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不要脸3合1
    双唇相触,细弱的电流顺着两人相接的唇蔓延开来,于贺坤整个人都小幅度地颤动了一下,接着小幅度地挣扎退开了一些,却也仅仅只是将唇分开了片刻。

    简悠悠没躲,也没动,她只是近距离地看着于贺坤,微微歪着头,对上他近乎惶恐的视线,眨了眨眼。

    那意思很明显――这次可不是我,是你自己贴上来的。

    于贺坤也睁着眼,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近得都看不清彼此的神情,但简悠悠这淡定的态度,莫名地让于贺坤找到某种依仗。

    他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成功地过渡到了――这是我包养的人,我碰下又怎样呢。

    于是这个短暂分开的吻,再度被加深,于贺坤双手都碰上简悠悠的头,有些生涩地辗转。

    他没有和女人接过吻,他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多年,可是却因为那是个不能触碰的人,从来也没敢放肆过。

    于贺坤也曾经在心中把那份无望的感情奉为他最不可触的底线,他不屑用任何劣质的感情去取代,所以在整个青春萌动的年纪里面,他都抱着这份绝无希望的感情独自一人。

    一直到那天,他无意间看到了和她那么像的人,他纠结了整整两天,最后用一纸合同,把她弄到家里。

    本来……他只想像一个寄托一样,对着这张脸去思念另一个人,这就像对着照片,对着旧衣物去睹物思人,这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可一切是怎么失控的呢,于贺坤倾身将简悠悠按在枕头上,缠绵在她的气息里面无法抽身的时候,还是没有想明白。

    他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样激烈的情绪,激烈到恨不能将怀里这个人狠狠揉搓的心思,于贺坤被自己给吓到了。

    然后他惊得猛地起身,腰扭得咔吧一声,扶着腰连退了好几步,脚上的疼都没顾得上,看什么洪水猛兽一样看着躺在床上抹嘴的简悠悠,睫毛抖得像是狂风中翩然的蝴蝶。

    简悠悠手臂抵着自己的嘴唇起身,对于于贺坤突如其来的亲吻有些惊讶,不过她又不太在意,毕竟这对她来说什么也不算,毕竟在她看来只不过是个梦而已。

    况且哪怕是真的,她对这种不让她花钱,也不会直接掉一块肉,感觉还算好的亲昵根本不在意,认真地计较起来,吃亏的是于贺坤才对。

    于是她看着于贺坤大惊小怪的样子,还有些想笑,还因为于贺坤生涩又用力的亲吻而嫣红的唇边,真的浮现起一点笑意。

    “还要刷牙吗?”简悠悠单脚搭在床边,歪头笑盈盈地看着于贺坤,“再刷要牙龈出血了吧。”

    于贺坤这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后知后觉地按住了自己的嘴,就一只眼睛露着,但是眼珠子瞪得老大,里面充满了控诉,可是他这一次却真的对简悠悠发不出火了。

    是他主动的。

    是他主动贴过去的!

    于贺坤崩溃得显而易见,简悠悠从床上下来,于贺坤立刻道,“你站住!离我远一点!”

    简悠悠要是放在平常,是肯定要逗逗他的,但是现在太晚了,就没什么兴致,看着于贺坤如临大敌,她双手上举,做出投降的姿势,朝着卫生间走,还劝慰道,“这没什么,于总,我是你的人啊,你想怎样么……”

    于贺坤凶狠地低吼,“闭嘴!”

    他手臂挡着自己半张脸,只露出一只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绕着简悠悠在另一面上床,简悠悠开门进卫生间,他蹦上床,疼得龇牙咧嘴,感觉浑身哪里都疼,最疼的是心。

    他拉着被子扯过头顶,觉得自己就像在大雪中迷路的羔羊,被饿狼给引诱着离开了羊群,咩咩咩地找不到同伴了。

    他越想越崩溃,他觉着这像是打破了他某种坚守多年的东西,这种感觉无法形容,每个人都是有一些怪癖的,于贺坤实在是受不了,爬起来抓着手机缩回被子,拨通了越洋电话。

    电话那头这个时间,正是白天,又刚好有空,修长的指节转动了一下电话,看到来电是“土申”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抬起了手,朝着会议室里面众人做了个下压的姿势,而后拉开椅子起身,迈动长腿到了外面,又打开会议室隔壁自己办公室的门进去。

    这才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接起电话,“喂。”

    男人声音低沉,不是故意的低沉,这就是他本来的音色,他这声音就是小说里面经常出现的低音炮。

    不过很快,电话另一头于贺坤被针扎一样的咆哮就传过来,像一根穿进耳膜的钢针,直接把男人扎得把耳边电话拉开了一些距离。

    “朱莉跑出来了!狗东西把我咬了!我现在就在医院里面,面目全非,等我好了我就把它们都杀了!”

    于贺坤闷在被子里,声音阴沉可怕,“把它们都杀了,一个也不剩!你等给它们收尸吧于明中!”

    朱莉还有院子里面那些大狗,都是于贺坤的哥哥于明中养的,小时候于贺坤也是喜欢的,他们兄弟的爱好几乎都一样,但是突然间父母出国,把正在性格养成期的于贺坤,还有才刚刚成年的于明中都扔在国内,一扔就是几年,于明中开始接触家里生意,整天晕头转向,根本没有时间去管于贺坤。

    他的性格就越来越奇怪,和家人,和于明中之间,也出现难以修复的裂痕,直到……直到几年前因为霍皎月和于明中暧昧,两个人约会被于贺坤刚巧撞到,于明中根本不知道霍皎月是自己弟弟暗恋很久,准备表白的人,兄弟俩的感情因为那件事降至冰点。

    后来于贺坤看似收心,开始进公司,渐渐独当一面,于明中期间几次想要修复兄弟关系,于贺坤却已经长成十分难搞的性格,于明中无处下手,又因为父母渐渐年迈,家族企业需要他出国,兄弟俩彻底分开,一个在国内,一个全身心地在海外拓展市场。

    生意上从没出过任何的差错,于家越发的根深蒂固蒸蒸日上,但是家庭关系却是真的一天不如一天。

    于明中听着于贺坤在对面放狠话,喉结滚动,嘴唇动了几次,却始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窗子上映出一张和于贺坤截然不同的脸,于贺坤正经起来的时候眉眼很冷,也是那种棱角分明气势很强的人,但是于明中不是,他眉眼柔和,袖口挽了一点点,露出结实的手臂,举着手机站在窗边的样子,要是再配上眼镜,看上去像个大学教授。

    光是按照这张脸来看,没人会把于贺坤和于明中当成一对兄弟。

    而面对于贺坤的咆哮,于明中这个向来雷厉风行的人,表情竟然有些无措。

    他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像这样突然接到于贺坤的私人电话,说的又是和公事完全无关的话,于明中早就知道于贺坤在医院,那家私立医院,是于家一个不算亲近的旁支开的,但这人当初却是于家老爷子拉起来的。

    所以于贺坤在那医院可以各种开天窗,而于贺坤一进医院,于明中这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他现在连于贺坤血压有点低都知道,但他没有戳穿于贺坤说他自己被狗咬得面目全非的事情。

    他只是有些无措地沉默着,长久的不沟通,已经让他忘记了亲人之间沟通的正确方式,于明中不知道说什么样的话,才能让于贺坤不厌烦,也不会尴尬。

    不过还没等于明中想出来,于贺坤却已经不咆哮了,他也有些骑虎难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抽风打这个电话,就像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主动去吻那个女人一样。

    于贺坤只是对着电话绵长地喘息,而后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然后就挂了电话。

    于贺坤把自己缩起来,心里生出了一些怨恨,于明中还是和以前一样,从来不屑他的死活,也不肯在公事之外,多给他一句话。

    哪怕一个解释。

    就像是当初,他傻站在他和霍皎月约会的餐厅外面,等着于明中哪怕一个字的解释,他却只是宣誓主权一样地对他说,“皎月和我在一起了。”

    于贺坤想到这里,简直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不住任何依傍的感觉,腰上还固定着东西,却尽力地把自己缩成一团。

    其实他和于明中决裂,霍皎月只是个引子,于贺坤最在意的,是他爸爸妈妈宣布要去海外发展,把他们兄弟两个人扔在国内的时候,于明中没有和激烈抵抗的他站在一起。

    而在爸爸妈妈走了之后,于明中每天忙得不见踪影,也不肯跟他“相依为命”,最后还抢了他喜欢的女人。

    于贺坤缩着,后悔得要死,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疼,却按着胃的地方面色发白,缩在被子底下,像以往那么多年的每一次一样,独自舔舐着伤口。

    然而这一次他很显然没能自我哀伤成功,因为被子很快被上厕所出来的简悠悠掀开了,她看着缩成一个大虾形状的于贺坤,站在床边问,“你怎么了?”

    悲伤到半路,被人撞见很尴尬啊,所以于贺坤根本没有搭理简悠悠,装睡装死。

    “你不是洁癖吗?拖鞋都跑床上了哎。”简悠悠看着床脚的一只拖鞋说道。

    于贺坤对于这种事是没法忽略的,所以他把眼睛睁开一个小小的缝隙,然后伸腿将拖鞋踹了下去,还用脚勾了下被子。

    简悠悠手里扯着被子,看着他这样子,还以为他是因为刚才那个吻,出声道,“还别扭啊,于大总裁不至于吧。”

    于贺坤正悲伤呢,情绪断层了接不上,怒瞪简悠悠,“我肚子疼,你把被子给我!”

    简悠悠却没有给他,而是指着于贺坤腰上绷的固定板,对他说,“肚子疼多正常啊,你再使劲勾一会儿腰,那个板子尖尖就扎你肚子里了,你等会还能感觉肚子漏风呢。”

    于贺坤低头看了一眼,接着把身体拉直,然后便骤然感觉到气也顺了,心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只是他的脸逐渐开始变红,姿势倒是不大虾了,但是颜色逐渐朝着煮熟的大虾靠拢。

    “肚子还疼吗?”简悠悠无情地问道。

    于贺坤抬手把被子抢回来,盖过头顶,再不跟她说一句话。

    简悠悠也懒得再理他,自顾自地走到这间病房的另一个陪护的小床上去躺着,拉过被子盖上,很快就睡着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于贺坤把自己的被子拉下来,脑袋露出外面,脸上的红还没退干净。

    他有些怨恨地看向简悠悠的方向,简悠悠背对着他,已经睡熟了。

    这会已经是夜里两点多,屋子里的灯没关,还是很亮,闭上眼也很亮,但是于贺坤先前把腿和腰都抻着了,有点疼,不动就还好些,屋子里只剩下墙上钟表走动的声音,还有另一个人清浅到几不可闻的呼吸声。

    于贺坤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然后听着这声音,慢慢地意识昏沉,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是被护工和来给他输液的护士弄醒的,他特意看了一眼,屋子里不见简悠悠的身影,墙角那一堆购物袋也消失了。

    于贺坤露出冷笑,果然他昨晚是魔障了,才会去亲她,就是个贪财又庸俗的女人!

    早饭是云姨送来的,于贺坤基本上如果不是必须,很少吃外面的饭,他吃着云姨半夜就起来炖的粥,还有骨汤,和一些爽口的小菜,视线无意间朝着门口的方向飘了一眼,就看到简悠悠嘴里叼着一根油条,手里捧着一碗豆浆进来,头上扎着一个小揪揪,短衬衫背带裙,于贺坤顿时感觉他喝的粥有点噎。

    “你这又是什么打扮?!”于贺坤没有吃一半东西咆哮的习惯,才吃两口就放下,专心致志地对着简悠悠挑三拣四。

    “你脑袋上是什么?天线吗?接收信号的吗?”于贺坤简直难以置信,跟人家包养的小情儿每天精致又美丽相比,他这简直像是从大街上随便扯来的打工妹!

    然而简悠悠就是个打工妹,她对自己的定位十分的精准,做于贺坤小情儿这件事就是个工作,但毕竟包养嘛,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工作,所以她敬业的程度也很有限。

    只要金主不提分手,简悠悠就比较佛系,听到于贺坤这么说,顿时把嘴上油条拿在手里,无辜道,“于总,这你就不懂了,这明显是情趣啊。”

    简悠悠原地转了一圈,“扮演类小片看过没?不喜欢学生妹这个标签吗?”

    于贺坤:“……我没有那种爱好!”

    “你赶紧给我换得正常一点!”于贺坤皱眉说。

    简悠悠嘴里嗯嗯啊啊地答应着,“等我吃完等我吃完。”

    然而吃完了也没有换,毕竟这身最舒服了,她就借口说,“衣服都早上让我送家里了,我专门挑的这套想要讨你欢心的,谁知道你这么无趣呢。”

    “什么叫我无趣?”于贺坤说,“明明是你变态!”

    “你不会买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吧?”于贺坤表情一言难尽地问。

    简悠悠其实没有,但是为了表现她敬业,所以微笑点头,“对啊,有护士,医生,学生,职业装,还有小脑虎呢!”

    于贺坤:“……你要是敢穿,我就把你和朱莉关在一起!”

    简悠悠其实光顾着买金子,没买两件正经的衣服,闻言手里扒的橘子递给于贺坤,“于总也知道,我就是个普通人,当初为了勾搭你是我专门请人造的型,平时我不太懂得小情儿都应该穿什么。”

    于贺坤没有接橘子,绷着脸看着简悠悠,简悠悠则是把橘子朝着他嘴边贴了下,“要不于总亲自给我挑几件?我保证你挑什么我穿什么,从今往后全凭你喜好打扮!”

    这提议的吸引力其实挺大的,亲手装扮自己的小情儿,让她按照自己的样子活着,这样能够很大程度地满足占有欲和控制欲强烈的人。

    于贺坤却看透了简悠悠鸡贼的小心思,一巴掌把她贴在自己嘴上的橘子拍开,“哦,你从我这里坑了一张卡,刷得不够爽,现在还想在我这里坑衣服?”

    简悠悠脸上狗腿的笑意收敛,她就知道于贺坤本质是个铁公鸡,昨晚上因为四十万差点没折腾一晚上,这会再拔毛那不是要疼死了。

    “那成吧,”简悠悠说,“我也不会挑,买了东西也不能浪费了,您就对付着看喽。”

    说着就把橘子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手腕猛地被抓住了。

    “你干什么?!”

    简悠悠不明所以,一口把橘子瓣儿咬开,汁水四溅,酸得她微微拧眉,“怎么了?”

    “你是故意的,”于贺坤黑着脸,“你昨晚也是故意的。”

    故意勾引他,要不然他怎么可能鬼迷心窍,那瓣橘子刚才在他的唇上沾过,她还当着他的面故意吃了,又做出那种享受的表情,就是故意的!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不要脸。”于贺坤鄙夷道。

    简悠悠时常因为不够变态,和于贺坤的脑回路格格不入,此刻也以为于贺坤是在说她给病号剥的橘子却让她自己吃了的事情。

    她不由得也鄙夷地看了于贺坤一眼,这心眼小的,能有针尖儿大吗?!

    “你想吃啊,”简悠悠把一大口橘子都塞自己嘴里,含糊道,“我再给你剥一个……”

    于贺坤耳尖在两秒之内红透,在简悠悠起身的时候,如临大敌道,“你嘴里含着东西呢,恶心不恶心!”

    说着还捂住了自己的嘴,等着起身的简悠悠。

    简悠悠起身是要去拿橘子,看到于贺坤这样,起身的动作卡住,然后和于贺坤诡异地对视了片刻――两个人同时恍然大悟。

    “哦,”简悠悠鼓着腮肉说,“嘴对嘴喂是吧?了解!”

    “不是!”于贺坤整张脸都红透了,辩解道,“不是不是!你别过来!”

    “来吧于总,别害羞,”简悠悠含着橘子凑近他,“你是金主,当然可以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这很合理,真的,来嘛……”

    “滚!”

    于贺坤气壮山河地吼。

    “噗!”简悠悠笑喷了他一脸橘子。

    然后于贺坤就生气了,是真的生气了,羞耻加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要是简悠悠最开始起身的时候真的含着橘子亲他,他可能反应不会这么激烈。

    简悠悠故意的调戏让他愤怒,但他真生气的是自己居然自制力这么差。

    他引以为傲,每次出去玩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胡混的自制力呢?!

    这点可是他哥哥唯一比不上他的!

    于贺坤在心底里,把简悠悠简单粗暴地定义成了引人犯罪的妖精,殊不知相比于以往朝他跟前凑的那些真妖精,简悠悠撑死了算个憨直的土老妹儿,是他自己口味诡异。

    简悠悠哄了他一会没有哄好,索性也就不哄了,自顾自地抱着手机打游戏,背对着一个人生气的于贺坤,声音还开得老大。

    于贺坤被她吵得要死,但是现在这种状态,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但是简悠悠一局接一局,于贺坤脑仁儿要出来了,他需要休息,昨晚上还没休息好,等会他还要处理很多公司的事情,面对简悠悠这样打又不能打,撵又撵不走的无赖,是真的没有办法,最终自暴自弃道,“你能不能把声音关了!”

    简悠悠几乎是瞬间就关了声音面对他,“好嘞!爸爸!”

    于贺坤让她喊得一哆嗦,“你叫什么?!”

    “爸爸啊。”金主爸爸。

    于贺坤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疲惫地捏了捏眉心,说道,“我没有任何诡异的爱好,你别搞那么多花样,不许再这么叫,要不然我就让于家保镖帮你收拾东西滚蛋。”

    简悠悠上身坐笔直,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我好歹也是你的人,云姨都叫你小坤,我凭什么叫于总?”

    于贺坤简直被她弄到没有力气发脾气,“云姨是我长辈,你还想跟着她叫?”

    简悠悠笑出一口小白牙,“也不是不行……”

    “滚!”于贺坤骂道。

    “那我叫什么?”简悠悠说,“于于?贺贺?坤坤?”

    于贺坤呼吸渐重,用全身的力气压制着要杀人碎尸的欲望!

    简悠悠又说了两个单字,于贺坤明显哆嗦了一下,手都对着她抬起来了。

    简悠悠才终于弄出了一个听上去正常点的称呼,“坤哥!”

    简悠悠架住于贺坤砸下来的重拳,豪迈道,“坤哥在上,受小妹一拜!”

    于贺坤一巴掌拍她脑袋上,但是力道真的不重,忍着笑意对着她骂道,“滚蛋,我要休息会。”

    简悠悠这次没有纠缠,知道于贺坤下午的时候要处理工作,处理工作是很重要的,她以前看小说,都以为霸道总裁不用干活,只要整天和傻白甜爱得死去活来就行了。

    但穿越到这里,看到于贺坤带病独眼儿还一工作就几个小时,终于知道了霸道总裁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

    为了以后于贺坤能够对她再大方点,她必然不能打扰他的工作。

    “那我去外面转一圈,坤哥你好好休息,”简悠悠堪称贴心地说完这句话,在门口顿了顿,真挚地问道,“要啵一口吗坤哥”

    “滚。”于贺坤骂人从没如此无力过。

    但是简悠悠真的出去了,屋子里安静下来,于贺坤竟然觉得有那么片刻空落落的。

    实在是简悠悠一个人能顶一屋子噪音机,于贺坤叹口气,然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午后的阳光慢慢爬到床上,从于贺坤的腰部肆无忌惮地爬到他脸上,他的眼睫颤动,就要醒过来了。

    但是他的眼前却又慢慢地黑下去了。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简悠悠正在轻手轻脚地拉窗帘,帮他挡住阳光。

    于贺坤想说不用了,差不多该起来了,可是他的意识随着被挡住的阳光再度陷入了黑沉。

    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下来了,是被一阵香气给弄醒的,醒过来就看到简悠悠在陪护床上刷手机不知道在吃什么。

    这味道于贺坤经常在路边停留的时候闻到,也知道那是卷饼,但是这么多年,每次闻着很香,可看到小吃车上的卫生情况,就实在下不去口。

    他一动,简悠悠就察觉到了,放下手机和饼洗了手过来扶他。

    “你秘书在外面等半天了,”简悠悠说,“看你睡得太香我们谁也没舍得叫你,”

    她竟然脸上有些歉意,“是不是有点晚了?”

    于贺坤是第一次发现她竟然也有这样真挚的歉意表情,这么一看之前那些果然都是嘴上道歉。

    确实是有点晚,现在开始要处理到很晚,他想要找点茬的,可是简悠悠环抱着他把床弄起来让他靠着,还给他倒了温水过来,乖得不像话,于贺坤不光没好意思找茬,她低头给他弄小桌子的时候,他竟然有点想摸摸她脑袋。

    我可能是真的疯了。

    于贺坤看着简悠悠的发旋,不着边际地想。

    简悠悠把小桌子放上,护工这时候也进来,拧了干净的毛巾给于贺坤擦手,简悠悠说,“晚饭也是刚送来,还热着,你吃一点再干活。”

    她突然这么认真起来,于贺坤奇怪极了,一直在看她,简悠悠没有察觉,等到于贺坤开始吃饭的时候,她去把她剩下的半张饼吃了,然后就关掉了声音,坐在床上玩游戏。

    于贺坤吃过东西,他的秘书进来了,提着电脑,帮他摆在桌上,又和他一起翻资料低声说着什么,足足有半个小时才走。

    剩下于贺坤一个人,像昨天一样专注地处理着必须由他亲自处理的工作。

    这样一直到了夜里十点多,于贺坤叫护工进来,去了个厕所,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简悠悠还在低着头玩,于贺坤坐在床上看了她几眼,忍不住说,“你眼睛不疼啊?”

    几个小时没停了。

    简悠悠抬起头看过来,把手机放下,下意识地去推眼镜,可是鼻梁上空空如也。

    不疼,真的不疼,不疼得太快乐了,简悠悠简直想要欢呼。

    一到这个世界,她的四百度近视加上过敏性结膜炎全好了,几个小时眼睛不干不涩的感觉太绝了。

    这都在无时不刻地提醒着她,这里一切都不是真的,因为她从小就离开眼镜睁眼瞎的眼睛,不可能突然间好了,只有在这梦里。

    梦里什么都有这句话诚不欺我。

    于是简悠悠摇头,“不疼,我眼睛好使着呢!”

    于贺坤无语,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继续对着电脑,简悠悠也安静地打游戏,于贺坤只剩下一些不太重要的没有处理,可以分出心了,他今天的效率奇高,大概是因为中午休息得还算好。

    他想着想着,视线就飘到了简悠悠的身上,想起她蹑手蹑脚地给他拉窗帘挡阳光的样子。

    她有时候能把人气死,有的时候,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温柔,却具有非常强悍的蛊惑人心的力量。

    于贺坤思绪跑偏,手上停了,简悠悠伸懒腰的时候看过来,正对上于贺坤的视线,笑起来问,“怎么了,坤哥?”

    她语调不高,还带着半天没有开口的低哑,坤哥两个字,像是砂纸一样刮过于贺坤的神经。

    没人叫他哥,他朋友都是心理和生理都比他成熟的,商场上都叫他于总,云姨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叫他小坤,小时候只有他撵着于明中叫哥哥,哥哥长哥哥短,最后狗屁哥哥抢了他喜欢的姐姐。

    哥这个带着一点依赖和尊敬意味的称呼,微妙地满足了于贺坤心理上的一种自大。

    他一点也不排斥简悠悠这么叫他,还有点喜欢听。

    简悠悠像是听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又叫道,“坤哥?”

    于贺坤嗯了一声,看着简悠悠命令道,“去给我倒杯水,渴了。”

    他其实不渴,就是想要使唤简悠悠,简悠悠哦了一声下地,倒了一杯温度适宜的水递给于贺坤。

    于贺坤喝了几口,又指使她收拾桌子。

    “坤哥,我能碰吗?”简悠悠指着小桌子上还有他腿上一堆散落的文件,按照小说里面的路子,这不应该是什么商业机密吗?

    于贺坤闻言却奇异地看她一眼,“怎么?你能看懂?”

    简悠悠感觉自己心口上被扎了一刀,噗呲噗呲地往出冒血,她好歹也是大学毕业……随便扫了一眼,哦,好吧,确实不太能看明白,毕竟她早了解过,这个小说世界很多知识,都和现实世界不一样。

    但她被刺激了心理不太平衡,哼哼道,“你就不怕我偷了你的商业机密,卖给你的死对头么!”

    这是小说里面的恶毒女配比较标配的剧情,不过这本小说倒是没有看到……

    于贺坤嗤笑出声,“州宁市……包括周边很多城市,都是于家的合作伙伴,至于你说的死对头?”

    他不屑的眼神代表了一切,目前还没人敢和于家站对头。

    “你偷我商业机密卖别人,”于贺坤笑容饱含嘲讽,“我看谁敢买。”

    简悠悠还真的挺喜欢于贺坤这样狂妄的样子!

    这说明他有钱啊!有钱任性,任性得分手时候给三倍分手费!

    于是她狗腿道,“坤哥牛逼!”

    于贺坤哼了一声,靠在床上看着她收拾。

    简悠悠收拾好了,问他,“睡觉吗?”

    于贺坤摇头,又端着水杯喝了一口,“等会。”

    简悠悠坐在床边上,琢磨着明晚上的游轮剧情,于贺坤这样子肯定去不了,那剧情不走实在太可惜了,反正那一段剧情中没有于贺坤什么事儿,都是她和各路女配撕逼,于贺坤不去她可以自己去啊!

    以他小情儿的身份,把剧情走完,不就能把那七个金镯子和一个玉镯子申请带回现实世界了么!

    这么想着,简悠悠试探地问道,“坤哥,你这一时半会的好不了吧?”

    于贺坤顿了下,问道,“怎么?陪床两天不耐烦了?”

    简悠悠立刻摇头,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不耐烦,你这样在床上躺一辈子,我就能伺候你一辈子不带不耐烦的!”

    于贺坤哼笑,这话谁信谁傻子!

    油嘴滑舌小妖精!

    简悠悠继续说道,“那不是明晚你朋友要开海上派对么,我看着你这样也不方便去,要不然……我替你去吧”

    于贺坤眯起眼睛,审视着简悠悠,简悠悠被他看得有些毛毛的,于贺坤哼笑,“你替我去?你凭什么替我去?”

    这话但凡有点自尊心的都要遭受剧烈打击,可简悠悠不认为做个梦还要什么自尊心。

    于是笑嘻嘻道,“凭我是你女人啊!”

    于贺坤差点让自己口水呛着,小情儿是什么?

    小情儿在上流圈子眼中,和女朋友不是一个东西,小情儿能带出去玩,但也仅仅只是带出去玩,正规场合没人会带着小情儿,无论糟糠妻多上不去台面,都比小情儿能上得去。

    于贺坤没有鄙视任何人的想法,所以他出入一些生意场合,唯一带着的也只有简悠悠穿越的这个人,但她这样这样正宫一般,皇帝不在她最大的语气,还是让于贺坤有些啼笑皆非。

    “你那么想去?”于贺坤问道。

    简悠悠坦然地点头如捣蒜,一双眼眨巴着泛着讨好的光看着于贺坤,软软道,“好坤哥,我想去。”

    能不想吗完成剧情可是八个镯子的奖励!

    于贺坤鼻子哼了一声,却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简悠悠央求了他很久他就是不开口,气得简悠悠都开始琢磨着找那个被于贺坤朋友邀请的幼儿园教师,也就是原人设的简悠的同事帮忙了。

    不过第二天晚上,本来包得木乃伊一样的于贺坤,眼睛纱布拆了,石膏敲碎了,腰上固定也拿下去,摇身一变,又是那个西装革履气势十足的霸道总裁。

    只是他脚上缠了很紧的绷带,走路看不出,但肯定是疼的。

    而眼睛不知道这两天敷的什么东西,好了不少,淤血剩下眼尾一大块,倒是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反倒让他本就冷硬的眉眼,更添一分狠厉。

    简悠悠则是被他揪着专门找人意亮艘环,然后准时在入夜的时候,登上了湛承的小型游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