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恶魔爹地:我的妈咪我来宠 > 第一百五十二章血腥图片
    最近陆澜成过的很是颓废,每天辗转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期盼能通过这些打消心里对安若素的疯狂执念,可是越是这样,不但没有打消反而加深了执念。

    “还看,是不是有些舍不得了?”

    车上,陆覃语气酸酸的说道,然后满脸不高兴的将安若素的脸扳了过来,让她看着自己。

    安若素觉得好笑,这个男人刚刚当着陆澜成的面亲她,肯定是故意的。

    不知道这么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小气!

    “怎么到现在还舍不得他?安若素我可告诉你,以后不许再看他一眼,他那个样子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错把鱼目当珍珠那么多年,眼光可真差。”

    安若素白了他一眼,忍不住反驳道。

    “你不也是一样,你不也和赵月过了那么多年?”

    这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小心的看了他一眼。

    陆覃倒是没在乎,挑眉看着她。

    “当初和赵月结婚,对我来说,是个女人谁都行,我原以为我不会喜欢女人的,老爷子怎么安排就怎么去做吧,反正无所谓。”

    安若素的心里又泛起一丝丝的甜意,不过还是故意嗔怒瞪了他一眼。

    “她长得那么漂亮,我就不信你没有着过迷,还一起朝夕相处了好几年。”

    陆覃忍不住笑了一下,低头看着她满是醋意的脸。

    “哪有朝夕相处几年,五年里,我们从来没有住在一起,两人一起吃饭的次数一只手掌都能数过来。”

    安若素听了彻底满意,窝在他的怀里不再说话。

    车子开到门前停了下来,她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这才走下车,最近真是困死了。

    “今今还没有回来?”

    别墅里并没有看到今今的影子,按理说这个点了她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啊!

    “她班上今天有同学过生日,邀请了所有人去参加,我已经安排去等她了,一会儿就会回来。”

    陆覃边脱外套边开口解释。

    安若素点头,觉得好累,放下包包,连忙回到楼上的卧室,一下子趴在大床里。

    “很困?”

    陆覃打开门,看到她趴在床上昏昏欲睡。

    “嗯,是的,我先睡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叫我。”

    话刚说完,她就睡了过去。

    陆覃看得有些心疼,走过来帮她把被子盖上。

    快要入冬了,天气也开始越来越冷了,这个时候也是公司中最忙的时候。

    他已经让严一减少了她的工作量了,如果按照盛华正常员工的工作量,至少要比现在多出一倍来。

    能进盛华工作的,虽然薪水高出其他公司的几倍,但也都是业内的精英,能力强不用说,抗压能力也是杠杠的。

    但安若素是他的女人,他可舍不得累坏她,就是她什么都不干,他也愿意养她。

    安若素要是知道自己现在的工作量已经被被刻意减少了,估计会羞愧死的,因为就这样,她已经觉得累死了,而且每天总是重复做同样的事情,真的是非常枯燥乏味的。

    她是闻到饭菜香味饿醒的,听到楼下还传来了今今的开心的笑声,她连忙起来洗漱了一下,来到楼下。

    “妈咪,你做的小糕点,实在是太受欢迎了,拿出来后,很快就卖完了,并且我卖出去的钱可是班上最多的哦,全都上交作为班费了,听说这些钱都是为班上购买图书用的。”

    安若素揉揉眼睛,看到今今用一种崇拜眼神看着自己,嘴角弯了弯,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同学的生日宴会玩的开不开心呀?”

    今今又兴奋说了一通。

    “快去洗手,来吃饭!”

    今今点头,迅速跑去了洗手间。

    陆覃看到了她的脸色还是不太好,连忙走近,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

    并没有发烧,怎么还是萎靡不振呢?

    “还是想睡觉?”

    他担忧的说道,想着让医生过来检查一下。

    但是安若素连忙抓住了他的手,摇摇头。

    “不用担心,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清楚,可能因为最近没有休息好,又加上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心里有些不舒服吧!”

    陆覃点头,拉着她坐在桌边。

    今今也洗好手了,从洗手间跑了出来,坐在安若素的身边。

    “妈咪,这周你和爸爸有空吗?我想去海洋馆,我听说那个海洋馆超级大,在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生物。”

    之前她就想去了,但是爸爸因为在小岛上受了伤,一直没人带她去,到现在她还念念不忘。

    安若素看了陆覃一眼,想知道他的意思。

    陆覃有些无奈,最近因为自己受伤,宋彦出事,公司已经耽误很多事没有处理完,他真的抽不出身,可是看到今今那么渴望的小眼神,他又不忍心拒绝。

    “好!”

    今今立即开心的拍了一下小手,还狗腿的给陆覃夹了一筷子菜。

    傍晚,安若素的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点开是一张血淋淋的图片,车祸现场的那个女人的图片。

    她蹙眉,将图片删掉。

    但是过了几分钟,又接二连三的发来十几张类似的图片,并且一张比一张血腥恐怖。

    她皱着眉头将这个号码直接拉进了黑名单,可是对方就是不放过她,过了一会儿,又用另一个号码再次发过来。

    “那个女人是不是神经病啊?”

    她咬牙说道,又将这个号码也拉进了黑名单。

    陆覃紧挨着她坐在沙发上,那些照片让人心里挺不舒服的,他一下抽出她手里的手机,把卡抠了出来,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明天咱们重新买张卡,号码不要向外公布了,省得被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打扰。”

    安若素笑了一下,不过想到那个女人的身份,脸色又是不太好了。

    “她是卢静的亲妹妹,今天警方已经打电话来了,难怪这么恨我,在她心里,估计卢静坐牢是我害的。”

    “这些事,你不用去管!”

    陆覃抱住她,用下巴蹭蹭她的脸颊上蹭了蹭。

    “我会处理的!”

    至于陆覃到底是怎么处理这个女人,安若素不清楚,她也不想知道,只是后来听说,那个女人好像在宁城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安若素的生活终于安静了,再也不用去担心那个女人的报复了。

    这一天是周末,天才刚刚亮,今今就来敲他们的房门,说是快起床,抓紧去海洋馆了。

    陆覃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多,这也太早了吧,海洋馆根本没到营业时间。

    “爸爸,妈咪,快点起床了!”

    今今一边敲门,一边喊着。

    陆覃脸上一黑,打开门小声说道。

    “太早了,回去再睡一会儿,再乱敲门今天就不去了。”

    今今的小嘴一憋,很是委屈,但是看到陆覃黑着脸,很不情愿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安若素已经醒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看到陆覃又重新躺下,并且抱住她。

    “你看你凶孩子干嘛,估计盼着出去玩很久了,这是小孩子的天性。”

    陆覃的眼里都是嫌弃,这孩子从恢复正常之后,简直快成了一个话痨,他开始有点怀念,之前那个自闭的今今,多乖巧听话啊!

    “不用理她,才六点多点,我们再睡一会儿。”

    安若素点头,真的闭眼睡了过去。

    这个也不能怨安若素太累,从陆覃和安若素有了夫妻之实后,他根本管不住自己,也就忘了节制,只要一有时间就会逮着她压榨一番,周末更是恨不得一天都赖在她身上,她不累才怪。

    她的身子本来就弱,还天天被她压榨,这个男人看着是一天比一天精神抖擞,而她好像是被妖怪吸干了精气儿,整天犯困只知道睡觉。

    幸亏她每天的工作量被陆覃给剪掉了一部分,不然她真会在办公桌前天天睡觉,那样可就太丢人了。

    又过了一会,大约有八点多吧,今今又来到了他们房门前,不过这一次的敲门声轻了许多,而且没有再喊爸爸,因为刚刚爸爸有点太凶了,还是叫妈咪比较靠谱。

    “妈咪,妈咪你起来了么?我们要去海洋馆了。”

    安若素忍不住笑了一下,看了陆覃一眼,瞧瞧把孩子的吓得,现在都不叫他了。

    陆覃挑眉,这个小东西倒是挺聪明的,知道从安若素这里下手了。

    “今今,我们听到了,已经开始起床了,你先下去,我们马上就好。”

    安若素大声回应着,又推了推陆覃。

    “赶紧起床,别让孩子等的太久了,我看他挺期盼去海洋馆的。”

    陆覃翻了一个身,将她压下,又亲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了人。

    安若素扯了扯睡衣,马上下床,去了洗手间。

    两人收拾好后,来到客厅。

    今今为自己准备了一个背包,头上还戴好了帽子,看到他们下来,扬着脑袋笑着问道。

    “妈咪,你们这是在忙着造孩子吗?怎么这么慢?”

    这句话臊得安若素满脸通红,瞪着眼问她。

    “这些话从哪里听来的?”

    “我们班上的王小胖就是这么说的啊,要是爸爸妈咪在一起很长时间不出房间,那他们一定是背着我们给我们造小弟弟或者小妹呢!”

    她的眼神很清纯,看得两个大人更加尴尬。

    陆覃上前,拍着她的脑袋教训道。

    “小鬼头,赶紧过来吃饭,再磨蹭就不用去海洋馆了。”

    今今一脸笑嘻嘻,马上去了饭桌前。

    她现在心里有些纠结,到底是要妹妹好还是弟弟好呢,要是弟弟的话长大可以保护自己。

    要妹妹呢,可以把自己的漂亮裙子给她穿,都很好。

    “爸爸,妈咪,你们赶紧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吧,要是两个也行,这样就有人陪我玩了。”

    安若素被她说的脸一红,轻咳了一声。

    “先吃饭,我们暂时还没打算。”

    “你不想生孩子?”

    陆覃突然定定的看着她,眉毛都拧在了一起,其实他挺想和安若素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