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醉酒表白
    车辆在街道上快速行驶,夜色被霓虹的五彩斑斓割裂,简悠悠“醉眼迷离”盯着窗外不断被甩在身后的霓虹,其实是眯着眼透过车窗,盯着坐在她旁边座位上的于贺坤在犯愁。

    他即便是坐在自己的车里也脊背笔直,西装和头发丝一样的一丝不苟,白衬衫一直扣到嗓子眼,冷白的侧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冷漠安静得像橱窗里的假人模特。

    剧情里说他龟毛冷漠阴沉,通过穿越后短短三天的稀少接触,以上性格描述都是次要的,于贺坤最最难缠的是洁癖,严重的洁癖!

    但是接下来的剧情,是她要借酒装疯,扑到于贺坤的身上跟他表白,不光是要表白,还要吐,吐他一身,让他彻底炸毛厌烦,为以后白月光女主角上位,她这个替身下场奠定深厚基础,毕竟想起来就是弥漫着呕吐味道的表白,普通人都无法接受,于贺坤这样的人,会直接疯掉。

    这剧情其实也不难,把人惹毛这种事情,简悠悠最擅长了,她和她妈妈相爱相杀了这么多年,她那些鸡毛掸子笤帚杆子都是白挨的吗?

    但是简悠悠确确实实在犯愁,因为醉酒表白这件事的前提是醉酒,对于一个从小到大根本没有喝醉过的人来说,醉酒是什么样子的她只见过,真的没体验过。

    眼见着已经上了别墅区的路,再不走剧情黄花菜要凉,今天这剧情走好了,她脖子上这大钻石项链就能带回现实世界了,她悄悄地借着车窗又照了照她在酒会卫生间给自己打的腮红醉酒妆,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

    于是,车子平缓地转弯,驶入别墅区路段的时候,简悠悠突然间一个恶狗扑食,半边身子都趴在了于贺坤的身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整个人贴上去,曼妙的曲线全都挂在于贺坤的身上,把猝不及防的他直接撞歪了身子,连用手撑下车座都没来得及,一头就“哐”地磕在了车窗上——

    简悠悠听着这声似乎挺狠,剧情里都是文字描述,说女配是半边身子挂在于贺坤的身上,她这应该没错……吧。

    于贺坤从嗓子里面发出啊的一声轻呼,前面开车的司机顺着后视镜看到这场景手一哆嗦,车轱辘在路上短暂地画起了龙。

    简悠悠顾不得她这劲儿是不是使得有点过大,已经到了这步,就开始念台词。

    “贺……贺总,我好像……好像违约了。”简悠悠眼泪汪汪地抬头,正怼上于贺坤的下巴,对上他阴沉得要杀人的视线,一噎,暗骂了一声操,要完,她台词没背好,他好像姓于!

    于贺坤脖子梗着,浑身的肌肉绷紧,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小幅度战栗起来,看着一坨糊在自己身上的泥巴一样看着简悠悠,表情逐渐开裂。

    简悠悠迅速把称呼含糊过去,继续“借酒装疯”,脸在他的下颚上蹭了下,娇娇柔柔期期艾艾地说,“我违约了……我喜欢,喜欢了贺……”

    又尼玛叫错了,简悠悠索性将错就错,“喜欢了贺贺……”

    这声音九曲十八弯,和路上画龙的车胎一样,于贺坤举着一双无处安放的手,面色憋得红到发紫,最后哆哆嗦嗦地按在简悠悠的肩膀上,狠狠地推她。

    但简悠悠是谁?她可是单臂拎个四十五块钱的米线砂锅不带抖的人,别看手臂纤瘦,但是臂力十分惊人。

    她戏还没演完呢,大钻石项链啊!怎么可能让于贺坤把她推开了?

    她胳膊上力度加重手臂扣死,于贺坤身高马大一男人,却因为嫌弃至极不敢随便乱碰,弓着身子车里还有局限性,硬生生没能挣开!

    这一挣扎,两个人挨得更近了,简悠悠脑子飞速地想着接下来的台词,身上还跟于贺坤较着劲儿,但是接下来好像没有台词了……哦,该吐了。

    必须得吐于贺坤的身上!

    于是简悠悠手臂收拢,将于贺坤揽得更近些,但是酝酿一会,用自己的舌尖去扫口腔上膛,可是不恶心,她吐不出来!

    她没醉酒,也不晕车,晃晃悠悠的这会儿根本也不想吐!

    这可怎么办!

    于贺坤终于憋得嘴唇都开始泛青的时候,才爆出了一声通天彻地的怒吼,“给我放开!”

    放开是不可能放开的,简悠悠实在是干呕不出来,脑子灵光一闪,既然吐不出,那其实让于贺坤深刻记住并且厌恶的方法也不是没有!

    “简悠悠!你疯了!”于贺坤冲着简悠悠的耳朵吼,简悠悠索性缩了下脖子,一不做二不休,勾着他脖子上身挺直一些,一口叼住了他的唇。

    于贺坤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手掌抓着简悠悠的肩膀直接僵住,简悠悠循着他柔软的下唇,舌尖抵进他错愕得微张的唇缝,如入无人之境,轻轻地扫了一圈之后,还挺诧异,于贺坤嘴唇看上去薄薄的,是男主角非常典型的所谓薄唇。

    但是这么薄的唇竟然这么软?

    简悠悠在自己世界也谈过几次过家家一样短暂的恋爱,对比了一下,于贺坤的唇又软又凉,像果冻一样的好吸,而且好像先前酒会之后这个变态洁癖不知道是刷牙还是漱口了,口中是凉凉的薄荷味,真好亲啊。

    不过她也就是感叹下,看着于贺坤要瞪出来的眼珠子和崩裂的表情,她觉得他的崩溃回忆足以被媲美吐了一身,于是这才松开了于贺坤,坐回了自己那边,抹了抹嘴唇,观察着于贺坤神色。

    他还像个被定住的木偶一样,眼见着就快要到别墅门口了,于贺坤得发飙,发飙了这剧情才算是圆满完成。

    只不过于贺坤似乎是人生中没有受到过这样剧烈的打击,反应过来的时间有点慢,但好歹也没耽误事。

    他保持着被拉下脖子低头的姿势,好一会才咔吧咔吧地把脖子转过来,堪称瞠目欲裂地瞪着简悠悠,简悠悠被他看得瘆得慌,朝后仰了仰,精致的妆容修饰了本身有些淡薄的眉眼,加上刚才啃得有些泛红的唇,她现在像吸足了水分即将绽放的花苞,只在白色的花苞上窥见了一丁点色泽,就能够想象出盛放时候的绮丽风姿。

    只可惜于贺坤现在没有心情欣赏什么待放的花苞,因为他是刚刚被吸饱的水分!

    简悠悠对着他渗人的视线,还有开始泛红的眼睛有点慌,剧情里写的下面就是于贺坤把她撵下车,然后她一个人在黑夜中走回的别墅,要光着脚,还要把脚走破了,说实话简悠悠心里是拒绝的,但是这样才符合狗血的剧情。

    现在于贺坤不吭声地盯人,简悠悠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要说什么,索性灵机一动——昏过去了。

    当然昏也不是真的昏,但是“醉酒”嘛,昏死过去不是很正常么。

    她“昏”过去之后,于贺坤还是好一会没动静,就在简悠悠以为说不定她不用走回别墅的时候,突然车子停了,于贺坤却开口,“掉头。”

    他嗓子有点哑,简悠悠想起他那一天三遍澡的频率,刚才那一下应该刺激得有点狠,心里同情了他三秒钟。

    手默默地摸上了她脖子上的大钻石,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完成了任务……

    不过接下来她就同情不起来于贺坤了,因为很快她就开始同情她自己,本来都到了别墅门口,于贺坤让司机掉头又开出了一段距离,这才叫停了车。

    简悠悠兢兢业业地装着醉死,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然后很快于贺坤对着她说,“下车。”

    这个阴暗的小人!都到别墅门口了,竟然还专门让司机拐出来!

    简悠悠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装王八,坚决不下车,外面好黑,虽然她不怕,但是给于贺坤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她已经做到了,至于脚走破什么的,剧情里就提了半句话,应该不重要。

    不过最终她没能侥幸逃过,于贺坤这个阴货,见简悠悠不下车,亲自下车,绕到她这面打开了车门,居高临下地狠狠抹了抹嘴,把嘴角都擦出了点点血丝,还啐了一口,看着自己被蹭得一片红的衬衫领口,又看简悠悠一半脸白一半脸红,冷哼一声,说道,“你还装”

    简悠悠睫毛闪了闪,控制不住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下车。”于贺坤又重复了一遍,调子拔高了两个度,很显然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剧情里简悠悠是怕黑的,醉眼迷离地哀求了于贺坤好久,他还是把她扔下了,因为她犯了他的忌讳,大忌,他必须教训她。

    但是她这个冒牌的简悠悠,是不怕黑的,而且和剧情里面的原身犯错的程度相比,那应该是在坟头蹦迪和直接拿镐子刨祖坟的区别。

    向来不与人肌肤接触的于贺坤,见她竟然还在装死不动,被气得快要七窍流血,丝毫形象也不顾了,嘴角还挂着血珠,就亲自动手来拉简悠悠。

    简悠悠被一双微凉的大手捏住后颈皮从车上提溜下来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抓着她脖子上的钻石项链——无论如何,这玩意绝对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