,没有哪个父亲,会委屈自己的女儿,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受罪。

    曾经,我把苏雨高高的举在头顶上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发誓,我会挣足够的钱,把女儿送到最好的学校,我还会培养她的气质和风格,还会让她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

    我想让我的女儿赢在起跑线上,我想告诉所有人,我苏辰的女儿不比任何人差。

    可是,没有足够的资金,这些心愿又怎么能够实现?

    水华集团的工资待遇很高,犹豫我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的缘故,每个月的工资也有额外的工龄补贴。

    我把大半辈子的青春都留在了水华集团,如果现在离职,我还能去哪呢?

    “爸爸,你看,这是泡泡枪,可以吹泡泡哦。”

    “爸爸,要抱抱,爸爸。”

    “……”

    我的眼眶中氤氲着泪水,满脑子都是苏雨的影子,我亲眼看着她一点点的长大,她的欢笑声早就被我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

    不能,绝对不能!

    咚!

    我朝着李雪丽跪了下来,那支圆珠笔也从我的指尖滑落,发出了几下声响,接着又滚向了一旁。

    这是我第一次向别人下跪,这是我第一次向生活低头。

    我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控制自己的情绪,争取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可是,就像我再克制,那些滚烫的热泪仍然划过了眼角,滴落在了坚硬的地板上,绽放出一片泪花之后,很快便消失不见。

    “苏辰,你这是干什么,你起来。”

    人心,总归是肉做的。更何况,我和李雪丽认识了十年,就算她再心狠,也不会对我狼狈的模样不管不顾。

    这是我第一次打感情牌,也是最后一次,我坚信!

    “丽姐,我想继续待在水华集团,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辰,不是我不愿意,你真的不适合干工地,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董事长也是这么认为的。”

    “丽姐,给次机会吧。”

    “苏辰,没办法了,你离职吧。”

    就像有一道电流在我的身躯中穿过,我感觉我的整个身躯都快要炸开。我不是傻子,我听出了李雪丽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雪丽,她一向温柔,从来没有做过针对人的事情。除非,是她迫不得已,是有人想要拿她当枪使。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董事长。

    董事长,掌管了整个集团的运营,无论是权力还是威望,在集团公司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一定有人在搞我,一定是这样!

    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我擦干了泪水,捡起圆珠笔,在离职报告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苏辰。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情绪,夹杂了太多的情感,我甚至不清楚,我该怎么去面对苏雨。

    递交了离职报告后,我有些神志不清,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客厅,看着窗外发呆。

    期间有好几次,李雪丽都从我的身旁经过,她看向我的眼神也很复杂,仿佛想对我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不过,对我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我,已经和水华集团脱离了关系,这里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

    仿佛在这一刻,我的人生终止在水华集团,划上了一个句号。

    我没有继续培训,甚至没有和吴刚道别,就坐上了前往漕塘水利项目的车。

    当我把钥匙交给章龙的时候,我不甘心,甚至在恨自己。

    还没有抓到章龙的底细,还没有把他的狐狸尾巴给揪出来,我竟然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总感觉章龙的嘴角逐渐上扬,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但当我仔细看时,发现章龙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像是并不知道我即将离职的事情。

    尽管我心里很不愿意,可出于上下级的关系,我还是向章龙汇报了我已经被辞退的消息。

    我很明显的感受到章龙的身躯猛然一颤,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可思议,半信半疑。

    章龙拍了拍我的肩,轻轻的叹了口气,让我不要往心里去,多陪陪自己的家人,然后再重新找一个工作。

    人类这种生物,就是这样。在他们落魄的时候,总会有人出现给他们一些关心。而当他们遇到关心的时候,堆积在心里的委屈会止不住的往外溢出,戳痛着那些尘封的伤疤。

    虽然,我知道章龙是因为我可怜,才说出这些话的。可我还是忍不住回忆起在集团公司里发生的一幕,李雪丽的眼神是多么的斩钉截铁,又透露着怎样的复杂情绪。

    像是临近崩溃的边缘,我甚至感觉自己的步伐都有些不稳。

    我不明白,究竟是谁在暗中陷害我。我更不清楚,离开水华集团后,我又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让章龙和艾宁宁漏出他们的狐狸尾巴。

    无力感,源源不断的朝我涌来,紧紧的包裹着我,窒息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这一刻,我体会到了从所未有的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