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扔了!
    细雨绵绵,并没有因为太阳出来停止,而是逐渐变大,下山的时候两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尤其是简悠悠,这一身本来不太正经的衣服,一湿了更是贴在了身上,更显得难以形容。

    于贺坤走在她身后,视线不受控制地朝着她身上瞥,主要是这一整条路上,也没有别人,简悠悠这衣服的颜色又花里胡哨的,他除了她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看。

    简悠悠确实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这点程度的运动根本不算什么,从山上下来,身上虽然被雨淋湿了,却意外地凉爽惬意,她走在前面长腿因为下坡绷紧,流畅的肌肉线条十分地吸引人眼球,湿透的小短裙啪嗒啪嗒地拍在身后的挺翘,于贺坤走在她身后逐渐耳根发红,觉得简悠悠现在简直像是视觉和听觉的污染!

    他忍无可忍,把身上搭着的也早已经湿透的外套扯下来,快步追上简悠悠,从身后突然圈住她,试图把外套围在她的腰上。

    不过他事先也没打个招呼,简悠悠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被抱住,下意识地抬肘猛的朝后撞过去。

    于贺坤“啊!”的一声,抱着自己的头蹲在地上,侧脸被简悠悠十足力道的肘击给撞得一只眼睛冒起了星星,脑子晕得直接跌坐在地上,抱着头疼得直哎哎。

    简悠悠这还是和小团子那个教舞蹈老师的教练学的防身,她学着也是玩的,从来没有用过,没想到还真的管用,只是第一次用却用在了倒霉的于贺坤身上。

    地上下了雨,脏得很,于贺坤跌坐下之后,又像是被刀捅了屁股一样地弹起来,蹲在地上抱着头,冲着简悠悠嘶喊道,“你有病啊!”

    简悠悠转头抹了一把脸上积蓄的水,转头走到于贺坤的身边,眨了眨眼,“哎呀”了一声,赶紧蹲下扶于贺坤。

    “于总,你看,真对不起,我这是习惯性的反应,”简悠悠扶着于贺坤起来,真挚地说道,“我这是防色狼的招式,真不是故意的,于总你看你这不就见外了,你想抱我,还用你亲自动手啊,你说一声我不就回来了。”

    于贺坤站直,还是有点晃,本来就因为跑步太远了,不肯服输导致有些体力不支,现在又被人照着脑袋上来了这么一下子,他脸上被撞的红印子一直蔓延到眼角,斜眼看过来,把简悠悠给吓了一跳。

    哎呦,这咋这么脆皮儿啊,可别把眼睛撞淤血了吧!

    简悠悠连忙凑近,轻轻捧着于贺坤的脸,“于总松开,别捂着,让我看看……”

    正好是下坡,于贺坤本来就个子高,站在上面,简悠悠站在下面捧着他的脸看,他就必须弓身,一弓身浑身肌肉都酸疼,他索性伸出一只手臂,撑在简悠悠的肩膀上,反正这里天大地大的就他们两个,于贺坤也不要脸了,把自己的一小半力道都撑在简悠悠的身上。

    简悠悠纹丝不动。

    于贺坤心里骂着这女人真变态,根本就不是个女人,哪来这么大的劲儿,刚刚才爬完山呢!不应该柔柔弱弱小脸煞白的要人背吗?!

    于贺坤一直觉得女孩子就应该那样,爬山的时候像个猴儿似的上蹿下跳,哪有一点女人味儿?!

    可一低头,看着被雨水淋湿的情.趣小裙子,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线条流畅的身上,没女人味儿这话又死活说不出了。

    于贺坤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仔仔细细地看过简悠的长相,他包养这个人,冲的就是她这张脸,她身材什么样,和他有什么关系……然而现在他有些挪不开眼。

    印象中女孩子应该都是那种纤瘦白皙,无论是手腕脚腕,都给人一折就断的感觉,于贺坤因为受霍皎月的影响,平时就算是会多看哪个女人一眼,看的必然都是这种类型的。

    纤瘦,脆弱,精致,一眼就能勾起身为男人的保护欲。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简悠悠这样的女人,他从前都不会注意到的类型,当然穿上正常衣服的时候,看着也很纤瘦,但这副打扮在于贺坤的眼里等同于什么也没穿的样子,简直像是满墙的含蓄画作当中,突然间横冲直撞进眼底的香艳海报。

    最刺激眼球,也最直白地勾起作为男人的欲望。

    尤其是她踮脚的时候,大腿侧面线条,简直看得于贺坤脖颈都绷起来了。

    “于总,你看什么呢?”简悠悠扳着他的脖子,顺着他的视线朝自己腿上看了一样,笑着说,“今天特意为你穿的小裙子,喜欢吗?”

    她说着,还晃了晃吸饱了雨水,沉甸甸的裙子。

    于贺坤又像是被人捅了眼珠子一样错开了视线,一把拍开简悠悠的手,嗤笑道,“你以为我在看你,我在看地上的蚂蚁!”

    他缓过来一些,双手插进自己裤子兜,用散漫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你穿成这样子还好意思说自己穿了衣服?”于贺坤哼哼着加快脚步,率先走在前面,掉地上的外套不准备要了。

    简悠悠习惯他这腔调,毕竟剧情里面他比这还严重,她也很快迈步跟上,还不忘了捡起地上的外套,小跑到于贺坤的身后,“于总?你外套。”

    于贺坤头也不回,简悠悠又跑到于贺坤的侧面,伸手递过去,“于总,你的外套。”

    于贺坤目不斜视,眉头紧拧,浓眉截住要顺着额头流到眼睛里面的雨水,侧脸冷峻,看上去酷极了,但是简悠悠觉得他像一朵顽强地傲立在雨中的狗尾巴草,因为他走的不是直线,下陡坡小腿抖的频率虽然不大,还是被简悠悠发现了。

    她不由得想到于贺坤说自己有问题,这确实有问题啊,这也忒虚了哇。

    于贺坤当然不知道简悠悠心里想什么,他在严肃地思考着,到底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身边这个本来安安静静做花瓶的女人突然间变异,难道是他表现得太温和了?!

    简悠悠偏偏这时候又晃到于贺坤的面前,边后退着,边伸手把于贺坤的外套递给他,“于总,你的外套。”

    “不要了!”于贺坤站定,冷声道,“扔了!”

    简悠悠当然理解不了死洁癖严重到衣服脏了就要扔的地步,也理解不了有钱任性这种说法,她从小是个上学买雪糕还要捡大块的那种孩子,因此奇怪地翻看了一下于贺坤的外套,没发现坏的地方,疑惑地在他身后问道,“为什么扔了?这也没怎么啊……”

    于贺坤头都没回,正好上了平整一些的路,开始迈步朝着别墅的方向跑起来,这时候雨又变成了毛毛细雨,简悠悠见于贺坤跑了,她也跟着跑起来,不过衣服拿着碍事,她边跑,边把于贺坤的外套套在自己身上。

    于贺坤跑得其实有些勉强,所以速度不快,简悠悠很快追上来,于贺坤侧头一看,看到简悠悠竟然穿着他的外套,顿时脚步一错乱,差点绊倒摔个狗抢食。

    他从来不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在你的根基达到一定深度的时候,你在商场上,在任何的场合都不需要油滑这种东西,于家的背景,涉及的产业以及在州宁市无可匹敌的龙头位置,都造就了于贺坤的暴躁和随性。

    他丝毫也不顾及形象,不知道他自己现在看上去还不如掉在地上捡起来的外套,冲着简悠悠喊道,“你为什么穿我的衣服,给我脱下来!”

    简悠悠摸了把脸,脚步迟疑,侧头看着黑着脸的于贺坤,不知道他这又是抽的哪门子邪风,下意识地就想像水月女士对她一样,一巴掌拍过去。

    但是她忍住了,想到自己床头柜子上的钻石,想到剧情结束后的巨额分手费,就只是有些无辜地站在雨里看着于贺坤,手指抓着于贺坤的外套,好声好气地劝道,“于总别生气,回去就还给你。”

    “我说扔了!扔了你听不懂吗?!”于贺坤说着站定,伸手就来撕扯简悠悠身上他的外套。

    他想起曾经霍皎月披着他哥哥的衣服,拒绝了他的,对他说,“女人只能穿自己男人的衣服哦。”

    他动作一用力,拽得简悠悠趔趄了一下,拉链扯开,简悠悠眉头皱起来,于贺坤刚才被她肘击的那只眼睛红得厉害,看上去有些吓人,但是简悠悠被于贺坤从他的外套里面拽出条手臂的时候,就毫不迟疑地朝着他刚才被肘击的那半张脸甩上去——

    “啪”的一声,十分的清脆悦耳。

    于贺坤拉着她另一只袖子的手停下了,气息散乱地垂眼看着,眼中是更加凌乱的情绪,简悠悠看着他被自己抽偏的侧脸。

    眼珠转了转,说道,“你把我拽疼了。”

    于贺坤把头转过来,简悠悠怕他还要发疯,顿时上前一步把他抱住了。

    搂着他的脖子很紧,但其实这是防止他攻击的动作,因为脖子是一个人的命门,简悠悠会一个近身的捂耳朵防身,还会手刀砍喉的招式。

    两人体温透过冰凉潮湿的衣服传递到彼此的身上,简悠悠问道,“你怎么老是生气?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活有点难干啊,果然钱难挣屎难吃。

    她心里啧了一声,见于贺坤只是垂头站着,没有动手的意思,由衷地带着十足的诚恳,在于贺坤的耳边问道,“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一点?”

    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一点?

    细雨绵绵,这句话用无奈的语调合着细密的雨水一起拍打在于贺坤的耳膜上,他的心不受控制地剧烈颤动了一下。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迫切地想要用一切办法,让另一个人开心一点。

    他才知道原来听到别人对着自己说这样的话,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