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我在……干什么?
    于贺坤轻咳了一声,视线从简悠悠的腿上移开,看到她奔着墙角那一堆东西去了,这次想到什么,拿过自己另一个几乎一整天都没有动过的生活手机,翻看了一下。

    电话是静音的状态,他处理公司事情的时候是从来不会把生活用的手机开启声音的,上面有两通未接电话,都是来自他的发小,也是一直处得很好的朋友,湛承。

    不过于贺坤没有把电话回过去,反倒是解锁之后用手指划掉,开始查看短信。

    这一查看不要紧,他表情微微变化,接着一丝轻蔑略过眼底,而后看向朝着他走过来的简悠悠,抿紧了嘴唇。

    简悠悠走到于贺坤的身边,伸手别了一下洗脸弄得湿漉漉的刘海,还推卸责任道,“我可是打扮给你看了,是你自己不看的,这可不能赖我啊。”

    于贺坤哼了一声,简悠悠现在看他格外的顺眼,就像看墙角那些购物袋一样的顺眼,就连他包住一只眼的造型,还有头顶炸起来的一撮呆毛,都显得那么的可爱。

    “所以你是按照贞子扮的?”于贺坤其实很累了,他想休息,但是看过了短信提示之后,就感觉自己心口被人给剜下去了一块肉,买个衣服花了将近四十万,她还真敢花啊。

    其实这点钱,对于于贺坤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要不他也不至于随手就甩出一张卡给她,还是没有限额的,他平时和湛承出去玩,那一场给出去的小费都不止这个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钱是面前这女人花了,他就是想找茬。

    他搭上小费出去,那些服务生什么的,还会贴着笑脸一个劲儿的感谢他,可是钱给她花了呢,她就化成个鬼来吓唬他报答?!

    简悠悠走到于贺坤的跟前,警惕地发现他的眼神不太对,脚步迟疑了一些,问道,“于总?怎么了?”

    那什么表情,刚才没尿干净?

    简悠悠警惕地站在不远处,于贺坤一只眼斜着看她,等了一会不见这个平时的胶皮糖黏上来,短促地嗤笑一声,竟然拍了拍他身边的座位,说道,“坐过来。”

    这可比青天白日见鬼还稀奇,于贺坤是个死洁癖,平时一天三遍都要洗掉皮,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脸的“莫挨老子”,怎么今天还主动让她坐过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简悠悠笑得像一朵开在夜里纯洁无暇的小白花,但是她脚步不动,只是温柔道,“于总,怎么啦?我出去这半天,你想我了啊?”

    后半句话说出来是膈应他的,毕竟剧情里面这个原人设简悠,于贺坤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别说喜欢了。

    但是于贺坤现在不光在正眼看她,还是狗见了肉骨头那种直勾勾地盯着,简悠悠平时一挨他的边他就炸,多看他几眼他就吼,现在这样还真的有点让简悠悠心里没底。

    “于总?”

    “过来。”于贺坤又使劲拍了两下他身边的床,也笑起来,笑得森森,“怎么了,你不是喜欢我喜欢得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我身上吗?”

    这话简悠悠听着有点耳熟,可是她恶心的话说得多了,谁知道有没有这句。

    “过来!要我下去抓你吗?”于贺坤已经快要撑不住原形毕露了,简悠悠想来想去,看了眼门口,今晚说什么也要住在这里了,没地儿去,于是磨磨蹭蹭地站到床边上,心里一跳一跳的,有点猜到了于贺坤是为什么,又觉得不至于……

    简悠悠磨磨蹭蹭,心里抱着侥幸,结果一坐到床边上,就被原形毕露的于贺坤狰狞地掐住了脖子,没有用很大的力度,只是让她跑不了,然后来回剧烈地摇晃,晃得床都吱嘎吱嘎地响。

    “买个衣服花四十万,我包养你回来是气我的还是败家的!”于贺坤边说着边晃简悠悠,“现在就结束这孽缘,你还我包养费——”

    去他的不至于!

    简悠悠脑浆快要被他晃成豆腐脑了,抓住他的手腕用力朝下扯,“不还!没钱!”

    农民工挣钱不容易出钱更难,钱进了她口袋谁也别想掏出来!

    “你给我滚蛋,”于贺坤手被掰开,又抓上简悠悠的肩膀低吼,“现在就滚蛋,别让我再见到你这张脸!”

    “你想得美!”简悠悠把脸专门凑到于贺坤跟前,“当初我都快干上副园长了,结果你死活要包养我,现在我把工作都辞了,你说不养就不养了?!”

    于贺坤恨不得扑上来咬她,简悠悠看他气得脖颈都鼓起来了,口风一转,又说道,“再说我那么撕心裂肺地喜欢你,你凭什么践踏我的真心!”

    于贺坤给她气笑了,“撕心裂肺地喜欢我?”

    “我看你是撕心裂肺地喜欢钱吧!”于贺坤指着墙角的那堆东西,“买衣服你去金店刷了三十多万干什么了?”

    简悠悠顿时心虚,可她既然刷了就想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只是没想到堂堂小说里面商业帝国小少爷,要和小情儿计较这几十万块!

    她下意识地挡住了于贺坤的视线,说道,“反正要钱没有……”

    她灵机一动,把要命一条,改成,“要人一个!”

    于贺坤表情都没了,大概是这辈子没有遇见这么不要脸的,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骂人,他竟然被简悠悠的无耻给弄得词穷了。

    简悠悠一见他这表情,顿时又软下语气哄他,“于总,你就别计较那仨瓜俩枣的了,我用别的东西补偿你好不好?”

    仨瓜俩枣,于贺坤想到他先前调查过,简悠的基本工资一个月三千块,最开始进别墅的言行举止都透着拘谨寒酸的样子,很难将面前这个人和最开始他看上的那张脸重合。

    “补偿?”于贺坤不屑至极,“你用什么补偿?”

    他想说他的钱也都是辛辛苦苦工作挣来的,全年无休不说,还时常要和人喝到吐,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但是他看着简悠悠笑眯眯的样子,直觉她说补偿不是什么好事……

    然后等他意识到确实不是好事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唔。”于贺坤唇上贴上熟悉的柔软,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肆无忌惮地闯入他的领地,他真的不理解这种一言不合就动嘴的人,他完全没有防备!

    虽然第一时间抓住了简悠悠的头发要扯她,可是简悠悠也机警地抓住了于贺坤的头发,两个人一边亲嘴,一边龇牙咧嘴地扯对方头发,最后还是下手比较轻又不吃痛的于贺坤败下阵,乖乖地躺在床上,让简悠悠亲了个里外通透。

    简悠悠看他老实了,对于这种重度洁癖,和人交换唾液,应当不亚于吐他一身,这会儿估计想不起什么三十万四十万的事情,只能想起刷牙漱口的事儿,这才放开了他,还好心地作势要扶他,“去卫生间洗漱下吗于总?”

    于贺坤要是个气球,已经让她给气炸了。

    他的呼吸很急促,嘴张也不是闭也不是,腰上的伤都不顾了,呼啦坐起来,拉着简悠悠声音简直从齿缝挤出来似的,“你有病?!”

    简悠悠见他被转移了注意力,脑子一抽想起自己不知道在哪里看的土味情话,“有啊,你不就是我的药。”

    于贺坤被噎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看你是疯了!”

    简悠悠看着他,真挚无比道,“我只为你疯狂。”

    于贺坤最后一瘸一拐,严厉禁止简悠悠扶着他,也没有叫护工,自己挪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气哼哼地刷牙。

    简悠悠坐在他床边上,准备等他出来再哄哄,毕竟花了人家不少钱。

    但是已经很晚了,折腾这一出,已经一点多了,简悠悠听着卫生间稀里哗啦的水声,估计于贺坤肯定很想洗澡,可惜这里只有淋浴,他自己也搞不定……

    她忍不住发笑,其实于贺坤挺好玩的,唇和心一样的软,连抓人家头发干架都不敢用全力,还学人包养什么小情儿,也难怪被原人设纠缠了那么久才分开。

    心里和冷硬的外表根本不符合,简悠悠想着想着,就靠在于贺坤的床边上昏昏欲睡。

    于贺坤洗漱好了,嘴唇通红,很显然是狠搓过了,出来之后站在门口,眼睛死死锁定了躺在他床边上的死女人。

    他站着看了片刻之后,冷笑着挪过去,然后伸手拉着简悠悠的衣服,一用力,简悠悠本来就在床边上,一下子就朝着地上摔下去。

    好在她还没有睡得很实,手肘和腿撑了下,摔得疼,但哪里也没有磕到,很快缓过来,她从地上站起来,眼睛还带着没彻底清醒的迷茫,下意识朝着床上带着得逞笑意的于贺坤伸手。

    于贺坤见她抬手,下意识地缩脖子,简悠悠却在碰到他头之前泄了力道,手只是轻轻地按在他头顶的呆毛上。

    简悠悠刚才短暂地做了个梦,这应该算个梦中梦,但是很美,她梦到她最后完成了任务,带着钱出了任务世界,而于贺坤还多给了她一倍,夸奖她工作干得十分到位,然后两个人还握手说了再见,十分平和。

    简悠悠这会儿看到于贺坤,还没完全从那么个美滋滋的梦境里面抽离心情,连带着睡眼朦胧,看着于贺坤也顺眼了不少,连被他扯地上都不计较了,侧身坐在床上,和于贺坤面对面,半眯着眼睛,按着他因为绷带支棱起来的呆毛捋顺了两下,低低说道,“于总,你真可爱。”给双倍的钱更可爱了。

    她这会态度和平时截然相反,带着点难以言说的温柔,于贺坤放下挡着她打人的手臂,被简悠悠突然间的柔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简悠悠又顺着他的头发,摸到他的脸蛋,手指在他下巴上刮了下,“我好喜欢你……”的钱。

    她说得太低柔,看他的眼神太专注,以至于这话说出来,虚假得带了些真挚的味道,和简悠悠每一次对着于贺坤胡乱表白都不一样。

    现在很晚了,住院楼大多数人都睡了,静谧也笼罩下来,于贺坤侧头抬手,想要把简悠悠拨他下巴的手打开,最后却鬼使神差地抓住了她的指尖。

    他偏头看着简悠悠温软无害的模样,觉得那句“我好喜欢你”化成了犹如实质的水,无孔不入地席卷向他,不至于将他淹没,却将他的心绪浸湿。

    他呼吸间都变得湿漉漉的,全都是简悠悠的味道,这太奇怪了,明明那个吻之后,他刷了好几遍的牙。

    他的心脏也像是淹没在水中再捞出来,棉花一样吸取了太多水分,湿漉漉地挂着,滴滴答答,越来越重。

    而鼻翼间,属于简悠悠的气味也越来越浓。

    简悠悠清醒一些,要收回手,于贺坤却抓着她不放,力度用得也很大,捏得简悠悠指尖发麻。

    她不由得无奈笑了下,“你也太小心眼了,摔我一下还没出气?”

    简悠悠凑近于贺坤问,“那你想怎么样啊,于总……”

    两个人离得太近了,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和人交往的安全距离,于贺坤的内心十分的抵触,他不能适应和人太近,尤其是她离得近了,那种他很熟悉,却分明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越来越重。

    于贺坤攥着简悠悠的手指又重了一些……

    简悠悠嘶了一声,于贺坤视线胶在她咬了一下的唇上,她总是浅淡的唇色因为这一下染上了嫣红。

    于贺坤清晰地听到自己心里滴答,好像水滴落入平静的湖面,带起一点不甚明显的涟漪。

    他开口,声音很低,“你走开……”

    可简悠悠却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于贺坤喉结动了动,睫毛颤了颤,松开简悠悠的指尖,勾住了她的后脑。

    我这是想干什么?于贺坤迷茫地在心里发问。

    而后睁着眼,循着简悠悠的唇贴上去——

    我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