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精品小说 > 斗罗大陆 永恒的炮友 > 斗罗大陆 永恒的炮友(2)
    2020年5月22日作者:零零碎碎字数:5334第二章:心境的异常经过永恒之眼的力量,唐舞桐在床上对于霍雨浩的要求是言听计从,虽然有一些要求唐舞桐并不愿意去做,但也没有拒绝,一直到第二天微亮的时候她才休息去了。

    “命运之力的力量比我想象中的有些差别,不过也足够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应该可以让舞桐受孕了吧”

    霍雨浩躺在床上只是冥想了一会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疲惫不堪而睡着的妻子轻轻一笑,为其盖上被子,自己则开始思考着昨天晚上的一些变化。

    永恒之眼的力量并不是直接控制对方的神魂,而是通过命运之力的因果概念将对方对于自己的感情程度进行的一定干涉,唐舞桐昨天晚上破天荒的同意霍雨浩以其他方法玩弄她就是永恒之眼的功劳,但也不是任何事情都行的,比如唐舞桐做了口交,乳交,姿势都基本换了一遍,可是唯独不同意开发她的菊蕾,对此霍雨浩也没有在意,昨天晚上的收货令他是相当满意的。

    妻子现如今全身心投入到为自己生育后代的责任之中,霍雨浩心里既开心也有着一些担忧,在外人看来他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可实际上因为有着唐三的一层关系,他的生活并不怎么美好,看着岳母一天天有了第二个孩子,而他才破除封印不久,他不清楚唐三还会有什么幺蛾子,但现在永恒之眼的力量给了他一个想法……“对了,雨浩,你帮我把这些食材做成补汤给小舞送去,我先维持着阵型的情况”

    穿着蔚蓝色华丽服装的唐三甩给准备离开霍雨浩一样蓝色的光芒,光芒之中是一些补身子的食材,随之五人环绕的法阵之中。

    “明白了,我这就去做”

    知晓岳父不会做饭的霍雨浩,接过食材向着海神殿飞去,轻车熟路的做好补汤走进小舞的房间。

    卧室中的床上坐着一个女子,长发梳拢成蝎子辫垂在身前,娇颜白皙动人,只是神色有些苍白,眼睛也微微失神,不知在思考什么。

    “岳母,今天的养神汤做好了,舞麟回来时总不想看到这样的你吧,身体养好了才能有未来”

    看到岳母的样子,霍雨浩就知道对方在思考什么,上前一步将手中刚做好的汤递了过去,还特地用心的用冰属性降低了滚烫的温度。

    “是雨浩啊,抱歉刚才没看到你,你说的也是,舞麟回来时见到我这个样子确定不好,嗯,有心了”

    小舞接过之后轻轻的喝了一口,入口的温度也猜到了自己的女婿做了手脚,将其喝完后,苍白的神色勾起一丝笑容,对于这个女婿她是越看越顺眼,就是平日里她和唐三没少因为对女婿的态度而争吵……“对了,雨浩,你和小舞桐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啊”

    喝完养神汤的小舞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询问起自己的女婿,这都近30年了,自家女儿居然还没有任何动静,平日里霍雨浩和唐舞桐都已机会渺茫为由敷衍了事,可她毕竟是过来人,轻易的就能看穿自己女儿是在近几年才成为女人的,对此她没少找女儿询问原因,可总是支支吾吾的得不到答案,或许能够今天从女婿这里得到答案也说不定“那个啊神的生育机会本就渺茫,我和舞桐最近也在努力呢,我先去把碗洗了,岳母好好休息一下”

    霍雨浩用着以往的理由敷衍了事,左手端着碗起身走向厨房。

    “真是…哎…孩子…舞麟你还好吗”

    得不到答案的小舞也失去了追问的兴趣,说到孩子就想起了下落不明的儿子,神色黯然…“岳………这没准是一个机会…”

    霍雨浩回到房间里时,小舞如同没看见一样低迷于自己的思考之中,这个样子令他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默默运转永恒之眼,一道光流轻易的通过了小舞处于低迷中的防线,双目渐渐失神的看着前方的空气。

    “岳母,平时里唐三是怎么评价我的好好想想相关的话语,我想知道他的态度,拜托了”

    霍雨浩双手扶着小舞的双肩,说出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不知是不是因为用力有些大的缘故,粉色睡衣包裹住的半圆形乳房上下晃动了几下,彰显自己的调皮。

    “嗯,平时三哥对你的评价时好时坏,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不过之前他不是说过要让你和舞桐继承毁灭和生命的神位吗我其实反对过这件事”

    双目失神的小舞顺着要求思索了一遍,得不出正确答案的她不禁想起了之前三哥打算让女婿女儿继承两大神王之位的事情。

    “继承两大神王之位的事情,反对也正常,别人前脚离开,后脚就被我和舞桐继承,会让别人说闲话的,岳母,就没有其他的评价吗”

    听到继承两大神王之位的事情,霍雨浩笑了笑,没有任何在意,觉得这种事情无关紧要,还不如多问一些评价呢。

    “不是的,我不是担心说闲话,毁灭的神位存在一个问题,继承毁灭的神位后会拥有毁灭之意,这个东西会导致终生不能有孩子的,舞桐没跟你说过吗”

    小舞说出的话语惊的霍雨浩内心一阵恶寒,不自然的笑道:“不,不可能吧,这种事情舞桐从未说过,岳母是不是记错了”

    “不,这是生命女神还在的时候和我聊天说过的,舞桐从小就是神界长大的,毁灭和生命对她如同亲女儿一样,这些事情她应该都知道”

    轰!!!!

    “是…是吗毁灭之意…吗…”

    小舞的话语直接击碎了霍雨浩的侥幸心理,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没有在询问其他问题,一直被命运之力干涉的小舞也在潜移默化的发生了些许变化……“那岳母有没有快速让女性怀孕的办法”

    内心复杂的的霍雨浩强行压下心中的不自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岳母依旧处于被命运之力侵蚀的状态,急病乱投医的他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方法就是经常做啊,你在舞桐的危险期时多努力努力总会中奖的,平日里多注意培养自己的情趣,像手淫这些方法让肉棒坚挺坚挺,到时候也好做的更久”

    失去理智的小舞似乎顺着第一个问题的思考方式,说了一些相关的话,并没有发现霍雨浩的脸色变得相当精彩。

    “嗯”

    小舞的声音配合着自己因手臂上下滑动而起伏的胸部给予了霍雨浩另类的视觉感受,先前的毁灭之意带来的冲击急需一个发泄口,而这个口似乎就在自己眼前。

    唐三在维持大神圈中枢向着斗罗大陆进发,整个房间只有自己和岳母两人,面前的女性因为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命运之力干涉侵蚀了一定程度的神魂,自己要不要有所动作呢失神的小舞继续承受着命运之力的干涉,霍雨浩陷入了两难之境,一方是自己的理智,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另一方则是长久以来忍气吞声积累起来的冲动,告诉他应该做些什么。

    “只是动一下……不做那种事情应该可以吧”

    沉默了一会后,自言自语的霍雨浩慢慢抬起头,盯着失神的小舞,上下扫了扫,缓慢加大命运之力的侵蚀,情绪也有了细微的小变化。

    “岳母,我是不是做了一些帮助你的事情”

    霍雨浩看着没有理智的小舞,轻而易举的对她的神魂做出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的小设定。

    “嗯,每天给我做养神汤,最重要的是给出了小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

    小舞本能的思考着问题的答案“那这些事情你觉得重要吗”

    “给出了拯救小舞麟方法的一点就很重要,我不敢想象孩子出生不久就走向死亡的下场,他比我的生命更加重要”

    即便神魂处于侵蚀状态,母爱的伟大依旧使小舞时刻担忧着自己孩子的下落。

    “是吗那岳母个人觉得我之前的提议怎么答谢比较好呢是否可以凌驾于你的生命之上”

    “…我…不知道…雨浩有什么想要的吗…”

    无法得出结论的小舞将问题的答案丢给霍雨浩,她觉得答谢一般都是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之后,才能完成的,殊不知她一脸迷茫的样子更刺激着霍雨浩的神经。

    “岳母刚刚不是说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大于自己的生命吗”

    “是这样的”

    “那你的生命是不是被自己定义为小于那份可能性了”

    “是…这样”

    只余思考问题方式的小舞,轻易的掉入了文字游戏的陷阱之中。

    “那份可能性的诞生与我之前的提议脱不开关系对吗”

    “嗯,那个时候没有雨浩直接指出问题的关键,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就会因时间的推移而更加危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答谢”

    遵循着最初的问题所引导的思考方式,小舞自顾自的说了一些自降身份的话语,并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嗯……所以在岳母眼中,我想要的答谢大于可能性大于自己的生命吗”

    “不…不是…我…不是…”

    神魂的干涉和内心的理智令小舞的眉头紧皱,不认同这个命题的成立性,隐隐有了挣脱侵蚀状态的信念,如果霍雨浩不做些什么,说不定真的会被挣脱开来,可现实没有如果……“冷静一下,岳母,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站在母亲的角度,您自己得出结论是那份可能性相当重要,甚至到了凌驾于自己的生命之上,而生命是一个人的一切不是吗”

    见小舞有挣脱的趋势,霍雨浩赶忙加大命运之力的侵蚀,顺着小舞的话语引导着她忘记刚才的询问“是,如果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性,那也就不存在生命了,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大于我的生命……我的……一切…”

    只剩下了固定思考方式的小舞,虽然觉得有那里不对,但始终说不上来,无法活下去不就等于失去生命吗如果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没有了,自己的生命又是否有意义呢“那份可能性与我当时的提议脱不开关系,那么答谢我的意义…岳母你觉得自己的心中该怎么排大小才能让自己信服”

    “答谢…舞麟…我…我………没有雨浩的提议……舞麟……生命…”

    “岳母,好好思考一下,您是舞麟的母亲,问题要从多样性思考,能够让自己没有争议的结果到底是什么呢”

    看着岳母紧皱眉头思考问题,却没有挣脱的想法,霍雨浩的嘴角渐渐的勾起一丝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邪笑,出声诱导着面前的小羔羊,右手隔着衣服抓住她浑圆的乳房揉捏起来……“唔…答谢……不要这么…不要…”

    原本思维已经紊乱的小舞,受到如此亵渎,双手下意识的抓着揉捏自己乳房的大手,因思考问题而集中意念的眼睛顿时迷茫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岳母,先不要在意这些,您不是将自己的一切定义为小于那份可能性了吗时间有限,30秒之内我想知道答案,不然我自己都不清楚答谢该决定要什么了,来,先思考问题”

    看着岳母紧皱的眉头和迷茫的眼神,霍雨浩抚上乳房的右手揉了一下,不过这一次是用了一些力的,不知所措的小舞被这么一揉,身体一颤,似乎知道了要做的事情,思考了起来。

    “唔…不要…答谢…舞麟…一切…嗯…”

    小舞的注意力因为乳房作乱的手而不能集中,问题的关联,乳房被揉捏的异样,思考问题的逻辑已经迷乱起来,没等她反应过来,30秒已经过去。

    “好了,30秒已过,不知岳母是否有了答案”

    “唔…被捏…一切…不重要…答谢大于可能性大于我的一切…”

    思维紊乱的小舞只能凭借残留的观念分辨事情的重要性,对于自己为何被揉了乳房的理解在她现在的心中并不如儿子活下去的可能性,可能性又和女婿有直接联系,最后意识迷迷糊糊的得出了一个或许能够说服自己的理论。

    “嗯嗯,这是岳母得出的能够让自己信服的理论对吧”

    “…是…的…我信服的理论…”

    “这样就对了,既然是自己信服的理论,那么岳母就必须牢记与心,将其化为自己的潜意识里,这样才能够时刻明白哪一方更为重要,也就不需要想太多有的没的了”

    “心…重要…潜意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霍雨浩调动命运之力进一步对她的神魂进行干涉,直到小舞眼中的迷茫逐渐消失,待重新恢复为失神状态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右手也收了回来。

    “我最近因为舞桐可能怀孕而有些烦躁,不知岳母是不是有方法答谢一下”

    或许是因为气氛的缘故,霍雨浩的眼神闪过一丝挣扎,看着小舞也生出了些许欲念,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不…不行…我不能…”

    “岳母理解错了,我不是让你出轨,只是希望你可以想一个办法帮我解决一下,我没有那个意思”

    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的小舞,原本无神的双眼有了明显的挣扎,想要反抗源自神魂的干扰,看到这一幕的霍雨浩同一时间想到了自己话语的不妥之处,急忙改口,这才让小舞挣扎的神魂恢复正常,继续被命运之力所侵蚀。

    “办法…办法…有的…我想到办法了…是”

    “停一下,要记得不能告诉任何人自己心中的结论,也要遗忘掉我之前询问的问题,我们可以恢复正常讨论了”

    想到办法的小舞还未说出答案便被打断,霍雨浩再三调动命运之力干涉她的神魂,不禁有些期待起以后的变化,刚想到这,他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猛地惊醒过来。

    “不对,我到底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霍雨浩一阵后怕,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身为掌管一切情绪的情绪之神,自己心中的情绪怎么会次次向着色欲的方向变化“岳母,我先回去陪舞桐了,您早点休息”

    察觉到异常的霍雨浩起身就要离开,未走出几步,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步伐……“等一下,雨浩,我好像没有正式向你道谢过救了小舞麟的事情吧”

    看到女婿有了离开的打算,小舞不知为何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几乎是因为他的提议才成功有了活下去的可能性,心中觉得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要答谢一番,否则她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那个啊不用谢了,我也没做什么,我先回去陪陪舞桐好了,没准她已经有…哈哈…”

    霍雨浩说着说着傻笑了起来,他这不是装的,而是很期待唐舞桐能够中奖,自己的心愿也能了了。

    “哦看不出来速度挺快的嘛,不过,雨浩,我真的想要答谢你,不要推辞了,有什么想要的都行”

    听到女儿可能有喜,她这个当妈的笑的更开心了,苍白的神色也有些红润起来,喜事总会冲淡一些心中的阴霾。

    “硬要说的话,我想问一下,在岳母有喜的情况下,岳父是怎么度过的,他…算了…”

    “他…嗯雨浩,你是不是精力过剩啊”

    小舞本想回答,不过眼睛却发现了霍雨浩的某个地方鼓了起来,娇颜有些羞红,调侃起自己的女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