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悠悠!3合1
    关于这段海上派对的剧情,简悠悠仔细地研究过,书里面描写得十分华丽,简悠悠只是在书上看看都觉得纸醉金迷,真的上了船之后,她才知道,什么叫眼花缭乱。

    今夜繁星漫天,连一丝风都没有,派对开在游轮最顶层,四周布置的是水晶一样的透明船顶,巨大且华丽得让人晃眼的水晶灯从船顶的正中央垂下来,五色光影像流动的彩绸,缓慢地转动,将其中每一个人,都映照得像是开了八级滤镜,美轮美奂。

    不过简悠悠对于这迷离的布置和随便跟谁对视都能一见钟情一样的暧昧气氛只是新奇片刻,很快视线便被长桌上面放着的各种精致食物吸引了眼球。

    人类有很多很多的欲望,对于美人,对于金钱,对于各种各样美好的珍贵的东西,但是唯独对于美食,是最好满足的。

    简悠悠和于贺坤上船的时候,还生怕他腿脚没好利索,腰也不行,眼睛又淤血,行动起来怕是要不方便。

    所以在上船整个过程,她都在暗暗地用力,将于贺坤大部分的重量撑在她的身上,于贺坤也很配合,简悠悠本来还想着,就他这样强行装逼的隐藏伤员,上船之后找个地方好好坐着,别随便活动,省的伤更严重。

    但于贺坤真不愧是装逼界的顶级人物,没上船之前恨不得让简悠悠背着他,上船见到人的那一刻,他立马不像一滩烂泥似的依靠着简悠悠,而是直起了小腰,比小白杨都直,别说看不出受伤,要是简悠悠不知道真相,说不定看他这样,还会认为他很强壮。

    而且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简悠悠觉得他腿格外的长,逆天的那种长,难道是搭配问题?

    派对还没有正式开始,简悠悠跟着于贺坤先去船舱下层,和今天派对主人湛承见面,然后简悠悠看着湛承眼直了片刻,被于贺坤掐了胳膊里面最软的肉。

    简悠悠想要报复回去,但抬起脚想起于贺坤还受着伤,就暂时放过了他。

    等到湛承出了屋子,于贺坤一把甩开简悠悠坐在椅子上,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我带你出来,就是来丢人现眼吗?!”于贺坤翘着二郎腿,手指在沙发上狠狠地敲,“你擦擦你嘴角的口水,眼珠子刚才快要贴湛承身上了吧,怎么?想换金主吗?”

    简悠悠不太理解于贺坤生气的原因,还拱火道,“他真的是你朋友吗?为什么他像个小男生,你这么成熟啊?”

    湛承是个娃娃脸,但其实比于贺坤还大两岁,身量又小,所以看上去确实不大,而且本身是个老阴逼性格,却总是一副无害的模样,他们圈子里,和湛承不对付的,都私下里叫他小白脸。

    这孙子从小到大,在女孩子面前算是无往不利,人家泡妞花钱,他有时候还能挣点。

    于贺坤看着简悠悠这样,还以为她肤浅地被湛承迷惑,气不打一处来。

    “我没嫌你丑,你倒是嫌我老了?!”于贺坤指着简悠悠,“回去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简悠悠一把抓住于贺坤手指,回头看了一下门关着,屋子里就他们两个,笑眯眯地朝前凑了点,单膝跪在于贺坤坐着的沙发上,修身裙绷紧,曼妙的身材一览无余。

    “吃醋啦?”简悠悠抓着于贺坤的手指咬了下,于贺坤快速缩回去,推着简悠悠的肚子,“别上我跟前,脏死了!”

    “我吃醋?”于贺坤斜眼看着简悠悠,“为你吗?你最好找准自己的定位,你不过是……”

    “我不过是你花钱买回来观赏把玩的花瓶儿,”简悠悠丝毫不伤自尊心地抢答,“我位置摆得很正,我属于你啊,我看你朋友就是纯好奇,我怎么可能喜欢那种没长开的小崽子,我最喜欢坤哥这样英俊又成熟的男人。”

    这种羞耻的话,每次简悠悠说的时候,于贺坤都是鸡皮疙瘩一身,嘴上嫌弃得要死,骂着简悠悠,“滚蛋。”

    心里其实有点吃这一套,推着简悠悠的力度也不太坚定。

    不过好巧不巧这时候门开了,简悠悠嘴里“没长开的小崽子”出现在门口,看着两个人的姿势其实是有些惊讶的,因为于贺坤从小是个什么德行,湛承是最知道的。

    他什么时候让哪个女人,这么贴着他过?即便是于贺坤一见湛承进来了,就立刻将简悠悠给推开了。

    湛承不由得多看了简悠悠两眼,这一看,确实是在她脸上找到了霍皎月的痕迹,不太像,但也确实有点像,身材倒是不错的,带在身边解解闷还算有点姿色。

    湛承对于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他比较好奇的是于贺坤怎么想开的,于贺坤惦记霍皎月这事儿,他们玩得好的几个都知道,但是没人会认为那是痴情,他们都觉得于贺坤只是没玩开。

    湛承甚至认为,他可能并不是喜欢霍皎月念念不忘,他可能就是喜欢那种类型,霍皎月确实特殊,他这么多年没遇见第二个那种类型,这才觉得自己非她不可。

    而简悠悠在湛承的眼里,比于贺坤说的花瓶还不如,但是他这个人,通常是心里再看不起,面上却从来都能把人捧上天。

    于是他在门口顿时哎哟哎哟地捂住了眼睛,夸张道,“我这进来的不是时候,耽误事儿了,我这就出去,小嫂子你们继续!”

    如果真的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听到金主的朋友叫她嫂子,会自以为打入了他的朋友圈,然后不自量力地做蠢事。

    可简悠悠贪慕的不是虚荣,她也贪,可惜她贪的就只是钱,她一根筋,所以目标很明确,于贺坤能够让她把这个世界的钱带回去,那他在简悠悠眼中就像去他们家小店吃饭的客人一样,是上帝。

    她能在“用餐期间”把他捧到天上去。

    他刚才明显介意了她看湛承,所以简悠悠再看向湛承的眼神和表情,又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她没有羞涩地笑着暗自得意,也没像湛承想的那样手足无措,而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像没看到一样,凑近于贺坤继续低头小声说话,“坤哥,你今天腿咋这么长啊。”

    说着还要上手摸,“你受伤还翘二郎腿,你疼吗……”

    她声音说得很低,只有两个人能听清,于贺坤看向湛承,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湛承看了一眼,简悠悠垂向于贺坤的白皙后颈,嘴角不着痕迹的勾了勾。

    还是个段位高的白莲?

    湛承笑嘻嘻的进来,“贺坤,去外面吧,派对开始了,今天人到得挺齐的,有两家托我搭线,说有个项目想要跟你合作。”

    于贺坤表情收敛得很严肃,点了点头看向简悠悠,“你出去。”

    简悠悠终于发现了于贺坤今天为什么腿这么长,他站起来还看不出,但这样翘着腿,后脚跟快要上外面了,他垫了内增高!

    腿脚不好,还垫内增高,这人可真是臭美死了!

    “愣着干什么?”于贺坤微微皱眉,发现简悠悠一直看着他脚,顿时把翘着的腿放下了,瞪了她一眼,“出去!”

    简悠悠十分乖地“哦”了一声,朝着门口走出去。

    屋子里剩下湛承和于贺坤,湛承挑着一侧眉看于贺坤,“怎么样?我早说了,你只是喜欢霍皎月那个类型而已,这个虽然差了点,感觉也不错吧”

    于贺坤皱眉,“瞎说什么,我就是缺个经常带出来的女伴,别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题,你家小崽崽呢?”

    “他老师带着在外面疯呢,”湛承说,“哎,我最近也看上了个幼儿园教师,虽然木了点,但真是和其他的不一样,到我家就给我带孩子,我保姆都没事儿干了……”

    于贺坤不赞同看着湛承,“你家崽崽也不小,你也该找个踏实的定下来了,胡乱玩,对孩子影响不好,不健康的家庭成长出来的……”

    “贺坤,祖宗!”湛承哎呦哎呦地搓手,“您就别说教了,您比我还小一岁呢!”

    湛承知道于贺坤因为小时候家里面人去海外的事情,性格上造成了很大影响,但是他孩子都有了,家里产业蒸蒸日上,两个老的现在退下去,没人管他,他真是不打算找个什么人定下来,自由自在不好吗?

    “崽崽他妈妈没有找到?”于贺坤每次见面都要问,湛承抿起嘴唇,满脸无奈,“没有,没有,咱们快上外面去吧,我今天是寿星,二十六岁的大寿,贺坤你可别扫兴啊!”

    于贺坤索性也闭嘴不说了,他自己的事情都弄不明白,湛承那乌七八糟的一堆事儿,于贺坤也管不了。

    不过湛承家那崽崽,说起来有点魔幻,因为模样实在无害,特别招女人,所以胡混得厉害,但他一直也有自己的准则,那就是和一个人在一起期间,肯定不招惹别人,分手后又大方,甚至还有人念着他的好和他做了朋友,所以一直也没闹出什么大事。

    但是崽崽是被人送到湛家的,说是湛承的孩子,湛承一开始以为是谁的恶作剧,但亲子鉴定做了好几遍,确认无误就是他的孩子,湛家二老喜欢的紧,这就稀里糊涂地多了个孩子。

    至于崽崽的妈妈,一直没有找到,湛承自己挨着个的找前任也没找到,一直到现在,崽崽都五岁了,湛承已经变成个还算合格的奶爸了。

    于贺坤跟着湛承到了派对现场,众人对于湛承出现都表现得很激动,彩带喷得到处都是,礼物堆到湛承的面前,湛承抱着孩子吹了蜡烛,香槟开启的声音碰碰作响,狂欢正式开始。

    于贺坤果然是这群富二代中的异类,人家都搂着小情甜蜜,或者和谁摸两把牌,赌的不算大,全当是情趣,而于贺坤却是端着一杯香槟,和两个年级稍大的男人,找了个安静的角落,谈工作。

    这种爸爸年纪的人其实不应该出现在湛承的派对上,这两个就是专程托湛承和于贺坤谈合作的。

    这三人和整个派对的气氛格格不入,角落里面像是被划出了无形的楚河汉界,不过这倒也不算多特别,并没有影响其他人愉快的玩乐。

    湛承被一群人围着,头顶戴上了生日的小帽子,男男女女花蝴蝶一样地在派对上穿梭,崽崽被湛承请来的那个幼儿园教师,也就是他下一个交往对象带着,欢腾地到处乱窜。

    简悠悠从刚才出来,就等在长桌边上,根据剧情,等会这里会上演一部大戏,最开始是针对湛承带来了那个和她穿越这个身份原本是同事的幼儿园老师,后面因为原人设拼命地撇清关系,火反倒烧到了她的身上。

    原人设简悠,自然不是这些表面姐姐妹妹,实则高级婊的女人的对手,弄得特别的丢人,而于贺坤也连带着被她弄得很没面子,奠定了她在后期和白月光霍皎月的对比下,被于贺坤厌弃的重要因素。

    简悠悠不是准备化解,而是准备走剧情,闹越难看越好,这样才能顺利走完剧情,尽快拿到分手巨款回家。

    果不其然,派对开始了没多久,就有个穿着礼服,行动不太方便,却按着胸口,跟着一个小孩子身后跑的女人朝着长桌这边跑过来。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剧情中简悠的同事,也是个幼儿教师,名叫方倩丽,后期和湛承有些纠葛,不过是被甩的那一个。

    “崽崽,你慢点,慢点……”一大一小,在人群中穿梭,方倩丽表情战战兢兢,不停地和不小心撞到的人道歉。

    简悠悠看着两个人跑过来,按照剧情,下面是小孩子拽动了桌布,蜡烛的烛台要掉下来,方倩丽跑过来抓住,不慎撞到了一个炮灰女配的酒杯上,酒洒了炮灰女配一身,对方不依不饶,大呼小叫呼朋引伴,让方倩丽十分下不来台。

    这算是十分普遍的撕逼剧情,穷姑娘被恶毒女配碰瓷,丢尽人的时候,帅气英勇的男主角出场,救下了穷姑娘。

    只可惜,穷姑娘不是每一次都是主角,不是主角,自然就没有帅气的男主角救场,花了两个月工资买的礼服赔不起对方一个衣角,灰姑娘不是穿上了好看的衣裳,就真的能够遇见对她钟情的王子。

    只是很多人,都想不通这个道理。

    一切都照着计划,简悠悠嘴里塞着小蛋糕,看着湛承的小崽子钻进了桌布下面,拉动了一下,而方倩丽满脸惊慌地喊道,“崽崽,危险!”

    简悠悠嘴里还含着蛋糕,视线从发出吼声的方倩丽看向拉着桌布从里面钻出的小崽子脑袋上,确确实实有个烛台要倒下来,确实也是千钧一发,那烛台的蜡烛在倒了之后,直接摔掉了,然后插蜡烛的那个尖尖,正对着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的小孩子后脑勺。

    简悠悠知道剧情,知道方丽倩扑过来能阻止一切,可她还是下意识地伸了手,在距离小朋友后脑勺仅剩两指的距离,一把抓住了烛台,举了起来,稀里哗啦,精致的小糕点砸了小崽子一脑袋,他还是被小碟子砸得疼了,按着脑袋赖赖唧唧地要哭。

    不远处目睹全程的湛承冲过人群跑过来,一把就从方丽倩的怀里把孩子抱起来,按在自己肩膀上哄起来,然后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音乐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所有的视线都落在简悠悠的身上,以及她刚才神来一笔,简直先知一样抓住了烛台举起来的手。

    这场面诡异非常,简悠悠把嘴里的吃的咽进去,嘴角还沾着一点蛋糕,和湛承复杂的视线对视,心里骂了一声操。

    她看到方丽倩好好地站着,并没有撞到她身后不远处的那个穿着红裙子的炮灰女配,湛承没有因为孩子受伤惊慌抱着去找船上医生包扎,所以也没有趁机联合起来欺负方丽倩的炮灰女配们搞事……

    剧情让她搞砸了!

    简悠悠恨不能跺了她现在举着烛台的这只手,叫你欠!

    舒缓的音乐再度响起,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对着简悠悠吹了个口哨,接着还有人对着她拍起了巴掌。

    “太酷了,你们刚才看到了吗,她速度快得看不清!”

    “这谁啊,裙子好漂亮,好像是今年最流行的赛文私定!”

    “我看到了,她刚才正在偷吃东西,抓烛台的时候,她一只手抓,另一只手还在往嘴里蛋糕,太可爱了……”

    “谢谢你。”湛承抱着孩子,那张娃娃脸上浮现出一个十分诚恳善意的笑。

    简悠悠:……日。

    她随意地挥了下还站着食物残渣的指尖,满心无奈地说,“没事……快带他去检查下有没有受伤吧。”

    湛承立刻就带着孩子去找船上的医生了。

    她放下烛台,伸手抹了下嘴角,下意识地循着角落,去找于贺坤的身影,这剧情让她搞乱了,可怎么办!

    不过刚才和于贺坤谈事情的两个中年男人在,于贺坤却不在了,随着音乐声音的响起,刚才有惊无险的一幕,随着湛承把孩子抱走,迅速被众人抛到脑后。

    简悠悠没有看到于贺坤,站在桌边上思索片刻,正琢磨着怎么办的时候,被湛承扔在原地的方丽倩犹犹豫豫地过来和简悠悠打招呼,“悠悠,你最近……都没有再回学校了,过的还好吗?”

    她很显然是强打精神,刚才那一幕真是要把她吓死了,她带着湛承的孩子,要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简悠悠按照剧情的话,是不能搭理方丽倩的,毕竟她要自己把自己划入上流社会,这样才能触发后面被群嘲的丢人事件。

    可现在她的欠爪子从源头上把剧情扼杀在了摇篮里,就算再不理方丽倩,也于事无补,她看方丽倩实在是吓得不轻,叹口气,低声开口,“我过的不怎么样,伺候一个浑身都是臭毛病有钱人能过得多好?”

    简悠悠看着方丽倩看她一眼,之后脸色一白,还以为她这是有回头是岸的趋势,又多嘴劝了一句,“你不该来这里的,湛承他怎么可能是真心邀请你。”

    方丽倩的剧情和主剧情只有今天这一点瓜葛,但是剧情中后期她却因为湛承的事情挺伤心的,简悠悠把话说得越难听,再结合刚才湛承把孩子抱走却没有看她一眼的态度,希望这姑娘能看清。

    方丽倩听了她的话,果然面色难堪,咬着嘴唇含糊地说了句什么就跑了,简悠悠视线又落到了那个红衣服的女炮灰那里,琢磨着靠她自己走剧情的可能性。

    但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就听到身后传来带着咬牙切齿意味的质问,“过的不怎么样,伺候一个浑身都是臭毛病有钱人,真是委屈你了!”

    简悠悠后颈的汗毛炸立,这会的功夫,又换了一首歌,这首歌开头十分的欢快,是个舞曲,已经有人开始在大厅中寻找舞伴跳起来,而简悠悠头皮麻麻地咔吧咔吧转动脖子回头,却正好对上于贺坤阴沉的脸。

    天天把人用嘴吹到天上,背后说一次坏话而已,就被逮了个正着,这是怎样一种酸爽的体验?

    简悠悠颤巍巍叫了一声,“坤哥……”

    于贺坤哼了一声,冷冰冰地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今天腿格外长,所以步子迈得特别的大,皮鞋踩在地毯上没有声音,却差点把简悠悠的心都踩碎了!

    事情大条了,于贺坤本来就每天把让她滚蛋挂嘴边上,这次可怎么才能哄好啊!

    “坤哥……坤哥!”简悠悠急忙跟在于贺坤的身后。

    简悠悠一直撵他撵到外面的甲板上,海风裹着淡淡的腥气吹来,她在船边上拉住于贺坤手臂,解释道,“我说的不是真心话啊,坤哥,我真的过得很好,特别喜欢你,特别喜欢和你在一起!”

    “我看你只是特别喜欢我的钱吧!”于贺坤表情冷漠至极,听到刚才那样的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开始冒烟,呼啦地烧起来,虽然只是一个非常小的火苗,但随着他从里面朝外走,心里那小火苗开始呼啦呼啦地朝上烧,烧到他感觉吹着海风,自己的脸上都火辣辣的了。

    尤其是在简悠悠随口就说出什么我喜欢你,这种话于贺坤平时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自认从来也没有往心里去过,谁会信这样随口说的话?那不是个傻子吗!

    可现在,于贺坤站在栏杆的边上,就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所以他甩开简悠悠的手,用最恶毒的话自保,像是遭遇危险的河豚,把自己鼓到最大,竖起尖刺!

    “你这些话,留着说给你下一个金主听吧,”于贺坤说,“你那么想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下一家?!”

    “因为我臭毛病很多,让你过得辛苦了,”于贺坤看着简悠悠,笑得近乎狰狞,“你去找,随便你找!”

    简悠悠左右看了一眼,已经有人听到声音出来看热闹了,她咬了咬嘴唇,凑近于贺坤,抓他手臂,却被他再次甩开了,动作幅度颇大,显然是气得狠了,“滚!别碰我!恶心不恶心!”

    “我难伺候你去找别人,别在出现在我面前!”于贺坤平时就不会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有资本任性,也有自信他今天即便是甩了这女人,州宁市也没人敢碰!

    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分明就是个撒疯的泼妇样子,而他这样,仅仅就是因为简悠悠说了那样一句话而已。

    简悠悠有些哭笑不得,“那真就是我随口说的,我找谁啊,谁有你好啊。”谁也没有你有钱啊!

    于贺坤这一次却不吃简悠悠这花言巧语的一套了,“你随口说的?”

    于贺坤嗤笑一声,看向漆黑的海面,“你哪句话不都是随口说的,”他深吸两口气,强硬地压下异常的心绪,皱眉捏了捏眉心,说道,“滚吧,去找个好伺候的,还等我给你介绍个吗?”

    太幼稚了,简悠悠一直就怀疑于贺坤是不是有些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是现在看来,他可能还伴有心智不成熟,一句话而已,他还经常把她只是个替身挂嘴边上,结果她就说这么一句话,他这就没完没了地让她找别人。

    简悠悠索性也不顾有人围观了,于贺坤这样的巨婴心智,要是不哄好了,这次下船搞不好真要和她吹。

    简悠悠有些糟心,毕竟她剧情没能完成,这又把于贺坤弄疯了,这货心眼小得令人发指。

    她走到于贺坤的身边,直接从他身后抱住他,“坤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你别生气,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情话张口就来,看热闹的都被她给逗笑了,这还真心,这分明是低级渣男糊弄小白花上床的语气。

    于贺坤被糊弄了那么多天,今天突然间耳聪目明,知道自己手里拿的不是小饼干,而是木头片了。

    他堪称冷静地推开简悠悠,和她拉开了距离,冷漠地说,“你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子。”

    简悠悠心里疯狂赞同,于贺坤往大了说就只五岁,不能再大了。

    但是她当然不能这时候刺激于贺坤,表情带着讨饶的意味,央求道,“坤哥,好坤哥,我真就是一时乱说的。”

    于贺坤不为所动,简悠悠咬了咬嘴唇,声音又软了一些,“坤哥,那你说,到底怎么样你才不气了嘛……你想怎么样都行好不好?”

    话说到这份上,看笑话的都笑起来,一般到这时候,解决办法不就那一个么,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小情儿是干什么的都心照不宣,于贺坤闹成这样子,在他们眼里看来也就是情趣。

    有什么是一炮解决不了的?

    但是于贺坤五岁勉强的脑回路,还真的跟他们不一样,看热闹的都准备搂着自己小情儿散了免得打搅人好事的时候,于贺坤这个棒槌,憋了半天,越想越气越气越让脑子被奇奇怪怪的东西挤没了,他极轻地笑了一声,抿住了红唇。

    简悠悠又凑近他一些,拉他手晃,“坤哥,进里面去吧,你腿疼不疼,我给你揉揉啊?”

    于贺坤低头看着简悠悠,片刻之后说道,“想让我不生气也行,”

    简悠悠眼睛一亮,就见他手指越过栏杆,指着黑漆漆的海面说,“跳下去。”

    简悠悠笑容卡住。

    于贺坤看她这表情,眼里笑意更冷,又说道,“跳下去,我就原谅你……再也不提让你滚蛋的事。”

    简悠悠僵笑着,“不是吧……坤哥,你别吓我,这里跳下去会死人的。”

    于贺坤当然也不是真的想要简悠悠跳下去,脑子得多大的包才会朝着海里跳,这船身可不低,就算四周都有救生人员待命,可要是运气不好,折断胳膊腿,甚至是直接撞船身上撞死,甚至是在海面上拍昏过去呛死,都是有可能的。

    他就是想要这女人知难而退,他现在是真心实意地要和她解除什么狗屁的合约。

    简悠悠看了一眼海面,又看于贺坤,试图缓和,“坤哥,别这样,底下太黑了,再说我不会游泳啊……”

    看热闹没来得及走的,都停住脚步,饶有兴味地看着栏杆边上说话的两个人。

    于贺坤就料到简悠悠会这样,甩开她的手,指着她脑门说,“把你的小心思都收起来,我不是傻子,你不是爱我爱到天崩地裂么,真爱你就跳下去啊,跳下去我就相信你。”

    他说完之后,简悠悠表情有些僵硬,无助的表情在摇晃的的灯光下显得有点可怜。

    可于贺坤却没有一点触动了,巨大的被欺骗的感觉淹没了他,他想起他妈妈和爸爸,在移民去国外的时候,最开始也是这样随口骗他,很快回来,会每天打电话。

    一直对他说爸爸妈妈爱你,然后这么多年不闻不问。

    不知道是今夜的海风尤其的醒脑,还是于贺坤真的不是个几岁的小孩子,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竟然又陷入了被人随口说爱的谎言里面,这一刻只想清醒地抽身。

    简悠悠看着他朝着屋子里走,咬了咬牙,她能感觉到,于贺坤这次真的是认真的。

    剧情这一块崩掉了,她现在回到现实世界一分钱没有,耗费了这么多天,她买了那么多的镯子都没能带走,真要功亏一篑?

    不,不能。

    简悠悠走到拉杆边上,深呼吸一下安慰自己,不过就是跳个海,能怎么样?

    反正这只是个梦,要是真摔死了,她顶多也就是提前回到现实!

    于是,她有些粗暴地扯开了头发上的装饰,扔在地上,长发散落下来,飘散在海风中,蹬掉了脚上的鞋子,除掉了手上的小物件,放在甲板上,然后抓起地上的鞋子朝着于贺坤的后背扔过去。

    鞋子砸在于贺坤的后背,他站定转头,和所有的看热闹表情慎重起来的人一起看向简悠悠。

    简悠悠冲着他笑了下,无奈地摊手,“我都说了,我爱你嘛,你说要我怎样,我就怎样,你不信对不对?”

    于贺坤看着简悠悠的头发在风中飞舞,遮住了她一半的脸和表情,“既然坤哥想看,那我就跳喽,可你说话要算话哦,不许再提分手。”

    简悠悠说着,利落地踩上栏杆,跨到栏杆的外面。

    于贺坤迈步朝回跑,但因为腿上有伤,还穿了增高垫,慌忙跑了一步,就崴到了,跪在地上,疼得霎时间出了一层冷汗。

    “悠悠!”于贺坤摔在地上爬起来,急急地喊,“你下……”

    来不及了。

    简悠悠借力在栏杆外的船板上猛地一蹬,纵身一跃,像夜色中一只翩然飞舞的蝴蝶,转瞬消失在了于贺坤的视线里。

    “简悠!”于贺坤嘶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