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是疯了吧
    简悠悠在地毯上开心地蹦了好几下,这才嘻嘻嘻嘻地缩着又躺回了床上,感觉自己不用再苦逼兮兮地做一些小饰品为了开店攒钱去摆摊了,卖了这项链,她就能开店了!

    至于那什么狗屁变态杀人狂贺总,去他的吧!虽然有些可惜,毕竟现实世界才睡了三个小时,书中世界不过也就几天时间,她就弄到这链子,这确实是个绝佳的赚钱路子。

    但她也不想真的去尝试碾死在车下面的感觉,那贺于坤很显然是个变态啊!谁知道会不会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书中死了,她现实中也死了,那可太得不偿失了,捞一笔就撤退才是王道!

    于是她甚至没有再去碰地上的那本书,就摘掉眼镜,把项链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重新又睡着了。

    没有抱着那本书,就不会入梦,第二天早上,简悠悠神清气爽地起来,洗漱好之后,叼着油条准时打开了门,门外一个糯米团子一样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素格的裙子,看到简悠悠之后,软软叫道,“姐姐好。”

    简悠悠噗嗤一声笑了,“小团子,你让你妈妈听到又要抽你屁股。”

    她说着,用没有沾到油的手指背推了下眼镜,“就算你简阿姨我长得貌若十八岁少女,你也不能叫姐姐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从她的表情上就能看出,她高兴着呢,让出位置让背着书包的小团子进来,简悠悠三两口把油条吃了,又洗了手,这才拉过小不点坐在凳子上,嘴里叼着皮筋,手上拿着木梳,把她妈妈给她梳得十分潦草的头发重新梳好,还挽了个丸子,最后在她的脸上香了一口,这才说,“你妈妈又这么早就出摊了啊?”

    “是啊,妈妈很辛苦。”小团子糯叽叽地说。

    简悠悠有时候甚至想,找不到喜欢的男人,想办法找个好基因,搞这么个崽子自己养着也不错,但是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年头养小崽子太烧钱了,团子她妈妈就起得贪黑,不就为了让团子过得更好,她还是先把自己养明白再说。

    她抱着小团子又亲了一口,将眼镜摘下来,露出清秀的脸蛋,冲着团子眨眼,不要脸地说道,“等姐姐两分钟,我换个衣服送你去幼儿园。”

    团子乖乖地点头,“阿姨你去吧。”

    简悠悠啧了两声,快速蹿进里屋换衣服,这孩子是她发小兼闺蜜卞夏未婚先孕生出来的,那男的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自己还有媳妇,专冒充单身汉骗社会上的小丫头。

    知道了那男的骗人之后,卞夏和简悠悠不光闹大,还闹得他丢了工作,据说他妻子也要和他离婚,他是个体面人,做生意的,要脸,所以被她们闹得怕了,就想给钱了事。

    卞夏不要他的臭钱,要他下跪磕头认错,这才算了,只是却没想到怀了孕,发现的时候都有三个月了,这个没心肝的自己大姨妈没来都不记得,最后卞夏没舍得,和家里闹得翻天覆地,这孩子到底是生下来了。

    最难的日子都过去了,现在卞夏每天早起出摊,去校门口卖煎饼,收入还不错,她家里爸爸生病去世,剩个妈妈前两年也瘫了,卞夏每天忙活一老一小,苦是苦了点,但是过得很幸福。

    况且卞夏和简悠悠住对门,两个人从小就要好,上一秒打架打得鼻口窜血,下一秒还能一起分享一块糖的关系,卞夏最忙的时候,正是简悠悠大学毕业,她现在是个社会闲散人员,所以每天都准时地送小团子去上学。

    白天去妈妈米线店里帮忙,晚上再接小团子回来。

    简悠悠和卞夏最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起合伙开一个店,她们经常一起做一些小手工,耳环吊坠手串还有发带等等,这些便宜的小玩意在小女孩之间很受欢迎,在昨晚之前,两个人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

    但是简悠悠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她昨晚经历了那些神奇的事情,现在口袋里抓着那个钻石项链,拉着小团子的小手,慢悠悠走在老旧的楼道里面,心想着把团子送去了幼儿园,今天再去把这钻石项链给卖了,就能够和卞夏商量一起开店的事情。

    把小团子放在后车座,简悠悠白衬衫,牛仔背带,头上扎了个小揪揪,黑框眼镜架在秀挺的鼻梁上,哼着歌从小巷子出来,阳光打在她常年不太见光的瓷白皮肤上,洒下一路青春鲜活的影子。

    将团子送到幼儿园之后,简悠悠又骑车拐向另外一条路,人行道上林荫不断在她身上流动,她一手把着车把,一手抓着兜里的钻石项链,到了一个金店的门口把车子停了锁好,这才走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喜笑颜开,出来的时候嘴更是要裂到耳根了,就连她妈妈打电话催促她赶紧去店里的尖锐声音,都变得那么悦耳动听。

    十万多。

    十万多!

    这钻石项链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牌子,工艺也和这世界不一样,而且也不算大,但是这家店说了,要是卖,他们能给到十万多!

    简悠悠车子骑得飞快,夏日的暖风从她耳边拂过,她感觉自己张开双臂就能飞起来!

    到了家里的小店,将车子扔在店后面的巷子里,简悠悠一身汗的飞似的冲进屋里,先是和后厨正在削土豆皮的爸爸击了下掌,接着就冲到狭窄的吧台里面,把正埋头算进菜帐的妈妈搂住,狠狠地抱了下。

    “死丫头!勒死了!太阳都晒屁股了才来干活,你是瘫在床上让我提前伺候你?!”这尖锐的声音伴着拍在简悠悠身后是个响亮的大巴掌,“啪”一声,把简悠悠飞起来的三魂七魄都拍得归了位。

    她吐了吐舌头,回手揉着自己后背,“妈,我能在你手底下活这么大,这得申请个吉尼斯吧?”

    店里有一桌吃饭的客人,正在吸溜面,听到这话之后一下子大概吸差了地方,剧烈咳嗦起来,简悠悠在她妈妈水月女士的瞪视下赶紧给客人倒了一杯水,那客人是个和简悠悠差不多大的男孩,看了简悠悠一眼,也不知道是咳的还是不好意思,整个人红得像一块火炭。

    简悠悠善意地笑笑,接着便开始了一整天的忙碌。

    其实店里的客人还不太多,主要是外卖比较多,倒也不需要简悠悠去送,她只负责打包和招待店里的客人。

    一整天下来,到了晚上的时候,简悠悠又摘了围裙,准备去接团子,她妈妈一直在抱怨,“人还这么多,那又不是你的孩子,整天接送接送的,还是那卞夏是你妈?!”

    水月女士的嗓门很大,简悠悠早已经习惯了,洗手又洗了把脸,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太不算难闻,对于水月女士的唠叨充耳不闻,这时候确实店里人挺多的,客人们大部分是熟客,大抵也听习惯了老板娘这大嗓门,刀子嘴,还有就是热心肠。

    “带点零钱,小团子前几天看别人小朋友吃雪糕来着。”水月在简悠悠即将出门的时候喊道。

    简悠悠折回来取零钱,她又抱怨,“不能养就不要生,现在的小年轻,总是想得太单纯了……”

    简悠悠在水月唠叨声中出了后巷,将在地上躺着睡了一天的自行车扶起来,骑着朝着小团子的学校方向快速飞驰。

    到了学校门口,正好赶上放学,校车停在门口,高年级一些的小朋友按照次序上车,简悠悠隔着学校的大铁门,看到了来接小团子的卞夏。

    卞夏长得漂亮,明艳的那种好看,很打眼,哪怕是穿着一身很普通的黑裙子,也是出挑的好看,和简悠悠这种因为过白显得有些冷淡的眉眼,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类型,一个像火,一个像滴滴答答软脾气的雨。

    不过她们性格也正好互补,一直都相伴得很愉快,等到这娘俩出来,简悠悠在路边上跨着车,看向卞夏问,“你怎么这么早就收摊了?”

    “今晚有城管。”卞夏说。

    “哟,又是那个城管的小胖子提前告诉你的?”简悠悠啧了一声,“我可告诉你,他可不像个好人啊。”

    “放屁,”卞夏笑起来,唇红齿白,“我当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也就是叫着哥,供他两个煎饼而已,他能帮我躲城管,你放心,没人敢真的惹我。”

    简悠悠这倒是放心的,因为卞夏的性子也和火一样烈,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没什么人敢欺负这样针扎火燎的人。

    三个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夕阳影子斜照,到了一家商店门口,简悠悠掏出零钱,递给卞夏,“水月女士拔毛了,快去买三只贵的雪糕。”

    卞夏笑嘻嘻接过,也不客气,径直进了商店,没一会,就拿着三只巧克力的雪糕出来了。

    口味这东西也是会互相传染的,她们两个,加上小团子,都喜欢巧克力味的一切东西。

    三个人打开雪糕,找了路边一处关掉的店的阴凉处坐下,一起吃雪糕,车子就停在面前,简悠悠看着车子投下的影子,吃着吃着,突然说道,“卞夏,我捡着钱了,我们开店吧!”

    卞夏习惯她这一惊一乍的,哦了一声说,“这次捡了几百啊?”

    “十万,”简悠悠认真地侧头看着卞夏,“十万,我们开店吧!”

    卞夏也侧过头,看着简悠悠的眼睛,说道,“一个几十平的门市一年租金要几万,这还是偏的地方,好一些的要十几万,这还不包括各种各样的手续,乱七八糟的原料等等等等,妹妹,你别做梦了。”

    卞夏说着突然间问道,“你是不是把你妈的保险柜给撬了?”

    卞夏根本没相信简悠悠说的话,越想越觉得简悠悠这个一根筋真的干得出来,于是吓得雪糕都不敢吃了,“你快还回去啊!你妈妈会把你关起来打死的!”

    简悠悠被她喷了一脸,抬手拍了下她脑袋,“你别喷!我没有我哪敢啊,我就是……开个玩笑,畅想一下。”

    她说着,捏了捏自己兜里的钻石项链。

    卞夏这才松口气,把自己雪糕上面的脆皮送到了小团的嘴边,对简悠悠说,“你吓死我了。”

    简悠悠切了一声,继续有些心不在焉地吃雪糕,她没有把那神奇的梦中穿越到书中,完成剧情还能把钱带出来的事情说出来,毕竟这太魔幻了,她自己也需要消化一段时间,而且贸然说出来没有证据,卞夏会把她弄到医院去的。

    简悠悠继续吃着雪糕,问道,“要是开一个店,到底需要多少钱吧?”

    卞夏叹口气,说道,“首先位置得好,好位置租金太贵,我找人打听过了,我们做那种小东西很难盈利,怕还不够租金,所以呢,”

    她叹气,“我们首先要买个房子,再然后一切就好办了。”

    简悠悠想起扔在她屋子地毯上的那本书,又捏了下自己手中的钻石项链,她感觉她陷入了一个很虚幻的臆想中,这就像她能够穿越书中一样的不真实,可是这种不真实,却在鼓动她的血液。

    “那……”简悠悠捏着钻石又问,“买个房子要多少钱?”

    卞夏觉得简悠悠可能发烧了,伸手摸了摸她,被她异常认真的眼神弄得有些愣,下意识地把她曾经偷偷打听过的价格说了出来,“大概一百多万,我现在只存了八万,我们再等个十几年就有了。”

    卞夏笑起来,说道,“悠悠,我过几天准备买个大的小吃车,有个二手的要出……”

    简悠悠却没有听到她后面说的话,而是捏着钻石项链,手和心一样的潮湿,一样的开始长毛……

    不是都做成功了一次吗?再来一次有什么不行,要是最终通关,拿到剧情中说的分手费,那就能买得起房子了。

    她跟着卞夏回家的一路上,推着车都有些心不在焉,她没什么很大的梦想,卞夏也是,她们从小一起长大,都喜欢小手工,唯一的梦想就是一起开一个店,后来又加了个把团子养大,最好还能找到彼此喜欢的好男人,一辈子做邻居,做姐妹。

    晚上食不知味地吃过了晚饭,连水月女士看自己一向没心没肺的丫头发呆,发现她不洗碗就进屋,还以为她不舒服,都没吼她。

    简悠悠回到自己屋子,这时候才是夜里七点,她坐在床边上,手里抓着被汗湿的钻石,呆坐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重新捞起地毯上的书。

    打开了。

    书上浮现了一行字——你在梦中世界就算死,也只是会回到现实,不会有任何的伤害。

    这书很神奇,能够知道人心到底在想什么,简悠悠第一次吓的还以为自己疯了,连夜搜索了好几套精神病的识别题做了——然后发现自己真的疯了。

    是疯了吧。

    简悠悠手指悬空在提示句下面的一行小字上——是否继续穿越体验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是/否。

    简悠悠抱着书躺下,把钻石项链放在床头的小柜子里面,然后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是。

    夜七点,州宁市别墅区。

    简悠悠还穿着一身高定,手中拿着手包只是钻石项链已经不在身上,她光着脚,提着鞋子站在黑漆漆的油漆路上,不远处就是于家别墅。

    现在她有点忧愁。

    书中和现实世界时间流速不同,只要她不按下确认穿越再抱着书睡觉,书中世界就不会流动,可她入梦还有她上次出梦境那些时间,具体过了多久简悠悠也不知道。

    贺坤于应该会找她的吧……那她用什么理由去解释她去了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