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狗不理
    简悠悠觉得于贺坤怕别是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因为他时常是上一秒还暴躁得像是要杀人,下一秒又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让你亲让你抱,让简悠悠想起他们家住宅区总是能看到的那个流浪狗,你喂它它吃不吃还要看心情。

    这会儿细雨初收天光放晴,她搂着于贺坤的脖子,仰头看到于贺坤乖到不行的表情,和刚才因为一件外套就粗暴地上来扯人的完全是两个极端。

    简悠悠觉得今晚回去,她得好好地看一下后面的剧情,研究下于贺坤到底有没有病。

    她正这么想着,于贺坤突然又病发,双手抓住了简悠悠的手腕,把她手臂从自己脖子上拉开,甩下去,皱眉道,“你怎么老是动手动脚的!规矩点!”

    说完转身继续朝着山下跑,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有股子逃的意味。

    简悠悠莫名其妙,这还不规矩?

    那她不规矩起来真的能吓死他。

    简悠悠耸了耸肩,拉起衣服把拉链重新系上,继续跟在于贺坤的身后跑,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再交流,保持着一前一后隔着几米的距离,放晴之后有凉风吹来,于贺坤冻得直打摆子,简悠悠却像没有感觉一样,自顾自的陷入回忆。

    说起来她其实挺挫败的,每一次恋爱好不容易费尽心机勾搭上看顺眼的男孩,腼腆,温柔,白净又单纯,一看就特别的可口,简悠悠自认为比起卞夏的口味,她真的不重口,喜欢的也是正常青春期女孩子都会喜欢的类型,多么映衬好年华啊。

    可是每次她耐着性子培养了两个礼拜的感情,提出更进一步的时候,对象都会被她给吓跑,谁知道为什么!

    她至今想不清楚,对方每次都会用同样的表情,同样的理由痛斥她,“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只是想找人约.炮!”

    简悠悠作为一个二十三岁的纯雏,每次听到这话都会反驳,“可我第一次啊。”

    然后她的男朋友们都会一脸不相信地提出分手。

    简悠悠至今都没能找出自己被分手好多次的原因,卞夏每次听了都笑得天崩地裂,让她不要太心急,要等男孩子主动提起这件事。

    简悠悠就忍不住回怼,“你不是告诉我,床上和谐是感情进展与长久的必要因素吗?!”

    然后卞夏就又笑得花枝乱颤。

    这种事情发生了两次,简悠悠就郁闷得索性不再费尽心力去谈什么狗屁恋爱了,好不容易处上了,还得整天说个我爱你?要么对方就老是说她不在乎他。

    在简悠悠的认知里,谈恋爱就是两个人凑个对体验下青春而已,只是喜欢,只是荷尔蒙的躁动,非要夸张成爱虚不虚啊,那么爱她怎么不非她不可,不撕心裂肺不痛不欲生呢?哪个不是刚分手就勾搭上另一个了,简悠悠想起简直神烦。

    所以谈什么恋爱啊,有那功夫多吃两碗大米饭不香吗?

    不过没想到在现实中不屑挂在嘴边的情情爱爱,在小说世界,她还真得耐着性子,一遍一遍地对着一个脑子不好的人说,说了人家还不爱听。

    简悠悠看着于贺坤强撑着跑在风中颤抖的小腿,露出点笑意,不爱听也得说啊,谁让人家是金主爸爸呢。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有钱啊!简悠悠加快速度,追上于贺坤。

    她昨天发现她房间梳妆台里面有一个大玉镯子,完成下个剧情,她就提要求先把那玩意拿回去,水月女士一直想买一个真的但是舍不得,怕干活磕碎了,下次回去把那玩意带回去,给她就说是捡的,她就不心疼了!

    到时候她妈妈一定会一面嫌弃她是哪里五块钱买的地摊货,一面珍而重之地戴着,偷偷地摩挲,简悠悠想到这里,脸上浮现出笑意。

    这种笑意,在终于在于家大门口追上于贺坤的时候,变得更加大了,伸手拍了下于贺坤的肩膀,并且违心地开口道,“于总你好快哦,我都追不上你。”

    于贺坤又冷又累,真的快要濒临极限,被简悠悠拍一下差点跪地上去了,偏过头看着简悠悠笑得那么灿烂,脚步也还很轻盈,在进门的时候还跳了下,一个女人,体力这么变态,于贺坤顿时心里失衡。

    没来由地暴躁道,“别碰我!”

    吼完之后,又咬牙加快一些,把简悠悠甩在身后。

    简悠悠懒得去追他了,进了院子就开始漫步,走到花坛边上拉伸,没有急着进屋,一身潮乎乎的也浑不在意。

    相反于贺坤进了屋子赶紧放水洗澡,整个人扎进温暖的浴缸里面,还在一抖一抖的。

    等到于贺坤洗得干干净净的,爬出来,吃了两粒感冒药,穿得西装革履下楼,吃早餐的时候,简悠悠才在外面疯跑回来,身上脏得像是在泥地里面滚过,穿的就是于贺坤的外套,上面全都是泥。

    她一进屋,眼睛亮得像探照灯似的,紧紧盯着坐在桌边的于贺坤,问道,“贺总!你养狗了!那么多狗!”

    于贺坤看着她这样子,牛奶递到嘴边却又嫌弃地放下了,她脏得污染了他的眼睛,于贺坤现在觉得空气都不干净了!

    “你……怎么弄成这样子!”于贺坤嫌弃无比地瞪着她,胃口都没了,起身整了整西装,对着佣人阿姨吩咐,“云姨,给司机电话,我现在就走。”

    “可小少爷,你还没吃。”云姨看着桌上完整未动的早餐,和只喝了一口的牛奶,面露担忧。

    于贺坤朝着门边走,随口道,“没胃口了。”

    云姨知道他的臭毛病,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门边上的简悠悠,顿了顿说道,“简小姐,快去房间换下湿衣服吧,小心感冒。”

    实际上就是说,你可快去洗洗吧,这也脏得太离谱了,是在地上打了滚吗?

    简悠悠随意擦了一下脸上淌下来的泥水,她是真的在地上打滚了,是被大狗子带倒的,于贺坤养了十几只大狗,有牛犊子那么大,太可爱了!毛特别多!

    “贺总……”简悠悠满脸笑意,又想说什么,于贺坤走到简悠悠不远处,吼她,“你躲开,我姓于!”

    简悠悠的话被堵回嗓子,让开门口的位置,于贺坤冷着脸换上鞋子不等简悠悠开口就出门了。

    于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于贺坤打开门,就听到了院子里有人在喊,“在那边,快快!套住啊!”

    于贺坤皱眉循着声音看过去,就听到一声十分粗的狗叫,他意识到了什么,想要转头再开门躲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只体型和力道都比简悠悠还猛的大狗朝着他飞快地跑过来!

    “朱莉!”

    “天啊!”

    “于总!”

    “小少爷!”

    后面的人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中,于贺坤瞠目欲裂,接着转身慌不择路地跑了起来。

    简悠悠这时候也打开门,从屋子里出来,果然看到一只大狗撵在于贺坤的身后,她短促地笑了下,这狗就是刚才她拉伸的时候从笼子里面跑出来的,太大了,逮住谁撵谁,品种应该是藏獒,是简悠悠最喜欢的大型犬。

    但是很快她笑不出了,因为于贺坤摔了,那狗朝着于贺坤扑上去的速度却没减慢,那么大的体型,就于总那中看不中用的小身板,还不被踩坏了啊!

    后面撵狗的全都来不及,鬼哭狼嚎地叫也没有用,千钧一发之际,简悠悠把两根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一声十分悠扬响亮的流氓哨。

    这声音对狗子的吸引力是致命的,果然那藏獒听见了,立刻刹住朝着于贺坤追逐的脚步,转而朝着简悠悠的方向跑来。

    它在撒欢,估计是在笼子里面呆得久了,这种大型犬,就是要运动量足够,简悠悠都看到关它的笼子了,那么小,怎么够它玩啊!

    眼见着这么大一个阴影朝着她极速奔来,简悠悠却没像于贺坤一样,吓得神魂离体,因为她从小到大,在曾经住的老城区里面,有个十分响亮的绰号,叫狗不理。

    无论是家养还是流浪的,她是狗绝缘体质,这个绝缘不是真的不理,而是不咬。

    她小时候在小巷子里面乱窜,从来没被狗咬过,也没有被恶犬截住过,卞夏和她的深厚友谊,最开始的时候,不光是因为住对门,而是因为放学回家的路上,大家都知道,跟着简悠悠走,没有狗截道。

    院子里拿着套子,网兜追逐的人又朝着简悠悠的方向走来,于贺坤危机时刻抱着头在地上趴着,虽然是砖石地面,可下了雨,泥水还是有的,他刚刚洗得差点脱皮的澡又白费了!

    他听到口哨,余光中看到朱莉调转了方向,都顾不上脏了,错愕地爬起来看过去,就见到简悠吸引了朱莉的注意力之后,却直挺挺地站在门口,朱莉眼看着就要扑上去!

    “趴下!”于贺坤的声音喊出来的时候,朱莉已经到了简悠悠的跟前,简悠悠双眼发亮,灵活无比地矮身,弯腰,朱莉就从她的腰背上飞了过去——朝着追来的人群方向跑过去。

    简悠悠直起身,连忙哒哒哒地穿着拖鞋朝着于贺坤的方向跑过来,“于总,你没事吧?”

    把于贺坤扶起来之后,简悠悠来不及嘘寒问暖,忍不住好奇问道,“它叫朱莉吗?”

    于贺坤表情惨不忍睹,因为他发现那群拿着网和套的人,被朱莉追得四处乱窜,而朱莉很快去而复返,又朝着两个人的方向跑了过来。

    于贺坤转头撒腿就跑,速度之快,和狗差不多,但是有一个十分寻常的道理,那就是遇见狗了之后,不要跑,谁跑狗撵谁。

    尤其是朱莉现在以为整个院子里面的人在和它做游戏。

    于是在朱莉再度朝着于贺坤飞扑过去的时候,简悠悠连吹哨都没来得及,后背传来的巨大冲力导致于贺坤正面拍在砖石地面上的时候,简悠悠不忍地缩了下脖子,礼貌性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