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精品小说 > 斗罗大陆 永恒的炮友 > 斗罗大陆 永恒的炮友(3)
    2020年5月22日作者:零零碎碎字数:7859第三章:送豆腐“可能是受了一些刺激,我回去平复一下就行了…嗯?”

    听到岳母的调侃,霍雨浩除了尴尬之外,原本压下去的念头似乎有了燃起的情况,情绪也有了细微的变化。

    “你刚刚不是说舞桐可能有喜吗?这样回去很容易出事,离三哥回来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一下……”

    小舞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左手对着霍雨浩勾了勾,意思相当明显。

    “呃,帮我解决一下是指…岳父那边要是知道了,我下场可就惨了…这种玩笑开不得啊…”

    霍雨浩虽然猜到了自己之前的行为肯定会让岳母发生一些改变,可她如此明了的直接说出来是他没有想到的。

    “不是的…我……三哥那边你就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他,我也不会和你发生关系,只是用其他方法帮你弄一下……”

    听到自己的话语被误解,小舞红着脸出声纠正错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只是突然间想要为女婿做点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了。

    “嗯?情绪无法稳定的原因是神位吗?这可真是……”

    被小舞的回答引出原始欲念的霍雨浩这一次终于发现了自己无法稳定情绪的原因,由于继承情绪之力的魂灵还在沉睡中,只余憎的情绪传承还在稳定,七情六欲因他死里逃生后十分渴望寻求妻子放松的缘故已经有部分发生变化,察觉到原因后的霍雨浩沉默了……“雨浩要是不想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见霍雨浩沉默不语的小舞稍微松了一口气,如果可以,她并不愿背叛自己的爱人,见女婿沉默不语,她是很开心的。

    “那我要是想要,你真的会瞒着唐三帮我解决?”

    从沉默之中再次开口的霍雨浩缓步走向床边,一根手指挑起小舞低下去的下巴,注视着慌乱的粉色眼眸,右手顺着她的锁骨向下滑去……“别…别这样…我用手帮你解决,别乱动行吗?”

    感受到从锁骨滑动的陌生大手顺着领口想要进一步前进之时,小舞急忙用双手按住,粉色眼眸仿佛会说话一样哀求着霍雨浩,自己的身体可不是任由他人玩弄的玩具,被丈夫以外的人侵犯抚摸是说什么也不行的。

    “用手吗?可以倒是可以,不过需要加注一个条件,我才能同意,不然岳母还是让我过一过手瘾吧…”

    耳边的哀求让霍雨浩心中的某个疑问消散大半,换了正常的情况,他早就该知道妻子经常提及的爆杀八段摔是什么感觉了,但小舞除了哀求之外没有任何强势拒绝的表现令霍雨浩有了新的想法,被按住的大手原地滑动,感受着肌肤带来的光滑。

    “什么条件?”

    小舞按住锁骨处乱动的大手,小鹿乱撞的内心有些慌乱,生怕女婿提出一些自己不想听到的过分要求。

    “也没什么,既然岳母打算用手帮我解决,那么得让我成功发泄出来才行,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霍雨浩一边说着自己的要求,一边轻轻抓起一只柔软的玉手向着自己的膨胀之处放去,眼中燃起的火焰逐渐加深…“可以…你先把手抽出来,我…我…我…要…集中…注意力才行…”

    “没问题,那我就期待一下岳母的技术好了,不过要麻烦您想办法请它出来了”

    看着那双粉色眼眸中流露出的慌乱,霍雨浩并未点破岳母的意思,抽出右手后向前一步,下身紧紧贴住那白皙的小脸,笑眯眯的俯视着岳母。

    “啊…我…会…的…唔…雨浩…你让它出来吧,我找不到方法”

    小舞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急忙后退,双手寻找着能让它脱离的方法,可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她自然是失败了……“行,不过岳母可要说话算数,诺,可以开始了吗?”

    霍雨浩脱下裤子后轻轻将柔软的玉手按在已经挺立起来的肉棒上,对着岳母的耳朵坏笑着吹了一口气。

    “呀…好…好的”

    小舞在看到紫红色的肉棒后,粉色眼眸中闪过一丝挣扎,将头扭到一边,犹豫了一会,玉手略带颤抖的在火热的棒身上缓缓的滑动起来…“手能再快一点吗?要让它软下去需要更多的刺激,这样慢吞吞的可不行啊”

    柔嫩的手心摩擦肉棒的触感让霍雨浩眼中燃起的情欲越发强烈,颤抖的玉手让他一阵满足,但满足归满足,缓慢的摩擦虽然舒服却不能有效解决他的难受,不禁催促岳母加大力度。

    “啊”

    “嘶”

    被催促的小舞一紧张,手上的力气一大紧紧抓住棒身,也导致了霍雨浩疼的呲牙咧嘴。

    “岳母,我虽然让你快一点帮我解决,但也用不着这么大力吧,这里很脆弱的,它要了出了事,我怎么满足舞桐啊”

    霍雨浩欲哭无泪的看着抽回左手的岳母,刚才那一下可不轻,现在他的肉棒已经软了不少,也有些疼痛。

    “抱歉…刚刚太紧张了,我不会这方面的技巧,你让我那样……”

    小舞也知道自己弄疼了女婿,看着那软了不少的肉棒,娇颜微微一红低下头不知道如何进行对话。

    “嗯?你…不会这些,为什么会知道用手?”

    准备穿裤子离开的霍雨浩听到岳母的回答,有些怪异的看着她,他还以为刚才岳母只是放不开才会那样,现在看来似乎另有隐情啊。

    “这是竹清告诉我的,戴老大经常让她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做那些,我就想着能不能用手……帮…你解决一次…哪知…”

    小舞俏脸上的红晕随着说出口的话语越来越深,她听到自己的好姐妹吐苦水时无奈的表情,还以为这种事情很简单,哪里知道自己第一次上手就出问题了,侧着脸不敢去看自己的女婿。

    “先祖?”

    霍雨浩猛的一愣,他平日里都是尽可能绕着戴沐白和朱竹清两个先祖走的,对于这些事并不怎么了解。

    “是啊,戴老大当初就是…等等,雨浩,你平时不会一直叫竹清先祖吧?把她叫的这么老,她会很生气的”

    小舞听到自己女婿对姐妹的称呼,开起了玩笑,试图缓解刚才的尴尬,不过她确实挺好奇女婿平日里都是怎么过的。

    “那倒不是,戴先祖一直让我称他大哥,我也就顺着叫了,辈分在我家已经乱了,都是各叫各的……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霍雨浩顺着岳母的话题解释了一波,情欲没有那么强后已经打算穿裤子离开了,刚想走又一次被叫住了。

    “那雨浩现在还有多余的精力吗?”

    看着女婿打算离开,小舞不禁又一次询问了这个问题,不过刚刚说出口,她心中就突然后悔了,好不容易绕开的问题怎么就又问起来了?

    “难受是难受,不过,我可没有打算让岳母再帮我解决了…心意到了就可以了”

    霍雨浩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那只刚才让自己欲哭无泪的玉手,他可不想体会那种疼痛了。

    “不行,现在还有时间,我再帮你解决解决,刚刚说好了让你发泄出来的”

    听到女婿说有心意就行后,小舞心中一痛,她不允许自己无法“知恩图报”,必须要好好答谢才行,为防止女婿离开的她,直接运起从唐三那里学会的控鹤擒龙趁霍雨浩没反应过来将其吸到床边,同时双手一拉令还没有软下去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

    “那个,岳母知道你现在这种行为是什么吗?”

    霍雨浩反应过来后,看着那慌乱的粉色眼眸,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因果概念干涉的恐怖,拥有着正常道德观的岳母被一个暗示变成这样,当下决定以后还是尽可能少用这种能力比较好。

    “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好好答谢答谢,忍着这些对身体不怎么好,你不要误会…”

    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何等荒唐的小舞,赶忙解释原因,她不希望自己在女婿眼里是一个……“那件事值得岳母这样做吗?”

    “值得,我知道你担心三哥那边,你每次来我这里会有一个时辰的空档期,我们做的隐秘些就不会被发现,再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小舞听到自己的想法被质疑,没多想就说出了自己的理解,完全没有思考这个理解的诡异之处,红着脸想要再次为女婿做些什么。

    “呃,岳母是指刚才那种物理解决吗?我消受不起,还是算了吧”

    霍雨浩轻轻推开拉住自己衣服的双手,如同有了心理阴影一样想要穿衣离开,嘴角微微勾起。

    “不是的,我用手轻点帮你解决,不会再用力了”

    见到女婿的动作,小舞伸出柔软的玉手握住软软的肉棒,感受着上面的活跃的青筋和温热的棒身,粉眸中有着挣扎和犹豫,颤抖的玉手缓缓上下抚摸起来,仿佛真的怕自己力度再次伤到它一样变得轻柔而缓慢。

    “嗯…除了缺乏技巧之外,岳母的手滑动起来要比舞桐好多了,暖暖的挺不错,动作再快一点,刺激还不够。”

    柔嫩的手心上下抚摸,那种温暖的触感令霍雨浩不禁想起昨天晚上妻子的服务,稍作评价后出声诱导岳母进一步刺激自己,岳母的玉手不好好享受可是一种浪费啊。

    “这个时候不要提舞桐,好吗?”

    女婿一提起自己的女儿,小舞就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她不愿多想,玉手在棒身滑动的速度微微加快,轻柔的服侍着手中渐渐变硬的肉棒。

    “好,那我指点一下岳母的技巧吧,这样下去想让它发泄出来可是很难的哦”

    见眼前的岳母神色有些苍白,知道自己调侃过头的霍雨浩感受着肉棒的变化,有了另一个邪恶的想法。

    “…你…说吧…”

    知道自己技巧不行的小舞,娇颜布满诱人的晕红,犹豫了一会同意了女婿的想法,低着头不敢去看霍雨浩。

    “嗯…上下滑动的速度要控制好,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力度可以稍微用力一些,一会松一下,一会紧一下,这样就差不多了”

    霍雨浩将从妻子手上学会的经验一一教给岳母,低头看着的晕红的俏脸一阵满足,闭上眼睛开始专心感受柔滑的肌肤带来的舒爽。

    “这样可以吗?”

    小舞握住棒身轻轻的滑动,柔软的手心感受着肉棒慢慢变得火热,虽不清楚状况,但也有些窃喜,自己似乎可以好好答谢女婿了。

    “不行…手在快一点…不要松开,好好抚摸”

    小舞低着头,手上的动作慢慢加快,手掌轻握棒身,玉手上下滑动摩擦,不停的刺激着渐硬的肉棒,心中的异样越来越强,不禁怀疑自己所做的是否正确。

    “不错,力度可以稍稍用力,让手心全面摩擦,嗯嗯嗯…就是这样,快了,速度降下来,舒服…就这样…嘶…”

    柔若无骨的玉手按照要求,时而轻微用力,时而变化速度,白皙的手掌由底部向上至龟头抚摸摩擦,柔嫩的肌肤滑动带来的酥麻感觉让闭着眼的霍雨浩相当满意,自己也扭动腰部对着手心进行滑动,差点没忍住叫出声。

    “舒服,不要光滑动,手指也要用上,下面的也要揉一揉…慢点…不要停,速度降下来…爽…就维持这个力度…嘶…”

    小舞强忍住心中的负罪感和羞涩,娇颜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血,呼吸渐渐急促,按照指导生疏的分开手指在滑动的过程中对肉棒尽头的两颗肉球轻柔摩擦,越来越热的棒身一时间打乱了她的动作,玉手被慢慢撑开的感觉令她慌乱的微微用力抓紧肉棒,额头浮起点点细密的汗珠,柔软的玉手有节奏的滑动给予霍雨浩更强的触感,腰部扭动的速度也在加快,摩擦的快感顺着两人的肌肤侵袭各自燥热难受的内心。

    “…不行了…我…嘶”

    “…呀…”

    火热的棒身和柔嫩的手心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久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舒爽的霍雨浩急忙退了一步,龟头抵住玉手的手心用力一顶,小舞惊的手掌一握,乳白色的液体冲击着握成窝的手掌瞬间爆发。

    “呼…呼…呼…”

    射精后的霍雨浩侧身一趟,顺势压住小舞盖着被子的双腿,闭上眼睛放松起来。

    “起来,快起来”

    此时的小舞看着左手手心处粘稠的白色液体,粉眸充满了挣扎,霍雨浩呼出的热气不时的扫过她晕红的娇颜,大脑一片混乱的她用右手运起神力将霍雨浩推到一旁,胸前一对酥胸剧烈的上下起伏……霍雨浩看着那双粉眸中的挣扎和慌乱,心中一惊,运起黑白光流就往第二识海的某个小人覆盖过去,起身穿好衣服不在停留在床上。

    在第二识海的某个小人被黑白光流覆盖的同时,床上的小舞身体一颤,粉眸中的挣扎随着小人被黑白光流的缓慢缠绕渐渐发生变化。

    “岳母,家里还有豆腐吗?”

    见到粉眸中的挣扎渐渐变化,霍雨浩不禁松了一口气,稍等了一分钟左右,他想起妻子之前说过的事情,急忙转移话题。

    “啊…豆腐啊,又是小舞桐想吃了吗?厨房里的平台上,你拿回去一些吧,那丫头就爱吃这个…”

    床上的小舞听到这样的问题,似乎想到了什么,粉眸变得柔和起来,右手对着女婿挥了挥,知晓这个手势意思的霍雨浩深深的看了一眼岳母,从厨房里取了一些豆腐离开了海神殿。

    霍雨浩离开不久后,小舞从床上走下来,粉色睡裙下修长的白皙长腿裸露在外,光着脚走向卫生间将手心上的白色液体清洗干净后,浑浑噩噩的回到床上,看着周围的空气残留的气息,右手淡金色光芒一挥……“我…到底怎么了…”

    小舞看着自己白皙的左手,似乎还能看到什么,神色复杂的低着头……“小舞,小舞,身体好些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小舞低着头微微失神,一声熟悉的呼唤唤醒了她,抬起头就看到穿着蔚蓝色华丽服装的唐三关心的看着自己。

    “没事,小舞麟有消息吗?”

    看到唐三关心自己的眼神,神色有些苍白的小舞笑了起来,似乎比起爱人早回,更在意孩子的下落。

    “舞麟……不是之前大战中见到了吗?我唐三的儿子怎么会出事”

    唐三看着小舞苍白的神色,心中一疼,不敢将不久前天痕告诉自己的可能性说出来,虽有一丝气息可以模糊的确定唐舞麟活着的可能性,但他并不能告诉妻子这个可能性,只得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嗯…我相信三哥”

    “听雨浩说你的身体好了不少,生灵之剑的效果怎么样?”

    妻子的笑容让唐三想起刚刚女婿前往大神圈中枢接替自己寻找回大陆的方法时提及的事情,有些期待的拉起小舞的右手,感受着她的身体。

    “雨浩……嗯…很好,身体比用生灵之剑前恢复了很多,三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雨浩那家伙刚刚接替了我的位置稳定大神圈中枢寻找回大陆的方法了,我才能回来看看我的小舞,嗯,身体确实恢复了很多,雨浩的生灵之剑倒是及时雨啊”

    通过自己的神力感知,唐三对妻子的身体情况很是满意,之前没有人能够继承生命女神的神位时,可是把他急死了,妻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被女婿得知后赶来,利用生灵之剑的庞大生命力短暂的稳定了妻子的身体生命力流失的情况,可是妻子的身体如同一具容器一样出现了不明原因导致身体的生命力持续流失,最后他才让霍雨浩每天抽空前来海神殿稳定妻子身体的生命力,连带着给妻子熬汤的事情也交给了女婿,反正女婿从没见过自己做饭,让他代劳一下也不会出现反对的情况。

    “嗯,雨浩对我们家做了很多,不能亏了他,三哥以后要对他态度好一点,他每次和你站在一起都会出现一些害怕的心理”

    小舞坐在床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于爱人对女婿的一些事情有些不满。

    “嗯……女婿害怕岳父是再正常不过的,对他严格要求也是希望他能好好照顾小舞桐,他要是敢欺负舞桐,我就揍他”

    “就是因为这样,雨浩那孩子才会怕你……”

    唐三和小舞因为这件事态度不合不是一次两次了,两人平静了一会后,聊起了其他事情。

    “三哥,雨浩和小舞桐似乎打算要孩子了,你说成功的可能性高吗?”

    “嗯?有这个打算了?那……小舞,我们不谈这个了,现在要做的是稳定你的身体,要好好配合雨浩把身体养好,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就能出去旅行了”

    唐三见妻子说到孩子时,神色黯然,知晓原因的他急忙转移话题,想让妻子多多配合女婿稳定住身体,他才能让一家四口出去旅行……“三哥,我今天送了不少豆腐给雨浩吃,你知道为什么吗?”

    “等等,小舞,雨浩那家伙吃今天你豆腐了?”

    唐三听到妻子说女婿趁自己不在居然敢吃她的豆腐,怒气上涌想要问她事情的前因后果,好修理女婿一顿。

    “想哪去了,是小舞桐平时最喜欢的海神豆腐,我用海神神力做的那些,你忘了吗?”

    “抱歉,小舞,我忘了这件事了,还以为你……”

    以为自己误会了妻子意思的唐三一阵尴尬,他已经忘了自家女儿当初嫁人后小舞突发奇想用海神神力做出的特制豆腐,那之后小舞除了女儿要求外就不怎么做豆腐了,一时间也就没有想起来。

    “还以为什么?以为我被雨浩占便宜了吗?三哥要是有这个想法,那我就让雨浩吃我的豆腐,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不是,小舞,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知道自己的言行让妻子不高兴了,唐三赶忙赔不是,小舞对自己的感情他很清楚,即便她此时说的是气话,他也不敢去顶撞,万一真的出现小舞一个想不开导致身体出现恶化,他后悔都没地方后悔去。

    “三哥,还记得结婚当天晚上你说过什么吗?”

    “记得啊,事事顺着你,绝不反对你的意见,就是错误的也要当成对的,让你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

    对于小舞这个时候说这件事的原因,唐三心中很清楚,自己刚才无意间冒犯了妻子,这是他的过错。

    “还记得就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三哥,能给我做一顿饭吗?突然想吃你做的金鸽灵芝汤了,你以前不是说它对我的身体也有好处吗?”

    “没错,我马上去做,小舞等一会”

    小舞低着头,撒娇的语气让唐三微微失神了几秒,随后心中一暖,进入厨房里做起饭来,小舞有了养身体的想法,他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三哥…我…要…怎么办呢…”

    坐在床上的小舞,神色复杂的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对于不久前自己和女婿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想要答谢是她自己提出的,女婿多余的精力也是自己想要帮他发泄的,无论怎么想,都是由自己提出的要求,女婿更多的是被动和对自己的尊重才步步犯错,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否构成了背叛,她只知道自己想要答谢女婿的想法没有错,自己想做的事情应该是对的吧?

    三哥应该不会介意吧?

    …………“小舞,金…又想到舞麟了吗?…衣服都乱了…”

    做好了金鸽灵芝汤的唐三,见小舞躺在床上没有回声,将汤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轻轻擦去妻子眼角的泪痕,想到儿子的情况,他只觉得好像一座山压在自己身上一样,不能告诉妻子任何无法确定的消息,眼角瞥见小舞胸口的衣服有些凌乱,笑着将其整理之后,守在床边也进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