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没想到还真的行!
    简悠悠几乎是在跳下海的瞬间,身影没入黑暗的那瞬间,就突然间从自己小屋的房间里面醒过来――

    她抓着被子剧烈地喘息,还以为这一次真的要经历一次死亡,尝试着在跳下去下坠的过程中默念回家,想要尝试下能不能直接弹出梦境,没想到还真的行!

    不过下坠的恐惧,和濒临死亡的感觉,还是让她惊魂未定,简悠悠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现在是夜里,四点四十,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

    果然死了是回来了,但是想必任务也是废了,白在那里耗时间了,简悠悠撇了撇嘴,想要只当自己是做了个噩梦,继续睡觉,却有些不甘心,睡不着!

    哎!七个大金镯子加上一个玉镯子,就白弄了吗!

    简悠悠躺下之后又惊坐起,不甘地在床上摸索她睡前抱着的那本书,在床上摸了一会没摸到,她又从床头摸起了眼镜,戴上之后借着微弱的小夜灯光芒,朝着地上看。

    书在地上,倒扣着,大概是在她刚在惊醒的时候从她身上掉下来了,简悠悠掀开被子下地,想将书捡起来查看一下,结果书一拿起来,她就听到轻微的叮当声,像是金属撞在一起的那种声音……

    简悠悠低头看去,接着瞪大了眼睛,柔软地毯上,微弱的灯光下,她却清清楚楚地看到刚才倒扣着书的地方,静静躺着几个金光闪闪的圆环状东西,简悠悠拿着书弓着腰站在床边上,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死死盯着地上的东西,片刻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

    当然她很快把自己的嘴给捂住了,简悠悠瞪着地上的几个金镯子,还有金镯子底下压着的一个玉镯子,坐在地毯上反反复复地数了好几遍,一个没少,她还把金镯子送到嘴边咬了下,真的!

    她不断抓着金镯子,镯子就不断地发出悦耳的响声,她听了一会,舍不得收起来,生怕一眨眼,这些东西就没了。

    就这么八个东西,生生稀罕了足足十几分钟,她才找了一个东西,除了那个玉镯子之外,把其他的金镯子都包起来,找到她先前的那个钻石项链,全都放在她床头放杂物的小柜子里。

    这才抱着书重新躺回床上,外面天色还没有亮,但她的眼睛亮得探照灯一样,她确实在心里祈祷着能够把那些东西带回来,每一次出世界的时候,都只是心里默念着回家,就能回来了。

    但是她这一次的任务没有完成,可是东西为什么能带出来

    简悠悠翻开了书,找到了答案。

    ――第二部分剧情产生偏差,但达到效果同书中主旨一致,所有人都知道简悠是于贺坤的情人,于贺坤也因此对她产生强烈情绪。

    ――奖励在规则内随穿越者的意愿发放。

    书的扉页,浮现起了这样两行字,简悠悠看着有些傻眼,但也很快明白,为什么她没能成功地完成任务,但也把奖励带回来了。

    因为这部分剧情,确实就是将于贺坤的情人原人设简悠曝光,为女主角霍皎月回国做铺垫,还有就是让于贺坤对她产生强烈的情绪。

    这部分原剧情应该是于贺坤对于简悠这个人设产生强烈的厌恶,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原人设因为虚荣心和人撕扯起来,确实是很丢脸很难看的。

    可她手欠阻止了剧情,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也让于贺坤对她产生了激烈的情绪,这一点简悠悠用脚趾想也知道,肯定是恐惧。

    能不害怕吗?她跳下去之前,就看到于贺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吓不死个狗日的!

    尤其是她现在穿越回来了,就等于她在那个世界失踪,简悠悠想到那些救生员找不到她的人,于贺坤会是什么崩溃的表情,就心里一阵暗爽。

    她早就看对于贺坤臭毛病死多不顺眼了,不吓他半死,就算他厉害!

    再是商业帝国小少爷,再是有钱任性,可要是出了人命呢?要是尸骨无存呢?

    就看他害怕不害怕!

    简悠悠正准备合上书的时候,书上又浮现起了这样一行字――穿越者完成三轮任务,还会开启额外自选奖励(^^),可以作用于现实哦!

    简悠悠已经完成了两轮,看着这样的文字确实心动,这书似乎能够感觉到她心里想的,又浮现出一行字――是否现在开启穿越,是/否。

    简悠悠看了一眼外面天色,毫不留恋地伸手啪地把书给扣上了放到一边的柜子上。

    索性也没有睡,四点多了,她简单地洗了一把脸,穿上运动衣,去离家最近的一个公园运动去了。

    在小说世界里面,为了贴合原人设,她的眼睛是不近视的,但在现实世界,戴眼镜跑步就很不舒服,但不戴着,又几乎看不清路。

    简悠悠运动了一阵子,实在嫌弃眼镜碍事,就索性不跑了,清晨的空气还是很好的,她拉伸了一会,就坐在秋千上晃来晃去,脸蛋红红地拿出了手机,给卞夏发信息。

    ――伙计,出摊了吗?

    这时间卞夏必然起来了,卞夏和简悠悠不太一样,很多时候,她非常的勤奋,也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她没有回复消息,而是很快把电话拨过来。

    简悠悠接起电话,就听卞夏说,“哎呦,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简大小姐怎么可能这时间醒过来?诈尸啦?”

    简悠悠轻哼了一声,“别扯没用的,”她听到卞夏那边有声音,应该是她在整理,已经准备出摊干活了。

    简悠悠问,“团子呢?”

    卞夏确实在整理东西,电话夹在她的脸和肩膀中间,“睡觉呗,她太阳不晒屁股是起不来的……嗯……”

    卞夏的声音断了下,听着像是在抬什么重物,简悠悠听着她吭哧吭哧的声音,突然说,“你叫声爸爸,以后我养你。”

    卞夏早就习惯她的抽风风格,随口道,“爸爸,你睡迷糊了吧,快睡吧,我干活呢别烦我。”

    说完之后她要挂电话,简悠悠突然道,“要是有个机会,能让你毫发无伤,只是做个梦,然后就能赚很多钱,你干不干?”

    卞夏立刻就道,“干啊,为什么不干,又做梦又赚钱的,这世界上还有这美事儿吗?”

    简悠悠严肃地说道,“有,我这两天做梦来着。”

    卞夏轻笑了一声,“那您继续做梦。”然后挂掉了电话。

    简悠悠就知道卞夏一定会是这个反应,这种事情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的。

    不过她也没想真的让谁相信,又荡了一会秋千,就开始朝着家里走。

    回到家她妈妈水月女士也起来了,正在吃早饭,她爸爸这时候已经去买菜了,水月看到简悠悠从门外进来,咬馒头的动作顿了下,“你干嘛去了?”

    这可真是稀奇了,简悠悠自从毕业之后,就没有上班,在水月女士每日一嫌弃的唠叨下,做做小玩意,夜市摆摆小摊位,半个月就能赚正常上班的很多应届大学毕业生的一个月工资。

    但水月总觉得这不是正事儿,一直嫌弃得要死,尤其是简悠悠一点也不像她,懒得要死,要不是每天还有个小团子支撑着她必须早起去送,她能睡到下午三点。

    这么突然地在这个对于简悠悠堪称凌晨的时间从外面出来,水月不可能不疑惑。

    “我去跑步了,你不是说我胖了吗?”简悠悠走到桌边,看着自己妈妈又在就着咸菜吃馒头,忍不住说道,“妈,你低血压,早上的时候不能就吃这个,没营养。”

    水月哼了声,没说话。

    简悠悠继续说,“妈,你不用给我攒钱,我一个女孩你攒那么多钱干什么,你和我爸,该吃吃该喝喝啊……”

    水月瞪了简悠悠一眼,还是没有说话,继续就着咸菜吃馒头,简悠悠也拿起馒头一手抓了根咸菜,正要朝着嘴里放,被水月一巴掌拍在手上。

    “洗漱去!”

    简悠悠哦了一声,把馒头放下,去洗漱了。

    水月这才顿了一下,看着简悠悠卫生间的位置,眼里全是宠溺。

    她当然要多多的赚钱,他们夫妻俩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小时候失踪了整整半个多月,好容易找回来,找回来之后的简悠悠有好久都胡言乱语,好容易养这么大,虽然平时水月表现得特别严厉,但其实他们夫妻都是非常宠简悠悠的。

    否则她也不会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

    她们闺女可以不上班,可以不找对象,可以一辈子待在家里,只要平安。

    对于失而复得的父母来说,这是唯一的要求,他们现在死命赚钱,为的就是能够让他们的孩子哪怕是以后他们老了没了,也有资本随心所欲地生活。

    但他们从来没有说过,简悠悠早把小时候的事情忘了,也从来不知道她勤劳又节俭的爸爸妈妈,对于她溺爱到这种地步。

    她像每一个被父母念的死肥宅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有自己不伟大的梦想,也害怕她妈妈逼她相亲嫁人。

    洗漱好了出来,随便吃了点她妈妈剩下的咸菜馒头,简悠悠竟然还觉得很好吃,都说由奢入俭难,但她在书中世界每天花样百出味道绝佳的早餐,也并没有侵蚀掉她的味蕾,她还是不挑嘴,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应。

    吃过早饭,团子准时来了,简悠悠给她洗漱梳头,送她去上学之后,照例去自家的小店里面忙活。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家三口,包括整天只知道干活的简爸爸,简安志也在,简悠悠因为挑菜,又被水月给抽了一筷子,简悠悠捂着手背,委屈道,“我好歹也是个不要钱的服务员,要不要对我这么残酷!”

    简安志看了一眼简悠悠泛红的手,想要说什么,但是对上水月扫过来的凌厉视线,对着简悠悠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简悠悠哼哼道,“等着吧,等我有钱了……”

    “你?”水月嗤笑,“你要是再不上班,我就答应楼上王大妈把她的侄子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简悠悠立刻认怂,“妈妈妈,你能不能别这样,那王大妈侄子我见过,英年秃顶,你就算不为了我考虑,也得为了咱家这良好基因的下一代考虑啊!”

    水月又抽了她一筷子,倒是没有再提这件事,不过简悠悠还是暗下决心,她绝对不和王大妈的那个雷震子一样的侄子认识,她要搞钱,多多的搞钱,等她有了钱――她就包养一个小白脸,嘿嘿嘿。

    于是当天晚上,简悠悠仔仔细细地研究了下一步剧情,毅然决然地抱着书,再度沉入了梦中――

    而她一进一出的时间差,在这小说世界中,不多不少,整整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全部救生员下水了三次,轮船停在海面上,所有的人都从派对里面出来,面色各异地站在甲板上。

    “两个小时了,不可能幸存了,尸体也没有,是不是这海里有什么东西拽走了?”

    “天呐……这可怎么办。”

    “太傻了,还真的往里跳,于贺坤也太过分了,就算他是金主,这不是拿人命开玩笑吗……”

    议论声不绝于耳,但是没有一个说好话的,毕竟这都过去两个多小时,即便是救生员还在来回往返,搜寻,可仍旧没有简悠悠的踪影。

    于贺坤一直站在栏杆边上,他要下海,却被湛承拼命拦住,毕竟他不是专业的,救生员足足十几个人,他下去可能反倒添乱。

    其实湛承都想要放弃了,他已经报警,但是于贺坤一直站在栏杆边上死死盯着黑沉的海面,似乎无法接受发生的事情。

    他只和湛承说了两句话,嗓子这一会的功夫已经哑得不像样,而湛承只好一遍遍地让人下水去找,同时希望海警尽快带人赶到。

    “贺坤,你先进屋待一会,他们一直在找,肯定能找到的。”湛承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多少次安慰于贺坤,试图扶着于贺坤进屋,但是于贺坤神情有些呆滞,双眼都爬满了血丝,看着特别的恐怖,湛承劝了好久,他才几乎是用气声说道,“我没想真的让她跳……”

    “我知道,我知道,”湛承说,“谁会想到她真的敢跳啊!”

    他正劝着于贺坤,身后传来方倩丽的声音,“湛承,崽崽在哭呢,找你。”

    湛承焦头烂额,谁想到好好的生日会成了凶案现场,他拍了拍于贺坤,劝不动他,只好先进屋,去哄崽崽。

    而简悠悠,就是在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众人身后的走廊拐角处,她还是那一身高定礼服,赤着脚,散着发,跳海之前的那个样子。

    但是眼下有个十分难搞的问题,那就是她看了时间,快三个小时了,按理说掉海里这么长时间没被找到,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躲在角落,看着于贺坤被刺激得摇摇欲坠神情凄惨,好像随时要翻进海里给她“偿命”一样,过瘾是过瘾了,相信他也深刻地意识到他自己的错误了。

    但简悠悠蹲在角落,捏着自己的脚趾,忧愁地看向众人的方向……

    她怎么优雅而自然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又不被人当成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