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前夫又想耍花样 > 第313章:妈妈,你可得帮帮我啊
    “妈妈,怎么办……楚景阳现在肯定是讨厌死我了。”白雅纪重重吸着鼻头,一阵堵塞感让她头重身轻,整个人都无力的倒在沙发上。

    “他被流放,这事情跟爸爸有关系,而他父亲的死也跟爸爸有关系……楚景阳一定是知道这个原因,所以才会这样恨我,不肯接受我,妈……”

    越是想,白雅纪的心里一片灰暗,越是难受。

    沉甸甸的,让她觉得实在是难受的不能够呼吸了。

    “丫头。”周雪丽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若是那时候不是喜欢白宗立,自己又怎么会嫁给一无所有的白宗立呢?还给了白宗立钱,让他去创业,不管任何时候都在支持白宗立?“你就那么喜欢楚景阳吗?”

    “妈……”白雅纪扑在了周血里的怀中,根本是泣不成声,晶莹的眼泪都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给覆盖着,她浓密的睫毛上都沾染着眼泪,“我真的很爱很爱他,我不骗你……要是我不能嫁给他,这辈子我也不要嫁人了,我就这样过了……”

    白雅纪说的不是什么气话。

    而是这一刻,自己真的看不到未来的颜色。她的世界里,好像就是一片空白,空空的,白白的,什么颜色都没有。

    所以她连哭都觉得没有力气。

    “你啊……”周雪丽有些头疼,无奈的拍着白雅纪的肩头,“这事情我回头帮你说说。”

    “妈,真的吗?”听到周雪丽这样说,刚刚还有些失魂落魄的白雅纪忽然间好像是被注入了生命似的,顿时鲜活起来,“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你要帮我……可是,楚景阳会不会不会同意……”

    这是他担心的事情。

    “你怕什么?虽然说楚家是不错,可是我们白家也不差。”周雪丽哼了声,倒不是对白家自视甚高,她目光轻轻地瞧着白雅纪看,“你若是想要嫁给楚景阳,难道我这个做妈妈的还不能满足你?你爸也一直都想要打败楚家,若是楚家跟白家联姻,那咱们就不算是什么对手,以后若是两家联手,必然可以扩大市场,这样达到强强联合的目的,何乐不为?”

    “可……楚景阳那边……”白雅纪的心里有些小小的窃喜,但是随即,自己便是很快的冷静下来,蹙着眉头瞧着周雪丽,“我担心他不会同意啊。”

    “呵呵,楚景阳就算是骨头再硬,但是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吧?到底是楚家的未来重要,还是那些儿女情长更加重要?”

    更何况,现在陆莉采不过只是依附着白宗立生活罢了。

    而白宗立为了白家考虑也会去找楚景阳的。

    “妈妈,我的事情那就全部拜托你了,你可要帮帮我。”白雅纪这才松口气,她下巴搁在周雪丽的肩头处,哀求的眨动眼睛,“我的幸福就在你的手里了啊。”

    周雪丽的手指头戳着白雅纪的额头,笑颜如花,“真是养不熟,还没有嫁出去呢,我看你的心都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白雅纪的脸上都是羞涩的表情,推了推周雪丽。

    “妈。你就别打趣我啦。”

    ……

    从花园里回来。

    林楚眠的脚步走得很快。她踩着高跟鞋,幸好裙摆不是很大,不然,林楚眠都担心自己的脚步慌乱会踩到裙子,会摔个狗吃屎,到时候自己可能就成了笑柄了。

    她走到会场中,耳边是轻缓的音乐声音,伴随着一阵阵人潮的声音,但是林楚眠脑袋里都是轰轰轰的在响,脑海里都是刚刚在花园里看到的那一幕。

    只是想到那一幕而已,林楚眠就觉得自己的心里在撕裂一般的疼。

    由隐隐约约的疼,渐渐地变得越来越清晰。她手指用力的拽着自己的裙子,站在那里,整个人几乎是摇摇欲坠。

    楚景阳从白雅纪的房间内下来的时候,正好接到了了易良呈的消息。

    “今天司徒杨来了,还带着林楚眠一起来的,刚刚我看到林楚眠是从后花园里回来的,你赶紧回来。”

    最近林楚眠都躲着楚景阳,或者是在照顾司徒杨,所以最近楚景阳的心情坏得很。

    易良呈还得承受着他的那些怨怒。

    现在林楚眠出现了,就有人解救自己了。

    “……”

    林楚眠去了后花园?

    楚景阳的脚步慢慢的停下来,收好手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的抬高眉眼的瞬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林楚眠。

    她穿着黑色的裙子,纤细的身子站在人群中,一张脸,难看的很。

    她失魂落魄的瞧着他看,楚景阳刚刚往前走了两步,林楚眠便作惊鸟状一般转身往人群外走。

    林楚眠以为自己能够忍耐得很好,但是,她宁愿自己今天都没有来过这里。

    若是没有之前那些荒唐的经历,大概自己也不会这样失落,这样难过了。

    她微微的仰着头,将眼泪逼回去,提着裙子便往门口方向而去。

    一刻钟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出去之后,林楚眠就在路边拦了车子。

    楚景阳跨步追上去的时候就看到车子在自己的眼前开出去。

    他转过身上了车子,也开车追上去。

    ……

    林楚眠上车之后,就呆呆的靠在椅背上。

    她正在发呆,忽然间车子就猛地踩了油门,一下子停了下来,林楚眠没有系安全带,整个人都差点被这猛的惯力给甩出去,但是她的脑袋还是猛地撞到前面的椅背上。

    刚刚幸好司机刹车快,车子才没有跟旁边的车子撞上去。

    那辆车的价格不低,若是撞上去了,估计几年都白干了。

    饶是如此,司机还是滑下车窗大骂起来。

    “你眼睛长屁眼上的吗?会不会开车啊?开着豪车了不起啊?”

    而对面的车子这时候推开了车门。

    楚景阳一脸冰寒的从车内下来,司机被他盯了一眼之后就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而林楚眠则是从后面看到了从车里出来的人,她的心脏缓缓地平复下之后,身边的车门被拉开。

    林楚眠的脸色惨白,这会儿一波接着一波的恐惧感从心底深处,密密麻麻的蔓延着,紧紧地扣住自己的心脏。

    她终于忍不住,看着门边站立的人,失控的大吼,“楚景阳,你找死吗?找死别拖着我!”

    林楚眠的状态很不好,好像是在爆发的临界边缘处。

    “下车。”楚景阳一手撑着车门,语气淡淡的说。

    他刚刚给林楚眠打电话,林楚眠不接听,他就怕林楚眠会误会自己什么,所以想也没想的追上来。

    林楚眠的胸口处在剧烈的起伏,听到楚景阳的话,她扯着唇瓣冷冷的笑。

    “你以为你是谁啊?楚景阳,从现在开始,你离着我远一点!”

    她拉着车门要关上。

    楚景阳的手指将车门撑着,无奈的叹气,弯腰一手穿过林楚眠的小腿弯,将人直接抱出来。

    林楚眠的身子腾空而起,她抬手用力的拍着楚景阳的肩膀,瞪大眼睛大吼着,“你做什么?你放我下来!!”

    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是一只猫。

    看起来凶,但是其实都没有什么杀伤力。

    楚景阳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瞬间,林楚眠就被定身一般,顿时不动了,她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人,只看到自己眼前的物体移动。

    而随后自己就被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上车之后林楚眠手里紧紧地扣着安全带,楚景阳双手撑着方向盘,缓缓地将车子开出去了。

    林楚眠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是在楚景阳的车子上。

    她咬着唇瓣,看着车窗外面。

    看着道路越来越熟悉。

    车子最后是在海棠湾的停车场停下来。

    车子停稳之后,林楚眠扭头依然是望着车窗外的方向,从上车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去看楚景阳,现在楚景阳这是什么意思?

    她平复了呼吸之后,沉声问,“楚景阳,你这样的行为算是什么?算是强抢,送我回去,立即,现在,马上。”

    她命令道。

    “送你回去?送哪里去?”楚景阳将身上的安全带解开,侧头瞧着林楚眠的小脸。

    “当然是回家。”她镇定的道。

    每天都在给自己发消息,可回头他却跟其他的女人牵扯不清,林楚眠的心里难受的很。

    关键是,她没有任何资格去警告他,楚景阳,我不许你跟任何女人有任何牵扯。

    她没有资格啊。

    “眠眠。”楚景阳的声音低沉,透着一丝愠怒,“别惹我生气,嗯?”

    他伸手将林楚眠手臂撅紧,微微的用力便将林楚眠提着放到了自己的腿上,他下巴搁在林楚眠的肩头,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抬头想要去碰她的唇。

    林楚眠躲过去,瞪大眼睛大叫,“楚景阳,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身子都在哆嗦,“是觉得我很好玩吗?还是觉得我很蠢,所以你就可以随意的欺负我?”

    “欺负?你觉得我是在欺负你?”他重复着林楚眠的话,喃喃的问。

    林楚眠用力的吸着鼻头,嗤笑,她偏头看着楚景阳的脸,绷着唇没有说话。

    楚景阳瞧着她这样,抬手勾着她的发丝儿,别在耳后处。

    他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肌肤,一下子就在她的身上点燃了一把火似的,越是如此亲密,林楚眠越是觉得自己很是傻逼。

    她将自己的身子往外侧了下,想要逃离他,低声冷冷的道,“楚景阳,我没有力气陪你玩,也玩不起,所以你想玩的话,别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