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光[电竞] > 第 78 章
    只是在给卫骁拉伸,却把陆封搞出一身薄汗。

    完事后卫骁觉得身体舒服多了,他想想自己的鬼哭狼嚎,挺惭愧:“队长,我平时没这么娇气的。”

    真的,他长这么大,连和奶奶吃不饱饭的时候都不叫苦,偏偏在队长这里……

    陆封微怔。

    卫骁把锅甩给队长:“还是你对我太好了!”

    又体贴又厉害,他怀疑没什么事是能难倒队长的。

    陆封看着眼前的十九岁大男孩,心中旖旎散去不少。

    虽然只比他小了两岁,可卫骁真的还是个孩子。

    一个极度缺乏关爱,渴望被关怀的半大少年。

    他小时候有多强撑着坚强,找到依靠后就会有多么的孩子气。

    卫骁依赖他。

    这个认知让陆封嘴角勾了起来。

    挺好的,他才十九岁,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陆封起身道:“我去问问午餐。”

    超时十多分钟了,该送上来了。

    卫骁活动了手脚:“我让老白送饭了。”这家伙是打算自己吃饱了再来嘛。

    陆封帮白才解释:“刚进屋时我碰上他了,我让他不用送了。”

    卫骁懂了,他又问:“队长你吃过饭了吗?”

    陆封:“还没。”

    卫骁眼睛一亮:“一起?”

    陆封:“嗯。”

    卫骁的开心溢于言表:“太好了!”

    陆封看着他的笑容,想问为什么这么高兴。

    卫骁已经喜滋滋说道:“你吃芹菜我吃肉,咱俩不愧是天生一队!”

    陆封:“………………”

    大魔王被难倒了,卫小小加芹菜,这真的是太难了。

    今天的积分争夺战,依旧和FTW无关,打满四场的他们沦为板凳帝,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台上的人快乐。

    卫骁看得眼热,左右勾搭:“老G约训练赛不!”

    老G就是痛快:“好!”

    VIVI笑:“你说得不算。”

    老G醒过神,遗憾看向卫骁:“哦,我说得不算。”

    卫骁哄他:“你去找你队长撒娇,他说得算!”

    元泽不在现场,估计是出去抽烟了。

    老G一脸迷惑:“撒娇?”

    卫骁:“对对对,等你队长来了,你撒泼打滚,满地乱爬,他不让你约训练赛你就别起来。”

    FTW众人:骁哥您英文真好,这都说得明白!

    L&P众人:Quiet英文不行啊,这说得是什么?老G怎么能像个熊孩子一样满地打滚?

    Gary显然也低估了卫骁的英文水准,以为他说错了,所以强调了一遍。

    卫骁沉吟道:“你家队长如果不吃这套,你就梨花带雨嘤嘤唧唧,哭到他点头为止。”

    得了,这家伙英文遛得很,比老G的中文溜多了!他很清楚自己出了什么馊主意!

    老G严词拒绝:“怎么可能!”

    他敢这样,分分钟被队长锤成猪头。

    卫骁蛊惑他:“你不试试怎么能知道?你队长可疼你了。”

    Gary狐疑:“我怎么不知道我队长疼我?”

    卫骁诧异:“你队长竟然不疼你?”

    老G:“……”

    卫骁:“他都不疼你了,你还和他上野联动个屁啊,赶紧……”

    元泽:“呵呵。”

    卫骁:“!”

    策反到一半,正主回来了。

    不过卫骁这没脸没皮的,才不会尴尬,他扬起笑脸看元泽:“元队回来啦。”

    元泽瞧瞧他这毫无阴霾的干净澄澈的眼睛,手痒:Close是怎么收服这个天使面孔恶魔心肠的小畜生的!

    陆封把自家崽按了回来:“看比赛。”

    卫骁乖巧听话:“好嘞。”

    被晾在一旁的元泽:“……”

    更凄惨的是,他家拖后腿的还在问他:“队长,你当真不……”

    元泽鸡皮疙瘩直蹦Q,给了傻大个一个爆栗:“你他妈有那臭小子三分机灵,我们也三连冠了!”

    他说的是中文,老G委屈巴巴听了个半吊子:“我妈挺机灵的……”

    元老狗:“……”

    谁敢想,叱咤荣光国际圈,凭借精通八国语言的鬼畜Buff,嚯嚯了无数外国友人的元老狗,翻车翻得如此频繁彻底且蛋疼!

    也不知道是老G的‘撒娇’生效,还是卫骁的挑衅给力。

    当天晚上L&P主动约了FTW训练赛,不是积分争夺战,是私底下开个房间五排。

    卫骁乐了:“可以嘛老G。”

    菜哥:“呵呵。”

    谁都知道G哥是无辜的,你才是罪魁祸首!

    训练赛相对来说比较轻松,L&P虽然元泽上场,但中路VIVI没上,换了个替补,估计还是练兵。

    FTW不嫌弃,他们打一场赚一场,才不管那么多。

    双方打了个BO3(三局两胜),FTW只赢了第一小局。

    果然换上替补也是强队啊。

    不过强队的替补本来也是非常优秀的一线选手。

    L&P训练室。

    Gary道:“虽然说不过Q小疯,但打得过他!”

    元泽叼了根烟,嗤笑道:“用不了多久,你就打不过他了。”

    Gary不服:“他是成长很快,但我们也不差!”

    元泽吐了个烟圈,笑道:“回国加训。”

    Gary一点不怕:“好!”

    有危机感才能进步,哪个后浪甘愿被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元泽很期待今年的全球赛。

    本以为卫骁跑个新鲜就完事了,谁知第二天又醒过来了。

    这次没定闹钟,也没让陆封叫,他听到动静自个儿就爬起来了。

    陆封看他迷迷瞪瞪的模样,还以为他又要梦游。

    卫骁歪头,看向他的表情哭唧唧:“队长~”

    陆封被他叫得一大早就想冲凉水澡:“困了就继续睡。”

    卫骁抓抓脑袋,搓搓脸,精神道:“跑步!”

    陆封:“……”

    有时候真是不得不佩服卫小小,一旦决定了的事,多苦多累都要咬牙撑。

    说要一起跑步,还真就努力早起跑上了。

    晨跑第三天,卫骁还是跑得半死不活。

    好在陆封已经免疫了,不至于天天冲凉水澡。

    卫骁体质是真的一般。

    陆封记得两年前他还可以――能精神抖擞Solo四十八小时,体力是有的。

    卫骁怪不好意思的:“这两年过得晨昏颠倒。”

    他说得隐晦,陆封却听懂了。

    两年前卫奶奶还在,卫骁从小能干,哪怕不专门锻炼身体,每天做家务打工贴补家用也都是在锻炼。

    可惜这两年,他放纵了。

    奶奶去世,梦想破灭,所有的快乐都是表面的。

    白才带着他做陪练,钱赚到了可惜却没处花。

    更何况那每一场陪练,每一局Solo对于卫骁来说都是变相的折磨。

    看着别人为比赛倾付努力,看着别人在赛场上燃烧自我……

    卫骁只有扎心的羡慕。

    这浑浑噩噩的两年,卫骁除了学习就是游戏,运动是不可能有的。

    被毛豆遛弯已经是极限了。

    听到这里,陆封是真的想带着卫骁运动了。

    十九岁很年轻,还糟蹋得起。

    可身体真的很重要,尤其是职业选手……

    陆封的肩膀微微刺了下,心落了下去。

    “跟着我呼吸。”陆封教卫骁。

    卫骁懵懂:“啊?”

    陆封放慢脚步,跟在他身边:“两步一呼,两步一吸……”跑步是有技巧的,之前他只以为卫骁是兴头上闹闹,没两天就回去了,谁知竟然跟了这么多天。

    既然要跑,就得科学得跑,这样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卫骁跟着他学呼吸,没多久就品到味了:“这样好像不那么喘了。”

    陆封:“慢慢来。”

    卫骁由衷道:“队长你真的太厉害了。”

    为什么会有Close这么牛逼的男人,他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是女的!

    操!

    卫小小被自己的傻逼念头吓住了!

    “Quite?”旁边传来了金成炫的韩式英语。

    卫骁回神,看到和他们隔了一截小草坪的炫神。

    金成炫也在晨跑,他穿了件白色短袖黑色短裤,运动鞋是昂贵的限量版AJ,用来做摆设比较好的那一种。

    卫骁冲他打了招呼。

    金成炫几步跟上来:“你被你队长拎着跑步?”

    卫骁理直气壮道:“是我赖着我队长,非让他带我跑!”

    金成炫被噎了半下:“……你真行。”

    卫骁和他唠上了:“李队怎么样啦?”

    一提这事,金成炫就叹气:“好多了。”

    卫骁:“最后一天的奖池争霸能上场吗?”

    金成炫冷笑:“放心,锤爆你没问题。”

    卫骁兴奋:“好!等你们!”

    金成炫:“……”

    总觉得和这小子放狠话很没意思,好大个气势全被他反弹了!

    酒店花园挺大的,但出来跑步的就他们仨。

    金成炫一个人无聊得很,凑过来和他们一起。

    卫骁有一搭没一搭得和他聊着。

    陆封提醒他:“呼吸。”

    卫骁赶紧稳住,呼吸了几个来回后又忍不住炫耀:“我队长教我的,可管用了!”

    金成炫:“……”这谁不会,炫耀个屁啊。

    金成炫看看陆封,心里酸了酸。

    三年前还和他一般高,如今高他半个头了。

    更不要提那速干衣下的身材,啧啧啧,小Close你是想退役后出道当模特吗!

    老金很酸:“你家队长真行,再打十年也不会有职业病。”

    这话卫骁爱听:“我也觉得,能打的职业选手多了去了,但轮持久,肯定没人拼得过我队长。”

    金成炫羡慕:“要是老李也早点锻炼,哪还会像现在这么惨。”

    卫骁挺关心的:“现在锻炼也来得及吧。”

    金成炫:“来得及,每天出出汗是能缓解症状的。”

    卫骁听得揪心:“理疗效果如何?”

    金成炫道:“发现得早,治疗也早,只要别太累着,问题不大。”

    卫骁松口气:“那还好。”

    金成炫自信满满的:“放心吧,今年世冠杯是我们Pro的。”

    这话卫骁就不服了:“想什么呢,世冠杯今年姓F。”

    巧了,全联赛就FTW一家是F开头。

    金成炫正想说姓P,接着又想起联赛有三家种子队都是P开头……

    操,输了!

    陆封和卫骁早出来二十分钟,结果和金成炫一起回去。

    卫骁还有底气嫌弃别人了:“炫神你不行啊。”

    金成炫累得不想说话:“闭嘴!”

    卫骁得意道:“我队长这都放慢速度了,你不知道前几天,我被他搞得死去活来。”

    金成炫:“……”

    陆封:“……”

    金娇花知道陆封的性取向,一时也不知道是该怜悯还是同情还是怜悯加同情了:“加油。”

    他给予曾经的队友以鼓励。

    卫骁帮队长回话:“该加油的是你啦炫神,各方面都要加油哦。”

    金成炫:“…………”

    FTW有毒啊,当年有个元老狗,如今有个卫小疯。

    这风水真的没问题吗!

    中午吃饭的时候,宁哲涵听说了卫骁的‘丰功伟绩’,十分佩服。

    卫骁低调而又不失生动地开口:“没什么的,跑步这件事很简单,只要两步一呼两步一吸,保证呼吸,提高速度,跟上队长的节奏,那就像路人队碰上职业队五排,跑就完事了。”

    啃着龙虾的菜哥:“你不去说相声真是白瞎了。”

    卫骁看他:“单口相声没意思,老白来给我捧哏。”

    菜哥捧了:“滚!”

    陆封和辰风汤臣过来时,卫骁已经在全队怂恿:“来跑步啊,来快活啊,超刺激的!”

    陆封:“……”

    辰风:“……”

    能说什么,他们这些成年人能和个熊孩子说什么!

    汤臣迎上去:“跑什么步啊,去游泳啊。”

    他这话一出,卫骁分分钟被点醒:“是哦!”

    他们待在一个度假海岛,为什么要放着游泳这项运动不搞,去无聊跑步?

    辰风一个踉跄,真想锤死汤臣!

    少说点能死啊!

    游泳是人干的事吗!

    卫骁怂恿道:“兄弟们,咱不跑步了,去海里浪吧!”

    宁哲涵心动了:“我、我还带了泳裤!”

    越文乐:“……”

    菜哥一点都不想去:“我睡觉。”

    卫骁瞪他:“信不信我把你的行李箱丢海里。”

    菜哥心一提:“卫骁我□□大爷,你敢觊觎我的行李箱,我他妈和你拼了!”

    他六万六的行李箱,要是沉入海底,他就跟着跳海!

    FTW一半人被鼓动,做主的是那一人。

    卫骁看向陆封:“队长,去游泳好不好!”

    他教老G那些管不管用不知道,反正他自个儿的撒娇技能是点满了。

    辰风转头看陆封,心里默念:稳住稳住,不能同意,海里浪这种事,你把持得住吗!

    陆封:“……”

    卫骁眼巴巴看他:“好不好嘛。”

    陆封:“……好。”

    辰教练,卒。

    这事就定下了,明天上午十点,FTW团队项目――海里浪啊呸是游泳。

    来这边集训也快十天了,出去放个风,玩一玩也是可以的。

    好不容易来到个度假胜地,不放松下也说不过去。

    项六安排了一下行程,甚至还找来了统一的泳裤。

    六哥解释道:“赞助商有准备,说是如果有游泳项目,建议拍个日常。”

    别的战队不好说,FTW是出了名的颜值霸强,真搞个泳衣海报,官博流量能爆炸,赞助商的小商标能跟着原地升天。

    可惜项六不敢乱来,先问陆封意见。

    陆封看看这泳裤,脑中蓦地浮现出卫骁骁细瘦的腰身……

    “别拍。”

    大魔王一口拒绝。

    项六也不意外,FTW不靠这个敛财,是一直以来的运营宗旨。

    全队颜值高也都不是故意的:菜哥不用说了,自荐枕席(不是);老越当时是菜哥推荐的,FTW能有个靠谱的射手就偷着乐了,哪里还管长什么样;宁哲涵是FTW拿了国内冠军后最有底气的签约,三百万高价买回来的是个未来法王,可不是买回来个时髦小伙。

    至于最后归队的卫骁。

    谁知道大师长这样啊,早些时候项六还脑补大师是个秃头胖子呢!

    如今FTW五人,随便拍个照片都像要出道,项六也是很难的。

    他做的明明是电竞俱乐部经理,怎么这么像在带男团!

    尤其是网上的粉丝,稍不留神就成了娱乐圈追星。

    黑被粉多,粉比黑凶,吵起来天翻地覆。

    FTW运营很累的好吗,为了让粉丝们关注选手的比赛而不是脸,他们很不容易的!

    第二天大家都起得挺早。

    陆封眼看着时针离十点越来越近,心情很复杂。

    他推开眼前的文件,向后靠在椅子里。

    游泳。

    去还是不去。

    想到卫骁灿烂的笑容,不舍得让他失望。

    想到他光着身子的粘人模样,陆封又觉得是活受罪。

    自作孽不可活。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这六个字也会贴在大魔王脑门上。

    FTW几人一起下楼时撞到了元泽。

    元泽诧异道:“这是……”

    陆封:“一起跑步,来吗?”

    元泽一惊:“不了不了。”

    操,FTW有毛病啊,大清早一起下楼跑步?

    卫骁没听到他们的对话,要是听到了,一准得上来添油加醋多说几句。

    既然FTW自己都不打算拍队员的海边日常,那就更不能让别人拍了。

    他们找了块清净的海滩玩水。

    大家都是穿着队服下楼的,泳裤直接在里面,脱了就能下水。

    宁哲涵不会游泳,抱着个海豚游泳圈,开心得很;老越一脱衣服白得惊人,不愧是荣光著名小白脸;菜哥是会游泳的,已经去嗨了。

    汤臣全队最黑,他抓抓后脑勺道:“不对啊,我平时不觉得自己黑啊。”也就小麦色,怎么一对比这么黑!

    卫骁的肤色不是越文乐那种苍白,也不是菜哥那种瘦弱白,他身体线条很好,没什么肌肉却绝不羸弱,脱了衣服露出腰线,细白劲瘦,特别诱人。

    陆封看了一眼就别开视线。

    辰风没下水,躲在太阳伞下冷笑:“开心吗?”

    陆封:“……”

    卫骁找一圈发现队长,跑过来道:“队长,快点,他们都下水了。”

    陆封这眼睛无处安放:“你去玩,我在这等你们。”

    卫骁一愣:“你不来玩嘛?”

    陆封:“……”

    辰风救他一命:“你家队长不会游泳。”

    卫骁惊了:“啊?”

    陆封不吱声。

    卫骁懊恼道:“你怎么不早说,不会游泳的话我们还来海边玩什么。”

    陆封心一暖:“你们玩。”

    卫骁不甘心,又道:“我去给你找泳圈。”

    辰风继续救老板:“别了吧,小宁子带个泳圈还行,你家队长带个泳圈下水,嗯……他不要脸了?”

    卫骁:“…………”也是。

    他遗憾得看向陆封:“那下次我们不玩水了。”

    陆封稍微视线下移,看到少年在阳光下健康漂亮的身体……

    他心里想着不玩也好,嘴上却道:“去玩吧,大家都在等你。”

    卫骁依依不舍地离开,陆封坐在沙滩椅上,喝了一大口冰水。

    辰风眯着眼睛道:“你说卫小疯真不懂你心思?”

    陆封:“……”

    辰风替他回答:“真不懂。”

    但凡懂一点,他也不敢这么浪!

    虽说陆封没来,但FTW四小只都玩得很开心。

    都是半大少年,平日里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偶尔玩玩水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卫骁很会游泳,一会儿蛙泳一会儿自由泳,末了还假装来个蝶泳。

    汤臣给他打Call,顺便暴露:“Close的蝶泳老帅了!”

    卫骁:“???”

    他从水里钻出来,把湿漉漉的头发向后撸:“队长,蝶泳?”

    汤哥把辰风教练卖了个底朝天:“对啊,可厉害了,那力量感绝了。”

    卫骁二话不说冲向海滩。

    辰风正和陆封闲聊,冷不丁见他杀气腾腾过来,吓了一跳。

    卫骁浑身湿漉漉的,本就干净利落的身体在阳光和水珠的映衬下,像在发光。

    陆封拿起身边的浴巾扔他身上。

    卫骁用浴巾擦把脸,悲愤道:“队长你骗我!”

    陆封:“……”

    卫骁太激动,脚下没踩好,“哎哟”一声……

    陆封立刻起身,把人给捞到了怀里。

    卫骁紧抱着他,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薄薄的T恤哪里受得住这满身水。

    陆封心怦的一跳,血液翻涌。

    卫骁抬头,沾了水的眼睛比平常还亮:“汤哥说你蝶泳可帅了,你还说你不会游泳!”

    果然,队长没有不会的。

    陆封轻吸口气:“我没说我不会游泳。”

    卫骁一愣。

    他想了下,刚才全是教练在说话,陆封的确没出声。

    卫骁还是不满:“那你不下水!”

    陆封嗓子微哑:“我今天……不太舒服。”

    卫骁听出来了,望他:“感冒了?”

    这嗓音,嗯……

    卫骁莫名耳朵发烫。

    陆封扶他站好,平稳着心跳道:“有点。”

    卫骁急了:“早说嘛,身体不舒服就别逞强,快点回去休息。”

    陆封用浴巾把他裹了个严严实实:“你也早点回去。”

    卫骁点头:“嗯!”

    陆封真的走了,再不走他就把人给抱走了。

    一旁的辰风承受了卫骁骁的劈哩叭拉。

    辰风:“……”

    说吧说吧,有你说不出话的时候。

    因为惦记着陆封,卫骁没玩多久就回了楼上。

    他已经穿好衣服,只是头发还湿漉漉的:“队长?”

    陆封平静了:“回来了?”

    卫骁怪紧张的:“好点了吗?”

    伸手去碰他的额头。

    陆封握住他手道:“没事。”

    卫骁:“不舒服别强撑。”

    陆封点点头,看着他的视线有些挪不开。

    卫骁被看得心有点痒:“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陆封回神,岔开话题:“你这几天……是因为李赫然吗。”

    一句话戳中了卫骁的心事,卫骁垂下眼眸。

    陆封见他这样,心软得一塌糊涂。

    早起陪他跑步,累得不行还要坚持,今天又带着全队一起活动……

    陆封哪还会不明白。

    一切都是从李赫然不能上场开始的。

    虽然不知道卫骁这小脑袋瓜里想了什么,但可以确定是职业病。

    卫骁小声道:“我那天听到金成炫和李赫然吵架。”

    陆封:“嗯。”

    卫骁心蓦地揪了起来,退下去的恐惧又蔓延上来:“我就想,如果你像李队那样,我……”

    陆封心一颤,无法形容的情绪氤氲了整个胸腔。

    猜到了一些,却没猜到是这样。

    卫骁是因为他才提心吊胆吗。

    陆封温声道:“不会。”

    卫骁抬头看他:“当然不会,你天天运动,身体倍儿棒,肯定打得比谁都久!”

    陆封嗓子眼像被堵了什么东西,说的话有些艰涩:“放心,我一定会陪你到最后。”

    卫骁眼睛一亮:“一起退役?”

    陆封:“嗯,一起退役。”

    缠绕了卫骁几天的阴云霎时散去,他信任陆封,信任Close,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我现在才十九,怎么也能打六七年吧!”

    陆封笑得轻柔:“能。”

    卫骁眼睛完成月牙了:“那,一言为定?”

    陆封:“嗯。”

    很轻很轻的一个字,却分量极重。

    卫骁胸腔里像挤满了棉花糖,此时因为陆封的眼神,棉花糖全化了,黏黏糊糊得甜满了他整颗心脏。

    陪你到最后。

    一言为定。

    卫骁眼睛不眨地看着陆封,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他心怦的一跳,看清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思――

    完了。

    他竟然想娶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