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相由心生
    于贺坤缓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被子包裹起来了,背上趴着一个重量不轻的人,贴着他耳边说,“于总,很累吧?来个肩部按摩吧!”

    说着起身,隔着被子骑在于贺坤的身上,双手娴熟地捏上他的肩膀,果然很僵。

    于贺坤挣扎着要起身,简悠悠说道,“于总,别动嘛,你肩膀好僵的,这两天是不是有偏头疼?”

    于贺坤是真的想要起身,嘴上低吼着,“你给我滚起来!你怎么进来的!”身体却被简悠悠这两下熟练又精准的捏揉弄得又酸又麻,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走进来的,这不是看你太累了,心疼嘛,”她说着,手上更卖力,于贺坤闷在被子里,忍不住嗯了一声,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嘴上却还是说道,“未经允许私自进别人的屋子,你真是一点礼貌教养也没有……”

    简悠悠听着只当是耳旁风,手上忙活着,嘴上轻声细语哄着于贺坤,“放松点于总,别绷着,你这背也很紧。”

    于贺坤没有见过这样厚颜无耻谎话连篇还理直气壮的女人,但是他别过头,用余光看了一眼正在认真地给他按揉肩部的女人,她半干的头发都扎在头顶上,形象实在不好,像个道姑,看上去也是才洗完澡,脸上不带一丁点的妆容,白得有些过火,连眉毛都显得寡淡。

    这样看,真的一丁点也不像于贺坤记忆中的人,那个人明艳温柔,看着谁都像是盛着无限的深情,和此时此刻坐在他腰上的这个女人,可以说是完全两个极端。

    于贺坤动了动嘴唇,含糊不清地在枕头里面问简悠悠,“你为什么不化妆了?你这样一点也不像……”不像她。

    简悠悠听懂了,这要是原身,一定会黯然神伤,但对于她来说,这得算是工作,于是说,“这都晚上了,晚上女人都要卸妆的,不然对皮肤很不好的,于总你摸着就不滑了,明早上化好吧,于总喜欢什么样,我明天就化成什么样。”

    金主就是看她这个脸,这种要求简悠悠是很乐于答应的。

    于贺坤简直无语,“谁摸过你?!”

    简悠悠啊啊啊嗯嗯嗯地含糊,“这不是为以后做准备吗?万一你哪天想摸了呢,再说长期带妆,长痘痘也影响于总欣赏这张脸不是么?您今晚先凑合着看,或者你就别看,只把我当成个按摩店的小妹不就得了。”

    于贺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按摩店小妹,他从来也不去那种地方……

    倒是简悠悠说不让他看,他又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她此刻脸上没有堆着虚假的笑意,素白的脸上眉色浅淡,连眼睛也不是浓黑色,竟然给人一种淡漠的感觉。

    于贺坤想起这女人跳脱的性子,只当是自己眼拙,竟还能在她脸上看出什么淡漠。

    殊不知,在某些时候,人的感觉总是会灵光乍现,精准无比,在往后很长一段时间,于贺坤都在为他今天没能够相信他的直觉而后悔。

    相由心生,这句话古往今来流传到现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渐渐地彻底放松下来,简悠悠将他身上被子拿走,直接骑在他腰上给他敲打后背,他都只是哼了声,没动。

    身体一放松下来,疲惫地强撑了许久的身体,渐渐地被拉入昏沉,于贺坤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在别人骑在他身上的状况下就睡着了,还睡得特别特别沉。

    简悠悠察觉到他睡着了,按得胳膊腿也已经酸了,躺在于贺坤的身边弹了下他耳朵,见他一丁点反应都没有,睡得特别死,这才幽幽叹气嘟囔道,“挣钱真难啊……”

    她揉着自己酸唧唧的手臂,从床上爬起来,下床之后,又给于贺坤盖上了被子,关灯之后从他的屋子里出来,回到了自己房间。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于贺坤神清气爽地爬起来,竟然比平时还多睡了一个小时,到底还是年轻,这些天连轴转的疲惫一夜就补回来了。

    他习惯性爬起来准备去外面运动下,但是今天的天气不太好,阴着天,于贺坤穿着运动装出来的时候,外面竟然开始下起了极其细微的牛毛细雨。

    简悠悠在楼上看到于贺坤出门去跑步,看了眼时间,早上六点半,她也爬起来,随便套了条裙子,主要是衣柜里也没有适合运动的裤子,这裙子还是在衣柜的犄角旮旯翻出来的,这运动裙虽然短了点,好歹还带个帽子,外面下雨,她正好把帽子戴上。

    她昨晚又仔细地研究了剧情,虽然危机暂时解除,但是为了把以后的剧情都走完,现在她首要的任务,是刷点于贺坤的好感值。

    简悠悠也没有故意去和谁亲近过,她身边所有的朋友,不论是那些前任男朋友还是卞夏,都是经年累月地贴上来,才能够在她身边占据一席之地,不过简悠悠看的狗血小说足够多,不就是追男人的套路么,简单。

    于是就在于贺坤在自家别墅前面不远的路上正跑着,蒙蒙细雨看上去没什么,却把他的外套打湿了,他把外套脱下来,系在腰上正在跑的时候,一拐弯,简悠悠穿着超短裙,一身条纹简直和小片片里面一模一样的情趣情.趣短裙,出现在于贺坤的视线中,一双修长白皙,却完全不会显得纤瘦无力的长腿横冲直撞进于贺坤的眼睛。

    简悠悠完全不知道自己穿的这裙子是条情趣情.趣.裙,还笑眯眯地冲着他打招呼,“于总早啊,你也跑步啊?”

    于贺坤脚底下一滑,差点出溜到旁边的沟里面。

    站稳之后,他先是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好在这个时间,这附近没人出入,但是随即简悠悠颠颠地奔着于贺坤过来,用一种十分讨好的语调道,“下小雨空气还挺好,一起啊于总。”

    于贺坤脸色变黑,“回家去,你穿的这什么玩意!”

    简悠悠低头看一眼,晃了晃腿,“你不喜欢吗于总?我还化了妆,你看看,没花吧?”

    她说着,凑近于贺坤,眨巴着眼睛踮脚,把自己的脸凑近于贺坤,“喜欢这样的吗?还是再浓一点?”

    于贺坤看着越凑越近的人,下意识地伸手按住她肩膀,怕她扑上来,垂头视线落在她清秀的因为蒙蒙细雨,有些湿润的脸蛋,一时间竟然有些错不开眼。

    他莫名地想起那句,“万一于总以后想摸呢?”

    他……他才不想摸!

    于贺坤猛的推开简悠悠,手垂在自己身侧,使劲儿捻了捻,这才又气急败坏道,“回去!”

    简悠悠就是出来堵他,要跟他一起运动的,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瘪了下嘴,说道,“不,我想和你一起运动,我特意早起的,一起吧一起吧。”

    于贺坤看着她脸比天阴得还黑,“你穿成这样出来运动?”

    简悠悠又低头看了一眼,“这怎么了吗?”

    “你是故意的?”一大早穿着情趣情.趣裙在他眼前乱晃,这女人真是不知廉耻!

    简悠悠却很自然地点头,“对啊,就是穿给你看的,不好吗于总?昨天我说的啊,你喜欢什么样,我就穿什么样,你喜欢我化什么样的妆,我就化什么样的妆。”

    她说完之后,冲着于贺坤眨巴了几下眼睛,不知道她穿着这一身,用这样的语气对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是有多么强烈的暗示意味,她嘴角上翘,十分认真地说,“睫毛膏防水的,不怕雨,走吧!”

    她当然是极其认真地在投其所好,可是于贺坤却觉得自己有点热血上头。

    他看着简悠悠,吸一口气,又往后退了一步,侧身视线避开她线条流畅笔直的腿,耳垂有一点点泛红,他再怎么样,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大清早的,一个女人跟他说这种话,简直就是任他摆布的意思,要是不荡漾那都不能算个男人。

    他幽幽地把气吐出去,咬牙对着简悠悠凶道,“你赶紧回去!”

    说完之后转身朝着平时运动的路线跑去。

    但是简悠悠却并没有回去,而是跟在了于贺坤身后,朝着别墅前面的一个慢坡上跑。

    于贺坤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简直要气炸,这女人真是倔得他脑袋疼!

    于贺坤站定,回头死死拧着眉看着慢慢朝着他跑来的简悠悠,说道,“你别跟着我,等会跑不动了,没人背你下山!”

    简悠悠连气息都没乱,莫名其妙地看着于贺坤,她确实是想要讨好来着,但是在细雨里面跑着跑着,还真的沉醉其中,空气湿漉漉的她喜欢,这里的风景她也很喜欢,要不是于贺坤回过头来凶她,她都把前面的人给忘了。

    “啊。”简悠悠距离于贺坤有一段距离,细雨中她眼眸浅淡,其中伪装的热度被小雨浇熄,那种将所有人都隔离在她世界之外的气场无声地蔓延开来,漫不经心地说,“放心吧于总,我跑得动。”

    她运动上就没输过谁,尤其是马拉松一类的长时间运动,从小在店里帮忙,从前网络不发达的时候,他们家的那个小店,从早到晚地翻台,她能十几个小时不间断地干活,而且下班还要和妈妈一起骑自行车到郊区去住,从来风雨无阻,身体素质过硬。

    于贺坤哼了一声,心里十分地不屑,在他的印象中女孩子都柔弱得不行,他记得曾经上学的时候,他和他哥哥还有……霍皎月,他们三个一起去爬山,下山的时候,霍皎月就是走不动了,他哥哥背下去的。

    于贺坤想到这里,不由得眉头皱紧,他转头又站定,看着跟在他身后跑得小脸有些红的女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悄悄改变了平时他跑的路线,朝着一个比较陡的上山路跑去。

    他要让简悠知难而退,就像当时的他一样。

    于贺坤始终都觉得,当时霍皎月没有选择他,是因为他不够强大,任何意义上都比不上他哥哥,当时他还小,消瘦的肩膀无法把她从山上背下来,无法像他哥哥一样给与她很多,所以她才会选择了他哥哥,这很理所当然,因为女人都是这样的,需要依附。

    但于贺坤就在这个烟雨蒙蒙的早上,深刻地领会到了,这世界上,不光只有一种需要依附而活的女人,还有一种女人,用她牛犊子一样强悍变态的体力一巴掌把于贺坤以往对于女人娇弱的认知给扇得稀巴碎。

    山顶上,于贺坤累得毫无形象地瘫倒在地上,简悠悠则是站在最高点,距离于贺坤还有些距离的地方,张开双臂,迎接撕裂的乌云泄露下来伴着细雨的阳光。

    她头发大部分湿漉漉地贴在脖颈上,头发上和脸上的水滴,在阳光的折射下,璀璨得像一颗五彩斑斓的钻石。

    她转头湿发飞舞甩落水滴,“来啊于总,这里风景好!”

    于贺坤怔然地看着她,气喘吁吁,一句话也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