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光[电竞] > 第 72 章
    解说用着超快的语速,对这场已经画上句号的战斗进行了简略复盘。

    FTW输了,L&P赢了。

    但此时此刻他们都是真正的胜利者。

    享受战场的十个人,值得掌声与喝彩。

    解说A:“FTW最后一波实在可惜,只要经济差小一点,Quiet满神装,胜负如何都不好说。”

    “面对那样的上野联动,心态没崩已经是后生可畏了。”

    “FTW的中单Silvery十分关键,他虽然先倒地,可却逼退了VIVI,拦住了元泽,给队友争取到了击杀L&P射手的大好机会。”

    整场比赛都很精彩,然而让大家始终忘不掉的却是FTW最后一波反攻。

    防御塔全破,兵线被敌方完全掌控,远古生物根本碰不到,死守在高地,只有被凌虐的份。

    既然输定了,不如打出去。

    走出去还有机会抢到兵线,走出去还有机会在他们抢下双龙Buff前打赢团战,走出去是用性命来博取一线生机。

    FTW也的确走出来了!

    他们优先击杀两人,撕裂了铁桶般坚固的L&P,在绝境之中开出象征着希望的艳丽花朵。

    可惜的是他们面对的是L&P,一只被彻底唤醒的全球冠军队。

    他们对时间的把控,对运营的理解,对战局的统筹,是稚嫩的FTW无法比拟的。

    元泽和Gary分别拿下远古生物,闪耀在身上的远古祝福让他们的状态全面提升。

    L&P三人的高机动性已经围剿过来,此时此刻的FTW没有退路。

    哪怕看到了兵线,哪怕知道巨龙会喷掉复活水晶,哪怕这波团战打与不打胜负都已成定局。

    他们仍选择了战斗。

    撤退只会死得更惨。

    拼下去还有一线生机。

    这是当时卫骁做出的判断。

    只要他们早三秒钟击杀L&P,活下来的队长就可以利用冷却结束的传送技能赶回老家,守住复活水晶。

    可惜……

    倒也没必要可惜,他们已经拼尽全力。

    这最后‘三秒’是他们的成长目标。

    这个目标是需要时间和磨砺来逐步积累的!

    比赛结束。

    卫骁向后靠在椅背中:“Nice!”

    白才笑他:“都他妈输了,还奈斯个屁啊。”

    宁哲涵轻呼口气:“虽然输了,但是很爽。”

    老越点头:“对,很爽。”

    比之前赢了的对局都爽。

    卫骁乐了:“兄弟们可以啊,抖M体质?不如咱们回去Solo,我让你们爽上加爽……哎哟……”

    脑门被队长弹了下。

    陆封:“走了。”

    卫骁跟着起身,跟白才小声哔哔:“坏了,队长是不是吃醋了,我今晚不会进不了屋吧!”

    菜哥一个踉跄,差点在舞台上表演菜吃屎:“闭嘴吧你!”

    双方握手。

    L&P的中单VIVI用力握住宁哲涵的手,小宁子硬气得很,反手握他,两人赛场拼操作,赛后拼握力,真男人哪哪都不能输!

    按理说元泽应该和同为上单的Close握手,但他站在了卫骁面前。

    卫骁不情不愿伸出手,元泽压低声音道:“L&P的大门为你敞开……”

    卫骁:“呵呵……”

    不等他开嘲讽,元泽先一步把话说完:“随时等你来挑战。”

    卫骁眉峰一扬,懂了。

    这狗东西可算是做回人了。

    卫骁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道:“等着,下次肯定让你拼尽全力。”

    元泽手上一痛,暗骂一声臭小子力气真大,面上当然还得装着逼:“我很期待。”

    另一边Gary也在用蹩脚中文跟陆封放狠话:“折次捕蒜……”

    陆封面无表情:“你可以说英文。”

    Gary:“…………”

    元泽拎住自家傻大个,和陆封打了声招呼:“回见。”

    陆封怔了下,嘴角微扬:“回见。”

    卫骁探头探脑的,察觉到些许不对,下台就问:“队长,回见是什么暗号吗?”

    正想给他们爱的拥抱的辰风一愣。

    一旁的汤臣哈哈大笑:“是Marshal说的吧,以前在FTW,他们每次Solo输了都会说回见,意思是下回一定打爆你。”

    卫骁捕捉到重点:“队长你以前经常和元老贼Solo。”

    陆封:“嗯。”

    卫骁一边抢到他身边坐下,一边问:“有多经常。”

    陆封:“……”

    卫骁追问:“比我俩还经常吗!”

    白才脑子痛:“骁哥,你的醋味熏到我们后排座了。”

    卫骁理直气壮:“我不管,我不能输给元老狗!”

    陆封低声对他说了句。

    卫骁眼睛瞬间亮了:“是哦,你俩就在一起一年多,我们却要在一起一辈子,那肯定是咱俩更经常了!”

    白才一头磕死在椅背上。

    辰风:“……………………”

    恋爱需谨慎,远离小畜生!

    有了FTW和l&P的炸裂开场,之后的比赛就有点枯燥乏味。

    尤其是第二的黑骑士,怂哒哒的骑士们挑了第六的队伍,双方打得不温不火,整个宴会厅都有点昏昏欲睡。

    直播间有位观众的弹幕很有意思――

    “对不起兄弟们,我感觉到了高-潮后的倦怠。”

    话糙理不糙,虽然被禁言,但这位大兄弟说出了无数人的心声。

    FTW和L&P的对战高-潮迭起,观众都跟着嗨到不行。

    再看这清汤寡水的比赛,顿觉口中无味。

    第三局还算不错,Pro对3U也是真爱,又选了他们。

    阿睡和从逸拼命针对金成炫和李赫然,双方打得十分精彩。

    虽然最后3U输了,但观众们给予这只重获新生的战队极高的评价。

    今年冬训赛,中国赛区的四支队伍都十分出彩。

    FTW不用说了,犹如一枚深水鱼雷,炸开了2021年的荣光赛事。

    3U也不遑多让,睡衣组合的亮眼操作,让中国赛区对全球双人赛充满希望。

    RR在B组的情况和FTW差不多,凭一己之力拉满全场仇恨,月夜更是和谢和打了个头破血流,搞得赛委会不得不策略性改规则。

    TPT看起来最低调,除了欧星和Y1的晏江闹了波‘绯闻’外,没什么大动静,可熟知这个队伍的粉丝明白,TPT的数据帝已经把整个B组所有战队扒了个遍,各项数如果据罗列出来,RR的莫有钱怕是要倾家荡产冲来买买买……

    积分争夺赛结束,大家各自散去,回了训练室。

    辰风教练拿到一手录屏,回到训练室就开了投影仪。

    他双手撑在桌前,看着首发五人:“……很棒。”

    毒舌女王给出这俩字,饶是日常发呆的越文乐都受到了惊吓。

    宁哲涵有点兴奋,坐得腰板笔直笔直的。

    平日里辰风复盘,都是挑着一个点往死里批,不把人说到垂头丧气绝不罢休。

    宁哲涵虽然入队晚,但也体会过辰式攻击,那机关扫射,比对局比被对手干翻还难受。

    今天辰风一句重话没说,真个复盘过程异常流畅,基本上都是在夸。

    这一局FTW问题挺多的,中下辅不提,连卫骁和陆封也有不少失误。

    辰风对陆封也是从不客气的,大魔王又怎样,老板又如何,作为看着他长大(不是)的辰妈妈,他只对事不对人!

    汤臣听得耳朵痒:“你能好好说话吗……”

    白才用力点头。

    辰风:“……”

    温柔了十分钟的辰教练炸了:“怎么,说点好话就皮痒?非得骂着来?白才你还好意思点头?下路那波你在梦游?传送音效都听不到?元泽突进来你连大招都开不出你玩个屁的神牧啊!”

    菜哥:“……”

    汤臣:“嗯,有那味了。”

    训练室哄堂大笑。

    辰风一看这帮崽子心态不错,也不藏着掖着了,恢复本色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骂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又夸了句:“打得很好。”

    真的好,是他当教练这么多年,看过的属于FTW的最好的一场比赛。

    神之队的时候,他退役后还只是个数据分析师,并不是教练。

    神之队解散,教练组也散了个七七八八,Close找到他时,辰风心惊肉跳的:“我能行吗?”

    Close说:“我都能当俱乐部负责人,你为什么不能当教练?”

    辰风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高个青年,一咬牙:“好!”

    风风雨雨的三年,辰风比谁都想看到一支完整的队伍。

    今年他终于等到了。

    一个在全球冠军队的手下,打出了气势的的FTW!

    台上紧张刺激,台下又何尝不是。

    辰风要不是爱面子,眼泪都能给逼出来。

    他舍不得说他们,哪怕有些小差错,这局比赛五人也拼到了最后。

    经验不足没事。

    阅历不够没事。

    意识差了些也不要紧……

    都不是问题,只要不放弃比赛,只要不躲闪逃避,只要有一颗想要胜利的心。

    他们就是最棒的!

    复盘结束已经十点半。

    辰风的意思是,他们继续国际服冲分。

    卫骁手痒得很:“我们来五排吧。”

    他眼巴巴地看着陆封,怕队长有事。

    陆封顿了下:“我可以。”

    卫骁立马振奋起来:“来来来,搞起来,上野联动是吧,咱们再研究下!”

    训练赛时就搞了一波,太不过瘾了,他还想再试试!

    陆封没问题,其他人更没问题,只有白才道:“等我哈,我去蹲个厕所。”

    卫骁急死了:“你快点,老子牺牲Solo时间来五排,你别搞我!”

    没错,他连和陆封Solo的机会都放下了,来五排练阵容,这牺牲可是无比巨大的。

    白才有理有据的:“老子状态不好,你又得喷我菜。”

    卫骁莫名觉得这对话有味道,摆手道:“快去快回!”

    等白才的空档,卫骁心里委屈,转头看陆封:“队长……”

    陆封:“嗯?”

    卫骁问:“你今晚几点睡。”

    陆封雷打不动十二点,但今晚大家状态好,他会晚一些:“一点。”

    卫骁心窝疼:“你看我俩没空Solo了。”

    陆封眼中染了笑意:“的确没时间了。”

    卫骁委屈死了:“那可以存着吗?”

    陆封:“?”

    卫骁:“把今晚的Solo存到咱们有空的时候……”

    陆封纵着他:“好。”

    卫骁分分钟得寸进尺:“那能涨利息吗?”

    陆封:“……”

    卫骁真是服了自己这聪明才智:“今晚的一场Solo,存五天就变五场怎么样!”

    对面的宁哲涵和越文乐懵逼了:您这还是高利贷啊!什么利息这么疯!哦,卫疯牌利息。

    陆封转头看他。

    卫骁才不怕他的冷脸,撒娇耍赖一个顶俩:“好不好,你看我今晚这么主动放弃Solo,全为了队伍……”

    陆封那被发丝挡住的耳尖一颤:“好。”

    小宁子和老越:“…………………………”

    他这‘娇’还没撒完,队长就败了。

    卫骁喜上眉梢:“队长你太好了!我最……”

    喜欢你三个字没说出来,陆封打断他:“去补兵。”

    卫骁:“诶?”

    陆封回复大魔王本色:“最后一波如果你满神装,结果会怎样。”

    卫骁:“……”

    熊孩子一秒变怂,陆封又有些心疼。

    卫骁:“对!如果我六神装,伤害肯定不一样!”

    至少能早两秒击杀元老狗,这样的话……FTW没准能赢!

    卫骁在正事上从来不委屈,麻利得开了自定义,去补兵了。

    宁哲涵也赶紧跟上,老越放下薯片,补兵等菜哥。

    白才回来后,五人五排到了一点左右。

    队伍的默契是要慢慢培养的,这不是一个人就能努力来的。

    尤其是卫骁和他们的黏性,更需要不断磨合融洽。

    时间差不多后,陆封起身道:“早点休息,明天还有自由匹配。”

    四小只坐正:“队长晚安!”

    陆封:“晚安。”

    他先走了。

    宁哲涵小声道:“队长的生物钟真健康……”

    凌晨一点睡觉对于电竞选手来说,真的不晚。

    Close吹立马上线,卫骁道:“队长不沉迷训练咱们都拍马不及了,他要是和咱们一样,那咱们……哦,是整个联赛的选手还有活路嘛。”

    菜哥:“……”

    小宁子很有陪卫骁说相声的潜力:“不无道理。”

    老越抽空磕个薯片都差点被呛到!

    陆封走了,他们开始双排。

    卫骁拒绝带菜,他如今和菜哥的默契很稳了,不需要再黏糊,所以他盯上了宁哲涵。

    5V5里,中野联动是个大课题。

    远的有EVE的神仙中单谢和,他和他家队长的那个配合,能把对面野区搞个鸡飞狗跳。

    近也有RR的月夜和莫有钱,这俩能在B组和EVE干个不可开交,回国后也是劲敌一个。

    宁哲涵个人水准非常突出,缺的是经验和磨砺以及队友配合。

    卫骁作为带节奏的野位,和他培养默契是必须的。

    白才和越文乐是老搭档,两人配合了一个赛季,自认默契还行,然而今天那局训练赛,他俩被人当成缺口突破,这会儿也是压了一肚子火,急于找感觉。

    他们分头双排到凌晨三点。

    白才道:“差不多了,白天的自由匹配不能耽误。”

    宁哲涵和卫骁也刚好结束一局:“行,散了吧。”

    小宁子和越文乐起身伸个懒腰,一起回屋,白才晚走一步,看卫骁:“你还不睡?”

    卫骁打个哈欠:“马上。”

    白才警惕道:“别熬夜哈,白天还有硬仗。”

    卫骁摆摆手:“明白。”

    白才不管他了,回屋洗白白睡觉觉。

    训练室里空无一人,卫骁登出游戏,打开了昨天的视频录播。

    辰风已经带着他们做了复盘。

    四十分钟的比赛,复盘了一个半小时,不算长,但也把该讲的点都讲过了。

    卫骁缩在电竞椅里,鼠标一点一点地看着这场对局。

    Close击杀Marshal。

    Close击杀Gary。

    Close击杀MO。

    ……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四十二分钟……

    最后的团战比他想象中要长一些。

    VIVI击杀越文乐。

    他击杀了VIVI。

    Gary击杀白才。

    Close击杀Gary。

    元泽和他同归于尽。

    活着的只有Close。

    FTW复活水晶爆破的那一秒,孤身站在峡谷里的狂战犹如远古战神,立在惨烈的战场,身后是破败的城池……

    国亡将存,何其悲壮与无奈。

    卫骁按下暂停键,定定地看着这一幕。

    活着的Close。

    站着的Close。

    只有他一人的Close。

    他心搅成一团,强压下去的懊悔翻涌上来。

    说好不留他一个人,说好不拖他后腿,说好要做他配得上的队友,可是……

    卫骁盯着屏幕,脑中浮现出的是独自站在FTW大厅,望着队友远去的Close。

    十八岁的队长。

    用年轻的肩膀扛起一切的队长。

    冷硬的外表下比谁都温柔的队长。

    他知道被留下的滋味,知道强撑着不能倒下的感觉,知道那种一旦垮了就一无所有的恐惧。

    所以他心疼Close。

    越了解越心疼。

    越心疼越不舍得看他受丁点儿委屈。

    哪怕知道这局比赛已经尽了全力。

    可还是不想留他一个人。

    这么好的Close,凭什么被留下。

    ‘吱呀’一声。

    训练室的门开了,卫骁一惊,关了视频。

    门外站着披了件黑色睡袍的陆封,他领口敞着,修长的脖颈下是大片胸口,在黑色布料的映衬下越发冷白。

    “五点了。”陆封皱眉,让本就生人勿进的气质更上一层楼,寻常人估计早就低头躲开。

    卫骁不怕,他只是有些惊讶:“队长你还没睡?”

    陆封:“醒了。”

    他回去洗过澡就睡了,这会是醒了一觉,看到隔壁床没人,出来找他。

    谁知推开训练室门,就看到卫骁缩在电竞椅里,抱着膝盖盯着电脑屏幕。

    从陆封的角度,他不知道卫骁在看什么,但他看得到卫骁的神态――

    好像要哭了。

    见惯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冷不丁看到这样,陆封心像被针刺了一下。

    他皱眉不是因为卫骁这么晚没睡,而是因为他这么伤心。

    “怎么了?”陆封走过来,看他电脑。

    屏幕上空荡荡的,没有游戏界面,也没有其他的。

    卫骁不好意思说――他自己菜,跟不上队长,哪还有脸哔哔。

    “没什么。”

    陆封盯着他眼睛,顿了好一会儿,温声问:“……想奶奶了?”

    能让卫骁这样的,只有他去世的奶奶了。

    陆封还记得,拿着奶奶遗物的卫小小哭得有多凶。

    卫骁:“……”

    不提没事,一提他瞬间绷不住了。

    他想奶奶,但刚才他不是在想奶奶,可陆封用这么温柔的声线提到‘奶奶’二字,卫骁心中竖起的高墙瞬间坍塌,脆弱拥挤而出,霸占了他所有情绪。

    陆封愣了:“别、别哭。”

    他心疼得厉害,又不知道该怎么哄他。

    卫骁绝对是那种不会哭的小孩,从小就没学会该怎么哭,所以只会流眼泪,无声无息得流,好像只需要自己难过,而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只有当哭声没用的时候,孩子才会把眼泪流给自己。

    陆封将他拉入怀中,按在自己肩膀上:“……小小乖,不哭。”

    卫骁眼泪流得更凶了:这是奶奶写在日记里的话。

    陆封心疼得不知该怎么是好:“没事的,以后FTW就是你的家。”

    卫骁动了下,温热的气息拂在他耳畔:“队长……”

    陆封后背神经紧绷,差点推开他。

    卫骁声音温软:“FTW也是你的家吗?”

    陆封微怔,半晌才低声道:“嗯。”

    卫骁比他矮了半头,下巴刚好落在他肩膀上:“那我们是家人吗?”

    陆封心猛地一跳,他道:“如果你想的话……”

    卫骁立刻道:“我想!”

    陆封轻吸口气:“那就不要哭了,以后我做你的家人。”

    奶奶是不可替代的,但卫骁会这么难过,更多的是因为自己没有家。

    他明明有生身父母,却活得像个孤儿。

    有家不能回的滋味,有时候比没有家还折磨人。

    陆封明白。

    卫骁枕在他肩膀上笑了下。

    陆封:“……”

    卫骁起来,看他:“那队长,我该怎么称呼你?”

    看到熟悉的笑脸,陆封的心放松了些:“嗯?”

    他惦记着卫骁,没太留意他说什么。

    卫骁思考得很认真:“家人嘛,不就是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

    陆封隐约猜到了。

    卫骁眼睛完成月牙,满是戏谑道:“你是男的,又比我年长,所以只剩下爸爸和哥哥了。”

    陆封:“……”

    卫骁:“哥哥?”

    陆队:“!”

    卫骁又皱眉道:“不行,我爸不配有你这么好的儿子。”

    陆封:“………………”

    卫骁:“那就只能是……”

    陆封听不下去了,转身往外走:“不睡觉的话,下午自由匹配让汤臣替你。”

    卫骁惊了:“晚上还有训练赛呢!”

    自由匹配是汤臣的话,那训练赛也得是汤臣上场。

    陆封:“汤臣上路,我打野,没问题。”

    卫骁跟上来:“那怎么能行,队长你不爱玩打野的!”

    陆封冷笑:“偶尔打一局,很新鲜。”

    卫骁悲愤道:“怎么肥事,刚还说FTW是我家,这会儿就不要我了吗!”

    大魔王把人拎回屋,反手关门。

    卫骁眨眨眼,投降:“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早睡早起乖乖听话,爸爸别把我逐出家门!”

    陆封把浴巾扔他身上:“去洗澡。”

    卫骁接住:“好嘞!”

    去了浴室,他又探头出来:“爸爸~!”

    尾音轻飘飘的,叫得很不正经。

    陆封:“……”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大魔王破功了:“闭嘴!”

    难得能捉弄队长,卫骁乐死了,躲在浴室里笑得不行。

    家人啊。

    他和Close是家人。

    卫骁心里像抹了一层蜜,甜得他全是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