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精品小说 > 名媛圈 > 【名媛圈】(15)
    名媛圈·第十五章·远赴香港2019年9月2日记住,上帝永远是不公平的!上个月,我还是个屌丝,与人合租住着90平米的破独单,而今天,此时此刻,我住上了京城里顶级的别墅,开上了阿斯顿马丁跑车,当上了一个市值几个亿的上市公司总裁。

    我操过富贵千金、金融公主、贵族学校的高中校花、宅男眼中的高校长腿双胞胎女神,我有一个远赴他国但依然爱着我的系花前女友,有一个纯情高冷愿意爱我一生一世不嫌弃我的情妹妹,有一个公司高管四国混血美女做炮友,有一个可亲可近可操的贴心秘书,甚至操到了现如今炙手可热的美女明星。

    花姐带我入圈以后,京城各家名媛,排队等我操。

    蓦然回首,往事如白驹过隙,不禁让我感慨万千。

    而现在,在我闭目冥想的时候,两位万里挑一的美女正翘着塞着肛塞的屁股,在我身前如饥渴的妖精,争抢吸吮着我的大鸡巴。

    她们此时此刻只想取悦我,只想让我给她们带来快感。

    她们扭动着腰肢,是为了让我多看她们一眼;她们挺起傲人的胸脯,只是想让我抚摸一把;她们用舌头一寸一寸的舔吸我的鸡巴,我的阴囊、我的大腿,我的乳头,甚至是我的屁眼,我的脚趾,只是想让我多一分快感,多一分欢喜。

    这种情感,不叫做爱,叫做欲。

    所以我要奖赏她们、鼓励她们!我把她们像剥玉米一样,撕开她们的衣服,粗鲁的用手抚摸着她们的娇乳,她们细长的腿,她们秘密花园深处似泉眼一样,淌着溪水的小穴。

    我将白灵和仇若兰迭起来,仇若兰在下,白灵在上。

    她们尽力张开细长的白腿,露出两枚嵌着宝石的肛塞和泛着浪花的小穴。

    她们准备好了,那一声浪叫就憋在嗓子里,就等我的鸡巴插进去,她们借着那股进化了千年的快感,那股传承了千年的原始愿望,然后绽放、迸溅,似乎只要我顶进花心深处,她们愿意此时此刻永久定格。

    白灵的皮肤真白,我用手勐地拍打了她的屁股,立刻泛起了红印。

    趁着那股疼痛,我将鸡巴送入白灵的小肉穴。

    “啊——哥——好舒服,再来——用力——用力操我——”

    “白灵,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吗?”

    “是,是——”

    “真鸡巴好,还是假鸡巴好?”

    “真的好!真的好!”

    “那以后你还玩假鸡巴吗?”

    “我把那些玩具都扔掉,以后只要哥哥,白灵的小穴只让哥哥操,哥哥喜欢,白灵就给!”

    仇若兰伏在床上,一直用手指自慰。

    我帮仇若兰将肛塞拔掉,仇若兰低吼一声,道:“王总,也插插我好不好——我——我也想——”

    “若兰,你的菊花,那个老头捅过没有——”

    “没——他的太软,他试过,进不去,只是用手指弄过——啊!疼——王总轻点,求你——”

    “若兰,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奴了,别再叫我王总啦,也和白灵一起叫,叫哥就行,哈哈!”

    我将鸡巴插入了若兰的后门,直顶到头,疼的仇若兰不断低声呻吟,但却不敢让我拔出来。

    不过我是很怜香惜玉的,抽插了几十下,我能够感觉到仇若兰的痛苦,便换了仇若兰的小穴,继续操弄,几百下后,我拔掉白灵的肛塞,提起鸡巴又操弄起来。

    白灵的屁眼上次被我弄过后十分敏感,弄了几十下,便受不了,一直往前躲。

    白灵身高腿长,一下就骑着仇若兰从前面滑了下去。

    我不依不饶,鸡巴一直不离开白灵的屁眼,也骑过了仇若兰,仇若兰顺势乖巧的钻到我的胯下,为我舔起了屁眼。

    “嗯——不错。”

    我才发现,仇若兰的舌头相当灵敏,一会儿一圈一圈的舔舔我的屁眼周围,一会儿把舌头卷成卷,一下一下冲击着我的屁眼,像个泥鳅一样,往里使劲钻。

    “就冲着技术,哥哥收了你不亏,哈哈!”

    仇若兰得到了鼓励,似乎更加卖力,而这时白灵转过头,可怜巴巴的用小手为我撸弄着,眼泪都流出来了,吸吮了几下我的鸡巴,之后小声说道:“后门好疼——哥哥——放了我吧。”

    这时,梅璇穿着一身蕾丝黑裙,缓步走了过来。

    “老板,该吃饭了,这都弄到8点半了,再不吃,菜都不新鲜了。”

    “你玩不玩?”

    我笑吟吟地看着梅璇问道。

    “老板保重身体,您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现在先满足两位妹妹吧。”

    “哥哥——”

    “哥哥——白灵满足了。”

    “若兰也是,从来没这么饱过。哥哥,我们下楼吃点东西,别让梅璇姐姐的饭白准备了。”

    “好!”

    到了楼下,白灵、仇若兰,在饭桌前,两人轮流被我干,一个受不了了,就去吃点东西,另外一个陪我,几轮下来,两人被我干到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而我也有了一丝精意。

    “老板!”

    梅璇笑道:“这三文鱼刺身没了蘸料,寿司专用酱油,我没买到。”

    “那怎么办?”

    我问道。

    “那就要跟老板你要点佐料了——”

    梅璇主动凑近我,手和嘴并用,向我的鸡巴发起了最后勐攻,一股快意立即汹涌上脑。

    “好爽!小璇有进步!”

    梅璇撸弄了我近10分钟,把鸡巴从口中吐出,手速突然变快。

    “啊——”

    我一声低吼,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出来。

    梅璇用玻璃碗接住,笑道:“姐妹们,三文鱼蘸精液,绝对新鲜可口!”

    仇若兰和白灵精神一震,凑过来,笑嘻嘻的试了试——“嗯!又香又滑!”

    然而我却难以下口——“老板尝一个?”

    梅璇端起一片蘸了我精液的三文鱼,向我嘴边凑——“那个——我就不吃这道菜了——毕竟都是我的小蝌蚪——我有点舍不得——”

    “哼!老板在办公室为了图省事,不收拾,没少射我嘴里,让我吞了。今天你一定得尝尝!来来来——”

    我光着屁股,吓得跑上楼,只听到身后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悦耳极了。

    早上,我早早的来到了公司,梅璇凑过来——“老板,今天您的安排有以下几个,一是万花玲花姐给您发了封邮件,要您赶快安排沐西西小姐的晚餐事宜。”

    失“什么沐西西?”

    “华远集团总裁家的千金,上次邀请您的时候,您说约了柳文心小姐,是我帮你推掉的。”

    “他不会找别人吗?缺汉子?”

    我失落的说道:“也不知道文心怎么样了。梅璇,你说我怎样才能找个机会约文心?”

    “老板,这不难。马上您和您的兄弟何健不是要乔迁到新宅吗?您邀请她来您这里与何先生、梁娇娇小姐一起共进晚餐不就行了。晚上,您再哄哄她,把花姐和姐妹会的一些事说给她听,她会理解的。那晚,您还能抱着冰山美人一夜风流,多好。”

    “好思路——奖励奖励!”

    我把梅璇的头往下按,梅璇笑着把我的手拨开,道:“老板,一会儿王晚晴总监还有事找您呢,先说事。沐西西的事,您能定下来吗?”

    “定不下来,至少得从香港回来以后。”

    我心中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

    虽然名媛圈中美女如云,但我不想承认自己是个鸭子,是个吃软饭的,我想干事业,想凭自己的努力站住脚。

    “梅璇,你订两张明天飞香港的机票,我要去见菲姐的闺蜜,杨园月。”

    “您只带我去吗?”

    “对啊。”

    我笑道:“你不是秘书吗?不应该陪我吗?”

    “那我酒店是订一间,还是两间?”

    “为了节约公司成本,就一间吧。”

    我笑道:“抽空准备准备出门用品。”

    “好嘞!”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请进!”

    是王晚晴。

    “王总,您好。”

    “王姐好。”

    “王总,谢谢您之前将我从钱建军这个畜生手里救出来,要不然——要不然——”

    “王姐,您别这么说。是公司没有早早的发现钱建军这个败类。让王姐受委屈了。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梅璇,给王姐端茶。”

    梅璇已经将茶端过来了,王晚晴有些拘谨,既没说要走,也没说别的话题。

    我知道,她在等我说。

    “王姐,我想让您给我当副手的事,您想的怎么样了?”

    “王总,您为什么这么看得起我?”

    “王姐有能力,公司上下都服,我是真心想把公司弄好。当然,我也有私心,我想做个甩手掌柜的,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王晚晴郑重的看着我,道:“王总,承蒙您看得起,如果您真的愿意提拔我,让我出一份力,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王姐,我就在等你这句话呢!”

    转天的上午,我与梅璇坐上了飞往香港的客机。

    “老板——”

    梅璇一脸的紧张。

    “怎么了小璇,不愿意跟我出来呀?”

    我问道:“是不是害怕坐飞机?你早说啊。”

    “那倒不是——我就是有点事——”

    “什么事?你说。”

    “老板,你看我从没求过你什么吧——”

    梅璇笑道。

    “有话直说。”

    “老板,我是在香港念得工商管理,在香港,我有个非常要好的闺蜜。毕业之后,我从没回过香港,老板,能不能给我1天假,让我与闺蜜小聚一下?”

    “梅秘书——咱们是来工作的。”

    “老板,半天,半天行不行?”

    “那,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梅璇挽住我的胳膊,笑道。

    “我还没玩过空姐呢,你帮我勾搭个空姐玩玩。”

    “现在?”

    梅璇有点吃惊——“对啊,现成的。”

    我扫了一眼,头等舱的空姐个个水灵,我瞎点了一个:“就她了。”

    梅璇推开我:“老板,你真不老实。这个任务太难了。我都没查,万一人家是个贞洁烈女,咱俩下飞机就被带走了。”

    “那咋办。”

    “嘿嘿——我认识项琳。我把她送给老板怎么样?”

    “谁是项琳?”

    我问道。

    “自然是最美空姐项琳了。你忘了你头一次见晏家姐妹的那次,有个空姐叫项琳,还是环球旅游小姐第4名,新丝语中国超模大赛第2名。”

    “成成成!”

    我嘿嘿的笑了:“有这事儿早说啊,这事儿,回京就办!”

    下午,我一个人在酒店躺着,实在没劲,给梅璇发了个信息。

    “太没意思了,你不是在香港熟吗?有没有质量好一点的援交大学生,叫一个陪陪我。”

    一会儿信息来了:“现在暑假,大学生不好找。老板我帮您挑了个三线的小平模,我让她到您房间找您。”

    梅璇办事就是漂亮。

    没过半小时,敲门声响起来了。

    “这么快!”

    我穿着睡衣去开门,一看,哇塞,果然是平面模特,长得十分清纯可人,蓬松的短发,嫩白的皮肤,大大无辜的眼睛,看着年龄不大,但气场挺足。

    穿着高跟鞋,估计裸脚有164,光腿穿着小短裙,棕色小衬衣十分显气质。

    “是王宇先生吗?”

    女孩伸出手。

    “不错不错!”

    我接过女孩的手,把她按在了门口,直接与她深吻起来。

    我的双手绕到她身后,抱起她娇小的屁股,用力抖了抖,然后把手伸进了她的短裙里,不断在她的真丝内裤上轻抚。

    女孩把嘴挣脱开,惊呼道:“王先生,等等——”

    因为小姑娘实在漂亮,我可能兴奋了些,力道有些大,没让她动弹。

    接着亲吻她的脖子,扯开她的衬衫,然后向下轻抚她的美腿,掀起裙子,扯掉内裤,抬起她的一只腿,伸出舌头舔起她的蜜穴来。

    这女孩儿呼吸急促,快感不断流遍全身,脸上表情销魂,不断低吟。

    状态还不错。

    我给她舔弄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把她的头压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帮我把鸡巴拿出,张开小嘴,愉悦的看着我,帮我吸吮起来。

    我顺势关上门,享受着女孩儿的自由发挥。

    舔弄了一会儿,我把她扶起来,一把把她抱起,扔在床上。

    女孩似乎陷入狂野,看着我不甘示弱的脱起了衣服。

    我把她双腿拉过来,缓缓将鸡巴送入女孩的逼中。

    女孩的小穴又温暖,有紧凑,又潮湿,紧紧包住了我的鸡巴,似乎有生命,在一呼一吸,不用抽插就十分舒服。

    小平模有这样的资质实在难得!缓缓抽插了几下,女孩儿似乎感觉上涌,呼吸更加急促,低吟更加妩媚。

    我彻底兴奋起来,大鸡巴快速抽插,女孩一直浪叫。

    “好爽——好舒服——用力——别停!”

    “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

    “喜欢就再给你!”

    我换了个姿势,让她伏在床上,我在后面一手紧勒着她细嫩的双手,一手不断抽打她雪白的屁股。

    同感和快感同时把女孩推向了高潮——“啊——”

    女孩浑身颤抖,将我的鸡巴吐了出来,淫水喷洒在床上。

    我双手握着她的双手,不让她轻易动弹,只把自己的鸡巴挺得高高的,一下是一下,根根顶入花心,并且逐渐加快。

    女孩儿大声叫道:“啊——好爽——用力——用力操我——”

    我放开她的双手,攥住了她的头发,发现她的头发湿润而有光泽,香汗已经把头发打湿了。

    一个小平模,我可没怜香惜玉,揪着头发,她似乎更兴奋了。

    我把女孩翻过来,问道:“后门来吗?”

    女孩暧昧地看着我笑,期待的点点头。

    我将她双脚上扬,找到屁眼,为她舔吸了几口,吐了一口唾沫,当润滑了,鸡巴缓缓顶了进去。

    女孩大叫起来,疼得全身颤抖。

    我把她压在身下,问道:“头一次走后门?”

    女孩点点头,笑道:“来,不要管我,吻着我,快速捅几下,我就是爽死了也不怪你。”

    我张嘴含入了女孩的小舌,胯下用力打着桩。

    “啊——好爽——”

    女孩体力不错,我们这样一直干了有三个小时,在插着女孩紧紧的小穴时,我射了,射在了她的小穴里,射的一塌煳涂。

    女孩用嘴帮我把鸡巴舔干净,之后拿卫生纸擦了擦自己的小穴,躺在床上,搂着我。

    我一手握着她乖巧的乳房,一手拿出遥控器,打开电视。

    问道:“饱了吗?”

    女孩甜蜜的偎依在我怀里,幸福的点了点头。

    “你的逼操起来真舒服,很紧。平时很少出来玩吧。”

    女孩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笑眯眯地看着我,点点头。

    “屁眼还疼吗?头一次?”

    女孩还是笑而不语,点点头,似乎是喜欢上了我。

    这时,门口敲门声响起。

    我急忙穿上睡衣,打开门一看,是个20多岁的美女。

    “你是?”

    “您是王先生吗?是一个梅璇的人叫我来的。”

    美女笑道:“对不起,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啊?”

    我往后一看,刚刚我操过的女孩咯咯地笑了。

    “王总好,我叫杨园月,很高兴能跟您合作。”

    我脑袋一阵晕,尴尬的朝她笑了笑。

    门口的美女看到里面春色无限,似乎明白了我操错了人。

    捂着嘴笑了。

    我说道:“美女你先回吧,有需要我再叫你,不好意思啦。”

    接着我关上了门,爬到床上。

    杨园月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妩媚至极。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菲姐也没说你什么时候到——我还以为——”

    “以为我是卖的?”

    杨园月挽着我,咯咯的笑着。

    “不不不,我以为你和菲姐应该年龄差不多,毕竟是香港的金牌经纪人。”

    “你是夸我长得年轻漂亮吗?”

    杨园月笑道。

    我怯怯的问道:“以后还能合作吧?”

    杨园月俏皮的说道:“当然能,而且还要经常合作。嘻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