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 跟我回去吧3合1
    简悠悠躲在角落里面,想了好多种办法,比如突然出去喊一声我其实没跳,再问已经吓傻逼的于贺坤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再或者用水把自己淋湿,然后说自己是从另一侧爬上来的,再嘤嘤嘤地用哭泣和崩溃来掩盖事情的不合理性。

    再再或者,弄湿自己,躺在某个角落装昏迷,默默地等到众人发现她,然后醒了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烘托出玄幻的氛围。

    再再再或者,就干脆承认自己是这片大海的海王算了,他妈的就说是浪花把她送上船的,是被鲨鱼给救了。

    不过以下所有想法,都只是荒谬地在简悠悠的脑子转了几圈,没敢付诸实践,主要是根本无法自圆其说,这是个普通的现代社会,弄出这种魔幻事件,就连剧情也不会允许的,简悠悠只好继续缩在角落里面,偷偷地窥视着外面甲板上的众人,不敢出去。

    不能弄太扯淡了,上一次突然失踪,回来时候的理由都很生硬,但那到底还是能勉强说过去的,这一次直接就是在海上,海上可没有出租车。

    简悠悠正闹心着,突然间听到她藏身的这条走廊来了人,她赶紧提着裙子赤着脚,朝着反方向跑去,也根本来不及看,胡乱地钻进了一间房间。

    但好死不死的,她根本不知道她钻的这间房间,是救生员的更衣室,简悠悠躲在一个大柜子和窗子的夹角,吸着肚子贴着墙,捂着自己的嘴,偷偷地利用窗子朝着屋子里看……

    然后她本来因为自己设了个死局而积蓄的泪水,就没出息地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还要捞,我是捞不动了,有钱人就是会玩,这回真的玩出事儿了,遭罪的还是咱们。”其中一个男人抱怨道。

    “这次事儿可真不小,虽然那女的是自愿跳的,但那个逼着她跳的人也脱不开干系吧。”另一个人边用毛巾擦身上,边说道。

    “那你就想得太天真了,我跟你说,这帮人,有的是钱,只要钱到位,那女的家里肯定不追究,不追究她又是傻了吧唧自己跳的,有什么脱不开的干系?”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小声地议论着,简悠悠听着颇为赞同,她只是个很普通的穷人,更能够对于和她站在同等位置的人考虑的事情感同身受。

    如果她不是穿越到这个书中世界,而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原人设简悠,无论是为了钱,还是为了颜爱上了于贺坤,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简悠悠却因为种种原因,十分清醒地了解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不可能因为梦境里面的世界沦陷,只把这当成一种真人通关的游戏,而带回去现实的所有东西,都只是通关的奖励。

    而于贺坤这个最终boss,唯一的作用,就是给简悠悠掉出绝顶“装备”。

    虽然现在她遭遇了攻略难题,不过简悠悠听着两个人说话,视线有意无意的飘过窗户上的人影。

    这救生员脸是看不太清楚,但身材是真的好,简悠悠看着看着,就忘了自己是在这里干什么的,一直等到人都换好衣服出去了,她才咽了口口水,从墙角出来,推开一点点更衣室的门朝外看。

    这里不是长期躲藏的地方,她得换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她刚才听说,湛承已经报警了。

    她是当着于贺坤的面,在其他人的眼前跳下去的,她不能毫发无伤地凭空出现,这太鬼扯了,只好设法躲到上岸,这样才能想别的办法,用其他能够让人信服的借口回到于贺坤的身边。

    而此时此刻,不同于她还欣赏了一下强壮的救生员小哥哥的□□,于贺坤却是站在甲板上整整吹了两个小时的风,双腿站到麻木,眼睛由于长久地盯视着海面,已经血丝多到吓人,住院那两天敷的药都白费了,现在酸涩胀痛,精神也处在快要崩溃的边缘。

    他没有办法不崩溃,那是个人,是个活生生的人跳下去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找到,已经凶多吉少。

    于贺坤只是个商人,他或许曾经雷霆手段,直接或者间接地促使了哪家企业破产,老板几欲跳楼,他不是个穷凶极恶的罪犯,简悠悠也不是他商场上无法容情的对家,她只是个还年轻得过分的女孩子。

    现在却因为他的一句话……

    于贺坤后悔得快要肝肠寸断,湛承哄睡了崽崽,又出来劝他,不远处海警的船只就要到眼前,精疲力竭的救生员也都上船了,现在就只有配合海警打捞寻找,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

    于贺坤浑身僵硬,被湛承叫了两个人给连架带拖地弄到了船舱里面,一路带回了于贺坤的屋子。

    “贺坤,你镇定一点,等会海警上来,你只需要实话实说就行了,毕竟那么多人看着,是她自己跳的。”

    湛承是于贺坤的朋友,自然也是帮着于贺坤说话的,只是此时此刻,就躲在于贺坤这间屋子就在他坐着的沙发底下趴着的简悠悠,听到这话也还是难免生气。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床底下不好躲藏,反倒是沙发掀起来,还能藏一个人绰绰有余,他们进来的时候,简悠悠刚刚藏好。

    也正好听到了湛承说的这些话,简悠悠本身就不太赞同湛承请了方倩丽,却对她不太重视,还把她当成老妈子使唤,让她穿着那样不方便的礼服看孩子。

    听到这些话,简悠悠彻底把湛承这个人拉进了她的黑名单,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湛承还有一些和湛承进来,附和着说话的富二代们相比,于贺坤就算性格差了一点,至少是个人。

    这些说风凉话的阴间玩意,气得简悠悠甚至想从沙发底下伸出手,抓在他们的脚腕上,把他们拉回阴间去!

    于贺坤没有吭声,湛承和另外另个人劝了几句,得不到回应,也是口干舌燥,这船是湛承的,也是他报的警,海警上船之后,第一个找的就是他。

    湛承出去,另外两个和于贺坤不熟的,也待不下去,因为平时于贺坤他们根本连话都搭不上一句,这会儿就更不可能搭得上。

    他们尴尬地说了几句出去,屋子里就剩下坐在沙发上的于贺坤,简悠悠思索着要是她现在钻出去,于贺坤被她给吓死的可能性,不过只面对于贺坤一个人,简悠悠倒是有信心胡言乱语,让他就算不信也迷迷糊糊,可海警一会肯定要问话,简悠悠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对警察叔叔有着发自内心的敬畏,她不敢当着他们面撒谎,就只好继续躲着。

    于贺坤维持着一个姿势坐了好一会,简悠悠听到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拨通等待期,简悠悠险恶地想着,于贺坤这个狗东西,是不是想要找什么人来解决掉她“死”了这件事,试图把自己从这件事里面摘的干干净净!

    但是电话接通,简悠悠听着于贺坤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就哽咽了,对着电话说,“哥……我害死人了。”接着就哭了。

    哭了?

    哭了。

    简悠悠像个隐藏在阴暗中的鬼怪一样,听着一直脾气暴躁臭毛病一堆,永远不可一世的于贺坤哭了。

    低低地,饱含着无限的害怕,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如泣如诉,一句推卸责任的话也没有,口口声声都是“我害死了人,你回来一趟吧……暂时帮我管理下公司。”

    而那边的声音简悠悠听不到,但是根据于贺坤的话,她大致能够猜到。

    “是我的错,我让她跳的,可我真的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我没想害死她。”于贺坤哽咽,“哥……我从来也没有遇见过这么轴的人,她怎么就能跳呢,船那么高,海那么黑,她跳下去的时候还在行驶中,尸体都没有找到……”

    简悠悠趴在沙发下面,听着于贺坤哭得十分的凄惨,对着电话那头的他哥哥,一个劲抽噎,心里啧啧啧,手指从沙发下面伸出来,到了于贺坤的皮鞋后面,却好久都没敲上去。

    不行啊,他这正崩溃,要是看到她突然“诈尸”很可能直接疯了,而且很快,湛承带着海警进来,简悠悠更加大气不敢出,战战兢兢地趴在沙发下面,听着他们的谈话……

    全程,简悠悠没听到任何一句于贺坤推卸责任的话,就差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教唆自杀的罪犯了,而湛承很显然圆场打不过来,已经蔫蔫地不说话了,于贺坤倒是没有对着警察哭鼻子,但是声音全程都闷闷的,简悠悠听着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问话也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很快他们一起看了那段监控,确实是简悠悠自己跳下去了,于贺坤有救人行为只是没来得及。

    不过于贺坤还是跟着警察走了,屋子里恢复了平静,而简悠悠在走廊里面湛承骂街的声音中,悄悄地从沙发后面爬出来,扒着窗户,看到了警船开走,而还有几个持续地在海中打捞。

    她在外面活动了下筋骨,就又钻回了沙发底下,然后漫长的寂静和外面不甚明显的人声伴随着她,简悠悠躺在沙发下的地毯上,灰尘的味道确实是有的,但这闭塞的空间却让她逐渐发困。

    简悠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再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灯都关了,黑漆漆的,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船却还在行驶中。

    而很快,简悠悠在这寂静中再度睡着。

    等到睡到彻底清醒过来,屋子里还是光线很暗,她甚至还伸了个懒腰,这才从地下爬出来,船已经停了,简悠悠顺着窗户看去,这个船港停了数不清的游轮,一个赛着一个的豪华,一个赛着一个的大。

    她走到门边朝外面听了听,一丁点的人声也没有听到到。

    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悄默默地开门出去,悄默默地在走廊上行走,悄默默地……发现整个船上只有她自己,而船舱的出口已经被锁死了。

    简悠悠看着外面,顾及着这会儿的时间是下午,她在船里的房间墙壁上找到了电子时钟,这才发现,她睡了整整一晚带一白天,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他们已经回到了州宁市。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几乎轰动了整个州宁市的事件中心人物,那个被于贺坤逼着跳河以至尸骨无存的“可怜女孩”,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正边抹着嘴角的口水渍,边翻着更衣室,找了一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船员工作服,换掉了她身上碍事的长裙,

    用方巾将长发编好扎紧,随便找了个袋子装好了她换下来的衣服,朝着船舱的最底层走。

    门出不去,她得下两层,从窗子跳出去。

    真的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船舱的窗子一般不会开启,她还专门找了好几圈的钥匙,才终于费力的打开了,很小的一扇。

    从里面挤出来,直接大头朝下扎进海里,简悠悠被冰冷的海水包裹的瞬间,整个人激灵了一下,太凉了!

    到底还是跳海了,简悠悠托着她的衣服,在船边上观察了一会,只发现一个人,站在很远的地方,似乎正在指挥一个轮船上的人,没有朝着她这边看。

    她又艰难地爬上了船港的木板,东躲西藏地顺着木板跑上一条路,没有手机,身上也没有钱,还好她先前跳海的时候,耳朵上的耳钉没有摘下来,是□□。

    她用在船员衣服兜里翻出的几块钱,走出好远才打了出租,到了市里把耳钉卖了,精疲力尽地回到原人设简悠先前的那个出租屋,天都已经黑了。

    这奇妙的逃难旅程,让简悠悠脑子灌满了海水,她回到已经落灰的小屋子,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找了一套有些潮,但胜在干净的被子,扑进去,竟然没多久,又开始迷糊。

    她躲着的这两天,外面堪称天翻地覆,于贺坤逼死小情儿的事情甚至都有不怕死的媒体开始顶风报道,而监控和在场人员的证明让于贺坤很快就从警察局出来,但是舆论却还是一边倒。

    于贺坤比海里溜了一圈的简悠悠还精疲力竭,加上愧疚和后悔,他甚至都没有积极地去控制言论,他虽然不是公众人物,但在州宁市的影响力可想而知,这样放任事态发展,对于家族企业会造成不可逆的冲击。

    但他只是窝在别墅里面,接了他哥哥说正赶回来的电话,恹恹地胡言乱语,海上吹风加上惊吓和心理难受,还有先前没有彻底治好就强行参加聚会的底子在,他病来如山倒,烧得整个人都神志不清。

    简悠悠在小出租屋里面睡得昏天地的时候,于贺坤烧得神志不清送进了医院。

    第二天清晨四点多,睡得过多的简悠悠就自然醒了,实在睡不着,她开灯之后,在屋子里琢磨着回于家要怎么骗于贺坤。

    毕竟她明明跳到海里失踪,却突然间出现的事情太灵异了,简悠悠从四点多想到早上六点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晃晃悠悠地去吃早饭,绞尽脑汁地在琢磨着这件事,没想起她出租的屋子附近就是原人设简悠工作的幼儿园附近。

    于是她正坐在早点摊位上吃油条喝豆浆,突然间手臂就被人死死地抓住――

    湛承刚送完崽崽上学,车子转过拐角看到熟悉的人影时候,还以为自己这两天也被吓得精神出现了问题,眼花了。

    但是他停车,下车,一直到抓到简悠悠的手臂,感觉到她属于人类皮肤的温度顺着他的手心传过来,这才意识到,这个被他们认定已经死了的女人,竟然离奇地出现在了这里!

    “你……”湛承瞪着眼睛,力气用得很大,声音因为激动有些过大,“你怎么在这!”

    简悠悠被他吓得嘴里油条都掉了,灌了海水又睡得太多的脑子这才被吼得转起来,心里一连串的操,她竟然忘了这个小出租屋在幼儿园附近,而湛承这个狗东西每天都会来送孩子!

    但是她的震惊只是瞬间,很快她动起来的脑子,就飞速地运转,得益于她从小干各种坏事被水月女士抓包,而为了不挨揍,她总是能在死局里面扒拉出一丝生机,于是她早上专门想了俩小时没有想明白的事,竟然被湛承这突然的一逼,瞬间茅塞顿开!

    于是她的脸色很快冷下来,冷冷地盯着湛承,一把甩开他的手,装着没看到他,转头捡起桌上的油条,换个面继续吃。

    湛承愣愣地被甩得后退了一步,但是随即就有股子邪火窜上来,“你活着,你还活着,你他妈的活着你装什么死!”

    他说着,还来拉简悠悠,简悠悠早就料到他这一出,抬手就端起桌子上才喝了两口的豆浆,直接朝着湛承的脸上泼过去。

    豆浆还热着,湛承叫唤了一声,捂住了脸,简悠悠就趁着这时候撒腿就跑,湛承在后面气壮山河地骂起来,“你他妈的别想跑!”

    “你给我等着!”湛承骂骂咧咧,打电话开始通知于贺坤,因为这事于贺坤都进医院去了,湛承是从小和于贺坤一起长大,和于贺坤是真的好朋友,虽然生长环境不同,造就两个人的不同性格,而在湛承的眼里,简悠悠这样的人,哥们捧着算个花瓶,哥们撒手就是个渣渣。

    为了简悠悠的事情,于贺坤搞进了医院,公司声誉受损,连于明中都要从国外回来了,而她这个“死人”现在好好地却躲起来,他真的比自己摊上这种事还要愤怒。

    不过既然人活着,就肯定跑不了,湛承根本就没有去追,而是第一时间通知于贺坤,电话打两遍才接通,于贺坤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湛承说,“你那个情儿没死,我今天送崽崽碰见了,好好的呢,别崩溃了,你那里有她资料吧,她原先住哪,派人去抓吧。”

    于贺坤听了之后,有瞬间还以为自己烧得太厉害幻听了。

    湛承从小和任何人扯淡,从来没有戏弄他过,于贺坤却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湛承冷笑一声,“当然是真的!妈的我现在被她泼了一身的豆浆!正滴滴答答的淌水呢!”

    于贺坤这才从床上起身,直接自己伸手拔了吊针,按了几秒钟,就开始穿衣服,手还在缓慢地冒着血,如果放在平时,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身上出现一个水点子,更别说是血点。

    但此刻他只顾着快速套衣服,袖口里面蹭上了血也不在意,他烧还没退,可这会儿的看着精气神全都回来了,心里面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复杂得于贺坤自己也分辨不出,他的身体轻轻地战栗,难以置信,却又无比期望这是真的,千万是真的!

    于贺坤知道简悠先前的住处,那里一直没退的原因他都知道,只是因为房东很难缠,不肯退钱,不过于贺坤没有自己去,而是给家里面打了电话,叫上了几个保镖一起过去,他打完电话准备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要进病房的云姨和护工。

    “于先生你怎么下床了!不是在吊针吗?”护工才叫了护士给他换了瓶子,不可能这么快挂好,他惊讶地看着于贺坤。

    云姨也开口,“小坤,你这是……”

    “云姨,我有点事必须出去一趟,”于贺坤没有过多解释,说完之后径直开门出去,手上这一会的功夫倒是不出血了,但是皮下渗了很多,已经淤青了不小的一块。

    于贺坤却顾不得,出门之后又给司机林叔打了电话,很快在医院门口上车,朝着他在包下简悠之前,调查的资料上她的出租屋的方向去。

    保镖这时候也已经从于家出发,很快便会追上来,湛承电话又进来,声称自己也叫了保镖过来,他就近找了个地方草草地洗漱下,也打电话给了家里,于贺坤没有拒绝,报出了一个地址,正是简悠悠现在落脚的地方。

    湛承在电话里面恶声恶气,“贺坤你别怕,这次她肯定跑不了!我就纳闷了,她是属海龟的吗?!那么高跳下去死不了,还专门会龟缩不出!”

    于贺坤却没有接话,他心脏跳得太剧烈了,嗓子也跟着发紧,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

    只要人还活着,上了这岸上,州宁市她确实是跑不了的。

    而此刻,简悠悠也根本没想跑,她正在家里化妆,洗了个澡,头发还是潮乎乎的,素色长裙,淡妆,朴素又清新,再把唇色用粉底盖住一些,头发弄干,蓬松而不乱,在镜子里面转了一圈――还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美人。

    简悠悠又在眼睛里面蓄上一些眼泪,自己都忍不住啧啧。

    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湛承这个狗东西这次可给她提供了一个太好的机会了,她本来还琢磨着,要是直接回到于贺坤的身边,无论什么理由都太生硬了。

    而且跳海却安然无恙的这一段,她是真的不好编,那片海她都搜索了,连个像童话故事能随着浪花冲上去的岛都没有,渔民更没有,她总不至于,说自己是从掉海里那地方生生游回岸边的,那不是人类能干出来的事儿。

    但是这样无意间被湛承一发现,事情就好办多了,湛承误会她躲着,抓包她必然要告诉于贺坤,于贺坤一来,就有好戏演了,她可以十分合情合理地模糊处关于她怎么跳海还没死的部分,着重在另一个部分!

    虽然这部分搞脱了很容易把剧情玩坏,可简悠悠除了这种办法,是真的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她在屋里精心准备,对着镜子练习表情的时候,于贺坤还有湛承,悄无声息地带着二十来号保镖,把简悠悠栖身的小屋子给围了。

    简悠悠正在屋子里演得来劲,还以为于贺坤怎么也得过会来的时候,她出租屋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简悠悠对着镜子挑了挑眉,走到门边顺着猫眼朝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于贺坤和湛承就站在她的门外。

    保镖们都没有上来,一部分在附近查找,免得她刚才被湛承惊得那一下事先藏起来,一部分在这个楼的出口处蹲守,免得人跑了。

    其实对付一个小姑娘,真不用这么大的阵仗,这小题大做的样子,全都是因为简悠悠实在不应该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出租屋里面。

    这么说可能太绝情了,但那样才符合常理。

    简悠悠看着门外两个人,又跑到镜子面前去检查了一下,很确定她不像精心装扮过,却又每一处都自然美丽,这才一脸不知情地打开了门。

    于贺坤眼睛上带着墨镜,看到简悠悠的那一刻,他的呼吸都跟着窒了下,他好像又回到了那艘船上,夜里海风腥咸冰冷,她为了证明他的气话,义无反顾地跳进海里,如叶般坠落。

    于贺坤又在重温当时无法呼吸的感觉,直勾勾地盯着简悠悠,她没死,没死在冰冷的海里,也没像他想象的一样,被吸进船底搅碎。

    她还还好地站在这里,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于贺坤轻轻地吁出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腿有些软,他到这会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过从敲门到门被打开的这段时间,他的后背就已经被汗浸透了。

    他微微颤着手,一把抓住了表情逐渐冷漠,竟然是要关门的简悠悠的手腕。

    没有咆哮,没有嘶喊,声音带着一股怕梦碎一样的柔软,和简直虚脱的气声问道,“你怎么在这……”

    简悠悠本来也不是真的要关门,就是演戏,从开门开始,她就在演,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做明星的美梦,她由于软件不硬硬件也不硬的种种原因,这美梦注定实现不了,但没想到她却在梦里有发挥演技的机会。

    “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呢?”简悠悠关门的动作一顿,声音哀伤,“我应该死在冰冷的海里对吧。”

    她看着于贺坤,嘴唇抿起来,眼中水雾开始弥漫,和刚才在街边上用热豆浆泼湛承的,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泼妇完全是两个人。

    于贺坤对死这个字太敏感了,他甚至不由瑟缩了一下,简悠悠这样低的一句话,却像一记重锤,砸在他心上。

    他动了动嘴唇,因为愧疚和后怕的心理作祟,一时说不出话,高烧导致他呼吸都是滚烫的,他伸出一根手指把眼镜勾下来,眼镜后面的眼睛比简悠悠还要水雾弥漫,眼见着已经满了,要掉下来了。

    简悠悠就是抓住于贺坤到底和湛承他们不一样,他嘴再硬,心至少是软的,抓住这点,她理直气壮地将这件事解决掉很容易。

    可惜身边有个两千五百瓦的电灯泡,湛承可不是什么好捏的茬,他胡混得多,对比几乎零经验的于贺坤来说,他什么茶味儿的婊没见过,简悠悠一开门他就要皱起了眉,这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还没跑,湛承第一反应,就是她憋着什么坏!

    活着呢,却事情闹这么大都不出现,不就是想毁于贺坤?

    湛承面色发黑,张口就不客气道,“别他妈的装了,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萨摩耶啊!”

    简悠悠顿时剧烈地抖了下,似乎是十分害怕的样子,朝着屋子里缩了缩,眼睛使劲一眨,眼泪就掉下来,接着指着湛承质问于贺坤,“你带他来欺负我,是觉得我没死你不满意,还要我再跳一次楼吗!”

    湛承张了张嘴,被简悠悠的演技和她精准拿捏于贺坤的软肋震惊,“哈!”了一声,下意识地挽袖子,说真的,简悠悠要不是个女的,他早就冲上来挥拳头了。

    简悠悠一见湛承这样,顿时哆嗦着唇对于贺坤说,“你何必赶尽杀绝呢,当初是我喜欢你,勾引你,我都承认了,我跳进海里之后,上不来气,快死的时候我终于想清楚了,你为什么让我跳呢?”

    简悠悠嘴快速瘪了下,眼泪又掉下来,入戏颇深,“你不是想让我证明我喜欢你,我和你说了那么多次,你都不信我,我差点死了才明白,你只是不喜欢我,想要逼我离开你。”

    于贺坤抓着简悠悠的手,眼泪也终于控制不住地掉下来,但是他却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是的,我没想让你跳……”

    “贺坤!”湛承看着于贺坤这么轻易就被这女人给骗了顿时就急了,一把拉开于贺坤抓着简悠悠的手腕,恶声恶气,“你别装了!我就问你,你怎么在这里?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去警察局,你知道外面现在闹成什么样了?啊?!贺坤被人说是蓄意逼死你,你是想毁他吗?!”

    “你说说,”湛承抓着简悠悠朝着门里缩的手臂,“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简悠悠真是对他神烦,手上一使劲,毫不客气地关门,把他的爪子狠狠地夹了一下。

    伴随着湛承吃痛的嚎叫,简悠悠用崩溃又可怜的声音喊道,“你成功了,我以后都不缠着你,你不是说解除合约吗?我答应了我什么都不要……”

    湛承骂了一声,是真的要冲上去,但是被于贺坤拉住了,于贺坤眼睛红红地看他,对他说道,“你去楼下等着我吧。”

    湛承那瞬间十分的沧桑,他像个看透一切,却始终无法点醒许仙的法海,头都要瞬间秃掉。

    但是于贺坤向来说一不二,无论是生意上还是生活上,相处得再好的朋友,都不敢指手画脚。

    于是湛承捂着手,憋屈地粗喘了两声,最后不甘地说道,“你别信她的话,抓着去警察局销案,然后麻溜甩了算了……”

    于贺坤眼睛红红的,鼻尖也有些红,脸也是,还在发烧,他表情很严肃,没有接话。

    湛承没说的是,这种段位的,你明显玩不过啊兄弟。

    但他不敢,最后只是恨恨地瞪了一眼虚掩着的门,气哼哼地下楼了。

    于贺坤在门外深吸一口气,这才推开了门。

    屋子里很简陋,色调灰暗,也不太干净,空气里还有腐朽的味道,是反水的墙皮,还有没打扫的灰尘掺和在一起。

    这种环境,本来于贺坤这辈子都不会踏足,但是现在他站在这里,却没有心情注意环境,只是看着站在窗边沉默抹眼泪的简悠悠,质问疑惑全都在舌尖转,最后出口的却是他自己听了都颤了一下的话。

    他声音低柔,带着哄劝的意味,“跟我回去吧。”